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章 黑暗中的相见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5章 黑暗中的相见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啊……

    林若丹吓得惊叫的声音还没发出,嘴巴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随着身体重心失衡,林若丹跌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冷风中被压在胸口的面部扑来一种异样的味道。

    头顶的声音让林若丹的心狂跳不已。

    “丹丹,是我!别怕、别怕!”

    “啊?”林若丹想到过他会出现,却没有想到是这样出现。

    “宬明君……”林若丹觉得自己就像旧上海的包身工一样委屈,她瘪了瘪嘴无力地拽住了他的衣襟无声地哭了。

    金宬明能感觉到她在哭,双臂收拢将她紧抱在怀中。狂吻就像被风吹过的火势从她的双唇开始蔓延,胡须送过来丝丝快乐的痛感。

    黑暗中的狂乱,林若丹能听到金宬明喉结滚动的声音。

    纠缠了很久,金宬明说:“穿过这里,回事务所。”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流利了。

    “你……?”林若丹的声音担心中有害怕和绝望。他不会又要跑了吧。

    “你先去。我随后上去。丹丹,今夜我不离开你,我发誓!”

    林若丹乖乖地不再说话了,两人分头向巷子两边望了望,还好,目前还没有人跟踪过来。

    金宬明轻抚林若丹的背部,告诉她可以走了。

    林若丹拉起风帽,灵动的像猫一下窜出去,瞬间闪进了对面宾馆的后门里。

    经过门厅时发现值夜的经理倦在沙发的羽绒被中睡着,于是她绕过高高的前台,手指轻轻划过那一窜窜钥匙,顺手拿了一只。

    然后毫无声息地从正门离开,回到了明律师事务所里。进去后,她没有开灯,大开着事务所的门。等待的心情焦急万分。

    大约过了十分钟,楼道里脚步声轻轻传来。金宬明闪身进来关好了事务所的门。

    “丹丹?”他轻声地唤着。

    “在里面!”林若丹从社长室发出了声音。

    这间办公室是金宬明轻车熟路的,他闭着眼睛也能猜到林若丹会在哪里等待他。

    他们在黑暗中相拥,彼此传递着只有身体中那三十六度七的温暖。

    “丹,想死我了。”长长的耳鬓厮磨中金宬明轻声细语。

    “你还说想我?骗子,真想我的话,我从中国来这么久了,到处找你,你怎么都不见我。别说你不知道我在找你。”

    “我知道你在找我,可是见你会给你带来危险的。”金宬明拉着林若丹坐进了沙发里。

    “那今天怎么了?你良心发现?”

    “傻丫头,你干嘛去那个地方?不知道朴敬贤每天都会出入那个会所吗?”

    “这是大韩民国检察官想出的主意,只要我出现,你就会出现。他隔空喊话你不是不听嘛!搭上你的财务总管看你听不听?对了,最近你都是怎么过来的?是不是很辛苦?住在哪里了?每天有没有热的饭菜啊?”

    “呵呵,丹丹这一大堆的问题让我先回答哪个呀?”金宬明搬过她的脸在黑暗中寻找着她的唇。

    “哎呀,你放开!先说最近你是怎么过来的?”

    “好,都听你的先回答这个问题。”金宬明疲倦地身体下滑,倚着林若丹躺在了长长的沙发里:“我四海为家啦!到处打听消息。走到哪儿吃到哪儿,困哪儿就睡哪儿。有时候也在这里。”

    “想想也是这样的。你的失语症好像好的差不多了。”林若丹能想像得到金宬明的状况,她心疼了。

    “打听消息的时候总是要和人沟通的,所以听的多说的多,有语言环境当然好的快啦。你让我跟一大堆中国人在一起,我当然什么也表达不出来。”

    林若丹一听伸手掐他的脸:“嘿,你还怪上我了。”

    “丹丹,你答应澜检察官帮他找我啦?”

    “没有,怎么可能哪。不过宬明君,枪击事件有报导了,澜检希望你能接受调查,那样的话你会更安全。那支枪是周部长的吧?你也太不理智了,朴敬贤的背景深远,你斗不过他的。不如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当局吧,让警方来解决,毕竟官方行动要比你单独行动有力度。打击的力度也大呀。”

    “嗯,我的丹儿真是高瞻远瞩。我好累呀,想睡一会儿。”

    林若丹又掐着他的脸说:“我这儿跟你说正事,你什么态度啊?”

    金宬明抓住了她的手放到唇上亲了亲:“别总是掐我!这么有力气的手掐人很疼的。你以为警方就没有行动吗?刚刚回来的时候我和池社长商量决定通过法律的渠道来阻止朴敬贤,官司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了庭审,可是结果怎么样,你也看到啦。业务的帐户是封了,可是资金依然源源不断地从海外涌进来。真慧也被他们折磨的只剩下骨头,她又不能完全放弃吉凯建设,只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硬撑着。”

    “你们有没有想过,诉讼法律的方向有问题。如果上升到国家安全……”

    “林若丹!”金宬明以异常坚决的口气打断了她:“到达国家安全的高度,是要死人的。”

    “那你用枪指着别人的脑袋就不用死人吗?而且你的枪法也太烂了,连个外伤都没见着。”

    金宬明从林若丹的怀中直起了身子:“那确实很遗憾,不过他受伤了,碰巧是你看不到的部位容易伪装。要不是他那个秘书从后面扑上来,我怎么可能失手!”

    “可是你就没想过真的打死了他,你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我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决定非要直接干死他的?”林若丹说话的口气无比的‘江湖’,听起来阴冷刺耳,从相见到现在这句话才问到了主题。

    金宬明沉默了片刻说:“我自然有想要打死他的理由,而且我想过了,如果韩国真的通辑我,我会去流亡。争取政治避难也行,或者隐姓埋名。那时候你要还爱着我,我就跟你在一起,去中国,中国版图那么大,怎会没有我金宬明的立锥之地!只怕那时……我的爱人已经不能忍受那种日子了……”

    “金宬明,你不用怀疑我,也用不着刺激我。就算那个人真的该死,大韩民国也用不着你去行刑。我不想你去冒险,没有你……我在这里就没有意义了。”

    “丹丹,别哭!我真的对不起你。开始的时候我没想过要拉上你过那种亡命天涯的日子,可是事情发展的方向不是我能掌控的。看到杨兄和你相对的时候,我觉得就算如此,也真的不能放弃你。你……也别去别人身边好吗?我答应你……会安全地回到你身边的。你也要耐心地等着我。”金宬明的心犹如针刺般的疼起来,虽然并非故意,但是他给自己爱着人带来了困扰和痛苦。

    林若丹不无埋怨地说:“我不会去别人身边的,可是也找不着你!”

    “事情总会有结果的,只要你等着我就行啦。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也不应该把杨兄找来。我应该尊重你的意愿,照拂你的心意。如果我们不去寻找就会丢失自己的灵魂。我曾经丢失过。丹丹,我……我爱你!我问过自己很多次了,是不是希望你活的更好,安宁、富足。对照自己的真心我有结论了:大爱有包容,相信、盼望、忍耐。这些你都做到了。丹丹……”金宬明复又攥紧了林若丹的双手。

    “这是圣经上所说的:爱,又有恩慈,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包容、凡事忍耐。宬明君,你是基督徒吗?”林若丹只为了放松此刻的心情随口问了一句。

    金宬明轻轻笑了:“小丫头,你才多大呀,就这么渊博!还有你不知道的嘛!告诉你吧,我是唯物主义的基督徒。”

    “呵呵……”

    “你笑什么?”

    “今天我跟那个龟田说:我是唯物主义的佛教徒。看来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嘛!”

    金宬明心中一惊:我什么时候告诉她朴敬贤是龟田胜算了?他反复地想了半天,最后他点燃了一只烟。

    “哎?你不是不吸烟吗?”

    “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怎么?你嫌这股烟味吗?”金宬明想要掐灭香烟时,林若丹阻止了他:“没关系,如果精神紧张你就抽吧。不过别抽太多了,有烟瘾对身体是很不好的。”

    “嗯!”金宬明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又狠狠地喷了出去,他说:“放心吧,这间社长室不会有光亮透出去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龟田这个人的?”

    “谁?啊?”林若丹被他猛然的这么一问懵住了。自己什么时候提过朴敬贤是J国人龟田胜算了?

    幸好在黑暗中,林若丹快速转动的眼睛金宬明看不真切,不然他非气个半死不可。

    “若丹,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也别让我再重复第二遍。”金宬明的声音极其严肃,让林若丹有点害怕了。

    “什么呀?你……我……”

    金宬明掐灭了香烟,淡淡地出声:“你的舌头让猫咬掉了吗?说实话。”

    这便是金宬明和杨远迪的区别:杨远迪虽然霸气但从不会让林若丹感到威严。而金宬明虽然总是温柔似水,遇到原则问题时却是无比的威严。常常会让你觉得根本无从遁形,你隐藏的内心就如山顶上裸露的岩石被太阳的光芒照耀着。

    或许这就是中国男子和韩国男子的不同?亦或是医生和律师职业性的迥异吧……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