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宬明之伤和加布力尔博士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5章 宬明之伤和加布力尔博士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再见?那样更好,离我远一点我也好安心了。金宬明这样想着,跟下了楼。

    林若丹心中气愤,出了楼门直接打车绝尘而去。

    这声‘再见’真的成了离别。

    那是一个多星期以后的事了,崔律师打电话来说联系不上金社长了,问问林若丹知不知道金宬明去哪儿了?

    “什么?一个星期没见了?我……我真不知道他在哪里。”

    “林若丹,你每天都忙什么?连你的爱人兼老板都不知道在哪里?”

    “你还说我,你不是天天跟他在一起嘛。”林若丹无力地辩解着,她也不能说自己现在每天都在搞‘馅饼’的事业吧。

    最后被崔律师逼的没办法林若丹只能说:“好了、好了,我这就去找。”

    金宬明确实出事了。这段时间他找了一个会阿拉伯语的韩国人作翻译,拉拢了朴敬贤的工人。

    那些人除了领头的几个核心人物以外,都是些贫苦人。

    金宬明用金钱贿赂他到工地里面拍照。

    可这个事儿被人发现了。金宬明一连几天都无法再接近那群工人里的任何人,好容易在他们住的地方潜伏了几天,才打听出那个他们发展的线人已经不在工地了,或许被潜送回国,总之生死不明。

    金宬明不能报警,因为这些人都是没有入境记录的。同时他又发现自己家周围总是有陌生人探头探脑的。于是他不得不换了暂居之地,只跟池真慧打了招呼吉凯建设也不再去了。

    林若丹扑空后来找池真慧。

    “宬明他没事,他说只是暂时的避一下。”

    “为什么要暂避?这么说你知道他在哪儿了?能……告诉我吗?”

    “他没告诉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在哪。”

    “池社长,你不觉得你的回答真的有点不负责任吗?因为你金宬明才跟我分手的,现在一提到他你居然一问三不知,这种态度让我怎么能相信你。”

    “若丹,我是为你好。这些本来就没你什么事儿。再说了,我并没有让你们分手。所以那也不是我的错。”

    林若丹知道,池真慧不肯告诉她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朴敬贤的秘书就在这栋楼里,很可能这个原因很复杂。

    “好吧。”林若丹不再指望池真慧了,她离开吉凯建设来到明律师事务所。

    结果崔律师和安律师都在,他们则告诉了林若丹一个消息:金宬明社长已经将明律师事务所解散了。

    “啊?怎么这样啊?”

    “若丹,这里是社长亲笔签名的文件。你都不回来了,事务所还不解散吗?”

    “那你们俩怎么办?”

    “社长已经给律师协会写了推荐信,也有律师事务所要我们就职了。”

    “哦,那社长没说别的吗?”

    “没有,若丹你们俩出什么事了吧。”

    “啊……没有,没有啊。你们什么时候见的社长?”

    “昨天,他回来收了个纸制邮件。顺便告诉我们这个的。”

    明律师事务所解散没几天就有消息传出:金宬明被被打成重伤入住医院。

    当地新闻报导是这样说的:闻名律师被打成重伤,疑凶犯正准备抛尸荒野时被路过的车辆发现,司机猛按喇叭,凶犯择路而逃。当时副驾驶的司机还用手机拍了当时的情况。可是由于天太黑,真的看不清凶犯的模样。

    听到这则消息时林若丹正在往油锅里放着馅饼,她一失手馅饼掉进锅里溅起的油还把客人崩到了。

    客人跟她也相熟生气了也不便发作:“若丹尼?小心点啊!”

    林若丹扔掉手里的东西,离开小店赶向城里医院。

    那所医院就是上次池真慧所住的,医生还是金宬明的朋友。

    林若丹很是冷静,虽然在心里已经哭的天翻地覆,嘴里却是一声也没出。

    医生带她到重症室窗外去看金宬明,只见他身上多处接着管子,嘴部扣着呼吸机。

    木然地站在窗外的林若丹似乎感觉到躺在那里那个人身上没有了一点知觉。只有大地吸引着身子的重量一直向下坠、向下坠……

    她转过身:“医生……”

    医生用极专业的神态对她说:“还没脱离危险期,身上多处重伤,及韧带拉伤。脏器也有损伤、估计会有部份脑损伤。”

    “医生,你说的我……不懂。”

    “若丹,金律师的生命体征说明他没有脱离危险,能不能醒来……要看他的意志力和求生的念想。如果能醒来,或许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医生,求你让我进去看看吧。”

    “可以。”医生对护士说:“带她去换上隔离服。”

    林若丹按护士的指点穿好隔离服,从后门进到监护室内。她轻轻地走过去那个感觉像生怕惊动了梦里的人。

    走到床前她蹲下身,她不敢碰他。那双手也有深深的伤口,肿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林若丹眼泪终于滑落下来,这是一双律师的俊美的手,以前连个阳春水也不沾,拿着案卷时就像诸葛孔明挥动着羽扇……

    “宬明君,宬明君?是谁干的,告诉我是谁。”林若丹没有怒喊,声音中带着仇恨。

    “宬明君,你一定要醒来。我是林若丹,听到没有,你不是问丹丹在那里好不好吗?那么担心我就醒过来吧,丹丹在那里一点都不好,思念每天都在。所以我才回来的,金宬明……”

    护士觉得林若丹再这样下去会失控,她进来说:“林,医生说你只有五分钟时间。”

    林若丹抺了抺眼泪:“好的,我马上就走。宬明君,你要记着:丹丹来过了。她也不会放过那些伤害你的人。你快点醒过来吧。”

    林若丹离开重症室的时候看到了站在窗外的池真慧,她什么话也没跟池真慧讲,就像从不认识这个人一样。

    池真慧的心像是被刀子割过一样的疼。若丹不会是从今天开始恨自己了吧?

    那天晚上林若丹的思想翻江倒海,这件事想要知道确切的答案看来得自己出手了,否则没人会告诉她实情。这关乎到金宬明的事,她绝不能袖手旁观!

    想起最后见到金宬明时他的样子,林若丹就无法再忍受下去了。

    金宬明那样一个充满帅气人生的人,怎么会这般落魄?居然有人对他进行抛尸荒野?

    林若丹想知道为什么。

    于是,她拨打了那个承诺过:不遇到紧急情况绝不拨打的电话号码。

    “丹?”

    “是的,加布力埃博士。你还好吗?很久不见了。”林若丹声音哽咽。

    “我还是老样子。你哪?”

    “博士,我……我遇到难题解不开了。”

    “那你把题目发过来,我看看吧。”

    加布力尔博士是枫林学院的神学教授,他跟林若丹结缘是因为约翰乔纳斯夫妇,加布力尔曾经和约翰乔纳斯夫妇是同事关系。由于一些外在的因素才隐居在枫林学院的。

    加布力尔博士有一个前身:米国CIA特别行动队指导。

    当然啦,林若丹并不知道加布力尔的这重曾经的身份。也不可能知道。

    加布力尔却曾经教过林若丹很多关于刑侦方面的知识。

    他说:原来若丹林还是警官大学的学生哪?那我来考考你有关知识……

    于是他讲起这方面的故事便滔滔不绝,林若丹常常听的痴了。因为这些都让她想起祖国,想起和舅舅在一起的日子,那些都曾经是她的最爱。

    面对解密这个问题时,加布力尔说:那些美丽的密码很有意思,比如:凯撒、维密、栏栅甚至摩尔斯密码,为人们所用,却也为人们所解,那些为此着迷的人苦心孤诣着。

    他说:我们不用这个,我们只要有两组海报,就可以了。

    于是加布力尔有了一张大英帝国图书馆的画报。那张画报用倾斜的角度拍下了浩如烟海的图书的一角。连褐色的木制图书架都沾染了书香味。

    轮到林若丹时,她想了想拿出了一张曾经去奥帝利图书馆参观游玩时的照片。

    一张海报、一张照片。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可这确实是一座桥梁,是他们联系的方式。

    加布力尔喜欢神学聊天室的讲坛,他管这个叫:听听众子民的声音。

    一组密码的形成就是这样的。

    比如加布力尔博士先出现在聊天室论坛中,他开始笑,然后跟什么人打招呼。看上去他们似乎是老熟人了,或者是刚刚认识的。

    他说:若丹林,你能仔细看吗?

    林若丹严肃地点了点头。

    加布力尔很满意。他说:好的,当你看到一个数字的时候,就去你那张照片上找,第几层的书架?

    林若丹找到了那是由下向上第五层。

    加布力尔又说:这一层的书籍,我跟人聊天的时候会告诉你是第几本。

    林若丹轻轻答到:嗯!我记下了。

    他又说:就这样,我们可以开始了。文字于数字或许同时使用,或许分开。聊天中都会告诉你的。你须要注意细节。

    林若丹说:好难啊。

    博士笑了:不难就不会有我们这种人了。

    其实他们的密码还须要心有灵犀才行。两人之间要相互信任与熟稔,彼此亲密!

    加布力尔博士虽然背景复杂,但他是可以依赖的朋友。而林若丹则阳光纯洁。

    教给她这种东西当时加布力尔博士并没有想到日后的须要,只是因为当时林若丹在申请枫林学院的入学资格,有些闲置的时间和颇难熬的过程罢了。

    加布力尔博士也以这种方式来忘记一些巨大的悲伤。

    直到后来林若丹居然开始崇拜他。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