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章 侦探之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5章 侦探之死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哥德堡的街头阳光浓郁,私家侦面色凝重地掏出手机,复又塞回兜里。

    他选择了使用街头电话打给金宬明:“事情办妥了,今天的飞机。”

    “怎么样?”

    “嘘……回去说吧。”

    侦探显得非常谨慎,这让金宬明有些担忧了。整整一天里他都坐卧不安地陷入了焦虑的等待中……

    算了算侦探落地的时间,金宬明拨打了他的电话:“到了?用我去接吗?”

    “到了,刚出仁川国际机场。你不用接我,我打长途出租。回去见!”

    傍晚的时候私家侦探才到家,他洗了洗澡,还刮了胡子。这些天在哥德堡的紧张工作中使自己变得很邋遢。

    最后他穿上了很久都没有穿过的西装,镜子里的样子自己基本还算满意。

    他从不在意自己的外表,但是今天晚上他不只是去见金宬明,很可能金宬明也会安排会见别的人。

    他把文件装进皮包里,出发了。车子停在办公公寓的停车场,他须要步行穿过那家商住楼。然后就是金宬明所在的精贸大厦,他只要上了电梯就行了。

    可是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他发现有什么东西似曾相识,是什么呢?街景吗?不是的,因为街景还是原来的样子。

    侦探停了下来,难道是……人脸?是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第二次看到了同一张脸。

    他轻轻地眯起了眼,向斜后方看了看。

    夕阳正腆着园园的肚子端坐在那棵硕大的玉兰种梧桐树的顶盖上。

    他叹了口气发出了韩国大叔的感慨:街景依旧,人世沧桑啊!

    他放缓了脚步,心里快速地盘算着。

    正好商住楼的玻璃窗里,有位快递小哥在派发邮件。他瞬间加快了步伐,拐进了商住楼里。

    来到小哥身边,不由分说地将快递小哥拉进了卫生间里。

    “呀…呀…呀!大叔你干什么?”小哥莫名其妙地被拉进厕所,当然被吓了一跳。

    “嘘……”侦探拿出了钱夹翻开了他和家人的照片,那是十年前自己和家人照的。当年的他穿着警服,英姿飒爽地站在两个女人中间。

    “小哥,我是警察!帮我个忙吧。”

    “警察?拿出你的证件来啊?”

    “请你相信我,证件在我的车子里。孩子,帮我吧。没时间了。”他从钱夹里拿出三张大钞:“这个钱给你,把这份文件送到精贸大厦去。要快,在第一时间。”

    小哥见钱很高兴地说:“呵,我下一站就是精贸。好啦,帮你,交给我吧。”

    侦探撕下文件袋的一角,写了几个字装进去,他握住了快递小哥的手:“孩子,要作到和平常工作时一个样。拜托了!”

    “大叔,你放心吧。要是不放心就把钱拿走。”

    “好吧,你先出去,要快!我得在这里呆一会。”

    侦探出门时故意提了提裤子,这回他真切地看到了休闲区的那张跟踪着他的人脸。

    他不紧不慢地走出去,顺着马路他看见了一辆快递的车子停在了精贸大厦门口!

    他轻轻地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快递小哥顺利地把文件送达了金宬明的住处,他迫不急待地打开了文件袋子,一张纸片掉了出来,那上面写着:不见了,有跟踪!勿联络!

    有跟踪?会是谁?从哪里开始被盯上的?这些问题金宬明知道暂时找不出答案来。

    勿联络,这个可以理解。

    可是看过文件的内容,金宬明则吃惊地傻在那里。他总算知道了自己是跟什么人在作什么样的战争。

    该怎么办?难道要报警吗?不行啊,报警只会打草惊蛇。自己手里的不是证据,只是引火烧身的炸弹。

    不报警又怎么办?怎么才能阻止?

    一连几日的辗转反侧和寝食难安不仅仅是没有想出办法,等来的却是私家侦探的死讯。

    报纸上出的消息被金宬明看到了,私探死于荒郊野外,死因不明。正在寻找家人去认领尸体。

    啊?这是……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金宬明赶到了现场,他发现自己对这个人再也无能为力了,不管自己再做什么他都回不来了。他只能抚着冰冷的尸体恸哭。他觉得这个人是因为他而死的!

    接下来的两天里他一直醉酒,因为他不上班,手机也打不通,池真慧到他的公寓来看他。

    金宬明看到她时微眯的眼睛满是哀伤。

    池女士!我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吗?我该怎么才能和你说得明白?金宬明毫无理由地苦笑。

    池真慧被他的样子吓着了:“宬明,你这是怎么了?你从不醉酒的,怎么喝成这个样子?告诉我为什么?”

    金宬明用手向后会理好头发,几乎张不开眼地说:“我没事,太吵了。这个世界也太吵了。”

    “林若丹呢?你们闹别扭了?”

    “别提那个丫头……那个高傲的丫头她怎么可能来这里。池女士,你真关心我吗?为什么关心我?又为什么……不肯听我的话。你晕了头了……”

    说完这话,金宬明晕了头了。他闭上眼睛从沙发里滑到地上,脚下的一只酒瓶子被他踹开了。

    池真慧此时的心里特别的堵得慌。从小到大从未见过金宬明如此颓废,他永远阳光、积极向上。

    这样的他让池真慧不太理解。是不是真的和林若丹那个丫头闹别扭了?也只有恋爱的不顺让一个男人如此狼狈吧。

    她决定去山上找林若丹一趟。

    林若丹这些天在帮超市的阿妈尼晒干菜和山菜,有事做的她根本没想到金宬明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看到池真慧出现在村头,她有些意外了。

    池真慧看到她时还是那样由衷的厌恶。

    “你一个人躲在这里算什么事儿?不管宬明了吗?”说话的语气俨然一个家长的口吻。

    林若丹不和她计较这个,本来人家两个人就是‘从小一起长到大’嘛。

    但是她绝对和她计较这个:“池总?你是干什么来了?不会是今天就来征地的吧?现在就要赶我们走?”

    旁边的阿妈尼一听这话用手抓住了林若丹:“若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哦!阿妈尼这个话你得问这位池社长,她说了算。”

    “别得瑟!”她的话把池真慧惹毛了。

    池真慧对阿妈尼含笑着说:“阿妈尼,这件事我们还在磋商中。没有最后定夺,不过要是有一天真的征用咱们这个海村的话,我会做到让阿妈尼满意的。”

    老太太好骗一句好话就糊弄过去了。

    林若丹瘪了瘪嘴:“但愿吧。”

    池真慧不管她那么多,一把拽住了她的袖子,把她拖到一边。

    “宬明在家喝的乱醉,几天都没上班了。你不知道吗?”

    林若丹直了直眼睛,毫不示弱地说:“当然知道啊!离开吉凯建设他难过呗。难过的要疯了。”可她心里还是打起了鼓:这两天她就没和金宬明联系,以他的为人肯定不是因为这个生气。那怎么了?

    池真慧看到她的脸色,冷冷地呲笑一声:“别在心里打鼓,回去看看他吧。如果接受了他,就好好对待他。”

    “是他接受了我。嘿嘿!”这话真纯属是林若丹气人的,但她也决定回明律师事务所了。

    临走的时候阿妈尼给她拿了许多的泡菜,还要给她这两个月务工的钱。林若丹死活都没要。

    明律师事务所里一片狼藉,到处乱七八糟的。

    崔律师看到她就跟没看到她一样,依然埋头自己的案子。看来他是在生自己的气。

    安律师高兴的站起来:“林财务回来了嘛,好啦!这回又有吃有喝有钱花了。”

    “哥哥们,好久不见了。嗳,你们是越来越懒、这里是越来越乱了嘛。”林若丹说着话开始收拾起办公室来。

    “这几天社长都没回来过呀?”

    安律师说:“对了,若丹啊,池真慧来找过社长的。可是社长最近几天都没回来过,你还是别收拾了,去他家看看吧。别管我们,我们自己找吃的。”

    这时候崔律师抬起头:“安律师说的对!这几天他一直关着机哪,你还是去看看吧。”

    林若丹立在原地,看来真的出什么事儿了。她给楼下的饭馆打了电话,让他们为两位律师准备好饭菜。这才赶向金宬明家。

    林若丹敲门的时候金宬明已经过了深醉期了,看见门口站着的林若丹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把重量压在了好的肩上。

    “社长,你怎么了?哎哟,这屋子的酒味真够大的,你这是作什么呀!”

    “你不在我的自由就很充分啦。体验一下婚前醉酒的滋味。”金宬明的舌头总算是捋直了,林若丹的到来是这两天来最高兴的事,所以他变得有点口无遮拦。

    “你算了吧,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都没有,你不是看见了嘛!”金宬明根本不打算跟她说实话。

    林若丹的肩向外一抽,手轻轻向前一送,金宬明直接扑倒在沙发里。

    “你疯啦!”

    “是你疯了,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这两天打电话也不接,难道死人了不成?”

    金宬明猛然地惊到了,自语道:“还真是死人了。”

    由于他喝醉了,林若丹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打开了所有的窗子,又回过头来收拾地上的酒瓶子。

    厨房连个开水也没有,她又烧上了开水。

    金宬明深深地倚在沙发里,看着为他忙碌的林若丹,他流泪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