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章 或许双方真正的较量开始了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9章 或许双方真正的较量开始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对于朴敬贤来说:知道自己真实姓名的人已经死了。所以金宬明也必须死!只是他有顾虑,如果金宬明死了,警方是会调查自己的,毕竟自己和他的距离并不遥远。

    不说别的人,检察院那个少壮派澜检察官就会首当其冲的和自己过不去。

    所以说朴敬贤一直忍受着金宬明对自己的阻挠。

    池真慧住院后朴敬贤没有出现,但是他的秘书却每日监视着。朴敬贤明白:软性中毒也是中毒,是会被医生发现的。这样一来池真慧虽然容易控制,可是那个金宬明就会成为最大的绊脚石。

    金宬明也知道自从说出朴敬贤的曾用名后,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不说,很有可能性命堪忧。于是他处处小心提防着。

    当朴敬贤听说金宬明去过保宁工地的时候,朴敬贤就决定不再忍受了。

    于是他在黑暗中燃起、又掐灭了一支意大利雪茄。

    只是这次他没去找赏金猎人,他亲自安排现场,力求周密细致。

    按金宬明的习惯,他去工地的办公室处理一下日常工作,必会去现场转一转。

    这一天秋风萧瑟,他依旧从工地的办公室出来,去现场的途中出了事故。

    在路过一处楼门的洞口时,吊篮一角的钢索断了,整整一吊篮的青砖从高空倾泻下来。

    金宬明听到有异样的声音时脚下就开动了,可右腿的小腿部还是被砸了个正着。金宬明当时心想:完了,右腿肯定是废了。

    地面的工人看见后,大喊着‘救人’,一下子全都聚拢过来。

    左腿在行动的时候已经逃离了祸端,可惜的是右腿,一吊篮的青砖小山也似的堆在金宬明的右腿上。

    工人七嘴八舌地嚷嚷着、七手八脚地搬着。这些青砖的自由落体没多大功夫就让工人们清除了,工人们都在担心他们金律师的安危,没有人顾得着高空中依旧晃晃荡荡的吊篮。

    当人们从现场散开的时候,回望空中那只怪物,无不出了一身的冷汗:要是那个东西再掉下来,也会有人和金律师一样,或许后果比他还要严重:直接一命呜呼了。

    工头吩咐工人们把金宬明就近送进医院里,因为工地地处偏僻,叫来救护车金宬明会失血过多的。自己止血又怕不专业,搞不好腿就难保了。

    工人们用两根板把金宬明的腿绑好,然后用自己的毯子把他抬上了车。金宬明痛的真流冷汗,他咬着牙看着这些工人们,他说他要跟大家聊聊天,这样可以不要太关注疼痛。

    金宬明也想通过察言观色看看每个人的反应。

    他在脑海里搜索着当时的情景:四面奔过来的人都是地面的工人,没有从楼上下来的。莫非楼上的那个人没下来?或者是从后面跑了?

    这种事故要想让他相信是个意外是不可能的,他还没愚昧到那个地步。

    车行至途中,金宬明眼看着要到市区了,他让工人们停下来,叫了救护车。救护车将他送到了指定的医院。

    他多了个心眼地把工人全都打发回去了,有人不放心坚持说要留下来,金宬明婉拒。

    到医院检查时,腿已经肿的很高了,活像一只木桩子。

    还是有个好消息让金宬明非常高兴的:医生说他的腿并没有骨折。就是说他的腿还真没废。金宬明明白了,原来自己的腿夹在地下的两块砖中间了,所以高处的‘自由落体’并没有动得了他的骨头。

    但是金宬明还是让医生在病例上写下:右腿粉碎性骨折。

    第一个来看他的就是朴敬贤。

    “金律师,听说你在工地出了事故?幸好没有生命危险啊。”

    “托你的福!”

    “哈哈,大难不死是必有后福的。金律师真是吉人天相啊!不过,你还是要好自为之。”

    金宬明用冷漠的眼神盯着他:“好自为之,是你我都应该注意的。不过,我要是真的出了事,会有人替我讨个公道的,这个你放心好了。因为……所有的事我都准备停当了。”

    此时朴敬贤很生气,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公事包的带子。

    朴敬贤走了。

    金宬明知道他是不会善罢干休的。首先他会去医护室问他受伤的情况。

    “粉碎性骨折”呵呵,金宬明笑了笑。这回他可以休息几天了,同时也可以麻痹那个朴敬贤。就让他再放肆一段时间吧。

    第二个来看他的是澜检察官,澜检是先打电话联系金宬明才知道他受伤的,然后他放下手里的事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澜检一进来就查看他的伤势,然后非常忧虑地说:“宬明,这是怎么搞的?”

    “现在看来是个意外。让检察官费心了。”

    “说的那叫什么话?怎么回事?有没有骨折呀?”

    “别那么急嘛,我的腿没事的。只是我让他们写成了粉碎性骨折了。”

    “你是想先避避别人的注意力?对了,我正好有事找你哪。”

    “好事儿坏事儿啊?这么急?”

    澜检停顿了一会,似乎在想着怎么跟金宬明说。

    “嗯……不太好的消息。就算你今天身体不好,我也要跟你说……有人举报你,说是权相龙最后一个联系的人是你。当然,这条消息已经被查实,举报人是匿名举报的,说你有给权相龙打过不小的两笔款项。你没跟我说过你曾经给过他钱。”

    “我是没跟你说过,可这也不关你什么事啊。我给他钱,那是我们私人关系的原因。这个你也管?”金宬明知道:给侦探钱是赖不掉的,银行帐号就可以查得出来。

    “那你也得告诉我吧,这样搞得我很被动。举报人说你有杀人的嫌疑。”

    “杀人嫌疑?他有证据?”

    “宬明,别说气话。说吧,你现在要我怎么办?”

    “呵呵,还是哥够意思。把我看起来就行了。”

    “你是说让检方保护你吧?”

    “算是。麻痹一下敌人。”他又自言自语地说:“恐怕双方真正的战争开始了。”

    “宬明,你冷静点,你要相信警方会把事情搞清楚的。”

    “等待警方要等到什么时候?等警方太阳都会下山的。”

    “你别意气用事好吗?你先告诉我,你都查到什么了?前段时间就算是白白替你做事,结果什么也没查着,害得我们家老爷子提起来就发火……”

    “那是因为你太轻敌了。你们家老爷子会收到教训的。”金宬明面无表淡淡地说。

    “你……要骂你就骂我好了,别连上我家……”

    “哎,好啦好啦,你怎么还不走啊?我把事办明白了就告诉你。”

    第三个来看他的是林若丹。

    她一进来金宬明的心马上咚咚跳开了。刚才也该好好想想,这个丫头知道了怎么说哪?

    “你怎么知道?”

    “是工地的工人们告诉我的,为什么你不先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的腿没关系吧?”林若丹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没事,没事!你可别哭啊。到这里来……”金宬明拉住了林若丹的手:“我没事。你放心吧,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

    “真的没事?”

    “真的……呵呵,是真的!”金宬明说完了这句话心里想:亏自己还笑得出来。

    林若丹这个晚上就开始忙活开了,她细心地照顾着金宬明。晚上她就睡在病房的沙发里。

    朦胧的灯光映照着林若丹的睡颜,金宬明侧过身盯着这张青春的洋溢的脸庞。

    他突然间有些不安起来:自己遇上这样的事儿,肯定会连累林若丹的。如果若丹要是出点什么事的话,让自己情何以堪?他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最近自己一直忽略了这个丫头。

    有什么两全齐美的办法呢?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有趣的是金宬明入院,池真慧却从她入住的医院里出院了。

    朴敬贤要求池真慧出院的理由是:公司的工作量加大,而金宬明又在休息中。公司总得有个主持常务,不然若大个建筑工地就乱套了。

    这样朴敬贤完完全全地控制了池真慧。金宬明是从林若丹那里听到这则消息的,为此他忧心如焚。

    半夜里他不顾还肿的不像样子的腿潜到了池真慧的住处,果然那里灯火亮着,有人在外面值夜。由于此时自己的腿不方便,令他无功而返。

    第二天白天,金宬明看着为自己忙碌的林若丹突然说:“若丹啊,你回中国呆一段时间好不好?也回家过个年!”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我回家了你怎么办?”

    “我又没什么大事儿。”

    “那也不回,我妈……我妈她一看见我状态会更不好的。刚开始时,每次看见我都叫我快点跑。她受刺激还是满严重的。”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提这个。”

    劝林若丹回中国的事儿就这么放下了。

    过了几天金宬明的腿不那么肿了,活动起来也自如多了。

    正巧,澜检的限制行动的通知下发了。大概的意思是:关于权相龙的死因在调查中,金宬明是嫌疑人之一,须要保持滞留,随叫随到。

    不用说正是澜检察官前几天说的那个举报的事件。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