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章 失语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8章 失语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在中国医学教授的尽心医治下,神智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只是他看到人时还会发愣,也不说话,可能是脑震荡引起的。估计是浑身依然疼痛着,动也不想动。

    经过专业的检测,医生说他的肌体组织硬伤只能慢慢恢复。内脏算是没有大伤,靶向用药就可以了。主要是大脑属于闭合性脑损伤的挫裂伤。

    林若丹一听医生这么说,紧张起来。在一旁的杨远迪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从主任医师的办公室出来后,林若丹拉住了杨远迪的衣袖问:“教授说的是什么呀?我听不懂。”她的声音轻轻的,感觉正在害怕。

    林若丹,看来你真的很在乎他,我是时候放手了。杨远迪充满着忧伤地说:“医生说他颅脑损伤了,我们看到的部分可能要影响他的语言能力……”

    “你说什么?一个律师怎么可以丧失语言能力呀?他不能说话了还怎么能当上一名皇家律师?天哪,我该怎么办?”林若丹面冲杨远迪无助地发问。

    “他还有你!”

    杨远迪这句生硬的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自己生气有什么用哪?早干什么去啦?

    于是他放缓了语调:“若丹,不是还有我嘛!我会全程跟踪治疗的,你放心吧。你忘了我可是医生,现在我就联系专家来会诊,你放心吧。”

    林若丹看着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杨远迪。是啊,他是学医的,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若行医至今恐怕也是响当当的名医了。让他搅在自己和金宬明之间,从某个角度讲对杨远迪是伤害也是不公平的。林若丹的心里一阵的歉疚,想来想去都无以为报。

    那天晚上林若丹给金宬明做了鸡肉粥,因为他还只能吃流食。

    当把保温饭盒放下的时候,金宬明伸出尚在孱弱中的双手拉住了她的手肘。

    “离……离开……这。”

    林若丹还是有些吃惊的:“宬明君,你感觉怎么样?能说话呀?”

    “离开……这里……”此时的金宬明急的眼睛红了:“我要……离开……”

    林若丹握着他的手蹲下来,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宬明君,谢天谢地,你能活着太好了。你吓死我了,要是就这么死了,你让我怎么办?”

    没等金宬明再说什么,听见了两声敲门声,杨远迪和主任医师进来了。

    主任医师走到病床前说:“小林啊,你男朋友的情况前面我都跟你讲过了。现在就具体治疗再跟你商量一下。刚才杨总找来了几位本市各大医院的专家作了会诊,大家的认识还是很一致的,看来脑损伤的治疗有一定难度的,所以要尽快,见疗效的康复期大概是一个月到三个月之内。治疗的及时性和力度决定着是否能够痊愈。我们打算采取中西医结合的疗法,利用针灸、中药贴和口服西药。输液这方面杨总是不建议的,专家组也都同意了。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可以告诉我们。”

    林若丹满眼感激地说:“谢谢教授啦,谢谢!”她以韩国人的礼节给主任医师行着礼。

    在一边的杨远迪看的心里烦透了,一脸的不高兴。

    这时最苦的是金宬明,他只能转动着眼珠儿,什么都明白确什么也说不出来。

    主任医师说:“那好吧,如果没意见就这么定了。中医院那边我去联系,今天晚上就让他们派人过来……”

    “哎,老师!别麻烦中医了,都这么晚了让人家来不合适。针炙我来就可以,医药贴先用我院的就行。”

    主任医师想了片刻:“那好吧,那就谢谢小杨老板的关照,也让老朽免个人情啦。”医师笑了,对杨远迪说:“其实你回医院里从医投到我的门下多好,我呀,就没这个福气。”

    “老师您的话每次听了都让我睡不着觉。看看您现在都桃李满天下了,是我没福气才对。”

    “呵呵,那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杨远迪说了声:老师慢走、再见。

    而林若丹却在那里鞠躬。

    见医师关好了病房的门,杨远迪一把拎过林若丹:“行了,别再鞠啦。人都走了。”他把林若丹搡到一边,上前查看金宬明。

    金宬明的手轻轻抬起却狠狠地拂开了杨远迪的手。

    杨远迪愣了……

    林若丹忙过来打园场:“哦,那个……”

    “行了,你别解释。一个大男人有种让他来啊!”杨远迪真的生气了,因为林若丹的委屈和自己在受着的委屈。

    林若丹挡在他们中间:“杨远迪,你干嘛呀!我们不就是想救他嘛!谁到这时候都会有心里负担的。”

    看着直挺挺站在中间的林若丹,杨远迪有意地开始克制着,一个中国远大的首席执行怎么也不能和一个病人一般见识。

    于是他淡淡地说:“嗯,那我先出去准备一下。你好好劝劝他吧。一个作律师的,成了哑巴就得失业。”他躲过林若丹遮挡的视线直视着金宬明:“金律师,事到如今你只能听我们的。希望你能认真对待自己的病情。”

    说完杨远迪走出门去,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门外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好奇他想知道究竟林若丹会怎样对待金宬明。

    可是结果并不让他满意,甚至让他无力的悲伤……

    见杨远迪走出去后,金宬明拉住林若丹的手:“丹丹!我走……离开……吧。”

    “宬明君,你说的是什么话呀?你现在病成这个样子,不治疗了吗?”

    “很…不堪…不堪的。”

    林若丹无奈地垂头摇了摇,大滴的泪珠掉到地上:“宬明啊,病人就是病人,尊严不是让我们拿出来胡乱炫耀的。听我的好吗?”

    “可…我是…男人!”

    金宬明找到床头挂在病例卡上的笔写起来:“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如此不堪的让我面对杨兄?”

    虽然手指无力,写出来的字却饱含了痛苦和嗔怒。

    林若丹赋予了他足够的耐心:“留在韩国不安全,池真慧自身难保,无暇顾及你了。这里曾经是我的家,有事发生我也有能力帮你呀。”

    “借助杨来帮助?快点让我走。”

    林若丹看了他写的这句话也气愤了。

    “你以为你有着骄傲灵魂是不是?信不信你现在站起来回到韩国,就会再死一次。”

    “会有人安排,去首尔的医院。求求你!”

    金宬明再次发声:“丹丹……”

    “不行,等你恢复健康自己回去吧。”林若丹语调生硬,她觉得金宬明太不理智了。

    “好…就…自己。”

    金宬明翻过身去拿椅子上的衣服和裤子。

    林若丹急了,按住了衣服:“你怎么这么任性啊?就等治好了再走不是一样吗?”

    “不……”

    金宬明依然固执地抢着衣服,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

    林若丹此时也发飙了:“好吧,那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把你从死亡线上抢回来的。”她边说边脱去外套,一把撕开里面对襟的棉制秋衣。

    “看看吧,有人潜入病房里给你注射致命的药物,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抢先拔了你的输液管儿,恐怕你就没命了。”

    金宬明惊呆了,他盯着少女胸口莹白的肌肤上那瘀青的鞋印……

    “看清楚了?这就是我擅自决定带你回国的原因。”林若丹系上衣扣平静地说:“不管怎么样,我都是挨了一脚的人,就听我的在这里治疗。好了再回去吧。”

    林若丹转身:“你冷静一下,我去打点开水。”

    金宬明则一把把林若丹拉回来,双臂圈着她的腰身脸颊贴在她的胸口处闭上了眼睛。

    病房里安静的无声胜有声了。

    这一切都被躲在门外的杨远迪看到了。用一颗男人的心,他能猜到金宬明所表达的意思。虽然他没有看明白林若丹那个举动的意思,但是她想表达的意思杨远迪还是明白的。

    他缓慢地举步离开了病房,来到休息区他掏出电话打给了导游。

    “喂,杨总啊?有什么吩咐?……吃饭?谁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啊?”

    “我还没吃,陪我再吃一顿吧!”杨远迪的声音这般懒散导游还是第一次听到。

    “那好,那杨总你在哪儿啊……军区总院?朋友病了……哦,那好我一会到。”导游出门开着他那个二千来到军区总院旁边的饭店里。

    杨远迪坐在角落里发着呆,导游走过去。

    “哥,你这是怎么了?遇上难事?”

    “嗯,来的挺快的。”杨远迪的声音依旧没精打采的。

    “那是,哥的一声招唤嘛。说吧什么事?”导游回头:“服务员,拿菜单。”

    他落坐后说:“哥,今天我请啊!”

    杨远迪苦笑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你今天看上去很潦倒,让你高兴一下呗。”

    “好的。吃你一顿还真能让我高兴高兴。对了,让你到远大上班你要想到什么时候?”

    “我去你那儿能干什么呀?我的专业和你那驴唇不对马嘴的。再说我现在那儿挣的也不少,不想给你添麻烦。去了还得看你的脸色,不好玩!”

    “你呀,就是那句东北话:没事找抽型的。远大有一块产业不是旅游酒店嘛,去那里作业务。你先从助理干起。啊?”

    “呵呵,行啊!哥,给脸不要那确实是找抽。”

    菜上来了,导游不喝。杨远迪说:喝吧,喝完打车。

    “哥,把我搞这儿来,哪个朋友住院了?”

    “韩国棒子……”

    “谁?”导游吃惊地站起来。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