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5章 相亲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55章 相亲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加布力尔博士心底的那丝轻蔑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我的学生都说过‘崇拜’这两个字。所以你应该知道的,我就会告诉你。请问吧。”

    金宬明心中了然,‘你应该知道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他不想说的你就不会从他这里得到。

    “若丹现在在哪里?我只想知道这个。”

    “若丹只是我的一个学生,我和她并无特殊的关系。可能你要失望了,我真的不知道她的去向。况且她休学很久了。”

    加布力尔拒绝的很彻底,对他不了解的人这种做法是他的天性,这只是他下意识的状态而已。

    金宬明想到了加布力尔会拒绝他,所以他并不失望。他打算把自己和林若丹过去都告诉这位博士先生。

    “呵呵,原来是这样吗?其实她是因为我才离开韩国的,我们曾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分离是为了安全,那是迫不得已的。”

    “真是这样的话,你怎么会不知道她去哪了。”加布力尔博士出于礼貌才没有冷笑出声。

    “她不想离开我,是我逼着她离开韩国的。因为那时候境况对她来说很危险,为此她对我产生了误会。”金宬明的声音坚定而沉稳,似乎他和若丹本是天下最相知的人。

    “哦……是这样啊。那么若丹*林是因为你才失踪的,你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她必须失踪。”

    “是因为一个J国人的存在让我不能容忍,我就炸了他的隐蔽工事,被抓进狱里,若丹为我担起了一些事。博士,想必你也知道政治的肮脏,所以我不得已才让她离开韩国的。”

    “呵呵,我似乎明白了,你和若丹原来是相爱的人。我和她并没有特殊的关系,我真的没办法告诉你什么。”

    “好吧,我也不强求。并且我不会停止寻找的,今天找你来是因为若丹对我提及你的时候,曾经说你们就像亲人一样。因为有你才使她在枫林学院的这段时间里感受到了温暖。”

    加布力尔博士有片刻的发愣:印象中的林是不会说这些话的,如果面前的这位年轻人说的是真的,那么林若丹和他的关系一定不一般了。

    “那个丫头是个感性的人,其实作为她的师长为她做一些小事都是应该的。”

    “博士过谦了,在我的印象中您是若丹的领路之人。唉!我们家若丹其实是个麻烦的孩子。”

    金宬明的这句话让加布力尔博士回忆起很多事来,林若丹真的是为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才狙杀龟田胜算的。当她发出‘救救他’这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行动了。

    就算她后来也看到了自己留给她的信息,她一样还会那么做。

    若丹的行动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出卖武器的J国人,还是因为爱情。

    呵呵,伟大的爱情!

    “年轻人,我觉得你们分开的太久了。离开韩国时,若丹*林确实来过我这里,从我的角度理解,那不过是中转或短暂的停留。她走的时候并没告诉我她的去向。”加布力尔博士搅了搅他一直没有喝的那杯咖啡,语气真诚地说。

    “从若丹那里听说过博士的为人,所以我能相信你。但是也请你能帮我个忙。”

    “你说,只要我能作到。”

    “若丹曾经说过,她会在互联网上跟你联系,用一种只有你们在使用的密码。”

    加布力尔博士惊讶了,若丹甚至连这个都讲给他听了吗?看来关系确实不一般了。

    “所以,能不能告诉她,就说我在找她。不管怎么样,请她一定要联系我。好吗?”

    加布力尔平静地看向金宬明:“好的,这个我可以帮你。至于她什么时候能看到,或者是个什么结果,我真的控制不了。”

    “那么说,你答应我了?谢谢博士。”

    金宬明加拿大的此行结束了,他并没有找到林若丹,也没打听到林若丹的去向。不过对这种结果他还是有准备的,所以也谈不上失望。

    回到韩国以后,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有理由不工作了。脸部整形都结束了,他没有什么事情是当务之急了。

    明律师事务所是该正事开业了,总不能永远这样闲着。

    刚刚开张的事务所业务很少,金宬明就找机会安排自己去中国,他寄希望于偶然,或许那么一次的偶然在大街上他就会碰到林若丹。

    去中国时有机会他就会去见那个导游。他也拜托导游帮自己寻找林若丹。

    “金律师,林妹她为什么离开韩国的?”

    “因为我们之间产生了一点误会。”

    “别骗我啊,我哪儿那么好骗!一点误会两个人就不在见面了,骗谁呀。”

    金宬明但笑不语。

    “唉,金律师,你就没问问她表弟吗?要不,我帮你问问?”

    “求之不得!”

    可是导游问过若丹的表弟以后,答案让他一阵黯然。

    导游小心翼翼地告诉金宬明:“林妹回来过,可是他没见着。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

    金宬明有气却没地方出:“你们中国人怎么可以这样?有这样一家人够不够‘奇葩’两个字?是亲人,却不知道哪去了?搞什么鬼。”

    “金律师,我也来句粗的行不行。你急个屁嘛!难道你不了解若丹的背景?要是没有他爹那档子事儿,林妹现在门庭若市。明白吗?”

    这回金宬明彻底无语了。

    加布力尔博士这边也确实给林若丹发了一封邮件,只有一句话:他在找你。

    林若丹已经很久没翻看过邮箱了,那里恐怕都发霉长毛了。自从狙击龟田她过最后一次信息以后,便不在打开邮箱了。

    对于那件事,她知道加布力尔博士会说什么,她不必看也知道。

    所以她错过了应该知道的事情:金宬明在寻找她。

    她还像从前那样一个人过着落寞寂寥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似乎都止于一次被相亲。

    由于舅妈的关心林若丹被相亲了。舅妈在工作单位吹噓自己有个外甥女儿,会两门外语,长的跟天仙似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人家家长问明林若丹工作的地点,带着男孩儿去看她。

    男孩本来对相亲很反感,家长是生拉硬套地把他‘押’到现场。

    大家稀里糊涂买了一车东西从林若丹的收银线付帐。林若丹低头操作到底什么样的人买了这么多东西她根本一眼都没看。

    尽管林若丹没抬头可男孩儿却对她一见倾心。

    年关的时候舅妈非要若丹回家吃饭,同时约了男孩儿和他的家长。

    这场宴会是在新街口的酒店里举行的。

    席间大人们的谈话总算是让林若丹明白了这次宴请的目的。原来自己被相亲了,这种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真是搞笑!

    林若丹大大方方地吃完了那顿饭,乖乖地跟着舅妈回家。

    到家后舅妈问:“若丹,你觉得那孩子怎么样啊?”

    “嗯,是个帅小伙儿。”

    “你满意啦?”舅妈一听这话几乎笑开花了。

    “什么呀我就满意啦?舅妈,我可没心思找朋友啊!”

    “那你有心思干什么呀?准备在那儿给人收钱收到老?女人的人生啊,结婚生子才是最重要的。”

    “啊?生子也算最重要啊,看看您的儿子,一百天不回来一次。”

    “那是他有自己的事要忙,好男儿志在四方嘛!”

    “呵呵呵,看来有这样的儿子您还挺骄傲的。”

    “那是!”舅妈把洗过的苹果端到了若丹的面前。

    若丹拿起了一只问:“舅妈,我就搞不懂了,你说外事学院的毕业生会看上一个收银员?这小子脑残呀!”

    一直没说话的舅舅‘噗’的一声笑出来:“这小子就是脑残。还不是一般的残!”

    舅妈一听气的对舅舅喊道:“你起什么哄啊,让若丹成个家,过上稳定的生活,怎么啦?我做的不对吗?我们若丹多优秀啊就跟天仙似的,会两门外语呢!”

    舅舅调侃着舅妈:“呵呵,你说的都对。天仙还会两门外国语,那是天仙中的天才呀。”他转过身严肃地对林若丹说:“若丹啊,个人问题是该解决了,毕竟年龄到了嘛。这孩子也不错,不用勉强,你自己看着办吧。好吗?”说完他回书房去了。

    舅舅的一习话让林若丹头痛了。

    舅妈坐过来说:“孩子啊,听我的处处看。对方的家长说了,只要你同意会帮你联系一个好的工作单位,你的外语资格是可以学以致用的。我和你舅年龄越来越大了,你总得有个依靠才行啊。”

    “舅妈……”林若丹想说什么,可是看到舅妈那种关切的眼神,她把话又咽了回去。自己父亲没了,母亲又有精神疾病,能这样关心自己的人也只有舅舅和舅妈了,她不好意思在这件事儿上伤了舅妈的心。于是那天晚上在舅妈面前她即没答应也没拒绝。

    回到自己住的郊外要先乘公交,再坐地铁。等公交的时候林若丹脑子一通神游:舅妈这个老太婆也真是的,你说这叫什么事啊?那男的人家是外事学院的毕业生,怎么会看上我哪?肯定她跟人家说过什么两门外语、学以致用的,就会个‘鸟语’那也叫‘学问’呀?傻B在外国呆上两年也会说的,况且我有这样的身世,唉!

    林若丹没注意的是:那天晚上杨远迪让做了自己秘书的导游去陪客户。奥迪车窗里的导游看见了公交车站牌旁边的林若丹……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