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1章 不会再有你的片言只字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1章 不会再有你的片言只字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在杨远迪的监视下如坐针毡地呆了几天,她实在熬不住了准备再次追随金宬明——去韩国。

    一切就如最初的决定,她绝不会袖手旁观。为了杨远迪每日都会打过来的‘监视’电话,她不得不关了手机。尽管如此还在候机大厅被杨远迪撵上了。

    “林若丹,金律师不是说不让你再去韩国找他嘛,你只要等他回来就行了。”

    “那是他的意愿又不是我的!”林若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我真想骂你,你……你就那么放不下?”

    “也不只是因为他吧。嗯……还有其他的。”

    “你就是一个傻瓜,非得作茧自缚?”

    林若丹不说话了,垂着头站在那儿的样子像个犯错的学生。

    杨远迪对她打也不是骂不也不是,这让他最后的放弃有些不太淡定了。

    “林若丹,你喜欢他这是你的自由。要不是我答应过你父亲好好照顾你,我才不管那么多事儿呢。好吧,既然你要走我也不能绑住你的腿。不过,林若丹你若走出候机大厅,我的心里就不会再有关于你的片言只字。”

    “我……对不起!”

    杨远迪直视了她良久,转身走出了候机大厅。

    林若丹知道自己和他的友情面临着崩溃的边缘,只是她实在没办法对金宬明放手。每日想到他的状况和那个J国人对他做的事情,都使她的心灵备受煎熬。

    所以她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袖手旁观。就算是自己只有绵薄之力她也要义无反顾地付出。

    她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在青阳的出租阁楼里。先开始打听金宬明的行踪,去他曾经去过的地方寻找,都没能找到。

    但是她找到了形容枯槁的池真慧,以前的大美人变得眼窝深陷瘦骨嶙峋。精神涣散眼神迷离地看了一眼林若丹。

    “池社长……”林若丹扭头看了看护士,护士知趣地走出病房。

    “池社长,你这是怎么了?”

    池真慧看向她的眼神就像是不认识她一样,她没说话,有气无力地伸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了纸和笔。她写下了一个人的地址和名字递给了林若丹。

    “去找他吧,让他告诉你。”说完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林若丹按池真慧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首尔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律师曾受池真慧委托起诉了与其投资人朴敬贤的经济纠纷案。动作似乎晚了一步,国土司的批文已经下达,所以目前来讲土地的所有权已经归吉凯建设了。

    池真慧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法院也开庭审理,以矛盾的焦点为经济纠纷冻结了吉凯建设和尊凯瑞的经营资金。

    这是吉凯建设能作到的最大的努力。池真慧可谓是孤注一掷了,她已经放弃了自己那个物质财团了,面对这种财务状况,她的下一步就是面临破产边缘。

    估计这就算是杨远迪所说的:吉凯建设单方面撕毁合同。

    看来池真慧是打算破釜沉舟了。林若丹咬了咬牙:该死的的J国人。

    律师还提起了金宬明。

    “宬明君上庭作证了,可合伙人方面则当庭指证他是杀害私家侦探权相龙的凶手。当时宬明君就被带走了。”

    “你是说金宬明?”

    “是的,宬明君也是我的前辈。看情形他也很难过,好像是得了什么病,挺严重的,说话也不太利索呢。唉……”

    “那他现在怎么样?”

    “有消息说他从警署逃跑了。”

    “那……那他不成了通辑犯了吗?”林若丹呆呆地问。

    “可不是嘛,前天还有消息说他在什么地方出现了呢。幸好警察去晚了没抓着。哦……我是说……”律师觉得自己的立场有点不太对,就停下来了。

    “那要怎么样才能洗脱杀人的嫌疑呀?”林若丹机械地问。

    “指证的人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他就杀了人。但是他必须等待警方的调查。这么一跑对他是很不利的。”

    “哦……”

    林若丹没有打听到关于金宬明的确切消息,只知道现在的局势对他很不利。并且他居无定所、颠沛流离。

    她明白现在的首要任务无疑是尽快地洗脱他的罪名。于是她找到警方询问,警方对这个小丫头很是不以为然,所态度也不好。只是囫囵吞枣地告诉她说:指证人说私家侦探权相龙的最后一个联系人是金律师。

    “那也不能证明金律师就杀了人啊!没准儿私探是想告诉金律师一些重大的事件才被杀的呢。”

    “你说的都对,丫头那你就拿出证据来给我看看,啊?”

    警察说的没错,林若丹眨着眼睛无言以对。

    警察嘲笑着她:“怎么?没话说了?小丫头,回家该干嘛干嘛吧。”

    “七……花猪!”

    “喂,你个小丫头还敢骂人。”

    林若丹撇了撇嘴:“电视剧里管那些优秀的顶级警官都叫‘花猪’,大叔你不知道吗?”

    警察瞬间让她给侃‘晕’了。

    林若丹又去找澜检察官。

    澜检也很着急,作为一个律政官员,他也在尽力调查,虽然进展缓慢他表示不会对自己的好友放任自流的。

    林若丹问起调查的方向,澜检察官没有对她过多的解释。林若丹明白无非因为自己是个外国人,检察官比较谨慎而已。

    一切似乎停滞不前了,林若丹只能白天到处逛荡,希望能在哪个角落里奇迹般地发现那个人。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在大海捞针。

    心乱如麻的时候她给加布力尔博士留言,她问聪明的牧师:如果是他遇到此事会怎么办?

    博士只是让她静静地等待。

    冬天来临,韩国开始下雪了。林若丹出租屋的那一片玻璃顶也被她盖上了。望着窗外在冷风中漫舞雪花,林若丹觉得这注定是一个忧伤的冬季。因为今年她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作事了,这种状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而心里问的最多的还是:金宬明你到底在哪里?你会在哪里渡过这么寒冷的冬天?

    这样的日子结束在得到那则消息以后,突然有一天加布力尔博士给她留言了。

    加布力尔博士在聊天室中先发了个笑脸,林若丹对着主麦鼓掌,这是告诉加布力尔她在。

    于是密码发布进行中,第一个数字是加布力尔给主麦拍了三砖,踢了六脚。

    林若丹并不急于去找书,她努力地做着记录。

    直到加布力尔和聊天室的人道了晚安。

    林若丹才收起了笔,此次密码联络结束。

    然后她开始专注地进行翻译。

    信息来自于一个现任CIA帅哥:佩德罗*贾尼尼最近要有大的行动了。此次生意对象据说是一个亚洲人。看来龟田胜算的行动极其顺利。

    最后加布力尔博士说:如果有消息会在第一时间告诉她,还让她多注意聊天室。

    这个生意很明显是佩德罗和龟田胜算的武器交易。

    林若丹用发抖的手烧掉了翻译文稿,她站在灶台前发愣。

    我要怎么做?现在还是找不到金宬明,就算找到了他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因为他们无法查出加布力尔牧师这则消息的准确性和实施内容,以及事件要发生的地点。

    林若丹记得杨远迪说过: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言语先走心!

    她给自己泡了一杯浓茶,现在该是她走走心的时候了。那天的一整夜里,她给自己提出了很多的设问句。肯定后再否定,搞得她在天光泛白时疯了。

    这里是韩国,又不是自己的家,所以此事自己不可作第一个开口的人。她在这句话的后面打了个对勾。说明这个道理自己是认同的。

    那怎么办?应该寻求帮助?可是谁能帮助自己?她回答这句话的内容是:几乎没有人!

    澜检察官他要讲证据,而加布力尔牧师的证据会让他人认为是子虚乌有。尽管澜检和金宬明是过命之交,不可否认他也是律政界人士。

    林若丹又想过匿名举报到警方和安\全局?那取证工作谁去作?从哪里入手?金宬明无疑成了自己的前车之鉴。亲自做这个工作是不行的。

    她又问自己:你怎么知道韩国警方和安全局就不会去查呢,他们查证不是会更有力度?看来这是自己把球一脚踢出去是最好的办法,反正是匿名的,只要自己做到万无一失就可以了。

    但是这样一来,池真慧就完蛋了。一旦涉及国家安全,池真慧的存在就太渺小了。那么她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

    林若丹挠着脑袋,她真的想不出来。如果这样的话,自己就算是亲手害了池真慧!那金宬明肯定会埋怨自己……另一个声音又说:害了她又怎么样?相较与整个国民,她一个小小的池真慧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可是这么牺牲池真慧愿意吗?要是她愿意她早就做了,对不对?

    这么一问,林若丹又懵了。所以天光泛白的时候她被自己逼疯了。

    MD个龟田胜算!

    那么多人死了你却还活着,那么人都活着可你怎么还不死啊?你要是死了不就没事了吗?所有的问题和矛盾都会迎刃而解。

    对哎,如果他死了呢……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里就被她无情地掐灭了。

    她正告自己:林若丹,你以为你是谁啊?这次的事件和上次的不同,所以你别嘚瑟!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