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6章 肥鸡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36章 肥鸡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主辩律师也喝了口茶,他在想着如何回答澜检问题。

    沉吟了半晌他总算开口:“怎么了?被停职就让你这么沮丧啊。你又不是才上国中的学生,难道不懂那些‘民\主’啊‘法制’什么的本来都是人的思想。最终赋予社会这些内容的都是人。你只不过是在斗争中失败了一次而已,这么感叹就无聊了。不就是停职一个月嘛,一个月后澜检依旧可以当检察官的。”

    他盯着澜检的眼神是温柔的,他知道这个学弟虽然面对过许多的案子,自身却没有遇到过挫折。澜检和金宬明的成长环境不同,这也决定了他们对社会认识的不同。

    “呵呵,我失败算什么,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什么都做不了才让人害怕。”澜检没有因为学长的一番宽慰就释然了,他还是那般沉郁。

    “你能这么说我就明白啦!你是担心宬明的案子吧。”律师说完长叹了一声:“看来这个朴敬贤绝不是一般人物,人脉居然广至大检察厅了。你难道没查过他吗?”

    “那个朴敬贤虽然和我没什么交集,但是宬明君一直对他恨之入骨,因为他我也查过。据我看他除了一直想要吞并吉凯建设,也没其它的目的呀。”澜检察官顿了顿轻声说:“只想把吉凯建设搞到手这件事并没那么难,朴敬贤只要按部就班的慢慢来就能办到了。可是他的动作也太快了,而且他的人脉之广是我没想到的。大检察厅为什么会这么支持他?这让我很不安。”

    主辩律师也是见过世面的人,那些官场上的政治斗争他也曾经亲眼目睹过,所以有些事他是心知肚明的。

    “这说明我们小看了朴敬贤的实力了。但是……我们说点敏感的话题吧?”律师的眼神变得极其锐利了。

    澜检轻轻地点了点头。

    “如你所说朴敬贤只是想要吞并吉凯建设,那么他也不必要非得至金宬明于死地吧!吉凯建设不值这个价。那么……还有别的什么吗?”律师依然盯着澜检察官,看到他没有其他表情的时候接着又说:“宬明君并没有和我们坦诚相见。朴敬贤和他之间还有更多的不为人知的事情,我们似乎根本没有触及到问题的实质。宬明君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学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澜检察官小心翼翼地问。

    “不明白吗?呵呵,你小子在装糊涂这方面无法跟宬明相比的。”

    澜检无奈的咧了咧嘴。

    “那个爆炸是不是宬明干的?”

    澜检的脸色沉下来,严肃的感觉面部肌肉抽搐了两下。

    律师靠向身后的椅背,像是在‘看戏’地浅浅地笑了笑。

    空气似乎凝结了,时间也仿佛静止了。

    最后还是律师打破了沉默:“看来这是敌我矛盾啊。我们都选择相信宬明君,你放心吧,我会救他。”

    澜检察官感动的差点流泪,看来不仅仅是自己对金宬明偏爱有加,就连大韩民国的首席律师都愿意为他赌上前程……

    “前辈,我替宬明君谢谢你啦。”

    “不必谢我,想想他的命运我都担心。申请陪审团就是怕法官一垂定音,可现在看来是遇到难题了。澜检啊,宬明遇到类似的难题会怎么解决哪……”律师若有所思地问,同时他也是在问自己。

    澜检察官似有担心地说:“学长,你是想?”

    主辩律师摆了摆手:“噢,没什么。我们回去吧,要不要我送你?”

    “不要了,学长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呵呵,你可没那么脆弱!好吧,那我走了。”

    澜检察官从茶社出来时已经很晚了,他信由自己的脚步,在大街上踩着积雪‘咯吱、咯吱’地响。

    走到有些累了的时候,他望了望天。又望了望街边,怎么就到了明律师事务所了?

    既然来了嘛,索性上楼转一趟吧,反正自己也没什么目的。

    来到门前借着走廊的灯光,他发现门虚掩着。这么晚了会是谁还在这里?崔律师吗?

    澜检察官这样想着,便伸手推门,门吱的一声开了,由于里面没有开灯,澜检察官没有急于进去。可里面传出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谁?”短促而有力的声音是个女孩儿发出来的。

    澜检察官知道了:一定是林若丹!

    “是若丹吧?我是澜检察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澜检?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林若丹起身打开了墙壁灯,灯光昏暗。

    澜检察官步履沉重地走了进来:“这里已经没人了,你还到这儿来干什么?”

    林若丹把澜检察官迎到了休闲区,给他沏了一杯茶。

    “澜检您请,这是我从中国带回来的西湖龙井。”她坐在了澜检的对面又说:“是社长让我一定要守在这里,直到吉凯建设平稳过渡给池社长,他还会回来作律师的。可现在谁会想到一个堂堂的大律师,会成为阶下之囚。”

    “我们不是正想办法救他嘛!你放心,会把他救出来的。能为宬明君这样坚守着,真是难为你了。”

    “没什么为难的,我什么都做不了,只剩下等待了。澜检,律师团那边怎么样了?”

    “今天我见过律师了,他们还在申请陪审团,这方面主辩在做两手准备。哦,还有个情况:主审的法官换了。近一个月内我也被停止了工作,检察官的权利也上交了。恐怕一个月内我不能直接为宬明君在公开的场合奔走了。”

    “啊?”林若丹吸了口冷气:“这个事儿和朴敬贤有关吧?又是他干的?妈的一个J国人在这块土地上手眼通……”

    林若丹猛然觉得自己又多嘴了,唉哟,她恨不能咬下自己的舌头。

    “你说什么?什么人?”澜检察官的智商是林若丹比不了的,‘明察秋毫’的本事是每个当上检察官的人必须具备的。

    “啊?啊……我们……背后都管他叫J啦。呵呵!”林若丹逃避地扭过了身子,幸好灯光昏暗澜检察官似乎没有看到此时林若丹一脸的苦瓜相。

    “林若丹,别想在我面前搪塞过去,有什么事,你快点说出来听听。”澜检有些不耐烦了。

    “没有,那是我和池社长的秘书背后叫他肥J……”真够让人崩溃的了,一个谎话说出去是要用一百个谎话来园。古人说的咋就那么贴切呢!

    林若丹的心里像打着小鼓般地跳着。要是让检察官抓住你的漏洞,那你平静的人生就危险了。

    “你确定是‘肥J’而不是‘肥朴’?呵呵,既然若丹不想说我也不勉强。那好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澜检离开后,林若丹马上给池真慧的秘书打电话。

    “喂,有个情况挺紧急的。澜检察官被那个肥J搞停职了,那可是金律师的靠山啊。”

    “肥J,肥……啊,你是说朴敬贤啊?我看过报纸了,是不是因为澜检弹劾检察总长这件事才被停职的?”

    林若丹的心平静了些,池真慧的秘书很聪明,话也不用多说,她自然会洞察事物的内涵。

    “肯定是因为这件事。那个……你在吉凯建设有没有亲信?我是说靠得住的人?”

    “没有!平时一起工作的人其实对我都挺妒嫉的,所以我在吉凯没什么朋友。你要干什么?”

    “那,李财务哪?我是想近距离的了解一下朴敬贤,如果能抓住他的什么把柄……”

    “若丹尼,这种事很危险的!”秘书在电话的另一头叫起来。

    “你急什么,又不是让你去。”

    “那你让谁去?李财务吗?他更胆儿小,搞财务的男人都谨小慎微的。”

    “那你给我找个可靠的人作个内应,我自己去好啦。明天我去找,等我电话吧。”说完她挂上了电话心说:死秘书,就你精明,这种事一定要逼着你去做。谁让你是韩国鸟呢!

    “喂、喂?”那边池真慧的秘书听到电话的忙音有些抓狂了。这个丫头有这么办事儿的吗?牛不喝水还强按头?哎哟,真有内应也就是李财务还行,那个人虽然有点娘,办事却还稳妥。

    看来秘书真是被林若丹‘逼上梁山’了。

    当池真慧的秘书第二天见到林若丹时,她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帮助这个中国女孩儿。

    林若丹开门见山地说:“怎么样?我让你找的人选,你有没有谱啊?”

    “若丹,你这不是难为我嘛!你说现在吉凯建设的境况,谁会为你冒险吧?”

    “我要不是被逼无奈会麻烦你吗?认识这么久了,我什么时候给你添过乱。澜检察官被停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朴敬贤这个人是非常难斗的。他想要吃掉吉凯建设不说,还对宬明君动了杀机。贿赂检察人员,就连大检察厅都在支持他。”

    林若丹停下来,她看着秘书的反应。还好,她感觉到秘书并不排斥她的陈述,于是她接着说:“如若真的开庭……那只肥J的阴谋就会很快得逞。那样的话,金社长的判决落垂,也就人头落地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