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7章 冷漠的回述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7章 冷漠的回述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现在的样子让林若丹想起当年自己对加布力尔博士的态度,自己当年也是这样怀疑牧师的。自己没有错,今天金宬明也只是间接地在怀疑加布力尔罢了。

    这些金宬明不知道,可林若丹知道:不管是哪种怀疑都是伤害。

    林若丹也不是那种能忍受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甜枣吃就OK的人。听了金宬明的话,她没有改变脸部的表情。

    “在宬明君的眼里我是那种与众不同的间谍吗?就凭我知道一个J国人的名字?那宬明君你哪?也请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金宬明的心头涌起一阵恐惧,这样的林若丹他从没见过,那种拒人千里外的冷漠让他觉得眼前人是那样的遥不可及。他不能淡定了,他也不能失去,自从见过林若丹和杨远迪在一起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的身后若没有林若丹,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也是从那时候起他能理解那些为爱自杀的男人。

    对于他这们的男子灵魂、心理和生理同样的重要。能够三者契合的恋人便是世界的唯一。

    于是他温柔地说:“好吧,你问!”

    这种态度还是让林若丹有些吃惊的,坚持了这么久,怎么会一息之间就转变了呢?她不是心理学家,所以看不透这些问题。

    “是什么让你非要动枪不可?”

    金宬明站身来退回到沙发上,已经答应她了,就说给她听吧。金宬明是这么理解林若丹的:如果这个孩子不是间谍,她也不会在乎韩国命运。让她在乎的不过是自己,只是自己这个目前关系尚不明朗的恋人。自己能算是她的恋人吗?有那荣幸吗?

    “从朴敬贤盯上吉凯建设开始,我便怀疑他了。没想到他的动作会这么快,我以为怎么也要用两年的时间他才会达到最终吞并目的。可是他的行动太快了,快到让我怀疑吞并并不是他的目的。”金宬明低沉地述说,林若丹也安静地倾听,只是她很心疼眼前的金宬明。这种事不是一个孱弱的肩膀就能担得起来的。

    “后来我雇佣了私家侦探权相龙,权哥花了大笔的经费去外国调查。这个朴敬贤……哦,你也知道。”金宬明是在不失时机的提醒着林若丹,让她明白自己的疑问:你不是也知道吗?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若丹没理会他,在等待着下文。

    “朴敬贤的原籍在J国,他是J国人,名字叫龟田胜算。而且他多国籍,曾在中东倒卖过武器,现在则搭上了意大利黑手党:贾尼尼家族。贾尼尼家族的二号人物成了他的合伙人,这个叫佩德罗贾尼尼的男子野心勃勃的想要重振家威,以前他所在家族的黑手党是不染指武器的,就是受了这个J国人的蛊惑,而且他还勾结了其他的武器贩子伙同贩卖武器。不要小看黑手党的讯息系统,他们对消息的掌控能力让人防不胜防。权相龙的调查暴露了,作为大韩的国民,权相龙是个英雄。就算他已经离开人世,还是安排了消息的传递。有一天我收到来自哥德堡的邮件……”

    金宬明停了下来,他观察着林若丹的反应。可林若丹没有让他看出那波动的心思,这让他有些失望。

    “呵呵,难怪啊丹丹,你自己都说你的质地是硬质合金钢作成的。对这些你一点也不惊讶吗?”

    林若丹抬起头直视着他:“这些我都知道,你接着说吧。”

    金宬明有种挫败感,自己被一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了!究其原因不就是自己爱她嘛,小丫头你等着。

    “邮件里说:佩德罗在集结武器。也许不久的将来,就会运到韩国。我现在就想知道他下一步的交易对像是什么人。我真的害怕他交易的对像是官方,如果那样……就像你说的:我们斗不过他的。最后的讯息居然是……”

    金宬明又停了下来。

    “是什么?”林若丹紧皱着眉头问道。

    “唉,若丹,你何必逼我!”

    “宬明君,我不是逼你。你的事,我要知道。其实我们已经被逼上了刀山火海了!这些又不是我们的错。”

    金宬明依旧不想说出那三个字。

    林若丹长长地叹息:“唉!看来是真的啦。他们……真的要把黄铀饼运到韩国来。”

    林若丹能说出‘黄铀饼’这三个字,还是让本来有准备的金宬明吃了一惊。

    “怎么连你也知道黄铀饼?你……天呐,这个世界太可怕了。”金宬明向沙发里缩了缩,感觉周围空气凝结了,怎么还这么冷啊!

    林若丹轻轻的声音仿如来自遥远的地方:“我,让宬明君失望了吧?是不是宬明你一次次的失望啊?不过,这些都不是我的错。”

    此刻林若丹想起了已故的约翰乔纳斯夫妇和他们的女儿狄丽亚。还有那个叫加布力尔的牧师……

    这些人本来都没有交集的,却被命运无情地窜在了一起。

    她已经放弃了对加布力尔牧师的怀疑,接受了他作为自己特殊意义上的朋友。悲伤让他们紧密相联,直到今天她依然忽略着加布力尔其实也是男人的事实,在林若丹的心里加布力尔就是牧师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大她十岁的牧师原本也是男人,也有对女人的喜好。所以面对自己的怀疑,对他来说也是伤害。但是这些对能够坦然面对神祉的人来说给予的都是包容。

    每个男人都不应该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跟女人计较,金宬明也是一样的。但是在原则问题上,金宬明会有一些棱角。这点林若丹能够理解。

    可加布力尔博士与她似乎多了更多的默契,有时两人的思维会亲密的像是:两张合上的书页!

    博士的理智大于情感。若丹有时也是如此。

    ‘不是我的错’林若丹多次提起过这个词,那是因为她的心底无私而坦荡。她不欠这个世界的。她善良,从不做坏事。乐于助人,爱憎分明。

    “宬明君,好多年前,有消息从国内纪检委传出说我爸东窗事发了。哦,东窗事发你懂吗?”

    林若丹此时视金宬明为无物,懒懒地诉说着。

    金宬明还没来得及回答‘他懂’的时候,林若丹又开始说了:“人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历来官场都有官官相护的说法。我爸知道以后就开始转移财产,然后给我找了国外的学校,那时候……牵绊太多了,我不想走。我爸急了,就找人陷害我,让我在KTV酒吧被人迷倒,安排警员来把我抓起来,硬说我跟人家嗑药了。知道我有多冤枉吗?我那是第一次去酒吧,同寝室的朋友说有个男性的偶像人气明星也会去。啊……”

    林若丹痛苦而短促地叫了一声,金宬明心疼的想过去安慰,被她制止了,她说:“你就坐那里吧,宬明君!有些事挺残酷的,我们必须亲自面对。”

    林若丹这句话说的金宬明打了个哆嗦,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就那样致使我不得不退学了,其实我那是被学校开除,他们连个申诉的机会都没给我。我就被我爸安排出国了,当时接受我寄居的是一对叫约翰乔纳斯的夫妇,他们有一双儿女。很可爱。我就住在他们家里,那时候我还在用着爸爸给我的钱,爸爸被抓以后我就不再用了。约翰乔纳斯夫妇是善良的人,那时候世界上恐怕只有他们在我爸爸出事后还对我那么周到的。他们有一位朋友是枫林学院的神学教授,他……比我大十岁,学识渊博、为人谦和、心中充满着对神的敬畏和对众生的爱。”

    “呵呵……”林若丹低下头去,脸上滚落了一粒珍珠。

    “丹丹……”金宬明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别再那么叫我了,只有我爸那样叫我,每次你喊‘丹丹’都让我难过。”

    “对不起,我……”

    “这也不是你的错,你又不知道那么多。”林若丹扬起脸抺去了泪珠。

    今天的林若丹有些不一样,她不再像个刺猬了。却语气坚定的让人莫名其妙恐惧。“丹,你能不能别这样。我……都是我不好,我……”金宬明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都说了,这不是你的错。一个男子汉要认错是须要理由的,动不动就说都是我的错,让别人怎么相信你?”林若丹冷冷地说。

    金宬明心里应了一句:好吧。可是他没敢说出声来。

    “我常常想:加布力尔博士这样的人他的朋友一定非比寻常。他总是能准确地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有些事看上去很难,但是他依然能办到。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若丹天真的看着金宬明问。

    金宬明郁闷地回答:“我怎么会知道。”

    “是啊,当我们心里有问号的时候,我们就是这个态度。因为我们的心底里开始想当然了,你说对吗?宬明君,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待我所表达的加布力尔博士的,对了,他还是个牧师。”

    金宬明有些悲伤地说:“丹,你是在折磨我吗?”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