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8章 分手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8章 分手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折磨你?我有吗?林若丹有些生气地想。难道不是你在逼我?是你逼我说的。

    “不敢!”林若丹冷漠地回答金宬明。

    “我只是想知道实情,担心你的安危。你……就别这样了,啊?”金宬明的语气无力中透着悲伤。

    林若丹选择无视。

    她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完整地读过大学,不会为自己计划和打算。不能像杨远迪那样可以排除杂念追求学业。

    虽然这些都不是自己的错,但自己是有责任的。

    “宬明君,我在枫林学院也只是个休学生,但这不代表我是那种心智不全的孩子。”

    金宬明坐不住了,他站起来说:“林若丹,别说下去了……再。”每次心急,他还是有语言组织不到位的时候。

    林若丹咧了咧嘴:“好吧,我不说了。你别着急,你一着急……总是说都不会话了。”她淡看着金宬明复又陷回到沙发里。

    “加布力尔博士知道我也喜欢神学对爱的诠释,喜欢新旧约,喜欢摩西十戒。所以我们关系很好,有时候我们就像是两个搭档。很亲密……”

    林若丹的脸庞流露出了一种幸福的向往,这让金宬明很不自在,他沉声地问:“博士是不是也……爱着你?因为他是修道士的原因才……”

    “金宬明,不要试图亵渎神灵。加布力尔博士有着不为人知的伤痛,我能感觉到,但是我从不为他的过去而困扰。佛说:放下屠刀者是可以立地成佛的。”

    “嗯,我知道。”金宬明变得很被动:“可是你不能感觉到我吗?我的伤你不在乎吗?”

    林若丹严肃地说:“我不在乎还找你干什么?让你直接变成逃犯就算了。金宬明,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作那种在黑暗中企图别人什么的人,我更不是间谍,也不敢干那种行当。看看你的国家有什么值得我天朝窥视的?”

    “丹丹,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没说你是间谍,既然消息都是一个牧师给你提供的,说明牧师能量过人。为了这样的消息我们是付出了代价的。”

    “让你别叫我‘丹丹’。”林若丹从没这样对待过金宬明,连自己也有些纳闷,这是怎么了?于是她放缓声音说道:“我为你的代价难过。可是牧师不是我辈可以置喙的。他是个善良的人。”

    “我不明白,就那么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没完没了的生气?牧师的事我懒得管,本来和我也没有关系。丹……哎呀!”想想林若丹不让他那样称呼她,这让金宬明更难过。

    “去中国的时候听见有人这样喊过你。我只是想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拉的更近一点,没想别的。既然你不让叫就算了。以后还按我的习惯好啦。”

    今天的金宬明被林若丹搞惨了,他很无奈并觉得她有点过头了。

    可林若丹却有自己的原则,她不允许别人没有根据就怀疑她。

    “宬明君,我不是生气。如果你的国家和我之间存在矛盾,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办?这让我很无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哎呀,若丹啊,我们不纠结这个问题了行不行?”

    “宬明君,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真正想告诉你的是:无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背叛我的祖国。我相信你也是的,如果在这点上我们能达成共识,你就会理解我为什么没有按照澜检察官的要求去作了。但是我还是很自私的不希望你出什么事,希望你能放手!”

    金宬明陷入长久地沉默中。

    “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真有那么一天的话,在我和你的国家之间,你会选择你的国家,那时候我可就真成了间谍了!”

    “丹丹,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我并没有确认这个意思,律师不只运用推理,最终的确认是要证据的!别再纠结了。我不是一个可以任误会就影响爱情的笨蛋,所以你也别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吧!”

    “好吧,就算是这样,接下来你要怎么办?还要继续?”

    “看看事态的发展,我希望找到更有力的证据,如果可以致他于死地,那就是我可以谢幕的时候!”

    “你有把握找到吗?”

    “没有,但是我在尽最大的努力,在这种事面前,只作到问心无愧是没有用的!丹丹……哎呀我根本都忍不住这样称呼你。”

    看到他懊恼的样子,林若丹于心不忍了:“宬明君,我也不是故意的,随你怎么叫好了。”

    金宬明心里一阵高兴,这证明她已经接受了一种他们之间特有的亲密。

    “丹丹,那……能不能把你说那个牧师介绍给我?我想接触一下,看看是否会有收获。”

    “我没意见,可是加布力尔博士是不会和你建立联系的。他说自己正处在雪藏期。”

    “雪藏期?他倒底是什么人哪?”

    “他不肯告诉我,我也不便多问,对不对?”

    她这么说让金宬明没办法了,他只能说:“你问问他,试一试嘛!”

    “根本不可能的事!”

    金宬明很不满地埋怨:“就那么难吗?耶稣都照拂世上最平凡的儿,他难道是怪物?”

    “从某个角度他就是怪人……”林若丹在很多事情上都不理解加布力尔博士,只是敬畏之心湮灭了疑惑。

    “那就算了,不说他了。”金宬明走到她身边轻轻地拥住她:“你答应我:别再出现在龟田胜算的视线中,这让我很不安!那种困扰和恐惧你不会懂的。”

    “我懂的。宬明啊,见不着你的时候我的心你也见不到,害怕你出事身边没有帮手,有时真觉得要疯了!让我跟你在一起吧,打个架总要有人在背后给捡块砖头嘛!啊?”

    “不行,你死了这条心。赶紧回国去,干完了我去找你。”金宬明有些嗔怒了,怎么什么办法对这个丫头都不管用呢!

    “我可以回国去,但是你得告诉我你要干什么?”

    “你别作梦了,这不是你们女人该知道的。”

    “嗯,这就是你们韩国男人,一种盲目喧嚣的大男子主义,动不动就拿性别说事儿。”林若丹越说越气:“我成全你,为了你的大英雄主义……我们……分手吧!就这样。”

    林若丹挣脱了他的怀抱就向门外冲去。

    金宬明一时间没听明白,他伸手抓住了她:“你怎么这么任性啊?中国女人都你这样吗?”

    “你说过我们是夫妻,虽然我没答应。但你知道中国的夫妻是什么意义上的吗!”

    林若丹瞪着金宬明缓缓地说:“中国男人的妻子,是那种和丈夫荣辱与共、共同战斗的人。就算情况再恶劣也会相互信任的人!”

    “我没有不信任你,只是不希望你置身于危险中。你就不明白?”

    金宬明拉扯着她,而林若丹推绝着说:“那我们分手,我不就更安全了!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可以大义凛然地赴死了。”

    林若丹力气小,拉扯中终于老实下来。

    “女人你说的话很不吉利。我不会死的,还得回来娶你哪!”

    “呸呸呸!这种玩笑什么也不代表,你去吧。我们先分手以后再说吧!”

    只见金宬明没再言语,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吻住了林若丹,林若丹也没动,他们吻的热烈,纠缠中就像幼曽撕杀。悠长的深吻结束,两个人都失了全身的力气。

    林若丹身体靠墙滑到地上,金宬明则用手撑着墙壁喘息着。

    他们组成了一组奇怪的雕像。

    这是吻别吗?两个人个有个的心思。林若丹的本意是想跟在他身边,发生什么事也好有个帮手,金宬明则一心想着林若丹的安全,希望她离开韩国。

    两个倔种都以失败告终,以分手作威胁,就会真的分手了吗?

    如果真的分手对两个人都是煎熬。

    金宬明率先开囗了:“好,好啊你个中国人,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就分开吧,眼不见心不烦。”

    “眼不见心不烦?笑话我哪只眼睛看见你来着?”林若丹被他的话惹火了:“是不是你们韩国男人都叫常有理呀。我什么时候见到你了?那么……我走好了!”

    林若丹一下窜起来了,头撞向了金宬明,金宬明撑着墙的手下意识抱住了她的脑袋。两个人又僵在哪儿了。

    “有本事你放开!”林若丹双臂挥动打着金宬明。

    金宬明制住了她,女人力气总是小些,他等林若丹安静下来以后,双手抓住她的双臂,垂头直视着她说:“我放你走,但你记着:出去以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一个字也不要想起我,发生什么事也不要管我!记住了吗?”此时金宬明就像是在嘱咐要上学的孩子注意过马路的安全。

    “我知道!”林若丹愤怒了。

    金宬明放开她:“好,走窗户!”

    “我不!”

    金宬明像拎小鸡似的把她拎到窗前,又把她的包给她背好。

    “你不?不想我死你还非从这儿走不可!”

    林若丹也没犹豫跳上窗台消失在那一堆砖垛的后面。

    只留下金宬明,他的心里此时空空荡荡……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