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9章 暴露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9章 暴露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听到澜检察官的话,林若丹不禁心中惊悚,抬起的脸上却显现出一片坦然。她问:“朴敬贤的事情?您查出什么了?”

    “金律师提供给我们一些线索,所以检方会彻底彻查的。若丹,我只能告诉你这些。”

    林若丹知道:叫龟田胜算的朴敬贤死了,金宬明可以对很多事没有顾虑了,对检方的顾虑也会有部份消除。

    “嗯,我理解。若是他不死,你们是不是还搞不定这些事?朴敬贤的秘书那帮人呢,怎么不问问他们知道些什么?”

    “秘书在朴敬贤一死就跑掉了,不知去向。其他工人根本不了解他。”

    林若丹不再问了,沉默只在两个人之间漫延。见其他人都个忙个的,澜检察官起身告辞。

    将他送到门外,澜检察官站住了说:“若丹啊,是不是很多人想要朴敬贤死啊?”

    “他不是死了嘛!总算顺了大家的意。”林若丹眨了了一下眼睛淡淡地说。

    “嗯!”澜检察官不想再跟林若丹说什么了,他觉得还是找金宬明谈谈更好。

    而澜检察官走后林若丹觉得有些什么不太对劲,是些什么呢?她一遍一遍地回忆着。

    最后她能确认了,是澜检察官那句问话。

    澜检这样问有没有什么目的哪?她仔细地回忆着狙击龟田胜算前前后后的一切。

    首先:唯一可能的证据就是汽修站的人知道那一天她去拆过防滑链。但是这证明不了她就杀了人。

    然后:就是现场有人看到过那辆车。

    其余的实物线索除了枪让自己拆了以外,其它的都烧掉了。

    于是她下了个决定:无论怎么样,都要把车子喷上白漆。然后送去报废。

    下午还没下班她事先请假。

    崔律师只是随便问了一句:林,你怎么了。

    “不舒服。胃痛。”林若丹皱了皱眉回答着。

    “哦,那好好休息吧。”崔律师说:“要不要请两天假?”

    “不用了。”

    林若丹路过药店买了点胃药,便急急地回到了山上直奔超市的后院,心里在想着:幸好阿妈尼去首尔了,要不这行动还真不方便。

    太阳就快下山了,自己动作还真得快点。

    喷漆的活儿好干,只有一会就喷完了一遍。

    她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心中感慨万千:是不是一个真正的特工人员和狙击手需要更好的心理素质,那样才能承受来自外界的压力。

    自己承受着这些又是为了什么?似乎这一切的导火索就是金宬明,再看看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真是冤枉死了。

    这样暗自想了一会儿,她把车子又喷了一遍。自己远远近近地左看右看,还不错。她准备回去以后就到报纸上找广告,然后把车子卖掉,最好是车店评估报废。

    干完这些活,她又打车回到了青阳。

    先是出现在楼下的药店里,跟店家要速效的胃药。

    店家开玩笑着说:“丫头,胃病是要养的,哪有那么多特效药啊。”

    “有啊,我们中国的三九胃泰就特效。”

    “嗯,那你下回回国多带点吧。”老板给她选了一种药,她也没看就拿走了。

    上楼回到出租屋,她打开药盒拿出两片扔进马桶里冲走了。

    然后她把药盒随意地往桌上一扔,显示出一种狼藉之像。

    她作这些无非是给人一种假象而已。有备而无患嘛!

    到这个时候她还没有觉得有人会真的怀疑到她。直到那个星期天她往汽修厂送过车子,回到山上时发现金宬明出现在自家的院子里。

    看着他的身影,林若丹很意外了。

    “你怎么到这里来找我?”她知道金宬明不是来找她叙旧的,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金宬明依旧扭着脸,这让林若丹感觉很别扭。

    “宬明君,看着我吧……我不在乎的。”

    金宬明的笑了笑,这是林若丹的风格,恐怕只有她不在乎这张破碎的脸了。

    “你不在乎什么?我带着帽子你能看到的有限。”

    林若丹走过来坐在凉床边上:“是啊,头上头发少了带上帽子就好。眼睛有一块疤带上眼镜就行。”林若丹认为说到这里金宬明就能明白她的意思了。

    “你干嘛来了?不是因为想我吧?”说了这话林若丹有一丝尴尬,这话她说出来并不觉得暧昧,就不知道人家怎么想的。

    “呵呵。”金宬明没言语,心里有话却说不出来。他说不出自己有多么想念。而澜检来找他以后,他又多了一份担心。

    昨天澜检察官去了木浦。

    “谁告诉你我在这儿?”金宬明下意识地在澜检面前也会掩着脸。

    “兄弟,我难道会不知道你在这儿吗?了解你身世的朋友没几个,只要了解的就会知道你在这儿。”

    金宬明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检察官,你不用再把心思放在我这儿了。好好去查朴敬贤吧,找出他的背景以及犯罪的证据。”

    “这并不简单,阻挠的力度挺大。”澜检察官说这话时真觉得对不起金宬明。

    “阻挠?只有官方能阻挠检察院。难道案子会不了了之吗?”

    “虽然我会坚持下去,也只代表少数人。”

    “你们是不是打算让我再一次白白牺牲啊。”

    “宬明君,想听我说实话吗?”

    “你说!”

    “那要看我们查出来的是什么。如果利害相权,我会选择国家利益。想必你会理解我,为了国家我也会牺牲个人的。”

    “嗯,好吧。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告诉我你来的目的。”

    “就是想看看你过的怎么样。我想你决心离开若丹可能很难过。”

    “别再绕我了,说正事。”金宬明不想听别人提起林若丹,于是不满地说。

    “那就说正事:朴敬贤死了,警方正在查。因为是院里公诉的案子,所以我们接手了。”澜检察官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着金宬明。

    “怎么了?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吗?”

    “宬明君,有些事不是你想听到的,但愿你能冷静。”

    金宬明点了点头,可是后面的话还是很出乎他的意料,也让他没办法冷静了。

    “就在吉凯建设二期工程的后山上,有一个小村子:海村。朴敬贤死的前一天,有人看见林若丹早出了。”

    “那又怎么样,她就住在那里。”虽然这么说,金宬明的神经细胞还是紧张起来,澜检这是什么意思?

    “她住在那里?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你想说什么?”金宬明火了,有着伤疤的脸部看上去有些狰狞。

    “别那么大声好不好。不是说了让你冷静点嘛。”澜检察官见金宬明不再说话时,接着说:“就在你开庭的一个星期前,林若丹应该回中国了。”

    金宬明死死盯着澜检察官的眼睛。

    “你别这么盯着我,我只是跟你说说实情。”澜检被他盯的心虚。

    “你放着正事不作,调查上林若丹了?你什么检察官啊?”金宬明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

    “我们是查朴敬贤的死因。你不是说他的本国籍在日本嘛,所以对这个人当然要彻查到底,可是他死了。你也是检察官出身,能不能听到这事先冷静一点。”澜检变得也很不客气。

    沉默中两个人都慢慢地收敛了怒气。

    “那个村里是谁看见的?”金宬明控制了情绪问。

    “超市旁边的住户,一个老人家,习惯早起。”

    “所以你想说是……”后面的话,金宬明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澜检察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想怀疑那个中国小姑娘。

    所以金宬明今天早早就来到了海村,首先他去找了那位住在超市旁边的住户:那位老人家。

    金宬明心底的想法是不为人知的。

    律师的头脑是敏锐的,可是他们问问题的技术与技巧是会让人精神错乱的。

    ‘老人家,您要想好喽,您说的倒底是哪一天啊?’

    ‘您真的确定是那天?有没有记错呀?’

    ‘那天早上您几点起床的?天亮了吗?您看清那个人的脸了吗?’

    ‘您确定真的就是她?天还没亮您就清楚地看见人脸了?’

    金宬明越问心思就越明朗。

    而那位老人却越来越糊涂,最后他根本就搞不清是哪一天看到的和看到的倒底是不是林若丹那个姑娘。

    其实那位老人只是从林若丹来的方向上判断是她,还有身形上也很像是林若丹。在那天早上,早起的老人其实根本就没看清楚林若丹的面貌。

    这应该是林若丹枪击龟田胜算的唯一见证人,而且他也没有看到林若丹扣动扳机。金宬明最终想:就算林若丹真的没有回中国去,这位老人的证言也不足以判定她就是枪杀龟田胜算的狙击手。

    所有这些都只是因为龟田胜算很会选地方,他须要的就是一处荒芜人烟。

    他又问了一些其他的村里人,谁也不确定那些天林若丹在村子里。

    但是金宬明知道了一些事,他想要确认一下。他不愿意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林若丹杀了朴敬贤?不,这不可能!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可是这些只要见到林若丹就会搞清楚了,金宬明须要搞清楚这些。

    所以金宬明来到了那个有花楹树的院子里,这反倒让林若丹很意外。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