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章 闭一只眼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40章 闭一只眼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关长于是装傻说:“是嘛?管他叫什么呢,走吧,去看看宣德的青花。”

    真的拿起青花大罐的时候关长也有些爱不释手,只有他知道这个东西是真的。

    海关长好容易控制情绪把东西放到桌上,回转身敲了一下旁边那位年轻的海关官员:“懂什么叫宣德炉吗?这种工艺品也把你骗的眼睛放光!”

    那位年轻的官员傻了,自己走眼了?可是根据图片对比,就是像中国明朝出产的宣德炉青花啊!

    “关长,明明是嘛。”

    海关长又照他脑袋拍了一下,这回手劲儿更大了:“你个死小子,不学无术的家伙。你看不着那个底款的字吗,晋唐小楷有那么写的吗?我说你傻不傻呀,中国的瓷器从我们国家出境?还是古董?”

    最后那句话把年轻的海关员点醒了。

    唉,关长说的对呀!这种事儿只能睁一只眼,闭另一只眼滴!

    就这样,龟田走私的那只明青花大罐儿被航运到了米国的一家拍卖行,当然,申请拍卖的主人是韩国大检察厅长的儿子,定居米国的大韩民国人。

    拍卖品附有此人的身份证号,联系电话,家庭住址等。

    货物发出后,海关长直接给叫朴敬贤的龟田胜算打电话,索要另一半费用。

    龟田知道运输成功后马上来到首尔,面见大检察厅长。

    厅长学生拒绝安排会面。

    “好吧,那我也不勉强。如果有米国打过来的电话那烦劳阁下通知我就好。”龟田不紧不慢地说完了这句话,率先挂断了电话。

    他没动,只在车里等待着。

    时间过的真快,他好像还没打成个顿儿,电话就响了。

    “喂!”龟田的声音懒懒地。

    “请问您是朴社长?”

    “是啊,您是哪位?”

    对方一听这话真想冲过来拿刀杀了他,刚才还和我说话哪,这会问我是哪位?这是不成心的嘛,什么人哪这是。“我是大检察长的学生,检察长请你来一趟好吗?”

    “哦,呵呵,好的,我就在门前。”

    “啊?那个不行。”对方很急切地说:“这样吧,我会安排见面的地方,您再等我一会好吗?”

    估计学生是去请示了,只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先生,您可以去某饭店包间等好吗?我已经订好了房间了。”

    “可以。”龟田淡漠地回答。

    他来到酒店等待在大厅里,直到大检察厅长到来,龟田胜算客气而恭敬地起身迎接。

    “检察长,幸会幸会!”

    检察长就没有这般客气了。

    “就说说朴先生为什么要见我吧?”

    “难道您还不知道吗?听说检察长阁下喜欢古董,我正好有那么一个玩意儿,在韩国恐怕难以上手把玩吧,所以我以您公子的名义寄给了拍卖行,如果不想留下的话可以拍出,留下那物件自然可以得见真主。”

    检察长此时还保持着不卑不亢:“朴先生是什么目的让你如此大费周章?”

    “仰慕外加羡慕,能与您这样人交往是我的荣幸。但愿我们能成为朋友!”

    “朋友?我看未必吧,您送如此大礼,并不是想把我当成朋友。对不起,这个东西我不能收。我也不会让你为难,东西你自行取回或竞拍。想成为真正的朋友从这里开始吧。”

    “检察长,您见过那只青花吗……”

    不等龟田的话说完,检察长打断了他:“朴先生,我很忙,真的无意于中国的宝贝,多谢你的好意。我告辞了。”

    检察长虽然拂袖而去,可是古董和文人墨宝都是他的嗜好。

    回到厅里他问自己的学生:“知道那个朴什么东西的是什么人啊?他有什么目的?”

    “呵。”检察长的学生听到‘朴什么东西’的禁不住笑声了,意识到失态后严肃起来:“咳!我调查过了,他叫朴敬贤,经营着一家海外投资公司。目前正投资着吉凯建设保宁段的项目,对了,前一段时间不是有一桩爆炸案嘛,炸的就是他投资的工地。要我判断,检察长我判断的不一定对。”

    “事关重大有话你直说就行了,一个中国青花古董你知道那值多少钱吗?所以这个朴什么的目的也不可小觑。”

    “啊……”学生有些不太情愿说的明白,因为搞不好他的分析会给检察总长带来误解,可是不说又会被老师小看,于是他谨慎地说:“总长尼,我估计现在他是在为以后的生意打算着,投资公司大多臭名远播,这个家伙大概是要吃掉吉凯建设吧。”

    “那他找我干什么?让我帮他这个忙。”

    “总长,学生只分析到这里,更多的我也想不出来了。”

    那天晚上检察总长睡不着觉了,在网上他仔细地查看了关中国明代宣德瓷器,那华美的缠枝莲叶让直流口水。

    最后潜意识中的贪念让他对着屏幕伸手触摸着……

    总长也明白:如果不接受这个举世闻名的玩意儿是很简单的,只要打个电话给米国的拍卖行,告诉他们这件青花不拍卖了,照原地址发回,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因为和自己相关的任何人都没有碰触过这件东西,自己还是能够说的清楚的。

    可是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好了,中国明代后期的历史历经磨难,这种精品在尚古人的眼里不仅仅是价值连城的物件。

    她代表着尊贵和拥有,她与世界同在。

    总长经不住幼或,第二天一早整宿没睡的他打电话给自己的公子,让他去拍卖行确认一下:那只瓷器是否是真品。

    儿子还问父亲:为什么给他邮来一件这么个东西,问他知道不知道这东西代表着什么。

    总长不让他问那么多,并说是自己买的。

    买的?买的就好,那肯定是赝品了!

    总长的公子来到拍卖行,直到确认是真品时总长的公子还是不肯相信呢!

    要是真的这东西得值个几百万米国钱,他质疑父亲:你有那么多钱买吗?阿爸你可是法政官员!

    总长说恼怒道:老子的事你最好少管,把那东西从拍卖行搬回来,给老子放稳妥喽。

    他看着自己琳琅满目的收藏庆幸着又得到一件臻品!他也开始面见那个叫朴敬贤的龟田胜算。从他那儿了解到朴敬贤工地被炸,投资损失惨烈,而由于多方阻挠嫌犯迟迟不能审判。

    “我记得这个案子的主犯是叫金宬明的律师啊。”

    “总长先生记的不错,就是他。”龟田胜算一脸的委屈。

    “金宬明的为人我是听说过的,他搬倒了很多渎职官员,本来是个好人嘛。”总长心里作祟没脸说出‘贪官’两个字。

    “总长先生,辩证法学中告诉我们:事物没有绝对的。他当律师的时候自然是尽责的,可他现在是吉凯建设的法务部长。我只是个生意人,投资担着风险,赚钱就理所当然。合同签订也没有多久,吉凯建设的小字辈们就反悔了,就是以金宬明那小子为首的一帮,悔约不成就炸我工地。总长,金宬明对我是犯下罪的!现在地方法院不审判,我的工地就没法开工。损失会更加惨重。”

    检察总长静静地听着朴敬贤的话,他在寻找这个所谓生意人的漏洞,可是他没找到。

    “呵呵,朴先生就为了这么点小事而送我那样的东西吗?”

    “不瞒总长,早年我在中国呆过,那时候中国人对古董的认识还没有现在那么强烈。所以几个小钱就把她收来了。送给总长不过是您慧眼识金,放在我这里无外乎就是一只盛醋的坛子。”

    这种话一出口惹得总长哈哈大笑,他不得不佩服朴敬贤说话的艺术性,这使他觉得在法理上敦促案件的审判并没有任何错误。

    就这样龟田胜算利用人的贪欲撕开了执掌法律人员的口子,接下来的事情不言而预了。

    为了让事情办的更加顺畅,总长让朴敬贤组织些人当地人举行一次示威游行。

    朴敬贤心领神会地去办了,没过两天他花钱雇了些人,举着条幅到地方法院门前聚众闹事。

    中心思想就是:地方法院不作为,被炸工地依旧停工给当地人生活带来了相当的不便,当地民众怨声载道,严正要求地方法院给予说法。

    这则新闻一经播出,律师团的人们都觉得不妙了。

    有的律师说:这帮家伙不是胡编乱造嘛!被炸那个地方荒无人烟,一定是吉凯建设的人干的。

    有的律师则说:这么一闹法院可能会加快案件的审理步伐了,舆论界的压力不能小视啊!

    果然不出所料:很快案子的审理时间表的文件下达了。而且陪审团的申请再次被驳回。

    让‘金宬明爆炸案’律师团所有人紧张的莫过于法官的人选定下来了,通知下达到律师事务所时,律师团的律师们个个脸色变得很难看。

    主辩律师认识这个法官,以前也多次跟他打过交道。这个人一直因为作风严谨、态度强硬而著名。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强制执行。

    一个庭审法官总是越界执行,不得不说他是一个‘斗士’。估计这次申请陪审团也是他坚决反对的。

    所以这是一个审判、执行通吃的家伙。也是法政界很难对付的长官。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