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章 毫无头绪和办法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6章 毫无头绪和办法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看见他流泪,林若丹有些不知所措了。

    她走过去跪在沙发里,把金宬明揽进怀中:“宬明君,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吧。”

    “不告诉!”金宬明苦笑一下,实话是不能这么说的。“没什么事。”

    “那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因为池真慧吗?”

    “想哪去了你。不是。”

    “那是什么?”林若丹有些急了。

    金宬明深深地倚在她的怀里:“就是想好好的跟你一块过日子……”后半句他没能说出口:恐怕已经很难了。发生的事情自己不能不管,只是要好好的想想办法。

    “傻瓜,我答应你不就完了嘛!用得着哭吗。来,姐姐给你擦擦眼泪儿。”

    “去你的!”金宬明推开她,缓缓地笑了。

    就算是以后的结果不免悲伤,今天他也要高高兴兴地陪着林若丹,因为她是韶光中的天使……

    金宬明开始了针对朴敬贤的行动,他委托澜检从司法程序上对吉凯建设实行干扰!他甚至不对澜检作任何解释!

    而朴敬贤计高一筹,支持他的全是实力派,澜检作为少壮派失败了。

    金宬明的第二招是:催毁政府批文须要的原始资料。原始资料的丢失或毁损,把池真慧气疯了,补办这些资料全由朴敬贤出面。

    暂时的他们还没有怀疑金宬明,可金宬明发现这个方法根本就不管用,直接的结果无非就是拖时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己是秋天,街道田野满眼翠绿变成了金黄色和枫红色!

    这个季节总是林若丹旅行的季节,她每天窜搓着去旅行,金宬明丝毫没有兴致,免为其难地应付着。

    旅行被澜检察官的一则消息打乱了。

    私家侦探死之前把手机扔在了事故现场旁边的小河里。这个作法行之有效地保护了金宬明,使他没进入朴敬贤的视线。

    朴敬贤的养生学中有一条:拒绝烟草。可是他却存有一种意大利品牌的雪茄。

    每到操控生杀之时,他都会拿出这种雪茄,这会给他带来教父般的感觉。

    得知有人去哥德堡调察自己的时候,他很愤怒了。

    因为他没有得这方面的任何信息,合伙人本来就不太支持他的这部分生意。

    那天晚上他第一次被合伙人骂。严重地刺伤了他的自尊心。

    他又一次点燃了雪茄,他并不吸,任雪茄就那样燃着,味道弥散在空间里,最后他狠狠地掐灭了它……

    他找来秘书安排了任务,那些各类的赏金猎人会圆满地为他扫清障碍。

    所以私家侦探:权相龙——死了。他以前作过警察,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辞去警察的职务。

    最后他以自已的专业能力保护了真正盯着朴敬贤的:金宬明。

    听到这个消息的金宬明悲痛欲绝。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说:是自己的失误才害死了侦探权相龙。他来到权相龙的墓前:哥,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

    可是仇怎么个报法,这让他一筹莫展了。手里握着的都只是信息而已,他是律师知道没有直接证据的后果是什么。

    几天来对着林若丹时他也无法真心的笑出来,更别说安排旅行了。旅行?他没心思,他不去。

    林若丹也就没去成。

    澜检察官找到他,说是已经立案侦察关于权相龙确认被杀案。

    “想要证据确凿,那太难了。”

    “我们已经开始侦听和监视了。”

    “唉……”金宬明想说:那里有那么容易。凡是这种人物,反侦查的技术都有专业人员来做的。

    金宬明草率地决定去朴敬贤的老窝看一看。

    他找来澜检察官的网络信息技术处长,要求他对朴敬贤的住所的所有电子设备进行系列性干扰,就是在他潜进去的时候不要留下任何线索。还要求他:不许告诉澜检察官!

    他说的邪乎,技术处长当然也跟着干了。

    技术处长是个不大的孩子,大学刚刚毕业。自然作自己认为对的事!

    结果金宬明的行为暴露了,他潜进朴敬贤的居所,什么也没查着。却留下了被朴敬贤发现的线索。

    朴敬贤绝非等闲之辈,他一下便联想到了侦探和金宬明的关系。

    于是金宬明开始收到朴敬贤的恐吓。当然啦,朴敬贤并不署名也足可以让他明白。

    某天的会议上休息,朴敬贤堆起脸上的某个部位的横肉,那笑容看起来冷森森的。

    “金律师,是什么使你最近忙的不亦乐乎啊?年轻人,不要试图白费力气。”

    “我不明白朴社长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好有趣的年轻人。你都光临过我的住所了,还问我是什么意思!”

    “……”金宬明无言以对,他即不想承认也不想否认。

    “金律师,真的不要试图白费力气。我只是一个生意人,不过想是抓住预期的商机罢了。你何必草木皆兵呢?”

    “商机?一处荒凉的滩涂能有什么商机?你的真实目的让人不不寒而栗。如果让我发现了,我不会轻意放过你的。”

    “哦?那你就试试吧!可别像某人那样,一事无成便折戟沉沙!”

    金宬明冲动起来,他奔上前预抓他的领子,这时候池真慧的秘书过来了:“金部长,朴社长,休息时间已过,请继续开会吧。”

    朴敬贤轻蔑地看了一眼金宬明走向了会议室。

    金宬明没去开会,他的思想毫无头绪。看来私家侦探之死一定是朴敬贤干的,他指的某人也正是侦探,可没有证据就无法定罪。

    有多少铁案进入司法程序时,都因证据不足无功而返。作为律师这种事他见多了。

    要不然上报国\家安全\局吧,可是那样的话会牵扯到池真慧。搞不好池真慧会被认定为间\谍或是叛\国罪的。

    金宬明无意识地信由脚步回到了明律师事务所。所里没人……

    他独坐在社长室,此刻的金宬明仿佛离尘遗世的孤独。

    林若丹回来了,连叫了两声社长他都没听见。

    她直接敲了敲他的桌子:“社长想什么哪?最近你的魂儿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没睡好而已。陪我走走吧!”

    两个人手拖手,金宬明送林若丹回家。他没注意到朴敬贤的车子从他们眼前闪过。

    车窗里面的那双眼睛亮了亮又灰暗了下去。

    晚上,确切地说是后半夜,金宬明的电话响了起来。

    朴敬贤的声音如鬼魅般从另一头传过来:“金律师,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聪明人面前也不用去捅破那层纸。你说对吧!”他故意把‘对吧’那两个字拉得好长。

    “你有话就快说吧,别再浪费唇舌了。”

    “呵呵,你不是去参加过那个女孩父亲的葬礼了吗?难道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金宬明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朴敬贤会用这个威胁他。

    “朴敬贤,不!龟田胜算,你不要太过份了。”

    “啊……龟田胜算?请问我的大律师先生,你有充足的证据吗?你以为你还能查得到吗?哈哈,看来那个侦探权相龙真的和你是一伙的!金律师,做什么事要先想清楚,切切不要给自己后悔的理由。”说完他挂了电话。

    金宬明即生气也害怕。

    他害怕龟田胜算真的把林若丹的身世抖出来,那样让林若丹情何以堪?或许龟田想的是别的也说不定,那样林若丹就危险了。

    这些是明目张胆的要胁。金宬明刚刚好转一点的心情,又被搞的乱七八天糟的了。

    第二天就更过份了。早上林若丹上班时居然有一辆车子从路口冲出来贴着她的身子急驰而过,靠车子那只手拿着早餐被撞飞了,林若丹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她向后一纵躲在了一个老式邮政信桶后面。

    “呼……没长眼吗你。”林若丹气的快疯了:“有本事你回来,我男友是交通警察大队的。切,我看你这是想死的节奏还嫌慢。”

    林若丹骂的起劲儿,抬眼望去金宬明呆呆地站在不远处,脸色灰白灰白的。刚才他看到了,看到了车子里面朴敬贤,不,应该说那是龟田胜算那似乎胜利的眼神。

    这应该是他的警告吧!

    金宬明跑向林若丹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你没事吧。”

    “没事儿,这个不长眼的家伙车子开的这么横也不怕出事儿?”

    金宬明满脸的阴霾:“你先上去吧。”

    “早点都飞了,我再去买。”

    “林若丹,我说不用了。”金宬明喊声很大,他都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要不我去,我去买。”

    林若丹不得不照他说的办,回办公室去了。

    金宬明掏出了手机:“喂,你能不能别这么卑鄙。”

    “卑鄙?呵呵,金律师,你听说过不择手段这个词吧。所以你别逼我不择手段。”

    “好吧,算我求你了,龟田胜算。你有什么冲我来。别伤害无辜。”

    “伤害无辜?我可不认为她是无辜哦。呵呵呵。”

    “你……”

    “我只是希望你老实点,别再跟我过不去。我的意思你明白的。”

    “好好好,只要你别乱来。”

    ‘啪’电话被挂断!证明龟田胜算真的很生气。

    金宬明木然地回到明律师事务所,林若丹问:“你买的早点呢?”

    金宬明随口一问:“什么早点呀?”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