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4章 追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54章 追寻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越来越迷茫,最近她一直在想:再等三年以后,就算她真的‘解冻’了,生活内容会不会有所改变?改变成什么样子?

    她……有些害怕改变!

    凝视着日记本的扉页上的那句话:生命本来就是一条黑暗的河流,日复以夜!

    就这样日复以夜,自己就像是夜空中遥远的星辰,当人们看到它时,那流光早就逝去很多年了,真实的本尊已经面目全非。

    虽然每每看到周围的女孩们,林若丹都要摈弃集体智慧,才能得到心灵上的安慰。

    最要命的就是:自己在无知无觉中步入大龄女青年的行列了。

    本来她从不计算自己的年龄,可是超市的阿姨们有事没事的问,想给她介绍男友的也有好几个。

    每次提及都给她带来精神上的困扰,困扰着自己曾经那么多情,现在又没个着落……

    花开的时候她也喜欢揪下一朵,然后撒着花瓣儿说:多情、无情、执着、放弃。到最后一瓣时,不管那个词有多美或有多残酷,她都毫不介意地把花枝扔掉,告诫自己:这只是个游戏,不打紧,不当真。

    自己的婚姻大事只有舅妈最着急,每次她去看母亲的时候,舅妈都啰嗦个没完,这时候表弟那张笑脸就多姿多彩了。

    虽然这样,林若丹对这件事没有丝毫感觉,说白了就是无所事从,提起这事儿就打不起精神。

    舅舅说:若丹虽流落市井,但拥有着非大众集体智慧是上帝对她朴实无华的补偿。放心吧,所有苦难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好的。

    舅舅的话让舅妈沉默又悲伤,于是在心灵上她像母亲一样爱着若丹。

    林若丹离开的这两年中,最难过的不是她,而是那个韩国人金宬明。

    孤寂每时每刻都在围绕着他,不是因为他觉得对不起谁,而是因为人们会拚命地寻找,找到了却彼此误解。

    若丹走后金宬明一直配合着医生做治疗,第一年因无力偿还债务抵押的房子被银行拍卖!

    直到年末车行才开始盈利,金宬明的经济状况开始好转。

    律师执证虽然审核后发还给他了,可是人们大多以貌取人,没什么人找他打官司。明律师事务所也一直闲置着。

    澜检察官时常来安慰金宬明,两个人下棋、喝茶,常常见面话却不多了。

    有一次澜检说:警方曾经调查的朴敬贤被枪杀案的过程了。

    他这一开口引的金宬明眼睛精光闪亮。

    澜检说:警方找到了狙击手射击的位置。

    金宬明笑了笑:傻瓜也能找到射击的位置。

    澜检手里的棋子‘啪’的一下落定,金宬明吓的心里一惊,禁不住直了直身体。

    澜检笑了:“可是人家还找到了带有防滑链的车痕。怎么我落一个子你还吓一跳吗?”

    “咳咳!”金宬明咳嗽两声:“听到有关事件,我每次都心惊肉跳,这是在狱里落下毛病了。”

    “得了吧你。”澜检察官不再落子了,他端起茶杯身体靠向椅背:“你落下的毛病是因为林若丹吧?”

    有了心理准备的金宬明风清云淡地回了一句:“关她什么事!”

    “那丫头怎么样啦?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澜检察官你关心你的案子吧,别打人家姑娘的主意。”

    “也是,那是人家的姑娘,真不关我的事。我安心做我的糊涂检察官就可以了。对了,我顺便告诉你,警方曾经在周围走访了好几个汽修厂,什么线索也没找着。现在案子悬在那里,没人管了。”

    “哦!”金宬明思绪游离、心有旁婺。

    澜检察官走后,他急忙起身开着车子来到那家汽修厂。

    对老板说他打算保养车子,问在他家以前见到的伙计哪儿去了。

    老板欠着小伙计的钱居然是这样回答金宬明的:那个伙计不安心在我这儿干活,拿了我的工钱跑了。

    金宬明说:那小伙计做的就不对了,您知道他家在哪吗?

    “不知道,你傻呀,拿了我的钱他还会留给我要钱的地方?”

    哈哈,金宬明心里嘲讽地大笑。这老板什么素质?欠了人家钱还倒打一耙。

    结果他嫌老板的出价太高,车子也不保养了。临走时老板还努力地想留住这位客人呢。

    从那以后住在律师事务所的金宬明心里就像长了一片荒草,怎么也安静不下来了。

    他常常就那样呆呆地坐着,久久地,从此任思念凝结。

    视线所落之处都会出现林若丹的影子。

    那是丹斟咖啡的样,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那是丹整理文件的样子,认真的一丝不苟;

    那又是什么?一定是又遇上什么难题而蹙眉思索的样子;

    还有那些她永远都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情,让她满怀忧伤,就像是大雾弥天,浓的化不开。

    这间事务所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让自己没处躲藏;无法呼吸;

    原来思念竟然也可以像雾霾那样浓到化不开啊!

    在这里丹留下的回忆太多太多了,多到似乎整间屋子都向他压过,令他无法喘息。

    一次次他慌张地逃离,可就算逃到大街上他发现无论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都能遇上她的影子。

    她无处不在……丹,你无处不在,我怎么触摸不到你?丹,你无处不在,我怎么听不见你?丹丹……在梦里他常常是这样被自己惊醒。

    金宬明感觉就快被自己逼疯了。自从林若丹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而他去无数次地打听过她的消息。

    林若丹一定是因为那件事在躲我!

    可我何曾怪你?我何曾怪你,你又为什么躲我?

    现在看来那件事……那件事真的是你作的!如果真的是你,那么你的生命该有多帅呀!那须要多少勇气和担当?可是你什么都没有得到,只带走了我强加给你的悲伤。

    就算我金宬明再作上十年的律师也不会有你的一身担当!就算我是你说的韩国的大男子,也没有你的襟怀!

    金宬明越来越自责,他觉得自己不可以就这么停下来,生命里没有林若丹这件事,让他越来越无法容忍了。

    风吹过来,是在替金宬明呜咽着,也吹翻了一个韩国男子的眼泪。

    林若丹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就算是你说的天涯海角,我发誓!最后我一定要在你身边!

    就在林若丹离开韩国的第二年冬天,金宬明面部烧伤的治疗总算是基本完成了。医生为了他能恢复原来的容貌尽了最大的努力,虽然不是原始的容貌了,但看上去更加的胸有城府沉稳倜傥。没耐何的是眼底多了一份掩饰不住的忧郁。

    当然金宬明也因此付出了最大的价钱,精贸大厦的那套公寓楼没了。

    医生宣布治疗期结束后,金宬明第一个反应就是去加拿大枫林学院找那个叫加布力尔的牧师。

    因为他无数次地联系那个中国导游,怎么也找不到林若丹。导游说:林妹一准儿没回国。还问他:你把人气哪去了?这个你得负全责。

    金宬明冷森森地说:我负全责!

    来到枫林学院金宬明的心激动的狂跳不已。

    在这个美丽的地方会找到林若丹吗?如果她嘴里那个加布力尔博士对她有干预的话,理智地讲:百分之百林若丹不会在这里的。

    但是加布力尔在理论上应该知道林若丹的踪影。

    金宬明不顾异乡的冷风,静静坐小路的那张长椅上。这里是林若丹生活过的地方,来去匆匆的人是如何承受那么多痛苦的?金宬明希望对此他能感同身受。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自己找到她要怎么办?万一林若丹这两年来爱上了别人哪?

    那自己的出现是不是过于尴尬了?这点金宬明片刻就释然了:如果若丹有了别的爱人,哪怕就是那个加布力尔博士,他也会送上自己的祝福。

    只要让他安心……安心就好。

    加布力尔博士听说有人找他,还是个亚洲人,先是愣住了。很快他就想到了林若丹,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加布力尔博士产生了误会,这让飞快地奔到金宬明等待地方。

    “你是谁?怎么会找我?”博士表现的有些不太淡定。

    金宬明上下打量了一下加布力尔博士,仪表堂堂的样子,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渊博和智慧:“有一个女孩儿非常崇拜您。博士……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聊一下。”

    加布力尔博士把金宬明带到了院外的一家咖啡店里,冬天,咖啡坐里人挺多的,不过还算安静。

    为了礼貌金宬明率先开口:“博士,我找你是因为林若丹……”

    “林若丹……她怎么了?”加布力尔博士急忙问道。

    金宬明笑了笑,似乎遇到若丹的问题这个神学院的博士也不是那么淡定嘛。

    看来上帝赋予人类情感的时候大同小异。

    “博士,林若丹是因为我才离开韩国的,我一直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你认为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加布力尔博士开始反问。

    “呵呵,从她嘴里听到最多的就是博士,她对您的崇拜让人不甚理解。所以有些事,我想您应该知道。”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