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章 说都不会话了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0章 说都不会话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的话你听不听?”林若丹歪着头萌萌地问。

    “呵呵。”金宬明觉得她很幼稚,恋爱中的人都很幼稚吧,包括自己:“听!全世界只听丹丹话。”

    “哼,骗子。你才不听哪。”

    金宬明固执地双臂圈着她的腰:“听!”

    林若丹轻轻地用手指理着他的发丝,这个家伙今天怎么像个孩子似的。

    “那我告诉你……”她用手画着左侧大脑额下后方说:“这里是布洛卡氏区,是运动性语言中枢,专门管语言的,中医给你针灸然后用电波干扰激活这里的纤维神经细胞,你还要多做练习,恢复好了你就可以正常说话了。”

    金宬明安静地听着还赞叹道:“丹丹懂真多……学问多。”

    “哈哈,我哪儿懂啊。这都是杨远迪告诉我的,人家是学医的科班儿出身……”林若丹的话没说完,停住了。因为金宬明变脸了,他放开林若丹向后一仰,躺在沙发里。

    “我还……录师……科……巴哪。”心情瞬时间的改变让他前言搭不上后语了:“现在废物了,没……你杨兄好。”

    林若丹连日来刚刚好点的心情听了他的话直往下沉。哎哟,这吃醋咱也挑个时候好呗。

    “杨什么兄啊,他比你小。”林若丹坐下来嗔怪在拍了他一下。

    金宬明拂开了她的手:“按多少打分数……我小。”

    听了他的话林若丹想哭,这一着急说都不会话了。这病什么时候能好啊。恐怕也只有她能理解金宬明说这话的意思了。

    “我记得你说过爱我的,你没忘吧?可是你不了解我。小时候因为双方家世的原因,我们也是好朋友,那时候我还是小丫头哪,跟学校里大多数女生一样,挺崇拜他的。不能不佩服杨远迪的洞察力,那时候他就知道什么叫官商勾结……”林若丹难过的停下来。

    金宬明也难过起来:“用不再说了。”

    林若丹轻轻笑了笑:“跟我说一遍:不用再说下去了。”

    “哦,不用再说下去了。”

    “很好,乖!”

    金宬明抓住了她又要揉他脑袋的手,心疼地看着她。

    “其实当年他离开我,我也没那么难过。倒是现在,我什么都给不了他啦,这让我很难过。”

    “跟我比他优秀!”金宬明有点伤感,在林若丹面前直视这个问题很难。

    “这句要这样说:我跟他比,他更优秀。”

    金宬明重复了一遍,是那种极不情愿的。

    林若丹笑起来:“你们没有可比性,他的条件多好啊。从小就像个皇帝似的,到哪都有众星捧月。你小时候哪,没人管不说还受了那么多的苦。虽然这样却上了韩国最好的大学,而且又是律师专业。你不知道,如果杨远迪不佩服你的话他才不理你哪。所以说在我的眼里,我的爱人是唯一的。”

    “唯一的?我?”金宬明又像孩子似的兴奋着问。

    “是的,你是我的唯一。”林若丹似发誓般地郑重其事地说。

    这让金宬明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他把林若丹拉倒在沙发上痴痴地缠过来。

    “丹丹也是我唯一,想你常常想,只要你活好好的,我没事就幸福了。”金宬明的表达缓慢而沉静还算顺畅。他伸出手解开林若丹胸前的衣扣。

    林若丹紧张地阻止着他。

    “让我看看。我不做什么。就看看好了没好?”

    林若丹明白了,原来他在担心自己胸口的那只鞋印儿。

    她不想让他着急,静静地别过脸去。胸口那一丝凉意让她知道衣扣被解开了,被踢的那一脚瘀青已经消了,胸口一片莹白细嫩的肌肤。

    金宬明的唇和温暖的鼻息一起贴上来,吻变得越来越炽烈。

    林若丹能感觉到他的手指勾起了卫衣,那个吻开始蔓延到敏感的部位。

    她拚命地攥紧了拳头,身体也紧紧地绷了起来。

    金宬明感到了她在颤抖,或许是少女的恐惧和害怕吧。他不得不把自己从深深的情\欲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他也知道此刻要想拥有梦寐以求的人,似乎也可以得到。但是他须要的不是这个,因为丹丹须要的是天长地久。即便前路黑暗无法预知他也要给林若丹最美的,让她认为最无以伦比的未来。或许这个很奢侈,但他会努力。

    喘息尚未平静的金宬明依然深深地注视着她,他甚至不想眨眼地把她看进永恒……

    把扣子给她扣好,他依旧轻轻地唤:“丹丹……”

    林若丹尴尬地红着脸,不敢看金宬明的眼睛。那双深邃眼睛酷似深井,掉进去就别再想出来。

    她认为现在自己应该去灌些水……

    一种逃离的背影让金宬明看个明明白白,他能断定林若丹是爱自己的。他总算是放心了。

    没有看到她和杨远迪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的底气还很十足,当真正看到他们俩个在一起时,他的心就像谁在用刀一直割不停。当初想让杨远迪带走林若丹的想法让今天的他没办法容忍了,他不会再做第二次这样的事。

    林若丹你是我的,因为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在你面前丢失的了。

    他暗中打定了主意。并且安慰自己:一切总会结束,一切会好的!

    那天晚上林若丹陪金宬明海阔天空地聊到天光泛白,才陷入睡眠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一阵敲门声把他们惊醒了。两人尴尬的面面相觑,然后林若丹如灵猫般跳下床,拎着鞋子向楼上跑去,回头示意:你去,你去开门。

    她上楼躲了起来。

    金宬明知道:导游带着中医来了。

    果然是他们,金宬明开始道歉。

    导游则笑眯眯地看着他。

    “笑毛?告诉医生:我先洗脸。你给医生拿饮料喝。”虽然缓慢了点,但医生一直点头:“嗯,不错!表达的很流畅了嘛。”

    金宬明羞涩地鞠躬:“谢谢!”

    导游跟着他来到卫生间,堵着门跟他示威。

    “干……什么?”

    “你们俩……啊?哈哈。”导游坏坏地笑。

    金宬明脸色极不自然地骂他:“庸……俗!滚……”卫生间的门被‘咣’的一声关上了。

    导游摇摇头:啧啧,结巴了吧!

    这样的治疗持续了几天时间,金宬明‘失踪’了。不用说,他回韩国了。

    给林若丹留下一封信,只是让她等着自己回来找她,他还说自己问导游要过帐号,回去后会把杨远迪的钱还给他。

    拿着金宬明留下的信,她追到机场时航班已经起飞了。看着遥远的天空,林若丹的心一片虫噬的空茫……

    杨远迪确实从导游那里收到了金宬明还给他的钱。‘呵呵’他只是无奈地笑了笑,金宬明回国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换作自己恐怕也会归心似箭。

    现在麻烦的是林若丹,这丫头指不定哪天就又追去了。追过去好好过日子是个好事儿,可好好过日子是没有可能的。

    杨远迪出现在林若丹的楼下,他不上楼,打电话给喊她下来。

    两个人坐在肯德基店里对峙……

    “无论如何你都不适合再去韩国了,别人家的事儿,我们不跟着掺和行不行?”

    “知道了……”

    “这种事情永远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简单。我没那么小气,如果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早就帮助金律师了。听明白了吗?”

    “知道了……”

    “所以你就在国内等待事态的发展吧,我觉得你不去搅和,金律师处理问题会更果断的。如果你现在去韩国,金律师又会束手束脚的。懂我意思吗?”

    “知道了!”

    ‘啪’的一声杨远迪把热咖啡墩在桌上,吸管开口处有咖啡液喷了出来溅到了杨远迪的手上,他甩了甩手恼火地说:“你是跟鲁智深一个属相?用‘知道了’来骗老和尚!明天开始去远大上班。”

    “我不去,远大也不是收容所,我也不是你女儿。我不出国不就行了。”

    “不行,你总得赚钱养活自己吧。你不是我女儿,真是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个我信!不过,杨总,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你老人家就别操心了,我知道怎么做。”

    “你知道才怪哪。”

    确实,林若丹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失去金宬明的消息让她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心神不宁的。

    甚至和池真慧的失联,也让她头痛。想来想去林若丹决定找池真慧的秘书,找到秘书的电话号码,林若丹心想:这就是一根稻草了,你可千万得开机呀。

    还好,池真慧的秘书顺利地接电话了。

    “喂?您是哪位?”

    “哦,我是林若丹。你最近还好吗?你们池总怎么样?”

    “若丹尼,很久不联系了,真的好想你呀。你现在在哪儿?你还不知道吗?池社长她住院了,有人谣传说她得的是莫吉隆斯症。”

    “什么是莫吉隆斯症啊?严重吗?”

    “莫吉隆斯症本身是绝症,皮肤下面像是有寄生虫在爬,局部皮肤溃烂……反正挺吓人的。可据我估计,池社长哪会是这个病嘛,她肯定还是中毒。不过,前两天听说金律师回来看过她了。金律师把她带走了,具体送去哪里,我真不知道。”

    “哦……”林若丹无语了。

    “丹尼,其实金律师的人品真的不错。要是我就不再管池真慧了,当时任金律师怎么反对,池社长也不听他的。唉……”

    “就没有别的消息吗?”

    “还有啊……”秘书似有难言之隐。林若丹急了:“有什么你就尽管说呀,别让我着急。”

    “话说有一个月了,金律师被人举报了,说什么杀人案的事儿。多了我也没打听,人家也不肯说了。若丹?”

    “哦,我在听哪……”

    林若丹挂断电话后,心乱如麻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