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章 林若丹和加布力尔的时光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6章 林若丹和加布力尔的时光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崇拜一个米国的前CIA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危险并非是会遇到什么人身安全的威胁,而是你会不自然的对某种事情着迷,最后乐而忘返陷入迷途。

    林若丹从小就受到作为军人舅舅耳濡目染,特别的喜爱刑侦和悬疑解密。在舅舅的训导下,她,还练就了一手好的枪法。作梦的时候她常常拥有一支……

    有一次加布力尔问她想拥有一种什么样枪支?

    她煞有介事地说:Masuer98。

    “哈哈哈。”加布力尔博士哈哈大笑。

    “为什么笑?”

    加布力尔博士说:“喜爱枪支的人中有一种是理想主义者,他们大都喜爱和平。”

    “就像加布力埃博士吗?在我心中牧师是上帝撒向人间的橄榄树。”

    博士沉郁了,他说:“丹,你要做一只和平的鸽子。”

    “嗯!”

    “毛瑟是德国人的经典,一种老枪啦。”博士特别喜爱和这个中国小姑娘海阔天空的聊,林若丹这种年龄的女孩儿们都在涂脂抹粉,是恋爱的好时节。而她出乎自己的意料,喜欢枪支,还是德系老牌经典。“为什么你最爱毛瑟?”

    “我就是喜欢他的样子,博士不觉得他长的像个巴黎美人嘛。再看现在美式的重武器,那个M头的都能打飞机了。拿在手里没有艺术的感觉,那东西只能作武器用。”

    “若丹林,武器的出现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戮。无论哪一款都成不了艺术品。你懂吗?”

    加布力尔博士的话使林若丹愣在了原地。

    那天是个冬天,大片的雪花从天空中稀稀落落地飘下来,对面就是约翰乔纳斯夫妇家的大门。

    至今林若丹仍然记得乔纳斯夫妇站在门口迎接他们时的样子,还有狄丽亚……

    当乔纳斯夫妇出事以后,林若丹才知道原来加布力尔博士的能量。他能找出任何人的来历,知晓他人的生活习性,甚至准确无误地知晓他人某一天确切的行踪。他也真的会把一支毛瑟交到她的手里……这一切无不让林若丹目瞪口呆。

    所以为了金宬明,林若丹打算请求加布力尔博士的帮助:她把朴敬贤的照片发给了加布力尔博士。

    过了好几天那个特定的邮箱也没有动静,而金宬明也没有醒来。

    林若丹联系澜检察官去了事故的现场,还见了目击的证人。得到的线索很有限,根据一系列的情况来看:那天案犯本来是打算移尸的。第一现场也不是目击证人所见到的。

    她终是忍不住给加布力尔博士打了电话:“博士先生,我要的资料什么时候传给我?”

    “网路联系不是更方便?”

    “我等不及了。现在心里就像堵了一块大石头。”

    “若丹林,工作的问题我们都会尽力。你小心过犹不及!那些能合作的人不是我的朋友,他们吃的时候似猪,而拉的时候似鸡。你要耐心等待。”

    “好的。博士,如果须要请启动我的秘密帐号吧。”

    “你不是说过帐号的钱不能动的吗?这回怎么了?”

    “事关重大嘛!关乎某人的生命。”

    “若丹林,你终于恋爱了是不是?哈哈。”

    “博士在笑我什么?”

    “没什么,替你高兴。恋爱是大自然赋予人类最美好的情感,让人惊艳且无法自持的。好吧,我同意替你启用秘密帐号。我相信你。”

    “谢谢博士,谢谢。”

    秘密帐号是父亲在世时设立的,法院立案侦察时并没有查到。林若丹是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冻结了帐号的,因为她不想让父亲的罪名更加一筹,也不想使用这笔不光彩的金钱。

    她对加布力尔博士说:这钱会在适当的时候让它回到来处。

    而今她没有别的办法了。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在倒卖讯息,他们靠间谍资讯为生。每每收费不菲。如果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钱只是一个契机。

    她开始更加频繁地关注聊天室和邮箱。希望突然间就有加布力尔博士的消息。

    终于有那么一个晚上聊天室里的拉斐尔出现了。拉斐尔是加布力尔用的网名。

    林若丹兴奋之余屏息观看,她的脑子里出现了自己站在书架前的样子。

    今天是哪一本书哪?

    拉斐尔在和其他神学者笑谈着,其实是在向林若丹传递着讯息。

    这次没有密码的暗示,看得出来加布力尔博士是让她直接打开邮箱。

    最后发出的图案是闭嘴。

    林若丹明白了,看完后邮件删除。邮箱废弃永不启用。

    林若丹曾经问过博士:为什么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操作要如此复杂?

    博士严肃地说:你不了解他们,他们会从一张照片里找到你具体的门牌号;能从几句录音中找到发出声音的源泉。甚至比这个更可怕。

    他们是谁?林若丹幼稚地问。

    他们是谁对你来说并不重要,而对我来说是抺不掉的回忆。

    加布力尔博士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往,或许悲伤至今无法释怀。

    林若丹打开邮件的手颤抖着,她知道打开这个邮件可能自己要迎接另一种命运的来临了。

    加布力尔博士用橄榄枝作背景的邮件第一页是这样写的:主说: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让我们祈祷光明。

    孩子,我劝你不要打开,不要好奇,过自己阳光般的日子吧!

    林若丹知道这些字不是个好兆头。

    她毫不犹豫地点动了鼠标。读取这份文件让林若丹吸了一口冷气,她的心凉凉的。

    主说:你似乎永远保持着好奇之心!

    朴敬贤本是多籍者,诸多的国籍是掩盖他作为日本人的事实和那些臭名昭著的历史。他出生时的名字是:龟田胜算!

    他并不是人们心中的那种j国人的军国主义者,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信仰的贪婪者。专门发战争财,像一只苍蝇一样专营着。

    最近两年他曾出现在哥德堡,据说他找到新的合伙人。

    经查新的合伙人是意大利有名的黑手党:贾尼尼家族的后裔,佩德罗贾尼尼。他曾经坐上过贾尼尼家族的第二把交椅。

    为此龟田胜算还拉拢了另外的一个亚洲后裔,一个武器贩卖商。

    去年龟田胜算就从哥德堡消失了踪影,没想到会出现在韩国。

    他的目的你不必知道!不必知道……

    邮件到这里没有下文了,林若丹有些发懵:不必知道是什么意思?既然说道这里了怎么又不说了呢。

    林若丹对这个结果只有一种猜测:后面或许更加恐怖。

    ‘不必知道……不必知道……’应该后面还有一章解密的邮件。

    于是她向后点击,果然邮件提示删除了。删除后出现了一组密码提示。

    林若丹不敢贸然输入,她怕自己犯错。这密码会是什么哪?

    她想起了自己常和加布力尔博士玩的猜字游戏。每一句话都有一个最关键的词语,它反映着整句话的意思。

    林若丹闭起眼睛回想着她曾和博士的每一场重要的对话。

    “……在我心中牧师是上帝撒向人间的橄榄树。”

    “丹,你要做一只和平的鸽子……”

    一定是这段啦。可是到底是哪个词?‘和平、牧师、橄榄树?’是哪个词?

    博士是不会用自己解密的,难道是:和平?

    林若丹颤抖着手输入了‘和平’两个字,提示:密码错误请从新输入。

    按常规自己可能还有两次机会了。林若丹有些紧张,她的心和手一样颤抖着。她下意识地攥紧了手心儿。

    第二个密码输入时手指的动作很艰涩:“鸽子”确认!

    啊……

    真的是‘鸽子’,我就说博士会用我来解码嘛!

    林若丹正在洋洋得意时,出现在屏幕上的字惊得她目瞪口呆了。

    林若丹盯着屏幕久久地眨巴着眼睛,怎么会有这种事?

    嗯,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所有的困惑都迎刃而解了。池真慧本应受到控制、私家侦探必须死、金宬明无疑撞的是枪口,现在的问题就是他的生命堪忧。

    自己哪?趟不趟这浑水?哎哟,头痛!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这样逼问自己的时候,她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事到今日她慌了神了,她站起来拿过围巾挂地脖子上,走出门去。

    门外的冷风猛然把她吹醒了。自己这是要干什么去呀?单纯地带走金宬明,只能解决金宬明个人的安危。别人哪?

    心中一个声音弱弱地说:别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发现自己原来这么自私啊,崔律师和安律师难道和自己也没关系啦?还有澜检察官官。

    池真慧就跟自己是仇人吗?不是吧。在人家眼里不是自己去抢人家的爱人了嘛!

    山下的超市映入眼帘了,阿妈尼哪?不管她老人家了吗?她可是海村第一个接纳自己的人啊。

    “丹尼,回来了。吃饭了吗?来吧,阿妈尼有泡菜……”每次上山都会路过超市,阿妈尼都会走出店铺呼唤她。

    现在就连自己的亲生妈妈都不会这样呼唤她了。

    如果这里会有一场浩劫,阿妈尼,我怎么对您老人家说对不起?

    想着想着,林若丹觉得脸庞湿润的地方被风吹过凉凉的。

    来到韩国接触着那些普通的国民都是那么的善良,这些人都是无辜的。

    心中的另一个声音说:绝不应该对这样的事袖手旁观!

    也行,这样自己的良心会得到安宁和慰藉,可是后果哪?林若丹你想过这样作的后果了吗?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