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恋人之间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4章 恋人之间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等朴敬贤的秘书走出门去,林若丹的食指搭在唇上‘嘘’了一声。

    “社长,最近你还好不?”

    “你怎么来了?宬明这几天没来上班,我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哦,那个我不找宬明君,工地的凭证在我这儿放了好长时间了。今天给李部长送来了。”林若丹一边说一边拿起笔筒里的笔在桌上的便签上写道:医生说的软中毒,是怎么回事?是他们干的?

    林若丹指了指门外,池真慧点了点头,她也写道:你放心,我现在不吃那东西了,他们拿来的我全都给扔了,宬明给我备了很多。

    “社长,我的工资因为我上个月回国了,所以没领哪,你给安排一下好不好。”

    “好的,这个你不用跟我说的,直接找李部长就行了,一会儿我就给李部长打个电话。”

    林若丹又写道:秘书要走?公司怎么了?

    池真慧写道:我不能留她,朴敬贤控制了局面,现在你们那边的地政府的批文还没下来,我已经把海村划出去了。

    “谢谢池社长,有空儿我请你吃饭好不?你等我电话吧!”林若丹的谢意是真心的,因为自己所在的那个小村子。

    “不用客气,工资是你应该拿的,谢我干什么。”

    林若丹又写道:这样不方便,下午下班我给你打电话,再聊。

    池真慧点了点头。

    “池社长,那我走了。”

    池真慧看着林若丹的背影,突然间很有感触:金宬明爱对人了。林若丹不仅青春亮丽,而且机智、有正义感。这样就算自己死了也不遗憾!

    池真慧唉息:我这是想到哪去了?

    对于朴敬贤池真慧也不是没有想法的,她也会一步一步地作自己应该做的。

    金宬明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极其地想拿到进一步的证据,只能在秘密工地处取得。

    他知道如果硬闯进去,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如若寻找帮助,他也必须有第一手的证据。而取证是很艰难的,甚至无从着手。

    思来想去金宬明只有半夜再度潜到秘密工地处,安放了一台录像设备。

    第二天夜里再去取,那个东西不见了。这让金宬明吃了一惊:如果这个设备已经被人发现,那就说明自己现在也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他没有再做停留,转身向山下跑去。果然后面出现了一些声响。正好这时金宬明所在的是一处石坑,他毫不犹豫地趴在了地上。

    他能感觉到一些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和听不懂的语言,那些脚步声也慢慢地停下来,声音却没有停。

    或许他们觉得可能是虚惊一场吧,不多时那些人走了。

    空旷的山坡上安静下来,蛰伏了很久金宬明确定不在有危险以后才决定继续下山。

    他明白无论如何不能被这些人抓住,那样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并且还会落个毁尸灭迹的下场。

    找不到证据让金宬明的日子充满了阴霾。心情不好也影响了他的体质,他消瘦、委顿。他还是在收到了一个国际长途邮寄以后才决定的必须采取必要的行动了。

    林若丹那天晚上约见了池真慧。

    按照以前自己学的那点知识和根据影视媒体了解的一些东西,她谨慎地选择了吃饭的地方。而且有意的把池真慧的所有东西留在了大厅里。

    “池社长,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就软性中毒了?还有宬明君接二连三地受伤。希望你不带偏激和顾虑地告诉我,我想知道。”

    “事到如今我已经没什么顾虑了。不听宬明的话我也很悔恨,朴敬贤确实另有目的,他意在于保宁的那块地皮。为了控制我他换去了我服用的药物,使我成为了软中毒患者。至于宬明受伤的事,听秘书提起过,并没有说的很清楚。若丹啊,你告诉宬明,这些事我会慢慢想办法的,操之过急我怕会让朴敬贤狗急跳墙。”

    “池社长,我……我跟宬明君已经分手了。”

    “什么?为什么?”

    林若丹的心里一阵阵绞疼:“我不想提这件事儿,不说他了。我现在能帮上你什么?有事你尽管吩咐我做吧。”

    “好吧,你不想说,我问他好啦。你帮不上什么,我自己能应付的。朴敬贤的秘书现在把吉凯建设当成了他的办公地点,我不想过早地打草惊蛇。你卷进来也危险,我惹的祸我自己解决吧。”

    “池社长,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我也去吉凯建设上班好啦。”

    “林若丹,这不关你的事,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池真慧有些急了,她的抢白让林若丹颇不好意思了。

    “好吧,那你小心点!须要我就说话。对了,现在你没吃他们给你的药了吧?”

    “……没有!”池真慧没有说实话,实在难受时候还是会吃朴敬贤提供的药物。只是她也极力地控制着药量。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已经联系吉凯集团的信息部门,正在调查朴敬贤的背景,从中揣读一下他的真正目的吧,似乎事情没我们想像的简单。”

    “哦。”

    那天和池真慧吃完了饭,林若丹来到了明律师事务所,天色渐晚、华灯初上。

    事务所的灯光也亮着,这个时间崔和安两位律师是不会在的,事务所里还在的人肯定是金宬明。

    林若丹来到楼上,她在门外犹疑了好一会。脑子里一大堆词儿出现了什么:相见不如怀念、相濡以沬不如相忘江湖……

    尽管脑子里的想法是这样的,她还是悄悄推开了事务所的门:

    社长室的落地灯开着,金宬明卷缩在沙发里闭着眼,额前散着乱发,胡子在灯下形成了一片阴影。衣服皱巴巴的。更重要的是眼前人的形像她似乎认不出了,也没几天不见呀,怎么消瘦成这个样子啦。

    滋……林若丹的心猛然颤抖了,有些疼痛开始蔓延。

    她走过去的时候脚步很轻,到他跟前的时候她轻轻叫了声:“宬明君?”

    灯光下,金宬明没有张开眼睛,他轻轻牵了牵嘴角:“丹丹,你在那里还好吗?”

    林若丹的心从颤抖变成了哆嗦:‘丹丹’这个称乎只有爸爸这么叫,杨远迪这样叫也是偶尔的。金宬明是在按中国人的方式呼唤着她。

    林若丹知道,眼前人并没有确定自己来了是真实的,他在半梦半醒之间。

    于是她说:“丹丹在那边一点儿都不好!你让她回来吗?”

    “怎么会……”金宬明一个激灵转醒了,他像似安了弹簧一样从沙发里跳起来。充满血丝的眼睛张的大大的。

    “林……你,若丹你怎么回来了?”他下意识地用手掐了掐腿,看来他在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什么……什么问题?”

    金宬明的样子让林若丹很是气馁,她挥了下手:“算了!金社长你离开我也得好好过日子是不?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金宬明尴尬动身,先把自己的老板椅拽过来:“你先坐,先坐吧。等我一会儿。”他离开社长室冲进了卫生间里。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他也吓了一跳,恐怕这是在林若丹面前自己最狼狈的样子。他洗了洗脸,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

    出来的时候金宬明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丝的胆怯。

    “你……不是走了?是回来了,还是……没走。”他能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女孩的面前底气不足了。

    他这么一问林若丹来气了:“没走!”

    金宬明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坐到沙发里,他须要扬起头来看对面的林若丹。这孩子也清减了很多呢,因为自己的原因,今天的她身上没有一丝痞气。

    怎么看都像是君临天下的气度,不对,是兴师问罪的‘德性’。金宬明暗笑的同时在问自己:对我来讲她是唯一的,我该怎么办?

    “听崔律师说你回中国了。”

    “中国远大的首席都来了呢,我能不回去吗?”

    “那你干嘛又回来?”

    “这是我的人身自由吧。”林若丹淡然的口吻让金宬明莫名的烦燥。这好容易给整走了,还回来干嘛呀?是,那是你的人身自由,不用我管!他气恼地沉默。

    “我今天见池真慧了。”

    金宬明没吭声,你那副高高挂起的样子,见谁去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不知道,恋人之间总会有这种无谓的懊恼。

    林若丹没有说:为什么池真慧并不知道我们分手?

    她认为自己完全没必要问这个。她要搞清的是其他事。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若丹等了半天不见金宬明回答。她坚定地又说:“我想知道。”

    这声音低沉执着,让金宬明心动。

    “若丹啊,别放着好日子不过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吉凯建设的荣辱兴衰跟你没有关系。”

    “可是跟你有关系。”林若丹不再忍耐了,音量高出了八度:“金宬明,离开我你就该跟她好好过日子。再看看你们俩,一个中毒、一个狼狈。你们搞什么?不想让我知道你们到是人模人样地活着呀!这算什么?给谁看哪?”

    “林若丹,停、停!”金宬明实在听不下去了,这丫头三分钟都不到就‘现原形’了,但是他却发不出火来:“这些事你不用在意,中国有句话叫:事在人为。我正想办法慢慢解决。”

    “明白了,你就是不想告诉我呗?那我没问题了,再见!”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