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8章 分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8章 分离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算准了林若丹会来找他,所以才请池真慧来一起撒了个谎。

    池真慧最初并没有同意,后来又不忍心看到金宬明难过的样子,才答应下来的。

    “你是不是用不着这么做,非要这样吗?”池真慧也不想被人利用,这对她不公平也让她很不爽。

    “池社长,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一只怪物?”金宬明的脸上没有表情,却有着一丝残忍。

    池真慧被他的样子吓着了,她似乎能看到金宬明在林若丹面前须要的是尊严,而不是同情。

    “为什么一旦遇到若丹的问题,你就会是这个样子?理智都不在了,正确的观点也没有了。”

    “我承认,不过这很难看吗?”

    “不是,是你变得不可理喻。”

    “也许吧!”金宬明也算是痛下决心了。对他来说林若丹是世上的唯一,再也不会有什么人能给他这样的感觉了。

    尼采说:我没有找到一个我愿意与之生小孩子的妇人。这句话让金宬明笑了很久。

    那可是尼采,这个哲人的光辉无数次地照亮过他。

    金宬明曾经那样地笑话过他:尼采的命运真的不如自己好些,上帝让林若丹和自己生在了同一个时代,他很幸运!

    他曾经对尼采说过:我找到了愿意与之生小孩子的妇人。

    可是如今却要这样放手了,金宬明痛得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不必再流泪了,想起她时闭上眼睛能看到她就好。

    林若丹却不一样。

    现在的她满身的怒气、心情浮躁,总是拿东忘西的。

    又总是觉得每个人看她时都是在问:你怎么了这是,怎么什么也干不好!

    那天不知道是谁买了一条大海鱼放在水槽里,社长对林若丹说既然有人买鱼嘛,中午除了订的工作餐还可以吃她作的红烧鱼。

    林若丹去收拾那条鱼时候觉得那鱼鳞很难去掉,不停的重复着一个动作时越来越心烦,禁不住手起刀落-鱼头让她剁掉了。

    刀剁下去的时候声音很响,林若丹看着那只鱼头,突然想哭……

    崔律师看出了她情绪不对,连忙放下手里的事把她拉出了事务所。

    “林,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其实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要不……我跟社长说一下,你休息几天吧。”

    “休息是要扣薪水的,情场失意、生意场上还失钱,不想让我活了吗?我现在就快弹尽粮绝了。”

    崔律师在心里狠狠地叹气:真是难为这丫头了。

    “若丹啊,我的意思是你……”崔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出下面的话了。

    “崔律师,有话你就直说好了,我已经没什么受不了的了。”

    “我的意思是,你还是应该再去见见社长。”

    “你认为见他还有意义吗?他们都住在一起了。就算我能理解他,知道他是真心实意的为了我好,才这样跟我分开。可这些真的对我什么用都没有,被甩就是被甩,一笔又写不出两个甩字!”

    “若丹,唉……我都不知道怎么劝你好了。”

    “呵,不用劝我,时间不是最好的良药嘛。过了这段时间可能就好了。”

    崔律师一脸的无奈:“也是,过段时间你可能就不会再剁鱼了。”

    “你别逗我了,鱼本来也要剁了吃的。”

    “那好,我还有工作,你是在外面呆会儿?还是回去剁鱼?”

    “呵……回去剁鱼。”

    林若丹跟在崔律师身后,此时她想起中国有句老话:人在患难时见真情。难为崔律师了,这种时候给予自己的是温柔。

    “崔律师,谢谢你!”林若丹由衷感叹。

    “额?啊!哈哈,没什么啦。没什么……”崔律师有些不自然地回答她,其实在心底他还是很喜欢林若丹的,但是这个丫头的感情世界中没有自己,所以崔从不强求。

    星期天早上天边的晨曦预示着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林若丹的心情却更加烦燥。

    不想吃早饭,她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瞬间就决定了一定要去,一定再去一次木浦。再去见见那个人。

    来到上次和崔律师一起来的地方,这次来的心情和上次截然不同,她还感觉到心里多了一丝坦然的成份。

    金宬明还在那个院子里,他正从大木桶里拎出那只毯子,试图拧干那上面的水份,看上去很吃力。

    林若丹走过去伸出手准备帮忙。金宬明见她到来虽然不是很吃惊,但脸色依旧有些拧巴。

    现场没有外人,两人的感觉和上次见面时不同。

    金宬明呆滞片刻,手中的毛毯掉进桶里。

    林若丹尽量克制着情绪,希望他不要看出自己内心其实还是有些激动的。

    她弯腰伸臂从木桶里捞出毛毯,平静地说:“来吧,我先帮你把它晾上。”

    她见金宬明躲避着自己的眼睛,她也明白是那疤痕让他很不自在。

    “金宬明,那不过是一块伤疤,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耽误我们干活吧!快中午了,太阳很好,把它晒起来吧。来!”

    金宬明的心像是被烙铁烫到了。笨蛋,跟我用这种口气说话,你难道是幼儿园的老师吗?

    他心中微怒地伸出手去,两人居然向同一个方向转着毛毯。

    “喂,你认真点。”林若丹有些责怪的语气,听起来暖暖的。

    拧干毛毯以后,林若丹转身准备搭在晒衣的绳子上,那东西有点重。

    金宬明连忙从身后伸手帮忙,两个人不免有些身体上的接触。金宬明仓慌地放弃了,林若丹便将毯子整理好。

    干完活儿,两人尴尬地面对面站了一会。

    林若丹说:“坐下歇会吧。”她率先坐在院子的凉床上。

    “你是不是太沉默了?我来这么长时间了,你一句话都还没跟我说过。唉……”

    听了林若丹的话金宬明握紧了自己的手。

    “我……不知道说点什么。”

    “呵呵,是吗?”林若丹的心禁不住一丝悲凉,难道你跟我居然连句话也没有了吗?

    “嗯……她哪?”林若丹用下巴向屋子里指了指。

    金宬明知道她问的是池真慧。

    “她……走了,回公司去了。”

    “呵呵,你们瞎折腾什么?合起伙来骗我吗?”

    金宬明不想承认也不想否认,尽管在她面前自己的心理很自卑,可他却不想伤害她。这让他更加沉默了。

    “呼……”林若丹发现最近自己越来越须要叹息了。

    “你放心,我不是来逼你的,我也不想那么作。你……还好吗?”

    “嗯,还算好吧。”

    “还算?”

    “你不是都看见了嘛,还问个没完。”金宬明有些不耐烦了,这种对话对他来说很揪心。对话的时候他不得不侧着脸以免让她不经意间就看到自己的伤疤,这也让他心情不佳。

    “嗯,我知道了。”

    “若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我知道了,不会耽搁你很久的。我们非得这样吗?我是说……分开。”

    “是!”

    林若丹愤怒了,凉床上她的手边有一只金宬明用来喝水的杯子,她不由吩说拿起杯子摔了出去:“你能不能不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嘣。你不是律师吗?你从事的职业不是就有巧言令色的本事吗?”

    金宬明知道她发怒的原因,他忍耐着,垂头不语。

    林若丹见他低着头的样子,不免心中怜悯。

    “sorry!我不是故意的,如果我们非这样的话,那……”林若丹的眼睛有点模糊了,她咬了咬牙:“那我离开以后,就……再也没什么理由来找你了。”

    泪眼中她望向金宬明:“我想知道,只是因为你脸上有一块烧伤吗?只因为这个?”

    “还有些其它的,若丹啊……”

    “好吧,不为难你了。”林若丹站了起来,这种时候她感觉到举步为艰。“金宬明,如果我们不去寻找……就会丢失我们的灵魂。”

    说完这句话林若丹缓慢地走出了院子,她知道自己在金宬明的视线中,她不想把自己的脆弱留在他的视线中。

    因为她不是弱者。尽管如此,她依然难过地流泪,她希望快点从这里离开,那样也好擦干脸上那凉凉的泪水。

    金宬明也在难过,特别是听到那句‘再也没什么理由来找你了’,这句话让他心痛的几乎要窒息了。他很想挽留她,如果能过隐居的生活,就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怎么样?

    他知道自己硬把她留下来是很自私的。他希望林若丹能有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跟着自己遭罪。

    林若丹再去事务所上班时大家都能感觉到她情绪低落而沮丧。拿东忘西的她连自己都觉得就像是丢了魂儿了,虽然她也时刻提醒自己打起精神来,还是很难。

    有一天澜检察官来找她。

    “若丹,最近还好吗?”不知道为什么林若丹总是觉得澜检有什么话却欲言又止。

    “还好,能过得去。”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希望你能理解宬明君,这次事件不仅对他身心上有很大的伤害,或许他没跟你说,他的律师执业资格也在审察中。”

    “为什么?澜检,这太不公平了。”

    “若丹,这件事我们还在努力。现在关于朴敬贤的事情还在调查中……”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