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7章 相见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7章 相见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世界宛如流动的水!

    匆匆来去之间有些事还是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池真慧的秘书和李财务成了男女朋友,他们恋爱了;崔律师的职位升迁了;池真慧又成了吉凯建设老大,虽然看上去还不那么精神,但是状态一天天好起来;澜检察官恢复了工作,是他带着律师团的律师们查出了大检察厅总长和海关长收受贿赂,并与朴敬贤有关联……

    这些人没人能告诉她金宬明的去向,也没人能告诉她朴敬贤是怎么死的;

    而金宬明则说出了朴敬贤在非法修筑工事,对此地方检察院的调查以经取得了进展,却被相关部门压了下来,再也没有下文了。

    初次听到这种说法时,林若丹一下就明白了:龟田或许真的在跟官方作武器的生意。

    那么他的死对韩的官方无疑是吃了个哑吧亏。林若丹心想:那又有什么关系?官方能量那么大,随便还会有别的什么丰田、本田的来找他们的。只是金宬明够冤枉的……

    宬明君你到底去哪儿了?

    工作没那么好找,林若丹又不想去餐馆打工,身体一直没有恢复的很好,所以短时间内是吃不了那种苦的。

    好在崔律师联系了她,说是事务所的社长让她过来打杂。

    林若丹知道尊严那个东西现在维护起来还有些难度,总要先把饭吃饱了才能想别的。于是她去了,这个事务所的律师加职员比明律师那里多两倍还多。

    可能是身体还较弱的关系,林若丹总觉得天天都很累。

    崔问她:怎么样?

    她说:凑乎吧,像我这种人到哪里都是吃的比鸡少,干的比牛多!

    崔笑她:你知足吧,工资比在明律师那里多一倍哪。

    你怎么不说人要多出两三倍呀!

    那也没几个。对了,有社长的消息吗?

    林若丹神色黯然了:没有。社长的老家在木浦是不是?

    崔律师的表情严肃起来:“你是说他有可能回那里去了?不会吧,那里又没亲人什么的,回去找谁呀,不会!”

    “他还会找谁吗?他是在躲我们,世界上只有你、澜检才是他的兄弟……”

    崔律师被林若丹说的一阵发呆,过了半晌他说:“你打算星期天去?我跟你一起去吧。”

    星期天林若丹和崔一同来到木浦,崔律师直接到当地的警察所去打听。

    林若丹拍了一下他的胳膊:“崔,你可真行,这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要是我的话一定要挨家问的。”

    “呵呵你笨的灵巧嘛!林若丹,有时候你真的让我很感动,能这么找社长的也只有你了。这个家伙躲起来干什么嘛!不就是脸……”崔律师把后边的话憋了回去,他不想刺激林若丹,找到社长让若丹自己看好了,况且若丹不是只在乎那张俊美的脸的女孩儿。

    警察翻了半天的档案说:“还真没有资料呢,不过前段时间还真有个人是从城市里来的。可来了就再没见过他,不知道走了没有。”

    崔急急地问:“是不是脸颊上有烧伤?”

    “是啊,是有一片烧伤,好像挺严重的嘛。”

    崔上去揪住警察的领子:“他人在哪?”

    “哎哟,你放开我,我给你问问不就行了。真是的……”

    崔律师放开人后,警察打了个电话,嘀咕了一阵后给他们俩人指了个方向:从这条马路一直朝前走,山角下有个小旅馆,那个人就住在那里。旅馆的正门在山上,不太好走。

    没等警察说完两个人急忙着跑了出去。

    那个小旅馆儿不大,正门要上到山腰转过来才能进去。

    旅馆的老板告诉他们:金律师是住在这里。旁边的耳房就是,转过去向阳的山坡有个独立的小院,估计这会儿他就在院子里。

    听着听着林若丹的心开始‘咚咚’地跳开了。转眼都是春天了呢,好长时间没有见他了。

    她下意识地问:“真的是他吗?”

    旅馆的老板说:“你们不是找一个叫金宬明的律师嘛,那个爆炸案的嫌犯,就是他!”

    ‘嫌犯’这两个字让林若丹很是不爽,她真想骂这个死老板,崔律师按住了她,带着她向旁边的耳房走去。

    金宬明就坐在院子里,身上披了一个墨绿色军用毛毯,头发很长了,很久没理了有些乱。

    崔望了望林若丹,两个人悄悄地走过去。

    “宬明君……”

    “啊!”金宬明专注地想着什么,看到来人先是吓了一跳,见是林若丹不由分说抬起手臂扫起身上的毛毯遮住了额头。

    崔律师喊了一声‘社长’就站在了原地没有动,金宬明看上去还是在狱里的样子,颓败、瘦弱。眼神里多是悲伤。

    林若丹走过去,轻轻抓住毛毯,金宬明则更加用力地不肯放手。

    “让我看看吧……”林若丹轻声地说。

    两个人执拗着,最后金宬明只能放手了。

    看到他从额角上方到眼部烧伤的疤痕,林若丹的必像是被什么撕裂了一般的痛。

    她伸出手想触摸一下那块疤痕,金宬明毫不犹疑地用小臂把她的手弹开了。

    他扭过脸不看她,也不想让她看自己那块伤疤。

    “宬明君……”头顶传来林若丹哑然的声音。

    金宬明没办法不开口了:“很丑的,别看了!”

    “真的很遗憾!”林若丹潸然泪下。

    “不要哭!我没关系的。看看也就行了,回去吧。我们……不可能了。”

    从金宬明的声音里崔律师能听出他的心在痛。

    林若丹接着哭,边哭边说:“什么不可能了?这个问题以前重复过几次了,这回也不管用。”

    “林若丹……”金宬明有点着急地抑起头来,那伤疤让林若丹触目惊心。

    金宬明感到了一丝异样,连忙再度扭过脸去:“这次是真的,你走吧。忘了我,回国去似乎更好些。”

    “金宬明,你不是在说真的吧?不就是脸上烙了块儿疤吗?在韩国整一整不就看不出来了嘛,这能算是什么问题呀?在我们的关系上,你总不能遇到点事儿就这样,遇到点事儿就这样吧?你成熟点儿,有点儿出息行不行?”

    没出息?这句话让金宬明受了点刺激,他猛然地站起来面对林若丹。

    林若丹被他的突然发怒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哈哈,林若丹你就是一个中国的小傻妞。你以为韩国整容界是万能的吗?难道新闻报道的失败案例还少吗?你是不是韩国的电视剧看多了,被洗脑了?”

    他见林若丹不吭声了,也怕吓坏了她缓声说:“再说了,就算整了容又有什么意思?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了。你走吧,你本来就应该有更好的生活。在中国你会有更好的选择,而不是跟着我这样的人混日子。”

    “社长,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不会不知道若丹为了你……”崔律师实在不忍心看到金宬明这样对待林若丹,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种赤\裸\裸的伤害真不应该。

    “崔,这是我自己的事儿,好吗?”金宬明没有看他,依旧盯着林若丹说。

    “社长,这是你自己的事儿,可是这对若丹不公平。”

    “给她一个破碎的人生,就公平吗?”金宬明终于转过脸来,崔律师觉得他的眼神似乎很坚定。

    这时候屋子里似乎有人拿着的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三个人一起向屋内看去。

    “是谁?”崔律师第一个问。

    金宬明很沮丧地垂下头,林若丹疑问重重。

    池真慧觉得自己不必要再躲藏了,她应该出现了。只见她穿着一种朝鲜的民族服,平静地走出了屋子。

    林若丹呆了呆,问道:“你……跟她住一起?”

    金宬明依旧垂着头,闭了闭眼睛声音像似从太空传来:“是的!”

    “你……”此时的林若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要发泄哪种情绪,只能转身跑了。

    “若丹!”崔律师没喊住她,转身对金宬明说:“社长,你知道若丹为你的事有多着急吗?她甚至冒险进朴敬贤的办公室盗文件。你……你现在也出来了,怎么能这么对她?”

    “你闭嘴,那么心疼你对她说呀,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一直就喜欢她。”

    “社长,你真的看不懂她?你……唉,你浑蛋!”崔律师鼓足了勇气骂了一句,也转身跟着林若丹跑了出去。经过池真慧时他连头也没抬。

    直到两个人的踪影消失在视线中,金宬明长长地叹息着又坐了下来。

    “宬明啊,你这么做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不是也被我的样子吓一跳嘛。”

    池真慧辩解:“对你的这块烧伤我也很遗憾,可是你不了解我内心的想法。所以你也不了解若丹对你的爱,她的爱很坚定,你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能怎么样?我不配,从前到现在都不配。”

    “你们也相爱很久了,怎么还说这种话?”

    “若丹有更好的选择。”

    “你是说若丹有更好的对像吗?”

    金宬明依旧没有抬头,也不再说话了。他从内心深处不想提及林若丹或许还有比自己更合适的爱人,他受不了这个。这可能是男人的通病吧!

    沉静了良久,池真慧见他不再说话,就问了一声:“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随你吧!”金宬明淡淡地说。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