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2章 偷听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2章 偷听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崔律师看着她坚决的样子,只得无奈地抢回了那张纸条:“你去什么呀,人家都不让你见。好吧,我帮!”

    当金宬明听到主辩传达林若丹问话的时候,他的脸部表情就如手上带着的铁镣一样冰凉的,可眼泪却静静地流下来。闭上眼,若丹的歌声就在耳边响起:风雨带走黑夜,青草滴露水……

    他只对主辩律师说:“告诉若丹,我也是律师,我有办法从这里走出去。让她忘了我,回中国去吧。”

    “宬明君,告诉我你和她都说的是什么?别隐瞒我。”

    金宬明笑了:“不瞒你,爱的暗号而已。”

    主辩律师则试图再次说服金宬明:“宬明君,若丹那丫头很坚强,她时常跟我们在一起,每天都在关心着你。你也得相信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

    “我都告诉你了,而且我是律师自然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把我说的话告诉她吧。”

    主辩律师没理会金宬明的话,他坚定地说:“我不能告诉她,不能让她现在就看不到希望了。事情结束了你自己跟她说。”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她想要见到的吗?”

    “宬明啊,我接触她的时间不长,是接到你的案子以后才认识她的。可是我觉得她不是会在乎你这张脸的人。今天我来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法官换了。这个家伙以前我们都曾经跟他打过交道,你也认识他。”

    主辩律师说出了新任法官的名字时,金宬明也吸了一口凉气。

    他难看地皱起了眉:“是谁把我交给这个家伙的,真是冤家路窄。这样一来我在庭上的态度也会决定判决时的量刑。为什么是他?”

    主辩说:“派他来是大检察厅长的意思。有人想速战速决呢,支持诉讼的一方势力很强大,我怕……”

    “你想让我认罪,门儿也没有。你去查朴敬贤就行了,把他逮住了就行。”

    “不是让你认罪,我们想个曲线救人的办法嘛!逮朴敬贤来不及了,六天以后就开庭。只有六天。”

    “要是有方向六天也够了。”金宬明淡淡地说。

    “宬明啊,如果你有什么信息提供给我,那我查起来也方便啊。总要把命保住吧。法官那家伙法锤一落,想改判就难了。我也试探过,就算朴敬贤有什么问题法官表示另案处理。”

    “你记着我没罪,照这样辩护就行了。”金宬明固执地说。

    当会见室的铁门‘咣当’一声关上时,传来了金宬明沙哑的声音: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等待等待再等待……

    “安静点!”警狱咆哮的声音盖过了金宬明的歌声。

    “思念爱人的心是不能安静的,只有死了的心才会安静。我的心已经死掉了,好吧我安静就是了。”这是金宬明的声音。

    主辩律师回到事务所时林若丹已经等在那里了。

    坐在她的对面主辩很久说不出话来,林若丹知道一定是情况很糟糕。

    “若丹啊,你和宬明之间是不是有些事我不知道啊?告诉我那炸弹为什么会响?”

    “律师,这应该是当事人跟你说才对,我……不清楚!”

    “那你找我来干什么?想知道宬明君说了些什么,是不是?”

    “是,还想知道他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他的精神状态很好,坚持自己无罪!他还跟我说,让你回中国去,忘了他!我觉得他很有道理,你还是忘记他吧。这样对你对他都有好处。”

    林若丹似乎仇恨地瞪着主辩律师:“我怎么看不出来有什么好处。律师,您别激我,这没用。”

    “我知道没用,只是传达别人的话罢了。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为他辩护。”

    若丹知道主辩的工作很忙,只呆了一会她就离开了事务所。

    走在街上她的脑子里麻木地空洞着,因为她不敢想一周后的开庭审理会是个什么结果。

    如果无罪辩护不成功,法官给予的量刑会是:死刑!并缓期执行?虽然爆炸案发,可是除了金宬明并开其他的人身伤亡,这样量刑似乎不可能。

    最有可能的一种就是:终生监禁!法官除了根据法律还会根据自己的好恶,判定案件为恐怖事件。对恐怖份子大多会使用终生监禁。

    届时宬明君会带着冰冷的手铐和脚镣每天只望着监狱窗口的天空,那不行,宬明君不能过那样的日子。

    该死的龟田,老子恨不能跟你拚了。

    她回到明律师事务所,还没坐稳崔律师打来电话说:朴敬贤的工地已经解禁了。

    “为什么?”

    “估计是前段时间有些人聚众闹的,所以检察院迫于压力给解了。”

    林若丹感觉自己快给气吐血了:付出的太多了,一点回报也没有。龟田很可能马上就会把他们准备好的武器运进来了。

    现在那里盖起了好多楼宇,更查不出什么了。

    黄昏的时候林若丹还坐在办公桌前发呆,池真慧的秘书和李财务来了。

    “你们来干什么?”林若丹有气无力地问,同时她肚子也在‘咕噜噜’地叫着。

    “我和李部长都惦念着你,所以来看看。你吃饭了吗?”池真慧的秘书关心地问。

    “没有。”其实林若丹连午饭也没吃。

    李财务听后转身下楼去给她找吃的去了。

    “若丹,你也别这样折磨自己,后面不是还有庭审辩护吗?我总觉得能赢。”

    “能赢?为什么?”

    秘书的语气义正言辞:“先不说澜检请的是国家首席辩护律师,就案件本身而言,虽然炸弹爆炸了,可是没有伤亡。那也就不能算是炸弹袭击,没有袭击没有伤害,法官会考虑的。”

    “你说的对。”林若丹依然没没精打采地想:你说的虽然是这个理,可是龟田却死不放手。

    李财务回来啦,把吃的东西摆在林若丹的面前:“吃饭啦,吃完了说事儿。不吃完了什么都不告诉你。”

    林若丹味同嚼蜡般地吃完了一餐。

    “谢谢李部长!”

    李财务早就端着水等在对面了:“若丹来吧‘大刑伺候’请喝水!”

    林若丹接过杯子惨惨地笑:“干嘛?我没你想像的那么没用吧。”

    池真慧的秘书眼神怪异地盯了一眼李部长,她似乎有什么话没说出来。

    “不是你没用,现在你得打起精神来。今天我监视朴敬贤时听到一些事,还有他和秘书说关于开庭准备证据的事儿,说实话并不乐观。”

    两个女孩儿都警觉起来:“怎么了?”

    李部长给她们俩讲起了今天听到的:

    朴敬贤问秘书:确认对方提货了没有?

    秘书回答:提了。

    “那就好,这样就不怕他跑出我的掌控了。也为以后我们道路的平坦夯实了基础。我要的证据准备好了吧?”

    秘书说:“都准备好了。可是不能保证有这些证据法官就会如期判刑的。”

    “如期判刑?幼稚的孩子,只要他金宬明不被放出来就是如期。”

    “法官那里您不是见了吗?”

    “干我们这行的,凡事都要千真万确。辩方如果不施加压力,法官会站在我们这边。只要金宬明不被放出来,那他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在里面!”

    “这个我们可以放心了,大检察厅和高院那边不是都确认过了嘛!”

    “事物都在变化中……”

    说到这里池真慧的秘书打断了李部长的话:“怎么听你这么说,朴敬贤一定会要金律师的命了?你怎么听到的?在门口偷听的?”

    李部长咬了咬牙:“从朴敬贤想把我打发走那天开始,我就关注他了。他不是霸占了以前周部长的办公室嘛,那个办公室本来池社长是给我用的,可我就是嫌弃。旁边不是有个杂物间嘛,平时锁的严严的。我是去那里偷听的。”

    “啊?”两个女孩儿都有些惊讶了:“你也不怕被他发现?”

    池真慧的秘书说:“那么肮脏的空间你也能呆,服了你了。”

    “肮脏?朴敬贤才肮脏呢。他不就是想把吉凯建设吞了吗?”

    “你有没有录音啊?”

    “你不会不知道那个杂物间原是隔出来的板间吧?只有那个房间不隔音。而且我真没准备窃听,所以也没录音。”李部长没好气地说。

    “哎呀,你不是白说。”秘书一听不高兴了。

    “那我下回搞个录音设备?”

    林若丹摆了摆手:“不行,那太危险了。”她觉得今天自己状态不对,几乎不想说话、打不起精神。

    “若丹,你还是回去休息吧,看起来你好像是生病了。”池真慧的秘书一脸的同情。

    “可能是上火感冒了吧。对了,李部长你再说一遍他们都说什么了?最近脑子也不太好用了,反应迟钝、忘性见长了。”

    李账务部长说:“我看你也是,肯定是紧张的。那个疑点我都给整理出来了:朴敬贤问他的秘书‘确认对方是否提货了?’秘书说‘提了’就因为这个朴敬贤会掌控什么人。”

    “好吧,把你刚才的话跟律师说一遍吧。”林若丹说完拿出手机打给了主辩律师,律师说他提供的线索很有用,马上安排人去查。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