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0章 藕断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50章 藕断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等待着金宬明说话。一个从不肉麻的人不会在提出分手以后还来表达什么的,他不是这样的人。

    那么出了什么事,一定和自己有关。

    “林……你有没有打算回国去?”

    这个混蛋怎么关心这个?林若丹心想。“回不回国似乎不关你的事儿吧,我们之间没熟到管这事儿的程度!”

    听得出来林若丹心中余怒未消。

    “呵呵!”金宬明不跟她计较那么多,今天来就是想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其它的都不重要。

    “我希望你能回国去,为自己的未来着想。还有……有人在查龟田的死因,有人说他死的前一天有人见过你。”

    ‘嘶’林若丹心中一惊,不会吧!自己已经改装了谁会认出来?熟人!一定是熟人!

    正想着,金宬明又说:“那个看见你的老人家,就住在山下超市边上。他说早上看见你从这片林子的小路下山的。”

    “他确定看见的是我?不是其他别人?金宬明你别啰嗦了,那天我已经回中国了,根本就不在这里。我不能亲眼看着你被他们判刑,而且我病的严重,没办法承受那种打击。对了,是财务李他们送我走的,不信你问他们!”林若丹故作镇静,风清云淡地说。

    “是吗?那就好,我真不希望自己的事毁了你的前程。”金宬明一瞬不瞬地盯着林若丹,他心想:如果老人看见的是真的,那这个丫头的心理足够强大了,难道经过什么特殊的训练吗?

    “你觉得自己能毁了我吗?毁我的不是你。”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提醒你。我去见过那位老人家了,他并没看清楚你的容貌,只是从那个人来的方向和身形上觉得是你罢了。”金宬明站起来望着那棵花楹树喃喃自语:“春天近了,这里又会很美了。我该走了,如果有事尽快联系我,手机通话已经恢复了。”

    林若丹心情一阵烦燥:就算有事也不会联系你了,我们的关系不适合常常见面的。

    但是她尽可能礼貌加理智:“好的,谢谢金社长!”

    听到她这句话金宬明停住脚步,他没有回头声音却难以平静:“丹丹,我们还是朋友,是吗?”

    “还是!”林若丹的回话里面尽是应付,这让金宬明即难过又抓狂。

    等他悲伤的背影消失以后林若丹的目光变得冷冽起来,她回忆着那次狙击,尽可能的更详细。她能确认自身并没有漏洞,至于是否在其他人遥远的视线中,她不能确定。这方面她没有主动控制权。

    不过就算有人看见也只是个遥远的影子!不会有人确认就是她。这点律师就能作到,金宬明是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的。林若丹心里一跳,怎么又想到金宬明了,就不能是崔吗?崔律师也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

    她浅浅地笑了:自己可以安心地活在这里,用不着害怕,也不用草木皆兵的。

    但是她也知道有一件事是必须处理的。她拿出电话打到了汽修厂:“师傅,车子就不麻烦评估了,报废吧……嗯,我看中一款现代了,想早点买下来,要不然来回的跑路不方便啊……你是说发动机能用?呵呵……好吧,您能给钱我当然‘谢谢啦’……好的,再见啊!”

    本来林若丹是想把车子卖掉的,这么一来敏感的她觉得还是立刻报废更安全些。可是汽修厂的师傅还真识货,发动机是林若丹后配上去的,性能很好,汽修师傅准备收了,还给林若丹一大笔钱。

    这样一来,出现在狙击现场的车子找不到了,那么人也一样找不到了。

    事实证明,林若丹是英明的。检察院有一波人接受大检察厅的命令彻查朴敬贤之死。

    有些事情确实经过了澜检察官处,当澜检察官知道有人把视线投向案发现场不远处住着的一个中国小姑娘时,他有些急了,于是率先开始了调查,并把这件事告诉了金宬明。

    夜晚金宬明常常裹着一只毯子在院子里看星星。他想像着林若丹出现在眼前,就像很久以前她穿着中国产的水清色长裙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发誓:如果时光倒流,那场舞会他只会陪林若丹一个人跳。如果时光倒流她一定成为那场舞会的主角。

    他发誓:不管自己的处境如何,他都会拚命保护自己爱的人。男人当为国、为家不遗余力。每每想到这里金宬明不免一阵苦笑:为国自己已经殚精竭虑,为家?自己和林若丹何能称之为家?她连自己的爱人都算不上了。那些良辰如梦……

    金宬明知道自己得打起精神了,不为别人只为林若丹还在韩国。

    约见整形科的医生时,医生很详尽地给他讲了他这个病例的医治流程。

    听的金宬明一头雾水,医生刚刚闭上嘴他就喊了一句:这了太麻烦了吧?你给别人也这么整的吗?

    医生说:虽然个体间都有差异,但工作程序大体上都一样。别人像你伤成这样子,当然也得这么治。

    金宬明几乎崩溃了:我以为把这块皮皮撕下来,找块好的粘上就行了呢。照你这么说也太麻烦了,没有个一年多时间根本都好不了。

    医生又说:你以为我们这里是那种不靠谱的美容机构?我们这里是医院,你是前来治疗的病患,又不是来美容的。

    金宬明问:好吧,就算你是治疗,那费用呢?怎么算?

    医生说了个数,把金宬明吓了一跳:“医生,要不是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我马上就会跑了。没想到这么贵,你们是杀猪还是宰人?”

    医生笑了:我们不杀猪也不宰人,在我眼里你是挺正常的:病人。哈哈,不治你就回家吧。对了你走之前别忘记把帽子带上,还有就算是再难看,夏天也不能带帽子,那样对健康不利。

    金宬明没理会医生的调侃,他走出了医院。

    就算再难他也要做,他的潜意识里还是想为林若丹做些什么。毕竟她还在韩国……

    林若丹终于有一天晚上看到了明律师事务所的灯光,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楼去。

    是金宬明在,是他回来了。整个社长室烟雾缭绕。

    怎么还抽上烟了?这个家伙不抽烟的。

    抽烟的人也不太适应,‘吭吭’地咳嗽。

    林若丹控制着脚步,她觉得没理由再进去了,于是悄悄的后退,虚声掩上了门。

    金宬明听到响声抬起头来,他走到窗台边,眼看着林若丹从楼门中走出来。金宬明一阵的心绞痛,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定会追出去……

    他没有追出去,他在想:是否时间能检验一些东西,那东西我们看不见也摸不着!

    金宬明抵押了房产,因为和龟田斗的时候几乎磨光了他的所有积蓄。

    医生建议他先从头皮植起,然后再做额和眼部的整形。总之战线长的让金宬明灰心,可是为了以后还能坦然地面对林若丹,自己必须这么做。

    澜检察官在青阳见过金宬明时有点意外。

    “你这个家伙,不是隐世了吗?又回来干什么?”

    “那不关你的事。你最近在忙什么?朴敬贤的案子结了?”

    澜检察官沉默了半晌才愤愤地说:“上面让我把案子移交了,现在是首尔方面组织人员调查。我没权利再干涉这个案子了。”

    “果然啊,这个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了。”

    “可是……宬明啊,他们把眼光放在了林若丹的身上。”

    “为什么?”金宬明心中一惊。

    “大检察厅的官员说朴敬贤是犯罪,这里面有多少阴谋要查,可是他死了,什么都查不出来了,这不是杀人灭口还能是什么。所以有人坚持要找出射杀朴敬贤的人。”

    “那这些关林若丹什么事?”

    “有人说林若丹来韩国定居,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也不用紧张,现在她还只是嫌疑而已。”

    “该死的!你会不会用词,什么人叫‘嫌疑’,她犯什么罪了?”金宬明怒了:“她为什么来韩国那帮混蛋不会查嘛,查查她的背景不就知道为什么了?”

    “看来你知道?”

    金宬明有片刻的停顿,他不知道有些事是不是该说,但是他还是想让澜检知道:“若丹的父亲是某省的高官,贪污事发,死在狱里。这些就是去年的事儿,送葬的时候我还去了。她定居韩国就是因为父亲的事情,觉得无颜面对家乡父老。这个理由充分吗?”

    “原来是这样啊,唉……”澜检察官无言以对了。

    “澜检……要是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你能事先告诉我吗?”

    “你让我非法给你提供情报?亏你想的出来。”

    “我知道对你来说有点为难,但是我需要你帮我。若丹她……不能再出事了。”

    “好吧,好吧!”澜检察官知道就算是免强的,他也必须答应他。因为直觉上他也认为林若丹不像是那帮人所定义的是什么:赏金猎人或是什么国际组织的杀手。

    在他眼里,林若丹是单纯的、美丽的,就是一个爱着眼前这个韩国才子的中国小姑娘。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