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章 回国入院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7章 回国入院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的心就如同疯长了一堆荒草般乱七八糟的。

    她须要一个解决问题的万全之策,可是却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心理争夺战中。

    那天金宬明在林若丹的久候中醒了过来,可是他的意识还很模糊。

    医生说金宬明可以从重症室转移到普通病房了,但是护理的级别不变。

    金宬明没能醒来的诸多夜晚让林若丹觉得夜是如此的漫长、黑暗。

    那一天林若丹非常兴奋,安顿好金宬明后她回到出租屋准备给他煲些滋补类的汤,在熬汤的时间里她还睡了一觉。

    所以晚上再来医院时已经很晚了。

    她一边想着跟金宬明说点什么,试着唤醒他的思维和意识。当她出了电梯时却看见远远的楼梯口人一个人影闪过了拐角处,拐角处的另一边第三个门便是金宬明的普通病房了。

    林若丹警觉的加快了脚步,最后居然奔跑着冲过了护士站。

    当她果断地冲入金宬明的病房时,只见那个人影已经开始向输液管中注射着药品了。

    林若丹冲过去没有丝毫间的犹豫,她甚至没有发现手里保温壶是什么时候被自己扔掉的,就已经握住了输液管,正当她奋力把输液管从金宬明的手臂上拽下来的同时,那个人的也踢出了腿,穿着牛筋底皮鞋的脚正中自己的心口处。

    她听见了自己的一声闷哼,身体向后面的墙上撞去。整个后背结实地撞向墙壁,前后双向的冲击让她疼的嗓子发出了短促的‘啊’声。

    这时候已经有的护士跟着跑过来了,就在她们也推门进来时,那个人打开窗子逃掉了……

    林若丹和护士们在惊魂未定中首先是查看金宬明的情况。

    护士说:还好,幸亏若丹出手及时。注射还没有完成,药液还没有流进金律师的体内。

    林若丹强自地镇定下来对护士说:姐姐们,那些行凶的残留物品取样封存吧。我要报案!

    林若丹报案了,警察也认真对现场作了勘察,基本没收获。这个结果也在林若丹的预料之内。不过报警也就是想引起警方的关注而已。

    她也没有说出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事,她害怕,而且她也没有准备好应对各种情况的发生。

    守在那里的林若丹一宿也没敢睡觉,天亮的时候她做出了决定。

    她给澜检察官打电话,要求他帮助办理带金宬明去中国治疗的各项手续。

    澜检同意了,但要等两天。

    她又咨询医生,能不能转院?

    医生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有人潜入医院谋害的事情,或许转院可以防患于未然。只要移动过程中多加小心就行了。

    这次是澜检察官的父亲亲自出马帮忙办理的手续。

    林若丹只担心掉胆地等待了两天时间就带着金宬明回中国了。她必须先抛开所有的事,唯金宬明的的康复才是最重要的。

    下了飞机林若丹直接将金宬明拉进了医院。

    她还叫来了杨远迪。

    杨远迪看到金宬明瘀肿的身体先是惊呆了。

    “怎么搞的?”

    “欧巴,借我些钱。”

    杨远迪怪异地看着她:“什么意思?”

    “回来的太急了,没……准备那么多钱。”林若丹心底里唉了一声:准备了也没有那么多。

    “钱没问题,一会儿我去找财务。先告诉我他怎么这么狼狈?”

    “先帮我安顿一下他吧。”

    杨远迪皱了皱眉:让我伺候人?哥什么时候干过这个呀。

    “欧巴,帮我抚着他。我怎么看见刚才护士把他抬上来时,他身子底下湿湿的……”

    杨远迪震惊了:这都是些什么?若丹就这样无视或者说熟视一个男人的身体吗?杨远迪的心此刻就像是什么人冷不防的上去拧了一把。

    林若丹的余光早就看到杨远迪的表情了,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强忍着保持平静的面容来掩饰自己也有的尴尬之心。

    等她给金宬明换好了褥子,盖好被子后。

    杨远迪总是再也不想忍耐了:“我说林若丹,你从这里跑了也就算了,干嘛还把他整回来?难道他家人都死光光了吗?”

    林若丹勇敢地抬起头:“欧巴……”

    “你少欧巴、欧巴的,你啥时候变成纯种棒子了?”

    “杨总,我们出去谈吧。让他也休息一会儿。”

    杨远迪无奈跟着林若丹走了出去,两个人谁也没注意到金宬明的眼角里渗出的眼泪。

    林若丹的心在这会儿总算是落地了。他们来到医院对面的火锅店找个角落坐下来。

    杨远迪审视着她,一副拭目以待的样子。

    “干嘛这样看着我?”

    “因为我生气。”

    “呵呵!”林若丹咧了咧嘴。

    “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杨总……”

    “别叫杨总好吗?”

    “那个,唉!哥……们谢谢了哈。”

    要在平时林若丹这个样子在杨远迪看来是要喷饭了,可今天他笑不出来。

    “哥,你也别生气,明知道人家没有家人嘛,还乱讲。”

    林若丹动手把火锅里的筍汤舀进碗里:“哎呀,好久都没吃中国的火锅了。来……”

    举起的碗停在半空中,杨远迪的眼睛里恨恨的神情让林若丹停了下来,可是那眼神明显的不是对着自己的。他在想什么呀?

    其实杨远迪能猜到金宬明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的。但是他还是希望能从林若丹的嘴里听到些细节。

    “你先说说他是怎么回事儿吧。”杨远迪收回目光淡淡地说。

    “让……让人打的。”林若丹神情黯然地回答。

    “你说的轻松,打成这样是要命,有什么深仇大恨?”杨远迪倾过身来,将手肘支在桌子上拳头抵在下巴处,眼皮向上瞭起。那种眼神是林若丹见过的,可以洞穿人的灵魂。从小到大只要是这样的眼神出现,林若丹想逃都没得逃。

    她也忽略这一点:在小时候就曾经崇拜过的人,即便是长大了那种光环还在。她在心中讥笑了一下自己:你长大了,人家难道不长,人家成长的可是突飞猛进呢!所以你永远也别想着超越偶像。

    “若丹,我要听的是实话。”杨远迪态度很严肃:“有些事对我说你是可以不设防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林若丹眼含热泪,她点了点头:“我明白。”她拽过了桌上的一张餐巾纸,拿起笔来写了三个字说:“哥,其实金律师所在的吉凯建设遇到了麻烦。坏人以吉凯的名义租了地,可是谁也不会想到原来他们要干的是这个……”

    林若丹把纸巾推到了杨远迪面前。

    “嘶……”杨远迪抬起头:“这消息是真的假的呀?你听金律师说的吗?”

    林若丹摇了摇头,撕碎了纸巾。“金律师什么都没说,不然他让你去找我干嘛呀?”

    “那这么绝密的消息你是怎么得来的?”

    “……我也是瞎打听来的。”

    “林若丹,你的消息并不属实。忘了它吧。”

    “这消息千真万确!”

    “谁给你的?”杨远迪打蛇随棍上,逼的林若丹噎在那里。

    见她不说话,杨远迪又说:“我都怀疑你这些年在国外都干了什么?你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丫头了。”

    “我们……都长大了,不是吗?”

    “是的,很可怕也很无聊。林若丹,金宬明在这里应该是安全的。不过我警告你:千万别义气用事,别人家的事儿,你少管。”

    盯了她能有半分钟,杨远迪又补充道:“我知道你的性格,可是如果引起什么争端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懂吗?”他的样子有些急了。

    “我知道!”林若丹心中还是不服,嘴上的口气也硬梆梆的:“借我钱!”这么一来借钱似乎成了天经地义的事了。

    杨远迪感觉警告的效果还行,于是他风轻云淡地说:“行啊,我欠你的!”

    两个人默契站起来出了火锅店的门往医院走。

    “那,哥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阻止那种事的发生哪?”

    杨远迪目光悠远地看着马路的尽头:“就知道你不能放弃,唉!最直接的办法是吉凯建设出面,单方面撕毁合同。或者司法干涉,让警方介入。”

    林若丹咬了咬下唇:“可是哥,那样就把那个池社长卷进去了。涉及国家安全,池真慧也就完了。”

    “完了还不好嘛,那样你们两个就自由了。”

    “哎……”林若丹生气地停住了脚步。

    杨远迪一笑:“好啦,是我说错话了。”

    晕,这个场景这知眼熟,似乎发生过。她想起来了只是那时的主角是金宬明……

    林若丹安静了,跟着杨远迪来到收费处,他和收费人员交涉了几句,人家把财务室的人找来了。

    林若丹眼看着他开出了一张支票。

    “行啦,这事你不用操心啦。等金律师好了让他还……”等了半天林若丹没搭腔,杨远迪不满地说:“你听见没?”

    “听见了。”林若丹现在很感动,难道前生就是他欠自己的今生用来还的吗?

    唉……她伤感地叹了口气。

    到了病房主任医师也在,见了杨远迪很热情地跟他握手:“杨总,这是你朋友吗?听学生们说你来了。”

    杨远迪对林若丹说:“这位是医大的教授。”

    林若丹很认真地给医生行礼:“医生,我朋友的情况怎么样?”

    “前期的治疗非常及时和到位,可以说问题不大了。意识也开始回复了,内外伤还是须要静养的,剩下的问题着急也没用了。既然是杨总的朋友,我们会进一步关照的。放心吧。”

    医生的话即得体,听着又顺耳儿。

    看来杨远迪的面子够大的。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