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章 名叫朴敬贤的龟田胜算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4章 名叫朴敬贤的龟田胜算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谣言就会像进入了一座风的宫殿!

    林若丹望着窗外纯白的世界,想着杨远迪的那些话。杨远迪似乎更适合做一个医者、师者或是艺术家,从他的嘴里赋予了那么严肃、甚至化石般的理论以浪漫主义情怀。

    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陪自己玩这种游戏了。

    林若丹生出莫名的悲凉,所有的爱从时光的大路上堂堂而皇的溜走,再怎么努力也回不过头去……

    她坚持有规律地下山去,带一些吃的回来。尽量让人们看上去合情合理。

    工人们议论着金宬明,说有人曾经看到过他,说喊他的时候他又诡异地消失了。林若丹咬着下唇,冷风会把这些声音送到自己的耳朵里,然后再放大。

    应该是金宬明有所行动了,蛰伏的太久是会僵的。

    林若丹警惕起来,她开始呼叫加布力尔博士。

    暗语破译出来了,是让她去看一个军情网站里的一篇文章。关于地缘政\治及武器囤积的危害。网站的速度很慢,林若丹给予了足够的耐心,看完后这篇文章给她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动。

    父亲从政多年,加之与杨远迪的关系,使她对政治两个字特别排斥。而这篇文章则让她从新认识了政治重要用途,她开始梳理那些远的、近的,那些新鲜的、陈旧的新闻。

    这让她记起了许多历史的先兆。她的思想几乎不能再淡定了……

    自己能做些什么?加布力尔曾说:任何一个和自己有着同样工作经历的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不会盲目地行动。加布力尔连贯了三个词汇:稳中求准、准中必狠!

    缓慢地回想着这些事,让林若丹明白了:是金宬明的出现让自已‘风中凌乱’了。

    没有那么宏图远大的理想,在林若丹的心底也只有金宬明能让她凌乱……

    谣传有人见过金宬明没多久,金宬明枪击案事发了。

    那天中午吃过饭,百无聊赖的林若丹打开了新闻频道。因为山上没有报纸,所以她坚持着中午看看新闻的习惯。

    报道说:一名男子闯入吉凯建设的办公区,掏出手枪袭击了该公司的合伙人。作案未遂夺路而逃。遗憾的是公司的监控出了故障,没能拍到男子的身形和面貌。

    ‘未遂’吗?林若丹知道了,看来没死人!这则消息让她坐卧不安了,她迅速地给澜检察官打了电话讯问情况。

    澜检说:事件正在调查中,受害人正在指控金宬明。澜检希望林若丹能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有些具体事情要跟她商量。

    是要自己去‘作证’吗?虽然这件事她不会做的,但是澜检察官的召唤她还是必须去的。

    澜检察官的话语重心长:若丹啊,宬明君在做傻事。

    “那么指控他的人是朴敬贤?”

    澜检扬起头皱着眉的样子意味深长:“是的。你不知道关于朴敬贤的事吗?哦,宬明君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我……可以保护他。可是实在找不到他的行踪,希望你能帮帮我。”

    “怎么帮?”

    “把他引出来就行了。”

    “你是说要我把他引出来,然后你把他抓捕归案?”林若丹有意说的很过分,她想看看澜检的反应。

    “林若丹,没死人不是万幸嘛?那么死了人又是什么罪?”

    “我要是能把他引出来,他早就出来了。澜检,想必你有更好的办法了吧?”

    不言而喻引金宬明出现的唯一办法就是:只有经过朴敬贤才能办到。可是林若丹也打定了主意:那个J国人休想动自己和金宬明一根毫毛。她认为无论如何被J国人威胁是很丢人的事。

    可是自己要想见到金宬明也只有这个办法呀!真是人生无处不矛盾……

    “若丹,只要你出现在朴敬贤的面前,我怕宬明君是不会置之不理的。”

    果然哦,检察官很精明。林若丹没说话,只作思考状。

    “当然啦,你放心,我们无论如何都会保证你的安全。况且朴敬贤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到目前为止你还是个局外人嘛!”

    局外人?嫌疑犯的女朋友是局外人?澜检察官你真是透逗了,精明过头了吧。

    “好吧,让我想想好吧?”

    澜检察官对林若丹说让她尽快做出决定,为了金宬明不再干傻事,也为了他的生命安全。

    送走了林若丹,澜检察官几乎崩溃了,林若丹这步棋看来是很难用的稳妥。现在是宬明君有危险而且案子也走进了死胡同里,这个地方检察官一筹莫展了。

    走出检察院的林若丹不能淡定了,金宬明确实在铤而走险,龟田胜算不会没有任何动作的。自己要抢在澜检察官和龟田胜算之前见到金宬明。

    枪击?能施行枪击的行动,看来金宬明已经被逼无奈了。那么他知道了什么?这点是林若丹关心的问题。莫非金宬明的情报比自己得到的还要多?

    来到明律师事务所,林若丹打开了窗子,寒冬的冷风吹进来,她不得不用毛巾包住了头。

    她准备清除这里的灰尘,这样大张旗鼓地做,她相信金宬明会在一个角落里看到的。

    前不久还想闭关的自己,现在不得不又跳了出来。难道自己是个跳梁小丑?宬明君,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吧!

    打扫完整个事务所的卫生,林若丹关好了窗子,天色也暗了下来,她又打开了所有的灯,估计从街上看过来,这里应该是灯火通明吧!应该是不光只有一双眼睛盯着这里。

    挨到半夜,林若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她小心翼翼地锁好门,从明律师事务所走出来。沿着马路向吉凯建设走去……

    吉凯建设的马路对面有一个吃。喝、住一条龙的会所。一楼是酒吧类的场所,夜晚这里总有一些什么人在通宵达旦。

    林若丹找了一处视野很好的角落,她叫了一杯咖啡安静地喝着。感觉不适的时候她向卫间走去,等她再回来原来的坐位上有人了。

    龟田胜算坐在那里……

    林若丹直视着他,轻轻地微笑,落落大方地坐在了他的对面。

    龟田胜算的眼神在明暗交替的灯光下露出了激赏。

    “林小姐,你好!嗯……多久不见了?”

    “朴先生好,大概接近半年了吧。您看起来依然精神矍铄!”

    “哈哈哈!”那个叫朴敬贤的J国人龟田胜算放肆地笑起来:“林,你是盼望我健康呢?还是与疾病相伴?”

    “朴先生您说笑了,我是一个唯物主义的佛教徒。祈祷世界和平人人康泰!”

    “唯物主义的佛教徒?真的吗?不过,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果有时间还愿闻其详。呵呵呵,可是有人想要我的命!”

    林若丹收敛了笑容:“怎么可能?朴先生何出此言?”

    龟田胜算的面目表情也变得极其阴冷:“林,金律师曾向我连开几枪的新闻你没看到吗?他可是你在异国他乡的爱人呢!”

    “有这种事吗?其实……我只喜欢韩国的偶像剧,并不喜欢韩国的新闻。另外我也不再是金社长的爱人啦,他为了池真慧社长已经和我分手了。”

    “哦?就是说你不知道喽?能告诉我你最近几个月去干什么了吗?啊……如果不方便回答也没关系,miss林可以不必回答。在我这里你有这个特权。”龟田的眼神在镁光灯下变得有些色眯眯的了,虽然如此他的心如明镜。

    “朴先生,我可不敢享用您的特权。没什么不能告诉你的,这几个月我回国了。”

    “啊……”龟田胜算点了点头。

    林若丹恶心的想吐,看他点头说话的样子就像是在说‘哟西’。她在心里恶狠狠地骂了成千上万遍。

    “那么,我想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呵呵,今天真是太晚了。改天吧,不过还是谢谢您。我先告辞了!”林若丹道过‘再见’走出了会所。

    龟田胜算向身后摆手,然后一扬下巴:跟上!

    随这个丫头说的‘天花乱坠’,龟田从不曾相信过她。他不能相信一双总是讳莫如深的眼睛!

    林若丹根本不必回头也知道龟田会派人跟踪。就让你跟吧,姑奶奶我陪你们玩玩。

    她叫了一辆出租车,吩咐道:“大叔,这条路一直向前开。”

    车子一直向前,大约走了三个街区,前面出现一处岔路。

    林若丹笑了笑:“大叔,前面岔路左转。看您车技喽,那个转是急转。”

    出租车大叔为了飙技术说:“好咧,丫头你坐好了!”

    车子没有经过并路,一个急转向左驶去。林若丹眼看着后面追过来的车子向右驶去。

    “乌呼……”林若丹兴奋的叫起来。司机咧开了嘴:“丫头,不是有追兵吧?”

    “吔,大叔你好聪明啊。我朋友,非想看看我跟谁约会去。嘿嘿,大叔你好厉害呀!嗯,开到前面,那条路车子过不去了,给我停下就行了。”

    到了地方车子停下来,林若丹付了钱,向着黑暗的巷口走进去。司机向巷子里望了望心想:这个女孩子走这么黑的地方也不害怕吗?于是他打开了大灯,一直没动,一直给林若丹照着路。

    林若丹回头向出租车挥了挥手,那意思是说:大叔你放心走吧。

    穿过这道巷口,就是明律师事物所了。她可以从宾馆的后门穿过去,来到事务所门前。

    刚出巷口,后面就伸出一只手来,复又把她拉回了黑暗中……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