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2章 迫不得已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52章 迫不得已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多年以后,那个小伙计自己也开了一家车行。金宬明从前面那家车行撤资投到了他这里。

    小伙计已经结婚生子了。他时常请金宬明喝茶,尽管见金宬明一次很麻烦,他也会排除各种困难。

    他问:“金老板,我总觉得你我相识不是偶然。事隔多年了,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

    那时金宬明的脸已经经过很多次修整了,看起来和少年时一样英俊。

    他就像多年前一样转了转茶杯,目光投向窗外缓缓地说:“每一件事情的存在都有特定的理由,这是黑格尔的观点。我只能告诉你:冥冥中你知道了一些你至今为止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只说这么多,为了我保持糊涂,你觉得能容忍吗?”

    昔日的小伙计目光深沉:“如果您想让我糊涂着,为了您没什么不可以的。只要那件我不知道是什么事的事情里,没有伤害他人。”

    金宬明脸色在夕阳中越加温暖:“其实你没有伤害任何人,而是保护了一个好人。许多年来我一直感谢着你,无比感激!”

    金宬明的一席话让昔日的小伙计不好意思起来:“老板,您这是什么话啊。我可不要您的感谢,相反我得谢谢您,要不是您我的生意怎么会做的这么大呢。连我妈都念叨着自己多活了这么多年,最感谢的就是您。”

    金宬明的目光漫过窗外的那些建筑缓缓地说:“看来我们个取所须。那以后彼此不再客气好吗!”

    “好的。那……现在看看今年的财务报表吧,您过目一下今年的利润分配。”

    金宬明接到手里的就是吉凯建设审计组李财务部长作的报告,他随手放在桌边。他知道报告详尽,根本用不着看。

    而多年以后林若丹也再次见到了这个伙计,那时她几乎不能相信发生了这样的事。

    这是多年以后的事情,谁也想不到当时的金宬明有多么害怕,只有他自己知道,甚至林若丹都没有一丝的察觉。

    安顿好了这个目击者:小汽修工。

    还有就是给林若丹的汽车做报废评估的那家汽修厂了,经过认真的走访,金宬明了解到:林若丹送来报废的汽车是一辆白色的汽车,而且发动机被修理厂留下了,从发动机型来看:根本和龟田死那天目击证人所见到的车型完全不同。当知道这一环节没有威胁时,金宬明松了口气。

    但是他也很明确地知道:林若丹必须离开韩国。虽然他不能百分之百的确认那件事就是林若丹做的,但是他也不能为政治去冒险。

    绝不能让自己的爱人置身于危险当中,那怕那种危险或许已经被他化解了。

    怎么办?他只有一个办法了,再也想不出别的……

    金宬明来到山上,他在这里等了两天。晚上就借住在山下阿妈尼的家庭小旅馆中,白天就在林若丹那个小院子里徘徊,他仰望着那棵高大的花楹,他知道林若丹会来的。

    可心中忐忑不安的情绪左右着他,因为他害怕见到林若丹。更怕自己心底的声音会不小心露出来……

    果然星期天的时候,林若丹回来了。

    看见金宬明的时候她皱紧了眉头。

    “看样子你真不欢迎我!”

    “不是。”看着金宬明额角的伤疤林若丹心生悲悯,她悄声问:“你来有什么事吧?”

    “有事。”金宬明心里在猛烈地打鼓,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盯着林若丹的眼睛,嘴唇一个劲儿地颤抖。

    “有事就说嘛,你不是说还是朋友嘛。”林若丹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嗔怒和嘲弄。

    这样反倒增加了金宬明的信心,他觉得自己就算是豁出去了。

    “林若丹听了我后面的话希望你能保持冷静,好不好。”

    林若丹不吭声,看着他眼睛也不眨一下,大有‘随你便’的意思。

    “好吧那我就说:你在那个龟田胜算死的前一天早上从林中的小路下山被村里的人看到了,虽然目击证人不能明确是你,就算是捕风捉影那也总有影子。”

    “你tm想说什么?”林若丹急了。

    “你别急,听我说完你就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了。”停顿下来的金宬明狠了狠心,一种覆水难收的感觉弥散在心中:“……就在龟田死的那天上午,你开着一部漆着三只猪的车子,去一个汽修厂拆过防滑链!对吧?”

    林若丹听的心惊肉跳了:“你听谁说的?”

    金宬明看出了她的紧张,心里痛着,眼睛的视线被泪水模糊了,他只能仰起头,丹的此种表情已经说明这事和她有关系。

    看来就是那丫头干的?那她到底是个什么身份?金宬明第一次想到了这个问题。他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如果这样林若丹必须离开韩国。下面的话或许要狠一点。

    “听谁说的?你幼稚不幼稚?我亲自调查过,而且你前一个星期把车子变成了白色的报废了,还把发动机留给了汽修厂。这个你不否认吧?”

    “那又怎么样?”林若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只能按照正常的语序反问了一句。

    “只要确认了这些,你想过后果吗?”

    林若丹仰起头,此时风吹翻了她的长发,她笑看着金宬明。

    “你能确认是不是?就凭汽车吗?报废那辆车子是因为现在的事务所给的钱多,我要从新换一辆充充门面。请你不要无中生有的想当然,律师?哼,都这德性。”

    金宬明的心继续被撕裂着,如果是她,那她是因为自己才这么做的。自己不但不能给她温暖,还要去揭那隐蔽的伤疤,这让丹情何以堪?

    他毫不犹豫地走上前拥抱了她,如果能这样为她遮风挡雨,是他金宬明最大的荣幸。

    林若丹也没有挣扎,她一动不动,或许她能了解他的真心?

    很久金宬明不得不放开怀里的人,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跟她一起逃走,就算浪迹天涯……

    可他理智尚存:“若丹,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若丹麻木地问,她的心此刻已经凉透了,她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像当初自己也是这样质疑加布力尔博士的。难道世事都有轮回?想想当年加布力尔博士是怎么容忍自己的吧!

    想着这些林若丹渐渐平复了心情。

    “我不认为龟田的死单单是因为我的原因。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在韩国只有你和我,而你是一个中国人。想知道官方会怎么定义你吗?他们会认为你是国际间谍,价格高昂的赏金猎手!这起事件是有针对性的,蓄谋已久的。”

    听了这种言论林若丹觉得自己似乎再也不会去看金宬明一眼了。

    “你怎么知道在韩国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龟田胜算的真实身份?官方正在与他勾结,难道那些人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你是律师,如果你再随随便便的给我下个什么间谍、什么猎手的定义,小心我告你诽谤。金宬明你走吧,我不想再跟你啰嗦。”

    金宬明听罢气愤难当,你个傻瓜丫头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危险哪?想诽谤你的人不是我,那些人我们斗不过的。要是没有他们那个叫朴敬贤的龟田胜算早就被查实了。

    真是气死我了!金宬明几乎想要咆哮怒吼,他忍耐着。

    “知道官方正在与他勾结,就不知道你的危险性了?你就不能理智一点。”

    “金宬明,我们现在什么关系也没有了,不用你来管我。如果我不理智还站在这儿跟你啰嗦什么,你走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一听这种轻蔑的口气,金宬明更加气愤了,怎么一瞬间就给自己摘出了她的生活,从前的点点滴滴难道什么也不算吗?他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不用我来管是吗?那用谁管?你的那个博士?告诉我,是不是他指使你的?”

    啪……

    这一声响让两个人都愣在当场。

    林若丹给金宬明这记耳光时想都没想就出手了,而且她都不知道怎么扬起的右手。

    打都打了,林若丹僵在原地。什么‘sorry’‘抱歉’的对她来说都没用。她一言不发。

    金宬明也没动,他紧抿着嘴角,眼睛盯着微微垂头的林若丹。心里说:打吧,只要你能消消气,然后清醒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两人对峙了很久,林若丹终于说话了:“别在我面前这么说加布力埃,那是试图对神的亵渎。加布力埃是一个带着国际红十字会救援物资,穿过红色高棉防线的人。”

    金宬明听出来了,她故意用了‘加布力埃’的昵称,而不是‘加布力尔’。这说明在林若丹心里那位博士的神圣地位,貌似不是自己能比得了的。

    金宬明此时压下嫉火,他不停地告诫自己:来找她是有目的的,不是来斗气的。

    他只能缓声地说:“若丹,对不起!算我昏了头。这种时候我们应该避一避,是不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回避风险。别把自己惹进麻烦里面去,我们个体的力量太薄弱了。”

    金宬明温和的声音让林若丹回复了理智,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说的都是实话。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