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章 匆匆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6章 匆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跟在他的身后。

    “这不是挺好的嘛,干嘛拆了呀?”工人师傅问。

    “我最不喜欢这东西,平时不跑山上。都是在市内上下班用,根本就用不着。”

    “哦,那是用不着!姑娘,我看你是冻着了。去暖汽边上烤烤吧,我这儿一会儿就好了。”

    工人师傅拆完防滑链,用大大的纤维编织袋子装好。

    “姑娘,搞好了。把这个给你放后备箱里?”

    “啊,不用了,放车子里就好。放车里吧……”后备箱里是‘作案’的工具,真的不能让别人看到。

    付了钱,林若丹快速地把车子开走了。

    回到山上她病倒了,开始发起高烧,她只能就把车子放在阿妈尼的超市后院了。

    虽然生病了,真的爬不起来,但是对自己她还是有安排的:拆枪。她强打精神把毛瑟枪拆了、用油封好、打好包装,再按原来书中密码放回原来的地方。

    最后,就是等待收播滚动播出的新闻,她须要从那里确认:龟田胜算真的死了。

    然后她会订好从仁川飞回中国的机票,总要先回去再说吧。

    估计自己再回来的时候金宬明也该放出来了。

    作完了眼前的事儿,打开电视调至无声,她便一直缩在被子里,她须要休息!昏昏沉沉的直到晚上滚动新闻播出,龟田胜算的死讯出来了。

    “观众朋友们好,下面播报今日快迅:吉凯建设投资人朴敬贤先生于今晨遇刺身亡。根据警方调查朴敬贤被刺系狙击手开枪致死,目前为止朴先生为何被刺,警方尚在调查。据有关人士分析朴敬贤之死和前段时间该地区发生的金宬明爆炸案有关联,具体情况尚在调查请大家关注本台的后续报道。”

    屏幕上有特写镜头:龟田胜算俯身、侧脸趴在台阶上,头部中弹,血染红了白雪覆盖的台阶。旁边是他随手扔下的公事包……

    林若丹看着电视屏幕暗暗地笑了,死了、死了!一了百了!龟田像你这么邪恶的人能有几多胜算?多行不义就你这个下场。想找我算账等我到阴朝地府再说!

    林若丹订好机票准备第二天早上出发回国。她发现窗外下雪了,大片大片的雪花从静静地飘下来,真美呀!

    真是是老天有眼,自己在现场留下的痕迹全都由这场雪掩盖了!

    第二天天不亮她就上路了,由于生病原定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车子也漆不成了。

    千斤重担缷落,紧紧绷着的那根弦几乎一下就断掉了。

    她拖着孱弱的身体坐上公交车,再转到市区去仁川机场。

    她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防霾的口罩外面又罩了大大的棉口罩,头上围了个厚厚的围巾。外套是一件长长的羽绒服,脚上是一只中国产的冬用军警靴。

    这个打扮让路人看不出她的长像,连性别也分不出来!林若丹只有一个想法:尽快逃离这个国家,越快越好!

    机场安检的时候林若丹不得不摘下口罩,一股冷气贯进了她的喉咙。嗓子奇痒难耐,她以最大限度地抑制了想要咳嗽,忍的很难受,脸也憋的通红。

    直到飞机起飞,她才敢免强咳嗽两声。

    飞机到中国也是一样,她依旧怕别人看出她生病了。

    地铁、大巴她都没精神去座了,直接打上出租车告诉司机送她回家。

    当她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床上时,她再也起不来了,只是她不用再忍耐痒痒的嗓子眼了,不停地大声地咳嗽。

    稀里糊涂地睡了一天半,她被自己的肚子饿醒了,简单梳洗她来到楼下的小饭馆吃了一碗面条。又去旁边的超市采购了一点吃的东西,再去药店买了药,她怕自己烧出肺炎了,就买了一些消炎药和抗生素。

    回家后烧水吃药,直接又缩进了被子里。她看着自己扔在地上的一堆东西,发现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快囊中羞涩、弹尽粮绝了。

    她只有期盼着金宬明快点从现在的状况中解脱出来。想起金宬明她才想起来:手机没开。

    手机没开一定个漏接崔律师的电话,看看有没有短信吧。于是她把手机充上电,直接开了机。

    奇怪,怎么什么都没有啊?这不正常,她等不了,马上给崔律师打了电话。

    “怎么回事?”林若丹的声音伴有轻微的咳嗽声。

    “若丹?你怎么了?”

    “没什么,上火了嗓子痛。”

    “哦,我打过电话,可是你关机……”

    “我这不生病了嘛。说说庭审的情况好不?我急死了。”

    “哼,朴敬贤那个鬼人被人枪杀了,所以开庭那天他没出庭……”

    林若丹急切地打断了他的话:“是吗?死得好啊!那宬明被放出来了吧?他还好吗?让他快点联系我。”

    “若丹,你先别急啊,听我慢慢说给你听。”

    “哎呀,你快点说。”

    “好,我快点说。宬明君还没有被放出来……”

    林若丹一下子从床上跳到地上,再次打断了崔律师的话:“证人死了怎么还不放他?死无对证都不行?你们韩国什么屁法律呀?”

    “若丹,你跟我吼也没用的,你稍安啊。虽然证人死了,可是到底有没有罪法院还是要调查的。律师团正在交涉中,所以你放心,宬明君就快出来了。”

    “法官调查个什么东西?检察院和警方负责调查,法官只判断不就行了。没有证人案子就该结了,怎么不问问他们在搞什么鬼?”

    “我们正在问,正在问。你要是律师多好,亲自为他打官司就知道了。对了,你回去以后怎么样?给你打电话时关机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我生病了,好几天没起来。”

    “哦,好好照顾自己吧,别过度操心宬明君的事,还有律师们哪。我现在只是想:也不知道谁把那个朴敬贤给打死了?林若丹,你说会是谁哪?”

    “我怎么知道……”林若丹心想:亏了自己不在崔律师对面,他也看不到自己心惊肉跳的样子,于是她又说:“他死了也活该。你不这样想?”

    “哦?嗯,是活该哈!”崔只从律师的角度想着问题,在他眼里朴敬贤的死也算是一个案件。

    放下电话林若丹一阵的气闷,这个结果是自己没想到的。自己光想着金宬明这回一定是无罪释放了。看来事情没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她仔细地分析了现状,觉得应该是龟田虽死,但是法官却还在执行着上级的意图!

    自己能读懂的意思相信律师团的优秀律师们也能读懂。所以她决定好好休整,不再想那么多了。只是宬明君似乎真的要吃尽剩下来的牢狱之苦,或许这是他人生中必须承受的。

    在韩国那边,由于律师团的努力金宬明总算是被放出来了。

    放金宬明出狱是因为检察官起诉了朴敬贤的贿赂案,此案涉及到曾经下令严查‘金宬明爆炸案’的韩国大检察厅总长,总长由于涉案被免职。海关长也因为渎职被免职。

    法官只在一夕之间就如同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很快就把金宬明给放了。

    崔律师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林若丹,她高兴的尖叫起来。

    崔律师说:“真是的,你疯了!别高兴的那么早,金社长被放出来当天就离开青阳了。”

    “哦?那他去哪了?”

    “不知道,他没说。”

    “那……”林若丹问不下去了,她想问问崔自己如何联系金宬明,可这等于白问。

    她知道自己此时该去韩国了,去了先找份工作,然后再去找金宬明。她能理解此时金宬明作法,却不能相信他会这么绝决。

    为什么不联系我,不见我?林若丹这样想着,这种想法促使她加快行动。

    当她站在机场环顾空旷的四野时,她觉得自己会回来,无论如何都会。

    这次事件让她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何况现在正在发展中的祖国再不是旧社会那个封建的殖民社会了,她将是自己的最温暖的港湾,是自己避风的地方。

    走出首尔的机场、涌进熙熙攘攘的人流,林若丹的心一片悲凉。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来了,她好想哭。

    只是为了金宬明吗?这其中的理由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

    如果决定了不再来韩国,她会怎么样?踏上这片土地她才开始这么想。

    如果决定了留在国内,首先要忘记金宬明、然后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最好是一个旅行社,她会英文和韩语,听说导游的工资挺高的,养活自己绰绰有余、也不会有人在乎自己是谁的女儿、或许自己也会嫁人吧,带着自己的想念嫁给一个平凡人,过那种平凡的日子,当然这个人不会是杨远迪,真的不会是他……

    恐怕就这样吧!

    可是她又来了,来到韩国,找一个都不愿意见自己的人。

    她很伤心,难道只是因为自己容貌被毁吗?就这么简单?他应该知道自己不会在乎他的容貌,况且韩国的整形术那么厉害,他要是看自己不顺眼去从新植皮不就行了吗?还是……还有别的原因?

    林若丹的心里无比的惆怅,总要先找到他才行。

    有人说:理不辩不清,而恋人之间:话不说不明。找到他好好问一问。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