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章 猫哭米奇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2章 猫哭米奇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安顿好金宬明林若丹答应晚上请两位老乡吃饭。

    导游不高兴了:“我们怎么成老乡了?”

    林若丹笑着说:“身在异国遇到你们俩个人,你们不就是我的老乡嘛!”

    “我们情愿是你的故知,他乡遇故知!”导游笑着开玩笑。

    林若丹带他们俩吃韩国的料理。

    导游问:“林妹妹,你来韩国这么长时间觉得这里什么东西最好吃啊?”

    “嗯,泡菜。”

    “哈哈,看来韩国就那么点玩意。”

    林若丹想了想说:“还真是,不过很好吃哦,我怎么也淹不出来那个味。”她看了一眼心事重重的杨远迪大声说:“喂,想什么哪,脸都掉饭桌上了。”

    “没什么,林若丹你有出息吗?放着好好的天朝国不呆,跑这么个地方来,你图什么?”

    “以前吧,没什么可图的。现在嘛,有了。”

    “可是,人家金律师说了,根本没办法跟你在一起了。那个……是池社长吧?人家都不想活了,对吧?”杨远迪一边看着导游一边说着。

    导游让他的眼神逼疯了:“杨总啊,你老是看着我干什么呀?俺也不是妇救会的,俺连个片儿警都不是。不管这个。”

    导游是知道金宬明和林若丹有多么相爱的,就这么硬把两个人分开,他有点于心难忍。

    杨远迪的脚从桌子下面踹他,导游也不给他面子直接喊:“你干嘛踹我?踹我管什么用啊。”

    “是不管用,废材!”

    “好,我废材,那你接着说吧。”导游也觉得这事吧放谁身上都两难。无论是杨远迪还是金宬明,为情所困的人心里有苦说不出吧。

    林若丹脸色变了:“这话是他跟你说的?”

    杨远迪抬起头,但不敢长时间直视林若丹。

    “啊,他跟我……们说的,不信你问他。”看着导游的样子杨远迪火了:“你别吃了,破泡菜吃的那么起劲儿?”

    导游知道这一关躲也躲不过去,于是他抬起头对林若丹:“林妹呀,我现在是翻译,所以人家金宬明当然是跟我们说的,不过主要还是说给他听的。”

    林若丹翻脸了,但是她没有马上发作。自顾自地吃东西。

    杨远迪看在眼里,知道她这回动真格的了。因为小时候大家聚会时,只要她真的生气就狠狠地吃东西。

    杨远迪弱弱地叫了声:“若丹,别吃太快了。”

    林若丹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杨远迪的心凉了半截:这种眼神她以前见过,像是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杨远迪在心里骂:M的,我这是招谁了?干这种猪八的事,里外都不是个人。

    杨远迪哪儿受过这个呀!都是他对别人这样来着。他也不吭声了,也装出: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来。

    这顿饭三个人吃的索然无味。把两个男生送到宾馆,林若丹决定去找金宬明。

    她满腹心事地打开金宬明家的门,金宬明在药力的作用下安睡着。一直以来的疲惫让他不堪忍受了。

    林若丹悄悄地坐在床边的地毯上,她看着这个男子安静的睡颜,真想摇醒他问一问。

    由于一天里的疲惫,林若丹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以是后半夜了,金宬明口干舌燥地醒来,看见林若丹时他的心就像从前一样猛烈地跳了跳。

    怎么睡在这儿了?什么时候来的?

    他翻身去拿床头桌上的闹钟,把林若丹惊醒了。

    “你醒啦?是不是很口渴?”

    “嗯,你怎么又来了?”

    “我去给你倒水。”

    金宬明想要抓住她胳膊的手落空了,自己身体还在病中,行为慢了些。本想说:算了吧,我不渴。见她已经去了,算了吧!

    喝过水,金宬明的精神好多了。

    林若丹静静地坐在床沿上,两个人都憋着,谁也不说话。但是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游离的思绪。

    就这样吧,现在就是世上最美的日子。不要有明天了!

    金宬明最渴望拥有这样的女子,他记得尼采说过:我未曾找到我要与之生小孩子的妇女。

    他比尼采幸运,他找到了,他愿意和林若丹有自己的子嗣,可以膝下承欢享受天伦。就算生活在世界的尽头,只要是和她在一起就行了。

    命运啊,就如一只翻云覆雨的手,这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吗?

    林若丹此时在等待着,如若他不说话还好,如果他真的再提出分手,那恐怕他是认真的。可是让她想破头了也想不出个为什么。要是只因为池真慧?林若丹才不信这个呢。

    “你……不回去吗?”

    林若丹眼皮都没抬:“已进丑时了,我怎么走?”

    “哦,那你要是不嫌弃,睡客厅的沙发吧。就一宿而已。”

    林若丹揉了揉眼睛:“你是说仅此一宿而已吧?是真的想跟我分手?”

    “我不是真的想,而是必须这么做。”

    “为什么?回答之前想好喽,别搪塞我。”

    林若丹语调忧伤的让金宬明的心都快疼死了。

    “因为池真慧!”

    “你骗人,绝不可能是因为她。”林若丹哭了,她想控制,可是控制不了。还是在他面前流泪了。

    “若丹,别哭好吧。你本来就是钢强的。”

    “我钢强?那你就伤害我吗?池真慧软弱,所以你就护着她?”林若丹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还有,为什么告诉杨远迪?你怎么能跟他说这个?难道不能最后再给我留点面子?”

    “我……只是想好好的把事情解决了。”

    “你想把我解决了,那就杀了我!”林若丹不再忍耐了,她开始发出了吼声:“好吧,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不爱我,我绝不缠着你。”

    “若丹啊……”

    “怎么了?别TM煽乱七八糟的情,直说就好。”

    “若丹啊……”金宬明想说的话发现看着她的眼睛根本无法说出来。于是他看向了别处:“林,我……我不能说我不爱你。只是我没有办法跟你在一起。”

    “就这样?”

    “是的,就这样!”

    “行!这是你那道该死的门钥匙。”说完林若丹把钥匙摔了过去,钥匙打在床头上,当啷一生掉在地上。

    金宬明怔怔地看着她转身走了出去,他无意识地抓紧了被角。午夜都过了,这么晚了她一个人上街不安全,不能让他这么走。

    金宬明下床追了出去,他甚至没给自己找件厚点的衣服。

    深秋凌晨的街道清冷凄凉,怎么看都像自己此刻的心境。

    林若丹的身影没有多远,踉跄着向前走。身后有出租车一直跟着并短促地按着喇叭,林若丹摆摆手:“大叔你走吧,我不打车。”

    出租车司机探出头来:“丫头,这大半夜的你怎么敢一个人上街呀,你家人不管你吗?哭的脸都花花了,上来我送你,没钱也没关系,主要是不安全!”

    “谢谢大叔,我求你了……”

    没等林若丹说完,后面的金宬明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抓住她的胳膊像拎小鸡似的把她拽到了车上,自己随后也上了车子。

    他说了林若丹出租屋的地址,司机笑了:“我就说嘛,这大半夜的一个小丫头在街上晃,多不安全呀。”

    金宬明一直拽着林若丹的胳膊,两个人在无谓的拉扯中较着劲儿。

    到了地方金宬明付过车费说:“我看着你上去!”

    “看着我上去?干嘛猫哭米奇?你少来那套,你就不怕长针眼吗?”说完她甩开金宬明的手跑进楼里。直到阁楼的灯亮起来,金宬明才觉得自己仿佛虚脱了一般的浑身无力,他缓缓地转身,不知不觉中走了两个街区。

    第二天林若丹开始收拾东西,她准备回山上住去。虽然不能接受金宬明的决定,但是她也改变不了什么,人家本来也不是自己的。认命吧、顺其自然……

    杨远迪去了金宬明的住所,他希望表明自己的立场。

    “金律师,你作的决定我无权干涉。只是希望伤害就到这里为止,别再继续扩大。若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生活带给她的不公平已经够多的了。”

    金宬明低着头,额上一缕发丝垂了下来,那种病态的美感让杨远迪皱起了眉头。难怪啊,难怪林若丹会喜欢他,跟这样的凤凰男在一起时间长了怎么可能不移情别恋?

    自己和林若丹的缘份都是命中注定的,难道她和金宬明的缘份也是命吗?那丫头的命格让杨远迪有些心疼了……

    “杨兄,我这样做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说实话我并不在意的。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中国远大在林若丹的眼里那就是神祉,远大的太子爷也不会是小气之人吧。”

    “呵呵,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总之,别再伤害她,她也是我的族人,在韩国我对她是有责任的。”

    金宬明点了点头,他不准备跟任何的什么人一般见识了。他的目标从今后就只有一个人:龟田!

    杨远迪又说:“今天我就去找她,也可以带她走。她这个人一向都比较任性,我不能保证她一定会听我的,先试试看吧。以后有什么事让他跟你联系。”说着他一指导游。

    导游的心跳了一下。怎么又是我?这两个人是用我来当传话筒吗?这都什么倒霉差事!

    此时金宬明有着不能表达的心声:你的族人林若丹是我今生的唯一,再也不会有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