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3章 远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53章 远离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那天晚上,金宬明和林若丹都不记得是怎么分开的。

    没有眷恋、没有怨恨,甚至没有不舍。

    这就是人们说的:现实的骨感?林若丹这样想着:我是不是从来和金宬明都不算是恋人?她觉得这是命运的另一次捉弄!

    夜里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安睡,是什么事情需要让自己的神经紧崩起来?无疑是狙击龟田!

    看来离开韩国事在必行了。

    金宬明就算是已经查出真相了,别人也一定会查出来的。现在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回国吗?回国无异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要先通知一下杨远迪。

    可是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说什么是杨总的秘书。一句‘我们杨总在开会’就把她打发了。

    望着电话发呆,林若丹觉得自已此时无家可归了。

    还有一个人就是加布力尔博士了。无论如何先离开韩国再说吧,林若丹开始做着离去的准备。

    而金宬明则如热锅中的蚂蚁一般煎熬,林若丹若是离开,她会告诉自己的。否则她今生也不会再见他了。他不想毁了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那种缘份。

    那天很晚了,他把崔律师叫出来说:今晚借我电话用用吧。

    “借电话没问题,可是社长你有什么事?”

    “现在别问,办成了告诉你。”

    看金宬明说话的样子,崔律师觉得自己就像遇上了无赖。

    金宬明用崔律师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崔啊!正好我有事找你哪,跟你说一声啊:我可能真的要离开了……喂?崔,怎么不说话?”

    金宬明听到了林若丹无精打采的声音。顿时他心潮澎湃,喉结滚动着发出难以忍耐的声音。

    “丹丹,是我!”

    “金宬明?你搞什么?没事我挂了。”林若丹先是一惊,后是悲伤,不禁泪水决堤。

    “丹丹……别挂。”金宬明快速地阻止了她,可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干嘛用崔的手机,难道用你的手机我不会接电话吗?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小人之心。”

    “不是,我是怕有人希望我和你频繁的联系,你明白吗?”

    林若丹沉默了,他说的不无道理。

    “丹丹……”

    “我说过,别叫我丹丹。既然你打电话过来也好,我应该告诉你一声:我决定走了。离开该死的韩国,让你们这帮棒子都见鬼去吧。”

    金宬明的眼泪从眼角中溢出,因为从小受过的苦难,多大、多难的事他也不曾在乎。每每遇到林若丹的事情上,自己总是情难自禁。

    “叫丹丹是我的习惯。我又不是你的敌人,别对我夹枪带棒的。我……其实我承受不起。”

    “得了吧,金宬明你少来那套。今天你就告诉我从没爱过我就行了,让我走的没有牵挂。你就当这是一件善事。”

    “对你来说我是恶人,不会这么做善事的。告诉我你去哪里,什么时候走?”金宬明虽然对林若丹的话非常不满,却无法跟她发火,他怕这是最后的通话,自己有多少不舍的情怀只有自己知晓。

    “这些都和你没关系。别再问了,好了这次算是告别。挂了!”

    “丹……”电话中出现的盲音让金宬明失魂落魄,告别?那就告别吧,男人‘磨叽’起来会让那丫头瞧不起的。

    尽管这样想金宬明还是觉得这是两回事。自己爱若丹多些,所以才会在‘放手又不舍’这两种情绪中拉锯。

    林若丹走了……

    那是一个早春时节,加拿大的气候还没有转暖。

    这次,她带着极其简单的行囊出现在枫林神学院那条小路上。这条小路她陪加布力尔牧师走过很多次,黄昏散学时加布力尔博士都会从此经过。

    “丹?”听到那声惊奇而夸张的喊声,林若丹知道博士看见她了。她抬起头,笑中带着眼泪。

    “丹?我联系过你很多次,你怎么不回应我?”博士责怪着她。

    “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所以我不敢。”

    “那事?怎么样?”

    “做完了。博士,我觉得我没做错什么。”

    “你没错,其实都是我错了。走吧,去我的教务室,今晚你要住在那里。告诉我详细的情况。”

    “博士,我想申请复学。”

    “丹,你怎么想到来这里?你忘了你在韩国登陆的签证是这里?”

    林若丹的心向下沉了沉,这么说复学是不可能了。

    “不来这里,我能去哪?我……我没地方可去。”

    牧师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他把双手放在了林若丹的肩上,心疼地说:“丹,你扣动的这两次扳机都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这次我还不知道到底谁在调查和追踪你,我们无法具体到某一个组织和某一个人。如果用更专业的术语讲你的现状应该叫‘雪藏’才对,你现在应该把自己‘雪藏’起来!”

    林若丹眨巴着眼睛,虽然这些都是她能想到的,她也格外的小心了,但是面对更专业的加布力尔牧师,她太小儿科了。

    牧师说:“林,你太冲动了,就没想过后果吗?”加布力尔忧虑而担心地说:“我得打听一下情况,然后再作安排吧。”

    没两天加布力尔博士来见林若丹。他的眼神让林若丹觉得自己就像是惹了祸的孩子。

    “我去查了,你这次惹的是佩德罗贾尼尼家族。不过还好,龟田胜算这个合作伙伴本来他们也没看好,而且家族中一直有人反对他们合作。只是他那些货物的卖主一死,贾尼尼的周转失灵了。不能掉以轻心的是佩德罗还是会找杀手追杀你,他这个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涉及仇恨的他会记恨终生;只涉及生意的他一般只会记恨五年。就是说五年之内他查不清真相,追不到当事人,他会放弃的。这说明他是一个心胸开阔的生意人,只想赚钱而已。”

    加布力尔牧师停下来,紧紧盯着林若丹的眼睛:“丹,你懂了吗?”

    林若丹轻轻地点了点头:“你是说让我先‘雪藏’五年,等着解冻吗?”

    “基本上应该这么做。今天的局面我也有责任,但是我不能跟你呆在一起,这样太惹眼了,很快他们就会知道的。”

    林若丹无可奈何地悄声问:“那我怎么办?”

    牧师很坚定地说:“回中国去,回到你的家乡去。只有那里才有一把能保护你的伞。”

    加布力尔的话让林若丹心中无声地哭泣。

    “好吧,那我要见见乔纳斯。我要把他带走。”

    “丹,今天我的意思还和两年前一样:你并不适合带着他。”

    “就算我回国去,也不能带着他吗?”林若丹无奈地妥协:“好吧,那他在哪?”

    “在乡下的一所修道院里。有人在照顾他,他生活的挺好。”

    见过小乔纳斯以后,林若丹被送上了直升机,走之前加布力尔博士详细地问了那个狙击现场的处理情况和她对枪支的安置情况。

    加布力尔博士眨了眨眼,虽然程序上基本到位,却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作的还好,一个女孩子,有勇气有胆量。不过,那是一个有幸的韩国男子吗?这应该无关乎你的信仰!”

    林若丹无限伤感中有些涩然,博士并不知道金宬明的为人,她没有回答。

    不知在博士眼里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此刻她没有心情揣度他人了。

    一路辗转,她回到了国内。

    她还记得第一次出国的时候,是爸爸送的她去机场。那时候机场还很简陋,地铁还没有开通。

    看如今,变化真大。祖国的基础建设突飞猛进,令人感慨。

    江南的春天来的真早,夜晚的大街暖暖的。放眼望去的万家灯火让林若丹羡慕不已,自己就是个平凡的人,却出生在不平凡的家庭里。

    赖在家里的孩子们都说:父母不在不远游。林若丹深深地呼吸着家乡湿润的空气,以免又想流泪哭泣。她轻轻自嘲:我的父母都管不了我啦,我自己这叫周游。谁说周游列国是孔子一个人的事儿,那也是我的事儿。

    她联系了舅舅。

    “怎么就回来了?”舅舅很惊疑地问。

    “就是想回来呆一段时间,累了!你不欢迎?”

    舅舅心疼这个自己带大的孩子,也不问那么多,就把乡间的祖宅让她去住了。

    林若丹就这样在小镇上落了脚,权衡了利弊她决定找一份简单的工作:在超市收银员,不需要出示户口本儿,不需要让老板知道自己是谁的女儿。

    她的生活进入了隐居的境界,孤寂中与自己作伴的只有一本工作日志。这曾经是父亲的习惯,也算是优良习惯吧。

    林若丹从不写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

    然而最具讽刺的是:只有舅舅一家知道她与世隔绝地住在这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加布力尔牧师知道为什么,却不知道她在这里;那个韩国人甚至什么都不知道,却拥有着自己的爱,是的自己还在爱着他,一晃都有两个年头了。

    听说杨远迪和麻省那个才女结婚了,就快有孩子了。

    那个韩国人呢?是不是也结婚了?或许他也会寻找自己吧?两年的时间里他会不会失去了信心、会不会移情别恋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