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 得救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20章 得救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肩甲中弹,再加上北方天寒地冻饥寒交迫,使得这个一介书生在内紧外压的条件下终倒下了。对当天的情形,他记忆模糊!

    林若丹决定让金宬明在医院再住几天,调理一下虚弱的身体。

    虽然知道金宬明心有旁骛,她依就逼迫他听自己的。

    被限制行动的金宬明问:“丹丹,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我们分手啦!”

    “哎呦!我不记得了,你也答应了吗?”

    “啊?”这个回答让金宬明跌碎了眼镜,回答的太奇葩了。金宬明无语地把身体塞进被子里。

    林若丹会在医院旁边的小餐馆里花高价给金宬明订餐,会在天刚刚黑下来的时候陪他出去走走。

    恋爱的感觉像一只强心剂,金宬明的身心愉悦,伤也好的很快。

    可是对林若丹的‘威逼利诱’他有自己的最后的防线!

    “林若丹,你们跟北边一样有一个伟大的领袖,他说: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

    “你是把我当敌人防范?金宬明……你要不是你我就……”

    “怎么样?”

    “我一脚踹回你老家去。”

    “呵呵!”金宬明无法严肃,扭过脸笑起来。

    “宬明君,你告诉我为什么来这儿就行了。”

    “为了更详尽的信息而来。不是跟你说过了!”

    “骗我吧,你就骗我吧!打听个消息会让人想要枪杀你?我不信。”

    “证明你成熟了!”

    “啥?滚!”

    两个人决定离开的时候金宬明花了很大的价钱给当地人,让他们帮忙打听那位专家的下落。

    这些事都是背着林若丹做的!

    金宬明再一次的失败了,为国家安全又有一个人付出了代价。

    他们俩回到了青阳,金宬明让林若丹回山上去,林若丹问:那你呢?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你去哪里?

    “只要你安全,我才能安心!我才会尽快的达到目的。我们才能一起过安稳的日子。”

    林若丹心里嘀咕:哦!又不告诉我。“没听说分手的人还一起过日子的,就你们韩国人除外。”

    金宬明给她气的没脾气:“你成心气我是不是!”

    “不敢!”

    “行啊,你说了算,随你!”

    金宬明把她送到山上,在晚霞中和她道别。

    “你要好好的,等我回来。”

    林若丹情绪低落:“你得了吧!又不会说话了,还是你应该好好的,处在危险的最前沿。这回打算让我去哪儿救你呀?”林若丹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接着‘呸呸呸!’几声。

    金宬明哑然失笑,帮她拉好围巾,夕阳中的林若丹让他看到了爱人的幼秀。自己就似那个家乡的少年在和青梅竹马的恋人离别,依依不舍中自己永远保存着那颗少年的心。

    “林若丹,等我回来。”

    林若丹点了点头,向着离开的金宬明挥手。她在心中不停的祈祷:愿所有慈悲救世的神明,保佑这个韩国人,他不仅仅是我的爱人,也是韩国伟大的公民,愿所有神明那应验的大手托付着我的爱人金宬明!

    金宬明走后,林若丹并不闲着,她知金宬明的斗争已经进入到了惨烈的级段。

    这个世界不再是等待我们成熟的果园,不可能等待我们不断地受伤不断地复原。

    她每天的闲暇时间都会把加布力尔列给她的那些军事网站翻看一遍,详细地甄选一些相关信息。从中她发现了我们国人的懈怠,面对波诡云偈的国际政治局势和地缘战争局势,这个名叫林若丹的中国的小女孩儿很震惊,她觉得自己的族人还是轻心而懈怠了。

    她根据网络卫星地图,自己又画了一幅,然后在那个j国人出没的地方画了个红圈。

    若这里囤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么,林若丹画出了红色的幅射线条。

    看着刺目的红色,林若丹由如芒刺在背,一种冰凉感觉爬上了颈项。

    她沿着海岸线向北画了个悠长的弧线,对面是我天朝的两江流域和白山、黑水……林若丹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呑咽困难了!她似乎把自己从冷水中捞出来一般依旧通体幽寒。

    父亲有一句话:凡事多问为什么!

    j国人看中了什么非要在这个部位?林若丹在地图上又笔直向上地画了一条线,这个境况暂时还不会发生,我们也不允许它发生。

    现在问题是龟田胜算在跟什么人交易哪?南棒子还是北棒子?不管他跟哪个棒子作这个生意,针对的都将是我天朝帝国!

    龟田胜算能暴露在自己视线中,为什么当局就无动与踪?还是他们真没查出来?还是按兵不动,另有打算呢?如果当局真的明了龟田的存在,那姑息j国人只有两个目的:一是交易、二是动手的时机未到。妈的南棒子那样作就太阴险了!

    现在看来金宬明的处境无疑是在一种全裸的危险中。有人在静观局事,又不施援手!当然这个人不是澜检,澜检察官还不够级别。

    这无疑对金宬明是不公平的。我该怎么做呢?

    她想起了一句台词:滋事体大呀!这是封建时代弄权的太监常说的一句话。人家太监牛啊,站在权势的高端,掌握着牵一发动全身的本事。而自己要说‘滋事体大’,不过是想要怀孕的女人面对太监的一句干嚎!

    哎呦!我这是想哪儿去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呀!淡定、淡定些吧!林若安抚着自己!

    通过这种思考,林若丹似乎看明白了一件事,而这件事是让所有爱好和平的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而此时加布力尔牧师也陷入了矛盾中,给林若丹提供了这些提高认识的素材,怎么都像是在:循序善诱。这违背了自己的初衷,他不舍得让林若丹面对这么复杂的局面,况且自己以然不能出现在这样的舞台上了。

    这就让林若丹处于危险骗局里,局面似乎不在自己的掌握中了。

    且不说加布力尔的苦恼,金宬明的日子也在如履薄冰,但他决心已定,定会为国家殚精竭虑!

    最近黑市上很多人都知道:有一个神密的人物在找大威力的遥控炸弹!且所付的价钱不菲,高出同类产品价格三倍之多。

    这让很多投机者趋之若鹜。

    金宬明也常在夜深之时出现在酒吧之类的夜场中,一方面想找自己要的东西;另一方面找要找的人!

    由于开销过大,金宬明准备卖掉房子。

    坊间关于吉凯建设的传言四起,池真慧也听说了很多,只是关于金宬明的消息传到她耳朵里就变了味道。

    池真慧听说金宬明是为了要去中国定居才卖房子的,这则消息让池真慧好个伤心。她找到金宬明还是在一间夜店里。

    池真慧知道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下,在无边的暗夜中,会有什么样的……在横流,什么样的交易在进行。

    金宬明的现状虽是因为自己引起来的,现在却早以超出了她的范畴,一个孱弱的女子虽然力量微薄,但总得做些什么。

    她已经连续几天耐心的等待了。酒吧的一域是她的专属,那里也很惹眼,她相信宬明会找她的。

    那天在又是一晚空空等待后池真慧站起疲惫不堪的身子准备离去,这时前台的侍应生给了她一张纸条。

    池真慧因为身体不太健康以后,总是晕沉沉的。可当她打开纸条的时候居然很久不能打起精神的她为之一震。

    纸条上是金宬明的字迹,说的是让池真慧出了酒吧一直向前走。会有人接他。

    出了酒吧池真慧不直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后边一辆车子戛然而止。

    金宬明打开车门:“上车!”

    总算见到金宬明了,这让池真慧百感交集。

    上车后,池真慧即兴奋又难过,她急急地喘息着,金宬明没有说话,等着她平复情绪。

    “宬明啊,这么长时间你都去哪了?过的怎么样?”

    “我挺好,虽然说不是那么容易,但是也在做应该做的事。你哪?”

    “我……还是那个样子。坚持一天算一天吧!我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想知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这些事有我就够了,你放心好了。能拖住朴敬贤不是个容易的事,你要小心点儿。”

    “我会的。对了我准备了一些钱,你也很久没有收入了,活着总须要钱的。”

    “不用,我还能过得去。”

    “别跟我客气,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知道你在干什么,这只是吉凯建设应该作的。”

    “好吧!”金宬明现在确实是穷困潦倒,他真的须要钱。

    “若丹她……还好吗?”

    金宬明听她问起林若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挺好的,在山上哪!还得谢谢你最后把海村保住了。”

    “别这样说,我很惭愧。可是她为什么不跟你在一起?”

    金宬明皱起了眉头,他听不得有人质疑林若丹,也没有人可以质疑他和林若丹的爱。

    “我安排她做别的事情。丹丹是一个能跟我共同战斗的女人。同荣辱共进退,她是我的避风港和我的退路!”

    池真慧听的难过,在心里悄悄地流泪……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