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章 她是一只轨外的驴子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3章 她是一只轨外的驴子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时常在外游荡的林若丹觉得自己就像那部韩国电视剧叫……《监视者们》的女主角一样,人家韩孝珠即美丽又聪明,而自己就是一只愚蠢的‘花猪’罢了。查来查去也没什么收获。

    想起跟加布力尔牧师学习的那些东西可能都当泡菜就饭吃了,而龟田胜算的防范也太严密了,一只蹄子印儿也没留下。

    她还常自我安慰:就算韩国的检察官又怎么样呢?他们搞定了吗?

    林若丹多虑了!此时她着实应该担心的是她自己,麻烦惹上门来是没什么先兆的。

    澜检察官打来电话让她去一趟。

    林若丹傻傻地以为是他有金宬明的消息了,还兴高采烈地奔向了检察院。

    见到澜检时才发现检察官的脸色不大对劲儿。

    林若丹也就瞬间地严肃起来:“澜检,出什么事儿了吗?”她的提问心虚外加害怕,就怕听到不好的消息。那样她那根紧绷的神经就会断掉。

    “若丹,别紧张!坐吧。”

    澜检察官沉吟了片刻,似乎在寻找更适合的措词:“咳,若丹啊,你也知道关于金律师的事情,和吉凯建设与尊凯瑞的经济纠纷案。嗯……我是说如果检方须要,你是否能出庭作证?”

    “出庭?”林若丹心里震动了一下:“查出什么了吗?须要我做哪方面的证?”

    “关于朴敬贤,他可能在作武器走私的业务。”

    林若丹心里嘀咕:‘武器走私’那叫‘业务’?我的检察官大人,你真是自由国度里长大的傻小子,那叫犯罪好不好?还检察官呢!

    正想着得意的出神,澜检察官问话了:“对于朴敬贤……你掌握了多少情况?不防跟我们检方说说。”

    “啥?”林若丹瞪园了眼睛的样子有点傻不拉叽的。我掌握的情况跟你们检方说说?

    澜检,谁说我脑残的那么上档次了?“呵呵……”

    “林若丹,别把事情想的过与复杂化。前段时间宬明君跟我说过,你打算加入韩国籍!这是好事儿,我们应该帮忙的。”

    林若丹转了转眼珠儿,‘噌’一下站起来:“丫金宬明出卖我?”

    “哈哈,这怎么能说是出卖哪?若丹啊……”

    “我说澜大检察官,说到宬明君我就想顺便问一下:他有消息了吗?你是不是知道现在他在哪?如果你知道就告诉我吧。”

    “丫头,我现在是代表检方向你传达院里的意思,你放心宬明君他没事。只要你跟我们合作,宬明君的嫌疑很快就会澄清的。”

    跟你合作?难道我会有什么好处?加布力尔牧师说的对,有那么一种人:吃的时候像猪,拉的时候似鸡。她总算理解这句话的内涵了。

    “澜检察官,恐怕我要让您失望了。我真的不知道关于朴敬贤的事情,关于他的事你应该去找池真慧女士,池女士是他的合作伙伴,所以她的消息渠道才是最顺畅的。”

    “若丹啊,我们找过。相关人员我们都曾询问过,苦于没有收获。”

    “澜检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只关心的是宬明君的安危。”

    林若丹离开检察官办公室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对话。

    “哎哟,这小丫头什么也不肯说嘛。澜检,是不是她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啊!”

    “怎么可能,这个小姑娘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不然我们宬明君怎么可能那么爱她呢。听她话里的意思,就算是实话实说的证言她都不会出的。不是我们的国人,她在避嫌。这个我能理解。”

    这个夜晚林若丹又失眠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尚还是个孩子,却早就没有了少年的天真。没有朋友、没有谈资、没有流年里的风花雪月……异国的冬夜里她是如此的孤单!宬明君,你在哪儿啊?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感情宣泄的出口,而她宣泄的对像就是杨远迪。可是她真的羞于给他打电话。于是她打给导游问:你在远大怎么样啊?

    导游苦笑:“林妹,你大半夜的打越国电话,烧着了吗?我挺好的,就是困。”

    “呵呵,你们杨总呢?也挺好吧?对哎,记得你有一次说:要把你一个远房的表妹介绍给杨总嘛,现在怎么说啦。要不要我帮你美言几句?”

    “你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你猜会是什么?”

    “毛?”

    “毒舌!”

    “滚……哪儿那么严重啊。”

    放下电话的导游心里一阵的泛酸,这林妹定是出什么事了。南京的冬天也很冷,他披上了羽绒服找出电话打给了杨远迪……

    于是杨远迪又打给了林若丹。

    接到他的电话林若丹发了一会愣,虽然自己的‘阴谋诡计’得逞了,但那份感动却在心中汹涌。她拚命地咬住了枕巾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哎……”杨远迪的声音懒懒的,很是不屑:“怎么了?大半夜的骚扰国人?”

    林若丹心中一阵的苦笑:这家伙挺能装的,不是说没有关于我的片言只字了嘛!

    面对这样的友情林若丹知道自己应该直奔主题,不要浪费当事人的情感才对。

    “没什么大事儿,金宬明失踪了。而且不见了一支家伙!”

    “什么家伙?”

    “我们以前说的家伙呀!”

    “你是说……”

    “对、对、对!就是那个。”小时候和舅舅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管枪支叫‘家伙’,这是彼此心照不宣的。

    “我就说吧,林若丹你也不听我的。金律师此次回国是打定了主意的。”

    “重要的不是这个!”面对杨远迪,林若丹有点心虚。

    “还有更严重的?”

    “你别急嘛!干嘛那么大声儿啊。金宬明原本是地方检察院的检察官来着……”

    “有什么了不起嘛?”

    林若丹听出了他的醋意。

    “没什么了不起的。他有个朋友检察院的,今天找我了。让我给作证,就我在纸上给你写的那个。”

    “什么?你等会儿……”

    “哥,你别急、别急呀!我没同意他要去的。不过我心里也不太好受,这实话实说也不行吗?”

    “若丹,你现在是在韩国。行事别冲动,而且实话实说也不行。懂不懂啊?”

    “昂……”林若丹有些不情愿地回了一个字。

    “你听我给你分析一下啊。”杨远迪沉默了半天,缓缓地说:“检方是不是觉得国际友人的话都很有份量?而且谣言就会像进入了一座风的宫殿?当新闻之声鹊起,会把所有的事情推至风口浪尖之上,那样的话,检方的行动就会更加的冠冕堂皇。你想想是不是这样!”

    “嗯!”林若丹这回认真地回答了一个字。其实这也是她心中的想法,只是杨远迪给了她一个支撑。

    “要我说,你还是回来吧。回来等待事情有个结果吧。”

    “嗯,也是!要是卷进政\治的漩涡里去,就不是闹着玩的了。好吧,我考虑一下。对了,听导游说要给你介绍她的表妹嘛!怎么样?”

    “切……你操什么心哪?若丹你应该知道政治比那个传说中的资本还要肮脏!”

    “我保证!彻头彻尾地知道了。哎……哥,你看我也没有别的什么朋友啦,所以整个心里满满的祝福全都是献给你一个人的。收下吧……”

    “呵呵,从小就嘴甜,你是喝蜂蜜长大的?还是到了韩国被蜂子蛰了?”

    “哈哈,被蛰了呗!”

    “说实话,真的有给我介绍,只是介绍来工作的。人家是公派麻省的博士生,在我这里的设计组哪。人嘛,也漂亮!只是还没感觉。”

    “哇哦!杨远迪你赚大发了。理工科的?那才女小时候功课比你厉害呀。”

    “别那么夸张林若丹,考虑我说的话。现在睡觉去吧!”杨远迪挂断了电话。一定是提到其他女人了,让他有些不爽!

    挂上电话的林若丹沉寂了。

    但是她有个习惯,每每在这个时候都会想起无数个古人和那些热爱而熟读的历史、诗句。

    读史使人明鉴!

    她心里开始默念: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这就是一面上好的镜子,自己原本就是那头异乡的驴。

    现在要远遁的不是老虎,而是那只轨外的驴子。

    林若丹知道自己绝不应该落入当局的视线中,所以她收拾行囊离开了青阳。

    她知道金宬明无疑是在躲避着自己,这个傻瓜应该是很怕连累到自己吧。

    她回到了海村的山上,让她难过的是阿妈尼的超市关张了,让她高兴的是阿妈尼的儿子志秀找到了好的工作,接老人去了首尔,只有自己爱车还停泊在超市的后院儿。

    阿妈尼怕若丹回来会惦记她,还让志秀给若丹留了封信!

    林若丹一手拽着大大的行李,一手拿着阿妈尼留下的信,在风雪中独自一人向山上走去……

    看来我这是要闭关了了吗?

    在澄明的雪国里,尘世的纷纷扰扰都可以抛开,唯有思念永不停歇。

    在每日紧盯着加布力尔博士的消息时,林若丹也会偶尔去工地转转。在公交车站听听工人们的交谈声,由于她改变了装束,没有人发现她就是那个金律师的女朋友。

    人们有时也会议论到他们,林若丹想从他们的口里听到一些关于自己的信息。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