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章 控制一下琴瘦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9章 控制一下琴瘦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导游是个好人,由于和杨远迪那种意外的缘份,被安排在远大连锁假日酒店营销总部。

    杨远迪要求他每天开车子带中医先生给金宬明针灸加按摩。

    再见金宬明时导游也震惊了。

    “出什么大事了?”

    金宬明死也不肯说话,用笔写:小事情。你好吗?

    “好,托你的福嘛!现在远大集团上班了。”

    金宬明笑着摇头。

    “哎哟,我说哥,你得跟我说话呀,没听医生说嘛:一到三个月内你是可以痊愈的。你要是总不说,脑细胞就死光光了。”

    金宬明垂头不语。

    “我说韩国哥,你别只跟林妹一个人说话,你要逮着谁跟谁讲才行。”

    金宬明写道:谢谢你,不用管我。

    这话写出来后,把导游气跑了。

    来到走廊他给杨远迪打电话:“杨总,他根本不理我。不过看他和林妹说话的时候,感觉治疗的效果还是挺不错的……嗯,我知道了,我会坚持的。”

    没多久金宬明的行动已经很方便了,跟林若丹说话时开始变得顺畅了,只是有些不常用的词汇说起来还是困难。

    他仍然不跟其他任何人交流。他写道:语言不通!除了导游别人还真无法跟他计较。

    他跟林若丹说要出院,因为他不想接触其他人。

    他的要求院方也同意了,只是中医的治疗还要保持一段时间,就是导游还得继续每天接送中医先生,这回是去林若丹家里。

    林若丹将他带到万和的新家。这里是精装修的房子,可是缺少人气。出院那天导游带来好多人给林若丹暖房。

    本来叫了杨远迪的,可是杨远迪只是在楼下饭店的门口徘徊,根本就没上来。这些被为了躲避闹哄哄气氛而走进阳台的金宬明看见了,他也看见为了安排饭店的林若丹走过马路奔向杨远迪面前时的样子……

    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深邃起来。此刻他的心灵也开始变得幽闭而恐惧。

    在饭店里用餐的时候,林若丹也坐在杨远迪的旁边。林若丹只是觉得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而且对于这次他为金宬明所作的一切表示感谢,又多陪他喝了两杯。

    金宬明则跟导游坐在一起,两个人基本上不说什么话。金宬明沉默地理解成:导游现在也一心向着杨远迪,那个杨兄现在是导游的老板。

    对面的两个人就像是金童玉女,一对璧人。而自己身上还有着顽固的瘀青不肯散去,在这群人当中只是一个不会说中文的大舌头,一个怪物。

    他趁人不备悄悄站起来离席而去。

    能来的都是好不错的朋友们,谁也没有因为在坐的有一个韩国人而拘束,大家似乎都略有微醺,没有在意一个总也不说话的人离开。

    直到导游发现金宬明不见了的时候,才到卫生间去找,没找到就问服务员。人家说看到他们包间里有个人走出去了。

    导游只能也跑出门去找,根据测算金宬明的速度,导游在就近的一条街上来回的跑了两圈,才在一个肯德基店的玻璃窗里找到了他。

    什么都没点的金宬明格外的落寞而忧伤。看的导游也有点心疼了。他给林若丹打手机,告诉她自己跟金宬明在一起,知道情况的林若丹以为是两个人一起出去的,也没在意。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导游让金宬明很感动,他拿出笔来写:我没事,不用担心。

    导游扯过纸撕碎了,眼睛直视着他不出声,只是想逼他说话。

    金宬明又扯过纸来,又被导游撕……金宬明停住了,眼睛望向窗外,一副无辜的样子。

    “操……”导游气疯了,顺口骂出了声:“金大律师,你以为你了不起吧,一个臭韩国鸟。”导游停下来想想中文他又听不懂,就换成韩文。

    “金律师,你不用这个样子。你知道林若丹把你安排在她家须要多大的勇气吗?在我天朝帝国只有夫妻才会住在一起,不像你们韩国人,男男女女的住进一个大杂屋。”

    “不要说……无聊的话。”金宬明淡淡地回应了。

    只要他出声就是好事。导游继续说:“金律师,你不顾及我们没关系,你得照顾一下林妹的感受,今天本来应该是你要感谢人家杨总的,这个事儿是林妹在替你做。怎么啦:你还委屈?”

    金宬明抬起眼:“你……知道?不配……对吧!别……强迫我!”

    导游一下子明白了,原来眼前的韩国男人正因为自尊心作祟。

    “哈哈,不强迫你!嗯……金律师不要怀疑林若丹,旁观者清,我能看明白她对你……”

    “行啦,闭上嘴!”情急之下,金宬明喊出的这句话倒是挺顺畅的。

    “好,我不管!只是一个女孩子总是为你操心费力的,你也要理解她一点儿。啊?”

    “我……打算过……放弃她的。我……不配的。”

    导游回答了一句最实在的话:“她并不在乎你配不配的,谁也没办法?就连杨远迪都没有一丁点儿的办法,他还有中国远大首席的头衔哪。”

    金宬明没说话心里想着:所以我离开最好,反正现恢复的也差不多了。

    那天晚上林若丹多喝了几杯,金宬明回来的时候,她正趴在一楼的吧台上推着酒杯。

    好在万和的复式楼两个人住着还算方便,她已经把沙发床支开,给金宬明铺好了被褥,秋末的天气很冷了,林若丹是刚刚买的电暖气,还被来暖房的朋友嘲笑了半天。因为用暖气确实早了些,但林若丹考虑到金宬明的身体状况,她认为还是要提高室内温度。

    因为在等待金宬明,林若丹没有锁门。

    见他推门进来时,林若丹跳下了吧椅。

    “宬明君,你回来啦。我认为这种情况下你先行离席是不礼貌的,不过看你有病,这次原谅你,下次没门儿。”

    有些微醺的林若丹站立不稳,双手抓住了金宬明的两只袖子。

    金宬明急忙将她抚正,把她推离了自己一段距离。

    “喝多少……你?”

    “没多少,你知道我在加拿大能喝……威士忌呢……对了你住那儿。”林若丹一个转身指了指楼上:“我睡房顶。”说完话她一头扑向沙发里。

    金宬明洗了一块温毛巾,搭在她的头上。

    林若丹一个激灵坐起来:“啊……干嘛你?大冷天的……哎哟,要死啊你。”她今天喝的高兴,家乡话也顺嘴就说出来了。

    看着坐在对面沙发里的金宬明,林若丹的酒醒了,脸色现出了尴尬。

    金宬明温柔地笑了笑:“丹丹……”

    “昂……”林若丹转头看向一边。这个家伙消了肿的脸更加消瘦了,也似乎更加蛊惑人心了。

    “丹丹……中国人同处……一室的人……只有夫妻对吗?”

    “啊?……不,不是啊。还有别的,比如合租的,姐弟母子什么滴。”

    “哈哈……导游说的。完蛋……你的清誉……毁我……手里。哈哈……”金宬明的心里想起了杨远迪那张幽怨的脸,心里很是得意。

    “七……小人!”林若丹被他的笑声搞了个大红脸,边骂边站起来想上楼去。

    金宬明抓住她衣服的后襟,从后面将她圈进怀里。

    “丹丹……”此刻心中积郁的情感狂泻而出,金宬明将头俯在林若丹的肩上,热泪滚烫地滴进她的衣领里。

    “丹丹……”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喃喃地轻唤。

    林若丹的心狂跳不止,故做镇定地说:“你怎么就这两个字说的顺溜啊!七……小人!”

    金宬明抓住她的肩膀转过她的身子,低头凝视着她:“对,我是……小人。小人是不会……放了你的。”

    此刻这个男人什么都不须要,他只要尽情地宣泄自己的情感。

    被他拥在怀里的林若丹抬起手给他抺着眼泪一边说:“傻啊,怎么了这是?”

    “丹丹,为什么……这两个字……顺溜。因为我脑子里只有……这个人,林若丹、丹丹。谁也不能……抢走。”

    林若丹推开他,她须要控制一下情绪,不!或许说应该控制一下琴瘦!

    她拿起水杯猛地大口地喝。

    “你的丹丹没人抢。你当她是秋季打折的拉夏贝尔吗?”

    “拉夏贝……尔是什么……东西?”

    “哎呀,不是东西。”林若丹很不满意此时的自己,她接着灌水。

    “丹丹!”金宬明拉着他坐到沙发床上:“这是我们夫妻的第一个夜晚呢。我想陪你说话。”

    他缓慢地吐字,居然一次也没有断句。他觉得这是男性醺然陶醉的念想所使。

    “去!谁们夫妻呀?你不是跟我分手了吗?不是为了你们家……池真慧嘛!”林若丹实话实说地抱怨着:“陪你说话?你愿意说话吗?跟别人像个哑巴似的也就算了,跟导游你还写、写、写的,你不知道你烦人吗?”

    金宬明缓缓地开口,他尽量做到慢条斯理,今夜他打算成为一名绅士。

    “没人想跟你这样的女孩子分手,只有傻瓜才想。”他想不起来要说的词语时,就借助手势。他挥手抖动了一下手指:“你几时愿意离开我的?我到哪里你都能找到!呼……”

    这样表达起来虽然顺畅,可是也很累。

    “呀……”林若丹站起来揉了揉他的头:“进步不小嘛,居然可以跟姐姐顶嘴了。快告诉我谁教你的。”

    金宬明扬起头,此刻的金大律师很乖的样子:“跟你学的。丹丹其实就是我的母亲、姐妹、女儿,还有老师!”他闭着眼睛努力地把这些语句说的平顺。

    林若丹把他拥进怀里:“很好,坚强的你让人感动。那现在告诉我,受伤这事儿是谁干的?”

    “现在还不知道那些人是谁,没办法告诉。你也‘别’用知道。”

    金宬明打定主意什么也不告诉她……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