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3章 毛瑟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3章 毛瑟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其实主辩律师灵光闪现:‘提货’这两个字是不是和照片上的瓶子有关系?很可能这是朴敬贤贿赂的证据!他想要掌控的人如果单纯地从这个官司出发肯定就是大检察厅的某位长官,会是谁呢?

    主辩律师还动员李部长作辩方证人,李部长勉强答应了。这就意谓着:他出现在法庭上就无法再在吉凯建设工作了。

    当晚林若丹身体很不舒服,并伴有头晕、恶心的症状。将近午夜了也睡不着,真想去街上的药店买两片安眠药吃。

    不过她却动也不想动,迷糊中她打开电脑。盯着屏幕不由得眼泪模糊了视线。

    她给加布力尔博士发了几个字:您还好吗?他不太好!是不是也该给他打一针?

    博士会懂的,邮件发出,林若丹被自己惊醒了:我这是想干什么?像几年前一样做吗?

    她多么希望博士能在线,马上就回答她。可邮件如泥牛入海,没了一点声音。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不会的。

    她安慰着自己爬到床上去:明天吧,明天就去律师事物所,明天再说。

    第二天林若丹的头依然沉沉的,她强打精神来到事物所。主辩律师的助理说他不在,不知道去哪儿了。崔律师也跟着去了。

    林若丹想走的时候被社长缠住了,非要她来事务所打杂,工资可以谈。看她晃晃悠悠的样子伸手一摸:发高烧了。

    社长喊来其他律师:这丫头发烧了,快跟我把她送医院去。都是这个官司惹的,人人压力都这么大。

    到了医院挂上了水。出门的两位律师也赶来了。

    林若丹说:“对不起,还让你们来医院看我。律师情况怎么样?”

    主辩安慰着她:“有进展。可是若丹你不能病啊,庭审还没开始你怎么能先倒了。你放心,我们都在努力哪。今天我们去海关了,查了一下进出口的清单,太多了,根本查不过来。于是我们就特意问了问:有没有古董花瓶之类的东西。你猜怎么着,还真有。就是你送来那张图片上的,是运出的,只是海关作为工艺品放行了。正在查是什么人托运的,应该和朴敬贤有关系。”

    “那抓住他的把柄了?”

    “没那么快。我们不亲自去查,就得申请国际刑警的帮助,这个太难了。”

    “那我们自己去呢?马上去。”林若丹的声音少气无力的,却很急切。

    “那也要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刚才我们去见过法官了,据此情况申请延期开庭,又被驳回了。”

    这么说金宬明的刑期一天天近了。林若丹一听身子向被子里缩了缩,天怎么这么冷啊?

    她把头偏向一边:“他们怎么能这样?我要离开这里。”

    崔律师说:“你就住两天吧,都烧成这样了。”

    林若丹木然地说:“我要离开你们的国家!”

    “啊?”两位律师对视了一眼。

    崔说:“回国去呀?回去……也好,有什么消息我会和你联系的。回去休养一下吧。”

    林若丹总算明白了自己想要干什么了,挂了一上午的水,给几个人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说自己要回国了,因为她没办法看到金宬明被审判。当然这也是金宬明的意思。

    她算好了时间,订了第二天的机票。李财务和池真慧的秘书都来送她,崔律师也来了,还说让她放心,自己一定会给她打电话的。

    林若丹向他们招了招手,走进了候机大厅,她并没有登机,等送她的人离开以后她退掉机票又走出了大厅,直接搭车去往山上。

    此时,她觉得自己身体上的不适完全好了,神清气爽!可见自己这几天的症状不过是缺了这么一个决定:除掉龟田胜算!

    天黑下来了,林若丹知道为隐蔽行踪她不能开灯,她打开手机调好音量,音乐如水般流泻进耳朵里。

    今晚可以安静地睡觉了。

    既然主意已定,就要很快的进入状态了,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排除杂念。

    黑暗中她再次确认自己那主意:想尽所有的办法也只有‘除掉龟田胜算’才能一劳永逸。

    首先金宬明会得救;黑手党佩德罗*贾尼尼向半岛倒卖武\器的如意算盘会落空;龟田胜算想吞掉吉凯建设的目的也会终止;池真慧会幸福地生活,她那海岸建设的宏伟蓝图也能得以实现;那个叫权相龙的人也是死在他的手里,顺便还可以给他报仇!

    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应该说一箭多雕。

    林若丹掐着手指头算着除掉龟田的好处。没有龟田会有很多人欢欣鼓舞,拍手称快!自己也是为了这些人的希望,只要如同三年前再开一枪罢了。

    明天还要想想具体的计划,还要先画上一张地图。

    爱车还在山下超市的院子里停着,还得给他加满油。车子买来以后也没怎么用过呢,这回派上用场了。

    还有那把毛瑟SP,得把让自己拆成七零八落的散件的爱枪再组装起来。为了这支枪自己花了大心思了呢,为了混过入境的安检,自己把他们变成了毫不相关的东西。自己还曾和马戏团的老板交朋友,因为分解下来的枪托实在是无法跟别的东西组装起来,花了一笔不小的钱才把他们全数地运过境来。

    现在那些零件全部油封,散藏在各处。

    还有几天啦?只要不让龟田胜算出庭就可以了。常常在电影上看到这样的情节:证人出庭前出了车祸,然后所指证的嫌疑犯被释放出来。自己就如法炮制一次,虽然那些都是艺术,但人们有都是说艺术来源与生活嘛……

    林若丹就这样在胡思乱想中安稳地睡着了,连个梦也没做。

    当太阳再次升起来的时候,林若丹开始找出隐藏在家中各个地方的毛瑟SP散件。

    那支毛瑟被化整为零地分散在很多个意想不到的地方,为了方便再次找到她们,林若丹在一本书里记下了密码,恐怕全世界最天才的密码破译员也看不懂。

    当初她只是觉得这样做很好玩,她同时也体验了一次加布力尔博士所沉醉的世界。由此她明白了加布力尔博士那种与生俱来的孤独。

    所有的东西都被找了出来,林若丹拿着那本书清点了数量。

    然后她慢慢地打开那些包装。

    最外面的一层有的是铁制的盒子,有的是纸制的。

    无论第一层是什么,第二层包装均是特别厚实的塑料密封袋儿,它起着防水防潮的作用。

    第三层是那种薄薄的塑料袋儿。

    第四层是工业用的油纸,打开油纸后,里面便是涂着黄油的零件。

    林若丹用软纸擦掉那些油脂,用洗涤净加酒精擦拭着零件。所有的零件都擦拭完毕,锃明瓦亮地排列在桌子上。似一队排列的士兵等待着检阅。

    林若丹把垃圾装好,把手洗干净。气安神闲地坐在桌前,准备组装这只毛瑟SP。

    当加布力尔博士把这只枪拿给她的时候,她好一阵失望。毛瑟SP根本不如98那么漂亮。枪托还有些短。

    加布力尔博士说:不要光看外表,九、八款已经老去了,他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这款SP是世界十大狙击步枪之一。而且很明显这款枪易于携带。

    当那次任务完成以后,加布力尔博士前来索要时,林若丹怂了。

    “博士,留给我作个纪念吧。”

    “你没持枪证儿,要他干什么?”

    “对我来说,这支枪具有纪念意义。”

    “那也不行,女孩儿不适合拥有这个东西。”

    “我又不用。”她看到博士‘横眉冷对’的样子有点害怕,马上说:“行了,我离开之前还给你。一定还!”

    加布力尔博士无奈地说:“一定还给我啊,这种东西不是用来胡闹的。”

    可最后这支枪还是跟着林若丹漂洋过海了。

    林若丹不知道,自从那次她打了一枪之后加布力尔博士对她的爱已经超脱凡俗。

    博士还说:林若丹你就是个赖皮,我真拿你没办法。主都知道你的好奇心太强了。

    说这话的时候加布力尔博士觉得自己似乎年轻了很多岁,尽管这样,他并不责怪她,只是担心多了一些。

    想到这些往事林若丹喃喃自语:博士先生,谁会想到我还能用上这支枪哪?

    她不敢打开邮箱,她知道加布力尔博士是不会同意她的行动的。而她不得不这样做,不单单是为了金宬明。

    爱情固然伟大,可是自己有多爱?没有金宬明她依然会活着,可能会很悲伤、更孤单。但她不会死。

    可是那个叫朴敬贤的龟田胜算要是活着,就会死很多人。当半岛有一天面临着战争,届时街上就会出现龟田胜算从遥远的国度运来的武器。

    “武器的出现就是为了杀戮。”加布力尔博士是这样说的。

    想想中东那些阿拉伯国家的街头……

    林若丹害怕有一天半岛也会是那个样子,国家的分裂总会带来战争。

    自己哪?自己现在又算什么?有句名言她至今记得:历史是人去书写的,可是有一些人注定不会被写进历史中。

    那些人中就有我一个。林若丹对这个想法笃定了无数遍,最后她安慰自己说:我就当个无名英雄吧,无名英雄更值得钦佩!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