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 狙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5章 狙击!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选择了平常很少走的林中小路奔向山下。她想当然地以为这条路在大冬天的不会有人出现……

    林若丹选择了一处隐蔽的地点,把车子停在吉凯建设二期的那栋楼下,快速地上到三楼。

    架好枪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走到了世界的尽头,那里无论前行还是后退都是一个样子。

    没用多少时间等待,龟田胜算下班了。

    他是独自一人走出来的,感觉有一丝怪异。林若丹稍稍打开了窗子,只打开了一个枪洞的空间。只要龟田再向前走两步,射击的最佳时机就来到了。

    林若丹身子一动不动,呼吸与心跳声似乎很响。

    就在这时,身后跑出了两个人:一个是他的秘书,一个不知道是个什么人。秘书和那个人仿佛在争执着什么,两个人还拉扯着来到龟田胜算面前。

    这个情况让林若丹愣住了,只有那么一瞬间,最好的射击点位就失去了。

    此时龟田胜算似乎很不耐烦地推了一把挡在面前的人,对秘书说了句话,秘书似乎用尽力气拉住了那个人。

    龟田胜算没有等待而是急速地走下了楼梯,速度太快,林若丹根本来不急瞄准了。她的心凉快了,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因为下楼梯移动的速度太快,她没有把握;打开车门的时间又太短暂,对于她这种外行加菜鸟几乎更把握不住机会。林若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直到龟田会打开车门后,留给林若丹的射击点就只有他那只肥肥大大的屁股了。

    眼见大事所去,林若丹失望之极,对屁股进行射击那实在是委屈了这把毛瑟和那枚特制的子弹了。

    林若丹没有犹豫,抓起地上接弹壳的那只大冰坨离开了现场。

    她是用电梯下楼的,来到门口,龟田胜算的车子已经开了出去。等到他的车子远去了,林若丹才从楼里出来。

    此时夜色已近,工地寒冷的隆冬中显行空荡荡的。

    都怪那个秘书和那个陌生人,让她错失了这样一次机会。不过自己是不是也要检讨呢?

    办公楼大门到台阶也就那么几步,自己是不是没有预见到这中间会出现的状况?如果下次再出现突发状况是不是结果还跟今天的一样呢?到那时候自己会不会慌乱中失去准头开一枪呢?不行,不能再冒险了!那怎么办?

    想到这里时,她已经绕到后面的山体处。望了望山上,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此时的律师团正在准备着庭审的辩护,并且在澜检察官的提议下派出了一个人去米国确认那只:中国青花大罐的来历。

    尽管大家都知道开庭之前这个工作根本做不完,但是律师团的律师们都认为必须这样做,就算这个案子完结了他们也不打算放过朴敬贤。

    种种迹象都表明朴敬贤有贿赂的行为。从法院到检察院似乎都在偏袒着朴敬贤,这让律师团那些律师很气愤。于是他们更加坚定地为金宬明作无罪辩护。

    地方检察厅派人与律师团沟通:让金宬明承认有罪,法院的意思也是如此,这样他们承诺可以从轻量刑。

    主辩律师听到这种说辞不仅仅是气愤,他对身边的一名律师说:“我还有事,你陪这位……叫什么的检察官聊聊吧。”

    说完他扬长而去。

    那位律师笑了,他掏出自己的名片:“检察官先生,我是本案律师团成员……”

    检察官接过名片看着。

    “律师团无法接受您的提议,因为金宬明律师在业界的口碑,我们坚定的为他作无罪辩护。所以请您不要在做这种无意义的事了,否则我将向检察院告发你有碍司法公正。”

    “无罪?金宬明去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不是搞爆炸是干什么?”

    “他搞爆炸?您能确定?”

    检察院被派遣的这位官员无论如何也不敢说‘确定’这两个字,趁他无语的功夫律师又说话了:“做为检察官您想必也知道:单方面的说词在法律上不被认可。若主张有罪是要有第三方直接证人证言的。况且我的当事人去你说的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是为了搞清真相。”

    “搞清真相?什么真相?”

    “关于这点,检察官大人我无可奉告!”说完他站起来,做了个‘请离开’的手势。

    检察官走后,律师坐下来长长吹了口气。

    有同事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嘛!杀杀他的威风。”

    “只是逞口舌之快而已,得真能赢了官司才行。你有把握吗?”

    “一半一半吧!感觉司法机构那些人物们都对金宬明感兴趣呢。”

    “是啊,有人盼他死!那些应该是金律师被炸的主要原因。散了,工作吧!”

    在林若丹的眼里,律师的工作只能为金宬明争取少判几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只要一但入狱,龟田胜算便会立刻采取行动,到时候金宬明还是会死在狱中……

    每每这样一想她就会更加坚定不移了。

    这一天是‘金宬明爆炸案’再次开庭的最后一天了。

    天还没亮,林若丹早早起来准备出发了了。她明白今天将是艰苦卓绝的一天。

    她把车子开到公路边的一处缓坡上,记得这里是片空地。她把车子用白色的幔布盖起来,远远的看去似是一个土堆被白雪掩盖着。

    然后她又跑到公路上,有意的绕了一圈,才来到山顶。她向东面看了看,天亮似乎还早着哪。

    而且怎么看今天都象是会下雪的样子。

    她同样用白色的幔布把自己和枪盖了起来,只露出一只眼睛。

    一只眼睛足矣了,要看到龟田胜算出现她再准备行动。枪的这边放着接退出弹壳的那只冰砣。

    身下的干雪传来了冰冻刺骨的寒意,她只能强忍着。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但愿今天龟田胜算能出现在这里,但愿昨天错失的机会上帝能给我补上。今天这个射击点给预射击的时间很充分,只是距离较远,射击难度大了。

    虽然如此林若丹的信心十足,她相信龟田胜算躲不过今天自己射出的那枚子弹。

    在雪地里趴着,大冬天的把林若丹冻的嘴唇发紫,浑身打颤。

    她只有抖动着双腿,让自己的血液循环快些,这样可以抵御些寒冷。手臂动作就困难些了,非得一只手肘支着,另一只动着。好在高山之上,其他人发现不了。

    就这样趴着,身下的雪都解冻了,幸好她穿着加厚的雨衣,要不然她林若丹非和大地冻为一体不可。

    就这样趴了两个小时,总算等到了龟田胜算。

    只见龟田的车子像往常一样停在了院子里。

    也只有一瞬间林若丹的神经兴奋起来,身体的不适以及向外的自然条件她全然忘却了。

    她轻轻地抚开白色的幔布,露出了两只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车门,右手下意识地拉好枪栓。

    全身心的进入了瞄准状态。

    龟田胜算从车子里钻出来,依旧提着他那个真皮公文包。

    林若丹知道:这时候会有秘书跟出来,而司机则会去停车。可是秘书没有出现,为什么龟田的秘书没有出来,或许他还有些别的事吧。

    林若丹开始瞄准,她知道只要有时机就绝不能犹豫。今天早上就要干掉他,虽然这一天很长,她也不会再等待。

    机会来了:龟田胜算走到台阶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还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林若丹觉得自己的动作根本就没有受到大脑的指挥,食指扣动了扳机。

    子弹无声地飞了出去……

    弹壳弹出掉到了那个冰砣上,发出了‘呲’的一声。

    林若丹什么都没注意到,她依旧盯着远远的龟田胜算。

    龟田胜算的头部中弹了,他闷闷地发出了‘啊’的一声,身体前倾,正面着地摔趴在他还没有蹬上的台阶上。

    见龟田胜算身体向前倒去,林若丹知道大功告成了。就算龟田没死,她后面的补射都是没有用的。

    她以最快的速度抠出弹壳塞进胸前的口袋里。又把那只冰砣扔进了身后不远处的雪坑里,等到来年春天,冰和雪自会消融。

    然后她抱着枪,裹紧了白色的幔布向山下滚去。她没有再向自己射击的方向再看一眼。滚了半分钟,她踉跄地半站起身来向山下跑去。

    跑到自己的车旁,她拉下盖着车子的白布,也把自己身上的幔布解下来和那把枪一起塞进了车子里。

    她顾不了那么多了,最重要的是马上离开现场。

    车子发动,‘嗡’的一声就冲了出去。车子颠簸着离开了山坡,开到公路上。她顺着公路一直开,然后兜了一圈找了一家汽修厂。

    车子停在门前时,她突然间开始心有余悸了。有些害怕、有些担心,刚才身体上的寒冷全部袭上来,她坐在驾驶室里发抖。

    汽修厂的工人敲了敲她的车窗:“姑娘,有什么能帮忙的?”

    林若丹抱着双肩下了车:“师傅,帮我把防滑链子搞下来。”

    “好咧!”工人回答着,利索地把车子开进厂房里。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