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3章 旧日如花般的女子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3章 旧日如花般的女子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杨远迪和导游去找林若丹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明律师事务所的另外两位律师也知道林若丹去旅行了,什么时候回来:没准儿!

    杨远迪就让导游给金宬明打电话,问林若丹的去向。

    金宬明说让他们在原地等着,有司机一会儿送他们去找她。

    金宬明的司机把杨远迪两个人带到了海村的山下,深秋美丽的景色让两位中国人很是艳慕。

    林若丹正披着一只褐色的大毯子坐在屋外的凉床上,带着耳机听音乐。

    萧瑟的秋风里有几片彩色的枯叶和她的长发一道在风中翻飞,更有两三片落在她的肩上。

    杨远迪停下了脚步。他的眼里只剩下这个女孩儿了。

    他心底滚过长长的叹息,我错过了一个旧日如花般的女子。而今她的心离我远去了,就连这个身体我可能也带不走吧。

    导游唤了声:杨总。他才回过神来。

    林若丹看见他们时,似乎有一种崩溃的表情一闪而过。

    “这里你们也能找到?金宬明告诉你们的?”

    “不就是一个韩国的小渔村嘛!你以为挡得住我?”杨远迪走近她,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她。

    林若丹微扬着脑袋:“那就坐吧!七……”说完她动身想给他们沏一壶热茶,两个男子跟在她后面,非要参观一下。

    导游说:“林妹,你在这里建成了罗马啦!”

    杨远迪也点头表示这个居所品位是可以的。

    “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来,喝茶吧。”

    “你就打算生活在这里?一个农村的罗马里?”杨远迪不无讥笑地问。

    “怎么了?过不了两年这里也会高楼林立的。而且这里不是农村好吧,这儿是渔村!没文化!”林若丹挑衅地扬起下巴。她知道,初始就不能输给这个人,不然全盘都是他的。

    “若丹,你……还是跟我回国吧。”

    “我会回去的,不是现在。”

    “可是金律师希望你走,主人都下了逐客令了,你还要死皮……”

    “笑话,他现在是你主人吧?你怎么那么听他的呀。”

    “林若丹,我是为你好。”

    “我爸也说过这句话。”呸!林若丹不由得说溜了嘴的话,这让她很尴尬。

    杨远迪对导游说:“我看山下有家超市,去买些吃的来。别烦,你会韩语,应该你去。”

    导游知道这是杨远迪有话要说,才把他支开了。导游也乐得到村里转转。

    杨远迪手里掬着小茶杯很语重心长地说:“若丹,我们可以说从小一块长大的,对彼此的个性也都有些了解。我并没有非要你回国的意思,金律师有着极至的人品,他不能眼看着那个池总经理就那么毁了吧,况且我也听他说过池总经理是他的恩人。这事儿换成我,恐怕也难过这一关的。我的意思是你就先回国去,让金律师在思想上不再有负担。如果在国内不习惯可以再出来的。你买的这是景观房,这么好的地方我都不想走了。嗯?让不让我跟你一起住?”

    杨远迪脸上带着微笑。

    林若丹眼里全是泪水,她转过头擦了擦眼睛。

    能这么语重心长地和自己说话的在世界上还有几个,能珍惜吗?林若丹……

    “其实金律师对你的感情我还是能感觉到的,他能让我出现在你们两个中间,是须要多么宽宏的气度啊。他……害怕伤害你。若是我的话,根本作不到……”

    “再说家里还有事要你去处理哪,万和尊邸的房子你要去办产权证了。还有别墅里有些东西罗伯阳说根本不敢要,他让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要钱,必须去搬走……”

    “行了,你别说了,我跟你回去。”

    回去就回去吧,借着这个机会把家里的事处理完。林若丹打定主意:跟杨远迪回国,然后再回来呗。

    直到上飞机的时候导游还在问:怎么林若丹就跟我们回去了?

    杨远迪郑重其事地说:骗的!

    回国以后林若丹已经完全失去了和金宬明的联络。只有崔、安两位律师一如既往。

    但是他们俩个并不知道金宬明和林若丹的关系不似从前了,只是认为林若丹家里有事,或许很久才能再去韩国。

    每天办理房产和其它乱七八糟的税务保险,都有杨远迪派人来跟她跑,林若丹似木偶一样随处签字画押。

    杨远迪不来,林若丹知道那是因为男人的自尊,不容他出现。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星期,每到深夜里睡不着的林若丹都爬起来,到楼顶看城市的灯火。这时便是她自己最迷失的时光,她常问:我是谁?为什么存在?这里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

    问着问着她就迷失了自我。

    她于是去看望了自己的母亲,母亲的情况依旧很糟。认出她的时候虽不像以前那样大声地喊叫,却嘟囔着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比如:丹丹啊,别再回来了。走吧,别惦记我和你爸,我跟你爸在一起挺好的。过一会儿猛然地叫道:你怎么还不走。

    林若丹崩溃了,这也是自己的妈妈呀!可现在只要自己一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就失控。

    于是就在那么一个让她突然感到害怕的日子里,她收拾行囊离开了。

    她给杨远迪邮寄了一封信,大意是感谢他的关照,在一个连自己的母亲都无法亲近的城市里,她无所事从。

    杨远迪看过日期,唉!昨天就走了。

    林若丹又去了韩国,因为只有在那里自己还能找到一丝温暖的感觉。

    她在山下阿妈尼的超市做起工来,自己又开发了一个‘产品’:中国版馅饼。

    没多久就远近闻名了,工地的人会大老远的跑过来买这种:丹牌馅饼。林若丹开始忙碌起来,她让阿妈尼招了两个村里闲着的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姑娘,收了徒弟后,产量大了生意也红火了。自己也乐得清闲。

    钱是赚不完的,自己清闲了给别人的就多!这是林若丹的信条。

    中午的时候她却总是在店里,这时候有工地的工人会来。林若丹有意无意地打听着金宬明的事。

    工人都说很久没见过金律师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没那么容易好。

    阿妈尼终于看不下去了:“若丹尼,要是想金律师就去看看他。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了?多久没见了,那有这样谈对相的嘛。”

    看他去?那得鼓足了勇气好不好?可是我哪儿来的勇气呢。

    她想起来自己还有一部分工地的单子要送给吉凯建设的李财务哪。

    于是她打起精神来到了吉凯建设。来到三楼进入走廊先是秘书室,然后是社长室。而另一端是金宬明的办公室和财务室。金宬明不在公司里。

    报完账下楼时碰上了秘书,秘书冲她招了招手。

    “若丹尼,我要辞职了。好多天没有见到金部长了,能替我说一声吗?”

    “我也好多天没见到他了。因为……我住在山上,有些事情要处理。可是你为什么要辞职?”

    “最近公司气氛很诡异,我受不了。”

    “怎么呢?”

    “池社长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而且没精打采的。她身边总是跟着朴社长的秘书,有事我也插\不上手。金部长和朴社长之间的关系吧……挺紧张的,反正在公司里两个人的意见颇不统一。有时候暗中较劲儿,有时候水火不溶。这些……只是我的感觉。”秘书本来就是个机警的人,她偷眼看了眼林若丹。

    林若丹认真地听着秘书说的话,人家说完了她竟然没反应过来。

    “若丹尼!”

    “哦,你说。”

    秘书叹气:“作为公司的骨干,我也很受朴社长的排挤,所以我决定不再干下去了。只是希望有空儿你去看看池社长。”

    林若丹皱了皱眉,因为秘书比她大不了几岁,又都是聪明人,两个人的沟通一直不成问题。

    “我去看池社长,你认为合适吗?”

    “若丹尼,我知道不合适。可是怎么办好啊?池社长没有什么朋友的,要不是金律师……”秘书猛然收住了话头,对林若丹说这个她知道自己失语了。

    林若丹静静地回了句:“好吧,我……去看她。在办公室吗?”

    “在,可是朴社长的秘书也在。”

    “好的,我这就去。”

    “若丹尼,那见到金部长替我说一声吧。”

    “嗯……我可以跟他说,只是现在你走了,工作怎么办?池社长一直都是你在照顾着。”

    “我也不愿意这样,可是没办法。”

    林若丹不再说什么了,她来到池真慧的办公室,朴敬贤的秘书正给池真慧倒水。池真慧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林若丹咬了咬牙,堆起了夸张的笑脸,张开双臂奔向池真慧:“哎呀,池社长,社长尼,想死我啦!”她越过办公桌抱住了池真慧:“社长尼,最近怎么样啊?我昨天才从中国回来。”

    池真慧有点懵了:“若丹啊,你回国了?宬明怎么没说呢?”

    “啊?啊……那个他不是这两腿断了嘛。呵呵……”林若丹回过身瞪着朴敬贤的秘书:“我说秘书小哥啊,我有点私房话要跟池社长说,你能回避回避吧?”

    秘书面无表情地说:“有什么私房话怕见人吗?”

    “当然了,当然了。你一个男sir当然有些事不能在你面前说啦。哼!”说完她扬了扬下巴。

    秘书没办法只能说了声:“好吧。”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