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 受伤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9章 受伤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的心空荡荡的,虽然他不知道这次分离会持续多久,但他不认为那么相爱的人、那么爱自己的林若丹会真的和自己永不相见。

    这样也好,就给彼此那自由的空间吧,让我把自己想要完成的事作完!

    林若丹跳出窗子的时候还在气愤中,可是过了那堆砖垛她就懵了。

    有人说人的智商也就是一条马路的距离。过了马路林若丹的思维开始变化。

    自己找到他的目的是什么呀?难道为了和金宬明闹分裂来了吗?走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定一个联系方式啊!林若丹啊真有你的,怎么这么不冷静呢?对他态度好点你能死吗?你死了也没人疼!林若丹发誓赌咒的脚步停下来,她认为自己不能就这么走了,分不分手的都是次要的,怎么也不能让他伤心的离开吧。

    于是她转身向回走,边走边骂自己:贱,贱的有水平了!

    她依然从窗户爬进去,可是自己满腔热血迎来的是人去楼空。金宬明已经离开宾馆了。

    这个混蛋,你是急着找死去呀?宬明君你都瞎忙些什么呀?救国救民用得着你吗?

    金宬明酝酿着更大的计划,杀不了龟田胜算他准备再把动静搞大一点。

    他决定搞炸药,把龟田胜算的工地炸毁,然后联合检察院把工地封了。

    每次想起这些他都愤恨不已:龟田胜算,几颗子弹解决不了你,你就跟着炸药飞上天吧。

    就算你飞上天也没关系,我大韩民国的土地本来就稀缺之极,所以绝不会为你所用。

    金宬明为了这件事不惜搭上自己的全部身家,来捍卫韩国人的尊严!他深深的懂得:如果事与愿违自己有可能失去爱情!

    失去林若这个结果他认为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失去这个中国女孩儿自己面对的将是鰥寡一生的结局。如是凄惨的人生让金宬明更加痛恨龟田胜算!

    现在所要做的一切就是让龟田尽早的死掉……

    在金宬明步入危险的时候,林若丹也开始面对了危险。

    加布力尔博士有消息传来:佩德罗*贾尼尼会见美洲最大的武器经销商。博士分析估计佩德罗出售经销实质行动要开始了。

    这则消息让林若丹心塞满满,她感觉到贾尼尼的首站就是韩国,因为龟田胜算作为合伙人滞留在韩。如果那种可怕的黄铀饼登陆韩国,最敏感的字眼儿就是:朝核!

    林若丹问:“博士,我怎么办?”

    博士说:“离开,走的远远的。”

    可是他不走!

    博士说:消息让我震惊!很难想像是什么样的人配成为丹的另一半。

    林若丹也很惊讶,博士居然没有使用暗语。

    若丹发了一个羞涩的脸:博士的理解有问题,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只是此事的当事人而已。

    博士表示怀疑。

    想骗过博士不太容易,但是估计博士也不会确认。林若丹又问怎么办?

    博士说:世上有一种叫天平的工具,他的存在就是显示公平,你可以把两样东西放在上面称一下。世上没有两样同重的东西,哪边重哪边也是你要倾斜的!

    这种回答让林若丹很无奈,她盯着屏幕发呆,无法再回答博士的话了。

    金宬明离开林若丹之后,去黑市聚集各类火药、炸药。并找民间的炸药师傅学习如何使用炸药和火药。

    他寄希望于炸药的威力,因为民间搞来的炸药技术方面不过硬,没有足够的威力震慑不了敌人。他曾努力地联系过一个官方武器专家,通过那个人去找军方使用的炸药。

    金宬明在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盼来了消息:爆炸物正在过境,让他前去接应。

    于是他一路向北,按照军方专家提供的地址来到边境。

    那是极目四望一片白茫茫的雪国,方园五公里没有人烟。

    金宬明找到了那处界碑。

    他向前踏出的每一步都会陷入一尺深的雪中,‘哥吱、哥吱’的响声在这个安静的世界里格外的刺耳。

    对面有两棵常青松,一高一矮。对应着的界碑虽然看上去年代久远锈蚀斑斑,却无比威严的耸立着。

    金宬明靠在松树下,警惕地张望……

    约定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金宬明强迫自己不能着急,这种事情不是自己单方面努力就能决定的。

    就那样在天寒地冻中付出了足够的耐心和等待,金宬明总算看到了遥远的的东方一驾雪橇冲着自己滑过来。

    金宬明并没有兴奋地站起来,他反而压低了身形,雪橇越走越近,金宬明终于看清了来人,那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光凭他厚重的装扮根本就分不清他倒底是南面还是北面的人。

    那人来到松树下,停好雪橇后走向金宬明,金宬明的右手一直没有从口袋里拿出来,因为他始终握着那把周部长留下来的枪。

    那个人说话了,操的是一口韩语:“先生,是从那边来的吗?要取什么东西?”

    金宬明警惕地四下看看:“您是来送礼物的人?礼物的主人为什么不来?”

    “先生别问那么多,我只管送礼物,要个辛苦费而已。”

    金宬明拿出了准备好的钱交给来人,并接过了他手里的东西。

    暗语对过了,金宬明还不放心准备验货,来人按住他的手:“先生验货时小心点,我就不等了。我知道你手里一直握着枪,有问题你向我背部开枪好了。”

    金宬明会心地点了点头:“谢谢!无论有没有问题我都不会夺人性命!”

    来人驾起雪橇道声再会便走了。

    打开封着的箱子,那种重金属的味道扑鼻而至。最新式的定时炸弹安静而凶险伏着。金宬明检查了一下约定的批号,他长长地松了口气,他似乎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他抬起头来,发现送货的人并没走的太远。

    于是,他扛起箱子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雪地里留下了一窜深深的脚印,大约走了十几分钟,一声莫名的枪声传来……

    金宬明仰望着湛蓝的天空仰面倒在了地上。此时他没有任何的想法。直到后来再想起此事时他也还是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没能想到所有的事。比如:自己是否会死掉?那些新式炸弹的命运?等等,等一下!

    他第一时间把那只无力的右手伸进怀里按住了快播键,然后他便再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又发生了什么事!

    血色染红了纯白的世界。

    林若丹的电话响了,只是一瞬间就没有了声音,见是金宬明的电话她惊诧不已。

    当她‘宬明君宬明君’的大喊时那边没了声音。

    林若丹知道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她只能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个星期以后,同一部手机再次打来电话,说是手机的主人在边境的一个小医院里。

    林若丹觉得自己就快被折磨疯了。金宬明为什么会去那么个地方?她查了一下地图,那里是面临北面的荒郊野岭他去那个地方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林若丹按照地图规划好行程出发了。

    一路上她都在担心,电话是当地土族高丽人打来的,说电话的主人受伤严重,又失血过多,晕迷好几天了。

    林若丹坐了火车换汽车,坐了汽车又换成当地雪橇。

    若按现在中国的交通条件再来看林若丹的行程,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艰苦卓绝!

    她按照指引来到一个破烂不堪的小医院里,当地的老乡让她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金宬明,此刻他正在睡着。

    见到他的第一眼林若丹的心算是放下了。人还活着,只要不死就有救!

    当地的老乡说:那天晌午,他们正是取猎归来。先是听到枪响,他们还以为是猎户打中了猎物,雪橇冲出了林子。狗狂犬了起来,只见有那么三四个人围在一起,有一个人拿起一个箱子放在雪橇上。老乡说,那几个人不是当地的猎户,由于是自己的狩猎范围,所以猎户们鸣枪了。如果是自己村里的人,也会开一枪回应。可是那帮人坐上雪橇跑了。

    大家知道不妙了,再看地上的黑点儿一定是人。

    等他们跑过来时金宬明已经昏迷了。

    红色的血染红了大片白色的雪地……

    人送到医院里也没有叫醒过来,后来还是回到现场才找回了手机。发现了金宬明中枪时联系的就是林若丹。

    林若丹感激万分,结算了药费和住院费。又给了老乡一大笔钱。

    人家说什么也不要,不想让救人一命变了味道。

    最后林若丹把钱塞进了雪橇的搭镰上,猎户也不容易!

    直到晚上金宬明醒过来了,他转头时看见了若丹的脸。他觉得是自己大脑缺氧了出现了幻觉。他把目光投向若丹身后挂满窗花的窗棱。

    “最好不要让那个丫头看见我这个样子!在她面前我不能总是这么狼狈吧。总得帅帅的才得!”

    “这也不算什么狼狈,中枪了还能活着就够帅了!”

    林若丹的声音把金宬明吓了一跳。

    “你……真的来了?”

    “很意外吧,我都快追随你上天入地了。”

    “这话听的好窝心啊!嘴这么甜,心里也甜吗?”

    “甜什么呀!看你是伤员,先哄你高兴,以后再追究你!”

    “啊?那好不了!”金宬明别过脸去,右边的眼角有一滴泪珠滑向高高的鼻梁!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