正文 第160章 往事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60章 往事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我凭什么要让你难过?

    一个钢浇铁铸的男子,拥有骄人的胆量和渊博的学识。只是怕你知道我的事以后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

    金宬明凝视着林若丹,目光平静而温柔。这时候他是一个暖男。

    看到他的样子林若丹心中的贪念升起而又落下。

    “丹啊,在想什么?”

    林若丹静静地笑了笑:“你急什么,我答应你招供不就行了嘛。”

    “哼!”金宬明鼻子里哼了一声:“丹丹,我不是审判长,你也不是罪犯,用不着招供。你在我心里永远是一个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去爱的爱人。”

    “其实是我……不配。”

    “再也别说这种话,林若丹答应我不要再说这种话。”

    “好吧。”林若丹在金宬明的凝视下一直逃避着他的眼神。

    “龟田的死……并不是意外。”

    “我知道。”金宬明依旧平静无波。

    林若丹没有理会他为什么知道,不就是一直在怀疑嘛,那又怎么样。

    “高考那年我的成绩并不怎么理想,可是舅舅已经在公安部任职了。中国警官大学我是加了分才进去的,若是在那里读到今天,我可能比现在还女汉子。”

    “呵呵呵!”金宬明禁不住笑起来。

    “你笑什么?本来就是,要是一直读下来的话,散打你根本不是我对手。你充其量也就是一沙包。”

    “沙包?有这么帅的沙包吗?”

    “你最好别捣乱。”林若丹正色起来,金宬明收敛了笑容。

    “舅舅有些战友喜欢枪支,有一次我见到了德产的毛瑟,从那以后我也开始喜欢毛瑟了。上次的那个事件发生的时候,加布利尔博士借给我一把毛瑟。后来我赖帐了,就没还给他。”

    林若丹说到这里有些口干了,那个字她还是不敢说出口来。她喝了口茶,觉得身上冒汗了。

    金宬明并不插话,依旧那么凝视着她。

    “哎呀,你别总盯着我看行不行啊。”

    金宬明一脸溺爱地笑着递给她一张抽纸。林若丹用纸在脸上随便抹了抹:“我刚才说哪儿了?”

    “龟田死了。”

    “哦,那支枪让我化整为零了。我把她分期地带到了韩国。后来遇到龟田的事……本来没想,就算是他运来无数的武器,也不是我该管的事儿。后来你又进了监狱,律师们虽然努力着想要把你救出来,可是那些官方行为让大家很失望。诉讼方和法院的态度很明显,律师团都不让配。”

    林若丹此时感觉着格外的口干舌燥,但是她紧紧地捏着茶杯都想不起来喝一口水。金宬明知道接下来她的叙述很困难了,但是这个坎儿她必须过,她必须亲口说出这件事来才会迎来洒向这个角落里的阳光。

    “他们分明想至你于死地,只等着龟田胜算的证词了……”金宬明能感觉到林若丹变的更紧张了,他握起林若丹的手,拿下茶杯,给她续了水递给她说:“来,喝口水吧。有些事没有想像的那么难,说白了:没有当时做起来那么难。”

    林若丹几乎喝光了茶杯里的水,然后坚定地说:“你说的对!我觉得如果他不死的话你就得死了。而且他还说只要让你被判入狱就行,到时候在狱里动手。我听了挺害怕,那时候觉得无论如何都要行动了。于是用回国来骗大家,到了机场跟他们告别后,我没登机就又回来了……”

    “回来后你把枪组装好了,是不是?”金宬明打破了僵局。

    “是的,装好枪、踩好点就……”

    “然后你?”金宬明引导着她。

    “我就用毛瑟……”林若丹重喘着。“我……我就用那支枪,把他结果了。”

    “那么说,是你杀了龟田的。”

    “是的,就是我杀的,用的那只毛瑟。那又怎么样!”林若丹有些激动。

    金宬明眨了一下眼眸,有一滴泪水流出来了。

    “有句话说:当生则生,当死则死。丫头你……不简单哪。”

    林若丹开始认真地看他了。

    “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的!”

    两个人都开始沉默了,不停地喝茶。

    金宬明为了避免林若丹尴尬说:“他死以后,我的案子就没了证人,可是他们并没有放了我,又在狱里呆了一段时间。最后放我出来是律师团作的工作。出来后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案子其实官方涉案人员很多。”

    “嗯,那时候我回国了,病的挺严重的。你放出来是崔律师联系我的,那时候我才又去了韩国。”

    “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都是因为我。”

    “这事儿真不光是因为你的原因。我不能让龟田得逞。”

    金宬明又问:“丹,那不是还有上一次嘛?那上一次呢?”

    林若丹有一阵思想斗争,那件事根本和他都没有关系,告诉他或不告诉他都没什么意义。

    金宬明看到林若丹不想说,就说:“我找你的时候去见过加布利尔了,那种感觉还是挺让我吃醋的。”

    林若丹白了他一眼:“你吃什么醋啊,他只是一个博士加牧师。”

    “你和他拥有着共同的东西,是我无法触及的,你说我应该怎么想?哥也是个男人!”

    “你哪有那么庸俗啊?”

    “我只是平凡的男人,和他们没有什么区别。”

    “你在我眼里并不是这样的人。”

    “哦?说说看。”金宬明有点好奇自己在林若丹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你也喜欢听好听的?”

    “对,告诉过你了,我也是俗人。”

    “呵呵,你是一个包容的人。很帅。”

    “就当是夸我吧。”金宬明依旧笑着说。

    “当然是了。”

    “那就告诉我吧,第一次事件是什么?”

    对那一次事件,林若丹真的不想说了。她希望在金宬明的眼里自己是一个百分之百的温柔女子,美丽的足可以站在他的身边。

    可是自己分明就是个女汉子啊。这个感觉让她很不爽。

    “难道我的生活中发生的事情,你都不介意?”

    “不介意,我想介意,但是……情难自禁。”

    “好吧。”林若丹有点无奈,她本打算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的。

    “我被父亲送到加拿大,当时是寄住在约翰乔纳斯夫妇家中。我帮乔纳斯夫妇照看他们的一双儿女:狄丽亚和小乔纳斯。并且我申请了枫林学院的入学资格。后来我总算是通过了申请,再后来就认识了枫林学院神学院的加布利尔博士,他们对我都很照顾……”

    想起了那些事另林若丹感慨万千。

    乔纳斯先生是一个国际慈善机构的负责人,他负责把爱心人士捐来的善款和物资发放到各个贫苦的地方去,有时候夫妇两个都不在,狄丽亚和小乔纳斯就由她来照顾。

    长时间以来乔纳斯夫妇就对她非常信任的,总是把林若丹当成家人。两个孩子也把她当成亲姐姐了。

    有一次林若丹发现工作回家后乔纳斯夫妇很不高兴。

    林若丹没敢多问,默默地给他们准备吃的。而乔纳斯夫妇也不背着她。

    谁也没想到这件事给他们日后带来了危险。

    林若丹只听了个大概。好像是说慈善机构内部有人侵呑财物,并在运输物资的时候走私禁运品。

    乔纳斯夫人说:“约翰,这件事如果我们不阻止,我们机构的声誉会受到影响。你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吗?我们会沦为国际上最臭名昭著的慈善机构。你我也会跟他们一样成为人渣。难道你不打算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记得当时约翰的怒容满面,对夫人的话很不耐烦:“亲爱的,你消停点儿,这不是女人管的事情。”

    “约翰,你这么说我很难过,女人也有权利选择正义还是邪恶。”

    “我知道你的想法,而且我们正在想办法。你就别操心了亲爱的。丹在厨房,你去帮帮忙吧!”

    乔纳斯夫人走进厨房,神情沮丧地坐进椅子里。

    林若丹给她接了一杯水递给她问:“夫人,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能帮上什么吗?”

    “丹,你已经很好了,帮我做了那么多事,都快成我请来的工人了。谢谢你,孩子们和你在一起很愉快。”

    “从家里出事后,您这里就是我的家了,对自己的家人我愿意付出全部,何况我真的没作什么。”

    夫人摸了摸她的头:“丹,记得我们爱你。别为我们担心,都是工作上的事,约翰会处理的!”

    那天晚上先来了两个穿着夜色大斗篷的人进了书房,约翰先生喊夫人弄些热茶和咖啡,这时候大女儿狄丽亚推着童车里的小乔纳斯大客厅里玩耍。

    夫人说:“丹帮我带孩子们去睡吧,今天可能大家会很晚才能散。”

    夫人拿端着茶盘去了书房,林若丹带孩子们上楼睡觉。

    孩子们睡下后,林若丹来到楼下长廊里收拾收东西。她听见其中一个来人说:“怎么保姆还不走?我们的事最好绝对保密。”

    夫人说:“不、不,丹是我们的家人。你放心她是绝对安全的。”

    这时候加布利尔来敲门了,那天最后一个来的就是他。

    书房太小了,几个人搬到了客厅里。

    林若丹接过博士风衣的时候,那种自然的问候显示了他们的熟稔。

    其中一个人问:“博士,你认识那女孩儿?”

    博士敏锐地说:“放心吧,她像家人一样安全。”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