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1章 法官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1章 法官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主辩律师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一尊石刻,他自言自语地说:“这回麻烦了,不仅要对付诉讼的检察官,还要花心思揣摩法官的意思。谁把这个家伙派来的!”

    接着主辩律师把头伸向门外,伸出手一指着外面的两位律师:“你们俩进来。”

    主辩律师招来了崔律师和另一位助理律师吩咐道:“去查一下是谁给这个法官派来的,那个人一定是朴敬贤幕后的支持者。”

    “是!”两位律师应了一声,出去了。

    来到街上助理问崔律师:“去哪查呀?”

    “地方法院!”

    “问谁?怎么问?”

    崔律师不满地站下了心里嘀咕着:这只菜鸟!脸上现出不耐烦地说:“先问问法院的院长,用嘴问。”

    那个问话的助理律师被抢白的不吭声了,小律师很单纯:辩护嘛,就是以事实为依据,遵照法律把真相说给法官听不就行了嘛。看到现在整个事件像是阶级与政治斗争似的。虽然他搞不懂了,还是得乖乖地跟着。

    崔律师从法院回来后告诉主辩律师:中央大检察厅十分关注‘金宬明爆炸案’,曾多次过问其审理情况。就这样支走了现在的法官,派来了一个狠角色。

    “这是院长的说辞吗?”

    “是的!”崔律师如实回答。

    主辩若有所思:“这种说法看来一定是大检察厅长的话啦。”然后他对助理说:“给我约一下澜检察官,现在他大有时间。”

    “是。”

    主辩律师下午就见到澜检察官,他开门见山地说:“法官的人选定下来了,是个很难打交道的家伙。所有的事情要想让他让步非常困难。去法院回来的人说:大检察厅关注着此事。这种说辞也只有检察总长会用,能不能查一查为什么总长会对此案插手呢?”

    “是不是前两天法院门前有人游行搞出来的?”

    主辩律师很气愤:“大检察厅会以这个为依据吗?胡扯!全国上上下下小规模游行的案子多了,哪起都比这次的人多。”

    澜检察官也点头称是:“一定是朴敬贤搞的鬼。”

    “他搞鬼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派这么个人来审理案子,到底是谁的主意?要是大检察长的意思,那我们就陷入了困境了。”

    “确实有些奇怪,这个法官一般都被派去对付政\府要员的案子,怎么会派到地方的案件上来了?不会是他被发配了吧。”

    “怎么可能啊,这家伙一年要完成多少指标,全国难啃的骨头全都丢给他了,法院还指望他完成任务哪。说说你最近有没有什么进展?”

    “没有,不过前几天林若丹给我些东西,你看一下。”澜检拿出手机递给了主辩律师:“她进朴敬贤的办公室偷拍到的。”

    “啊?这丫头不要命啦,敢这么干的人胆子得多大呀。真不是一般的丫头。这都什么东西嘛?”

    澜检察官说:“据她交待这是朴敬贤的相关帐号,还有貌似朴敬贤很喜欢古董。”

    “古董?去查呀,这个必须查。帐号也要查,没准儿这里面有贿赂的成份呢。”

    “帐号我查了,还真没有贿赂的成份。只有一个非转帐的提现没有落实,除了这笔钱不知去向,其它的还真都对上了。从这些记录来看,财务周期很短,也看不出什么漏洞来。”

    “哦,这个给我一份,我再研究一下。对了澜检,以后你得到这种东西能不能直接给我?”

    “我这不是查着着急,还没来得及给你嘛。你放心下次一定给你的。”

    两个人散了以后主辩律师回到事务所吩咐助理:再次审查澜检察官提供的相关信息。

    他知道或许人观察事物的角度不同,得到的结论也不同。

    法官到任的第一件事便是召见公诉人和辩护人下达通知。

    新任法官体格精瘦,长了一副面瘫脸,威严之下有点冷血。

    主辩律师与法官握手:“法官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我知道你不愿意见我,可是皇命难为,你哪?你大可不必来这里搅和吧。”

    “我只是来救人一命的。”

    “我看未必,或许死的更快也说不定。”

    “法官大人,您说话还是如此的不讲究。这是先入为主的表达您的个人观点,不合适吧。”

    “随你!”新任法官一边回答一边不以为意地跟检方握了握手,转身回到办公桌后面正襟而坐。

    “请您告诉我那是什么意思。”

    “首先:这个案子拖的太久了。第二:听说有目击证人。所以,准确时间一周后开庭。对了,一周六天时间。”

    “法官大人!”主辩律师急了:“我已经申请陪审团了,怎么可能一周后开庭?”

    “驳回!”

    “为什么?这不公平!”

    “不公平?别跟我提什么‘明灯、车轮’的那套说辞。恐怖事件发生了这么久,法院迟迟不开庭审理,对民众就公平吗?”

    “此案不能算作恐怖事件,请问大人:虽然是爆炸,有民众伤亡吗?没有,有政\治倾向吗?也没有。那么从您嘴里说出的定性是不是太武断了。”

    “那你说爆炸是什么?放烟花吗?知道你向来都不服我,没关系回去想办法吧?”新任法官把通知开庭的文件往桌上一摔:“去吧!”

    主辩律师还在挣扎:“法官大人,对于检方提供的证人辩护人持保留意见。他有不仅仅提供假证还存有贿赂行为……”

    起诉官一直在看着辩方律师跟法官在斗,可最后的那句话他无法忍耐了:“我抗议……”

    法官一拍桌子打断了两个人的话:“安静!”然后他对主辩律师说:“我知道了,对证人的指控另案处理。都去吧!”

    起诉员锲而不舍地追问:“我的证人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听听,没有根据的诋毁是要负责任的。”

    “哈哈,别幼稚了,我会告诉你?”主辩律师知道根本改变不了法官的做法,他拿起桌上的文件离开法院。

    回到事务所主辩律师对着办公大厅喊了一嗓子:“都到会议室开会!”

    柒捌个律师鱼贯而入,坐好后看着主辩律师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各位:一周后开庭,不,六天只有六天时间。在坐的各位中有名的律师不少吧,都怎么想的?就没有一条有价值的信息吗?”

    众律师都沉默不语。主辩也知道:火气发到别人身上,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他沮丧地说:“大家都散了吧,有情况第一时间报告给我。我说的是第一时间。”他这句话是因为澜检察官非法得来的信息没有立即拿给他,他还在懊恼中。

    眼看着大家鱼贯而出,主辩翻开资料准备答辩词,看来又要熬通宵了。

    离开会议室的律师们也在忙,有出去调查的,有写辅助答辩的。

    次日,在外面忙着奔走的崔律师接到了林若丹的电话。

    “喂?”听语气他有些无精打采。

    “怎么搞的你?两天了杳无音讯?今晚出现吧。”

    “没时间,两天不见就叫杳无音讯?那一日不见就如隔三秋了呗!你就那么想我吗?”

    “崔……”林若丹的声音似乎要穿透时空地从电话里刺出来。

    崔律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应该理解林若丹的心情。于是他声音和暖地说:“好的,我晚上出现。老地方!”

    崔律师和林若丹的老地方就是明律师事务所。

    崔是忙到很晚才来到这里的,听到敲门声林若丹打开壁灯,等着崔律师进门。

    “你怎么总也不开灯啊?黑咚咚的不害怕吗?”

    “我只是习惯了。”

    “呃,好习惯哦,省电。”崔律师一边调侃着,一边脱掉了大衣。

    “你哪?每次都敲门,钥匙不是没交出来嘛。”

    “我也是习惯,习惯了有钥匙也敲门,想着所里有吃的、有人等,想着我们的生活回到原来的样子。”

    崔律师的感慨让林若丹有些害怕了:“崔,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新任法官驳回了陪审团的申请,一周后开庭,确切地说只有六天。”

    “怎么这么快?律师团是不是没把握呀?”

    “我估计主辩会退一步主张了,先留社长一命,然后再上诉。”

    “那怎么行?那不是得先承认有罪?认罪就完了。”

    “失去了陪审团这种优势,很多时候是法官说了算,听他们说新任法官对案子的态度于我们很不利。总得先保命吧?”崔律师最后的一句话似乎很无奈,像是在征求着什么人的意见似的。

    “若丹啊,你也别太上火了。我们大家正在努力呢。”

    “你们都这么说,光安慰我有什么用?我现在连特妈社长的人都见不着。”林若丹痛苦地抱住了头,少顷她呼一下站起来:“崔,主辩律师什么时候还去见社长?”

    “只要申请就可以见的。”

    “好吧,那你明天就告诉主辩,去见社长时问一下:若丹能不能也出席?怎么让人们知道他没错?”林若丹把刚才说的话写在纸条上递给了崔律师。

    崔很讶异地接过来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就让主辩这么问,社长会明白的。”

    “在律师面前你用暗号?林若丹……”

    “崔律师,你不帮忙,我就自己去。”林若丹的表情有点可怕。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