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章 不见的是那支枪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2章 不见的是那支枪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别嘚瑟、别嘚瑟!我真没嘚瑟!

    可我就像‘魔鬼’走到哪都遇上不好的事。

    父亲或许是遇到我才英年早逝、约翰*乔纳斯夫妇是因为遇到我,才被仇家杀害、就连狄丽亚也不能幸免、这回轮到金宬明了。

    所有遭遇在脑海里就像过电影一样被重放,那些都是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他们都受过或正在受着煎熬……难道是因为我,因为我是个不祥的人?

    是不是我一出生就注定了作不了一个平凡的、作不了一个最普通的女人?注定了就是一种被边缘着的人?

    无助林若丹在那个寒冷的冬夜里、在那个鲜为人知的韩国的小阁楼出租屋的幽闭空间里变得疯狂了。

    她猛然间想起了还有哭泣能解决精神上的问题,或许哭出来就能解决精神上的恐惧,自己不会被所有无解问题的困顿而逼疯。

    于是她任性地哭起来……发泄过后心里舒坦多了。

    她开始深深地思索,寻找灵魂深处的智慧。杨远迪说过:人的大脑有着挖掘不尽的潜力……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地寻找金宬明和耐心地等待。希望加布力尔博士能再给她提供些更有价值的线索。

    或许那个线索对她也是毁灭性的。

    最近她也常去那片工地,由于害怕暴露特意的改变了装束。

    现在龟田胜算的势头可谓是:喧嚣尘上。工地的进度正以突飞猛进的速度发展着,按照这样的势头,来年的后半年就会有大量的居民入住,到那时商业活动会很频繁,犯罪活动便会隐藏的更深。也许龟田胜算还会甄选居民入住,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她忽然想起了有那么一段历史:J国曾经有一次大量的移民活动。

    哼……公交车窗里的林若丹轻蔑地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呲笑。龟田胜算,你想的也太美了,你们的天黄都实现不了的东西你又怎么可能实现?

    你以为韩国人会让你得逞吗?金宬明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林若丹也曾锲而不舍地跟踪那个叫朴敬贤的龟田胜算,结果看上去金宬明似乎没有被他绑架的意思。因为龟田胜算也在寻找金宬明。他最害怕的恐怕也是金宬明吧。

    这个时候的林若丹就像是一只蛰伏的小猛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一但外界的条件变化她会如何听扬起她的‘利爪’凶猛地冲出来。

    让她作出决定的还是加布力尔博士最终的消息。

    有天晚上林若丹正耐心地等着大洋的另一头一部美剧的上传,只要再坚持十几分钟就可以看到盼望了一个星期的剧集了。剧情正在如火如荼中,那个间谍案在林若丹的心中开出了荼蘼的花朵。沉浸在喜欢的悬疑剧中是暂时忘记苦恼的最好方法。

    这时邮箱的消息提醒闪动起来,这已经是加布力尔博士的第三只邮箱了。注册地点全都不在同一个地方。

    林若丹小心点开,就像是怕惊动了正在酣睡婴儿。

    邮件是密码式的,林若丹潜意识的有一丝紧张,她抄下了那一组数字,然后彻底删除了邮件,关闭了邮箱。

    根据她和加布力尔博士研究规定的方法,她找到了书籍,打开书页进行破译。

    此刻她专注地忘记了一切,可这唯一的工作却让她震惊的手脚冰凉。看着破译出来的纸上的字迹,林若丹神经质的双手十指绞在了一起。

    纸条上的字迹太刺眼了。

    近年来国际刑警加大了对黑手党家族的打击,使贾尼尼家族遭到重创!佩德罗为振兴家族从挑大粱,遂开发亚洲市场。有消息称他在集结武器准备走私。最有可能的就是南北国!据一个米国CIA帅哥讲此次货品有可能是:黄铀饼。

    林若丹傻了,她脑海里泛起了无尽的联想。

    黄铀饼?看来那些新闻不只是捕风捉影啊!

    那只胖子要干什么?胖子的胃口一般都大,体胖都是吃出来的。

    于是她迅速地来到聊天室,发出暗语问:在哪里登陆?

    加布力尔博士毫不客气地回答:不知!

    她又问:何时?

    回答依然是:不知。

    林若丹急了:去问你家帅哥。

    回答说:他睡了。

    一般在暗语中‘他睡了’跟休眠差不多。

    叫醒他!

    加布力尔博士发出气愤的表情:他又不是肥猪。再见!

    林若丹陷入了迷茫中,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紧密跟踪龟田胜算?这种事情不上演无间道恐怕根本接触不到实质内容。

    可是演一出无间道对自己来说是不可能的。

    当她信由自己的脚步来到明律师事务所时,天就快黑了。原来她还有着事务所的钥匙,这让她感慨万千。

    打开门时有一股灰尘的味道扑鼻而来。事务所解散后这里应该没人打扫了,到处是灰尘覆盖让林若丹不想坐下。

    她一直走到社长室拉开了落地灯,除了物件蒙尘,其它东西还都是原来的样子。

    我的金大律师你现在在干什么?能回来跟我说说话吗?也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她停在那张大大的老板椅前,怎么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哪里不对那?

    林若丹凝神地观察着。她似乎看出了点什么了,应该是这里,老板椅有人坐过,看那个灰尘的印记说明坐上去时很仓促。

    会是谁?金宬明?一定是他,别人来干什么?

    可是他来这里干什么?林若丹缓缓地坐了去,能来事务所看来金宬明离这里不会太远的。

    那么给他留个条子?就告诉他:我也来韩国了,正在找他,有要事商量?

    林若丹写好了条子放在桌子上,她想离开时,又觉得不妥,于是她把纸条放进了抽屉里。

    第二天晚上她又来了,纸条根本没有人动过的样子。事务所也是没有人光顾的样子。她想了想把纸条抽出,放到了桌子上。

    第三天纸条上落上了灰尘,而在桌子上形成了印记。

    这让林若丹陷入了深深的失望中……不再来了吗?那仅仅回来一次是干什么呢?走在回去的路上林若丹一直想着这个问题。

    突然间脑子里灵光闪现:回来取东西!一定是的。取什么呢?有什么值得的……

    想到这里林若丹迅速转身飞也似的跑回了事务所。她冲进了社长室,一把推开那只老板椅,整个一面墙都是书架摆满了书籍,中间最下面是一只保险柜。林若丹蹲下身仔细地观察起来,保险柜的顶端有指印,按键是否被按过肉眼是看不出来的,要用显微镜才能看的明白。

    不过,已经用不着显微镜了,柜子顶端的指印说明了一切:柜子的主人曾经回来打开过它。似乎取走了些什么!

    林若丹知道,有关一些重要大人物涉案的证据金宬明会把它们保存在这个保险柜里。

    只有打开它才能确认金宬明是否拿了那件东西。

    林若丹开始试着密码,一个律师的密码是很难解的。像金宬明这类人不会用手机号、生日、身份证或是纪念日作密码的,更不会傻傻地用什么六个八、八个六的。

    这对林若丹来说很伤脑筋,猜了无数次也猜不到。若丹只能放弃了再猜测,她想:金宬明脑子里的数字对她来说就是个迷,要是猜字游戏她应该在行的。

    难道是字?不管怎么样再试试字吧,会是什么字呢?金字?明字?连‘宬’字也试过后,她试了一个‘丹’字,有点那么孤注一掷的味道。

    奇迹出现了,她按‘丹’字的笔画输完以后,保险柜奇迹般地打开了。

    林若丹有些兴奋却也提心掉胆地打开了保险柜的门,打开后她傻掉了。

    果然是她想的那个样子:那支从周胖子那里留存下来的手枪不见了……

    这个柜子最上面那一层一定是放枪的,那里现在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而下面那一层则满满地堆着各类文件。

    林若丹跌坐在地上,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就在眼前。她似乎已经明白了金宬明的心,明白了他接下来要作的事。

    看着保险柜空荡荡的一角,林若丹连连冷笑:呵……呵呵,金宬明,你要用一把手枪来干什么?就用那么一把小小的手枪来对付倒卖武器的商人吗?你有足够了解那个J国人吗?知道他的弱点吗?

    林若丹冷笑到流出了眼泪:宬明啊,不行,这不是你想要的!不是……

    几天来林若丹一直想着这样的话,她不希望金宬明铤而走险。面对那样的敌人,金宬明只是羽量级的稻草人,他真的没有胜算,还很有可能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不行,这绝对不行!几天以来林若丹想的最多的就是这几个字。她似乎看到了结果,所以才在心中拚命地摇头。

    现在她也觉得自己离金宬明是那样的遥远,似乎生命中从未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林若丹为此整夜的无眠,一种不好的猜测不停的闪现:会不会他已经—死了?

    呸、呸、呸!不会的,她没有这样的预感。

    如果金宬明真的离开这个世界,那么她一定会知道的。他会用独特的方式告诉自己的,林若丹确信金宬明至今尚未行动……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