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迟来的悔意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7章 迟来的悔意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是热恋中人,所以对有关林若丹的事情他的思维还是有偏差的。

    朴敬贤并不是笨蛋,他明白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对林若丹动手的。林若丹现在的身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华侨。

    一旦她出了问题,自己要面对的将是介入此事的中国警方和国际刑警。那样的话自己的身份就会充分地暴露了。

    而金宬明个人是没有那个能量的,甚至仅仅的韩国警方也无法做到将他查个底儿掉。

    所以金宬明不知道的是:池真慧才是真真正正有危险的人。而对林若丹的行为,只是吓唬他一下而已。

    由于紧张着林若丹的安全,金宬明的行动停滞了。一方面也是因为不能了解朴敬贤真正目的,仅从表象上看:保宁那个地界有价值开发成集成港口。难道朴敬贤是为了这个?

    金宬明可不这么认为,他时常手里拿着私家侦探给自己的文件一读再读。他认定自己的判断是毋庸质疑的。

    于是他想要找池真慧谈谈。

    现在的吉凯建设不出所料的成为了朴敬贤的舞台,大量的投资使工程进度突飞猛进。朴敬贤的甜言承诺都在兑现。听起来对池真慧没有任何的不利因素。

    池真慧开始一边倒地相信朴敬贤。金宬明觉得此时的自己简直苦逼透顶了。

    金宬明每日心事重重地吉凯的工地和办公室两地跑,希望要事态的发展中找到些漏洞。

    林若丹有时也会追问他以后打算怎么办。他只是说:你还怕我养不起老婆吗?搞得林若丹也没脾气。

    直到那年的初冬,金宬明也没有从吉凯建设辞职,他发现朴敬贤有控制池真慧的迹象。如果是这样事情可就大了。

    有一天池真慧刚一上班就晕倒了,正巧金宬明也刚进办公区,就把她送进了医院。

    医院和金宬明也相当的熟稔。他说:池真慧的免疫系统有些紊乱,得观察几天才能有结论。

    金宬明说秘书:什么时候开始池社长的身体状况这么差了?

    秘书说最近她除了上班时间会见到社长一下,平时的接触比以前少多了。

    金宬明就让她这几天好好盯着。朴敬贤没出现让秘书送来了一些慰问品。

    过了两天医生联系金宬明说有事找他。

    金宬明赶到医院。

    “金律师,各项体征都查过了,而且我还专门查了她的用药史。她常服用:苯巴比妥。这是一种镇静药物,抗惊厥、有催眠的效果。同进池社长还服用一些抗抑郁类的药物。她的免疫力差和过度依赖这些药物是有关系的。可是……”医生顿了顿:“可是池社长偶尔有兴奋剂的尿样……这个要想确认还得观察。”

    “兴奋剂?什么属性?”

    “我只能说大剂量的软性毒品,也是会上瘾的。”

    “啊?”金宬明大吸了一口冷气:“怎么能确认?”

    “金律师,我也知道你和池女士的关系。你放心我会再仔细观察一下的。”

    “好的,拜托你了医生。”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池真慧,金宬明几乎想流泪。

    以池真慧的个性不会是因为自己离开了她而变得颓废,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一直等待着池真慧醒来。

    “宬明?”池真慧四下看了看好象是在确认是否有人。

    “真慧姐,好好的怎么就病了呢?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年龄大了嘛。哦,把那个药拿来,感觉很不舒服了。”

    “你先等一下,这些都是什么药?哪个医生开的?”

    “我容易惊悸又失眠,这些不过是镇静药。没事儿的,帮我拿来吧。”

    “哪个医生开给你的?”

    “是药房的见习医生。”

    金宬明怒吼了:“怎么可能,医生说了你服用了软性毒品。从今以后不许再吃这些药了。你告诉我,这些都是谁给你的?”

    池真慧垂着头不说话。

    “告诉我,是不是朴敬贤?是他给你吃的这些吧。”

    池真慧抬起头可怜兮兮地说:“快给我吧。”

    金宬明攥着药袋不依不饶地与她对视。

    “你给我,给我就告诉你。”池真慧有气无力地加大了嗓门儿。

    金宬明为了她能打起精神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每样药给了她一片。

    池真慧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吞下去了。金宬明抚她倚在羽毛枕上:“真慧姐,告诉我。”

    “你非要知道吗?”

    “当然!”

    “可是,这和你没有关系!”

    “你胡说什么,你忘了我们说过的彼此就是家人。就算你不认为是这样,那也没关系,但是你必须告诉我。”

    池真慧望着金宬明百感交集。

    “宬明啊,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她哭起来。

    “真慧姐,别再哭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我哪。”

    池真慧此刻感慨万千,她以为金宬明不会再管她的任何事了。这种情况下不是保持个人尊严的时候,她决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金宬明。

    “都是我没有听你的话惹来的祸事。尊凯瑞意在最后的那块地,我发现时已经晚了。政\府的批文还没有拿全,他们就开始秘密动工了。一连几天朴敬贤都没有来公司,相较之下是很不正常的。于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关注,我是只身前去的。宬明啊,对不起,我曾经找过林若丹,希望她能回来好好照顾你。”

    “哦,她……没说过。”金宬明下意识地低下头。

    “真的吗?”池真慧只是随口一问。

    金宬明却回答的认真:“真的,她没说过。”

    “呵呵。”池真慧无奈地笑,看来两个人还真是心有灵犀,相处融洽啊。

    “那次我去的时候,发现那个村子里多了好些工人。我知道不能问他们,就找来老乡问了问。老乡们都觉得这些人有点诡异,具体做什么几乎没人知道。可是却早出晚归的。这不能不让人怀疑了,我就在那里躲到了天黑。那些人出来了,听说话是外籍的务工人员,我能感觉到他们语言似乎是中东那边的。我也听不明白。我想了整整一宿,决定还是问问朴敬贤。朴敬贤当时就急了,他矢口否认那些工人是他的,并且说了些威胁我的话,从那以后我就落下了惊悸的毛病,本来以前我就有失眠症,于是我就去药店买了些苯巴比妥,这种药以前失去亲人的时候也吃过的。后来每每见到朴敬贤都会有些关于业务上不一致的观点。慢慢的心情也不太好,所以又去买了点抗抑郁的药。吃着吃着我才发现,自己离不开那些小片片了,一天不吃就想的头痛欲裂。发现这是朴敬贤在搞鬼以后,已经晚了。恐怕今后我的日子就如那些瘾君子一样可怜了。”

    “不会的,我发誓!你现在必须控制自己不要再吃这种东西了。”

    池真慧渗淡地笑:“但愿我能控制得了。”

    “一定能,你要有坚定的信念才行。”

    金宬明去找医生,给池真慧拿了些形状看上去和她那些软毒品差不多的卫生素片。

    池真慧只能莫可奈何地接受了。当天晚上她就开始折腾,医生来看过他多次,只能徒留叹息。

    他给金宬明打电话:“金律师,唉呀,池社长也真是可怜哪。你说我这里又不是戒毒所,那儿见过这些呀。”

    金宬明正在去保宁的路上,他对医生说:“哥,拜托你了。帮我好好照顾她,拜托了……”

    “宬明君你放心吧,照顾她是我的责任,只是看着池社长这个样子必里挺难受的。”

    挂了电话医生和戒毒所的警医聊了聊,希望找到更优质的缓释办法。他照顾着池真慧,金宬明则要去保宁的海村看个明白。

    按池真慧给的地址他找到了那个山坡,那里围起了长长的路障。路障是用茅草和借用树干伪装的。金宬明翻了进去,虽然天黑了有些看不清楚,但是看轮廓像是一种工事。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这时,有人从里面出来了。说的确实是伊\朗那边的方言,金宬明也听不懂。

    他悄悄地隐身后退,直退到路障处,没有路了。他只有硬着头皮翻过去。

    后面有人在叫,大概是在喊:什么人,干什么的。

    金宬明没有理会他们一直向下跑去,可是猛然间头部被猛地一击,他踉跄地向前扑倒在地上。

    幸好这里离公路很近了,又有车子来往,金宬明便不管那么多地往公路上爬着。

    经过的车灯一照,有一个停了下来,另一辆车子也停了下来。

    后边击打他的人隐到了黑暗中。

    金宬明对那两名司机很是感激,他用手帕捂住被打的头,递给了他们一张名片。

    “哦,律师啊!”司机看了看明片准备拉他离开这里,先去医院。

    金宬明在车子上放松了警惕,头一栽晕了过去。

    被送进医院醒来以后,救他的人都走了,金宬明连声‘谢谢’也没表达。

    他急忙‘打扮’了一下自己,给自己买了顶毛线的帽子。穿上了高领的风衣,准备去找池真慧。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