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章 失家园 遇求婚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4章 失家园 遇求婚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对朴敬贤的警惕与排斥并非空穴来风,他曾经像观察自己的当事人和涉案人一样研究过这个人。

    此人的生活实质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随意和霸气外露。他具有常人不具备的专注力和意志力,他所保持的习惯和喜爱古旧的东西,则说明这个人的传统观念。

    这样的一个男人只会让金宬明明确的一点是:他绝对不是池真慧的合伙。

    不管池真慧明不明白,她都是在冒险。

    时间过的真快,保宁那边的二期工程已经破土动工了。但是金宬明再也接触不到吉凯建设业务的核心内容,看来池真慧是打算和金宬明分道扬镳了。

    金宬明也无意在留在吉凯建设,就在这时候私家侦探的意见使得金宬明不得不留了下来。

    那天晚上私探打来电话说:“若你真的怀疑朴敬贤,那就留在他身边。近距离的接触对我们更有利,懂吗?”

    他懂,这个道理也不难懂得。

    “而且那个亚洲人是尊凯瑞的一位大股东。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对朴敬贤进行浸透?如果浸透的程度超出了我们的想像,那么朴敬贤的目的就没那么简单了。”

    “能不能详细地说说那个亚洲人的情况?”

    “嗯,那个人是多籍者。阿拉\法特时代时,他曾居留在加沙和约旦河。本来那里就是一片的混乱,所以真没有人管他是干什么的。内\贾德时代他又出现在伊\朗,这时候他已经充分地暴露出来了,由于其行踪诡异,有关方面的警察也没抓到他。你也知道,这种人不是非常有关联性的警察机构根本都不管。这次能出现在哥德堡,说明他又找到了一棵更大的树。但是那边的调查人员至今也没有发现他和朴敬贤之间都在干些什么,就是说没有更有力的证据。所以我说你还是暂时留在吉凯建设吧,近距离接触总要方便些嘛。”

    “嗯……”金宬明默默地听着。

    “我打算尽快的去一趟哥德堡。金律师,我们祈祷吧,祈祷我什么都查不出来。”

    “……但愿吧。去那边应该须要更多的资金,我再凑一些给你。”

    “金律师,这个不用了。我的预感很强烈,所以这件事我不光是为你作的,别再提钱了。”

    “嗯,我知道,但是还是会给的。再见!”

    从那天和私家侦探谈过话以后金宬明一直愁眉紧锁。他开始对朴敬贤进行了特别关注,金宬明无意中发现了一份企划文件。

    那是尊凯瑞和吉凯建设将要共同收买的保宁以北的地标企划。

    看过以后金宬明对这份企划耿耿于怀,总想找池真慧认真地谈一谈。不想却因此而加快了池真慧的行动。

    某个下午,公务不再繁忙的金宬明无聊之际便给林若丹打了电话。虽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但恋人之间的谈话本就无际的甜蜜。通话里也提到了池真慧,金宬明的口气不免悲悯。

    这时候池真慧带着新任的法务人员来找金宬明,走到门口时池真慧示意新任停下。悲催的是新任也听到金宬明关于池真慧的那些话。

    这让池真慧觉得在新任面前尽失颜面,当然新任也就没有派上太大的用场了。

    女人潜藏于内心的妒嫉是很可怕的。池真慧多年来压抑的性格更让她的妒嫉心蔓延似火。

    那天她没有再找金宬明,而是搜出了地图,把林若丹所在的那所民房也划了进去。

    买地的工作交由朴敬贤来作,成效要比她自己做起来更加显著。

    很快股东会议招开了,公司宣布了购地的计划书。这个消息给了金宬明不小的打击……

    会后金宬明质问道:“池社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宬明啊,这些事没必要告诉你啊。因为你不会同意的。”池真慧扬起脸尽显无辜。

    金宬明指着林若丹所在的那个小村落:“这个是你的意思吧?”

    池真慧淡淡地说:“这只是商业目的、利益的需求而已。”

    “别再说什么商业利益,你是想逼的若丹无家可归吧。”

    池真慧扔下了手中的笔:“有你,还怕她没有家吗?你别忘了,她的家本来就不在韩国。”

    “真慧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原来不是这样的人。”

    “原来的我?原来的我懦弱、愚蠢,但是人总会成长的,不是吗?”

    金宬明真的很失望,他一字一顿地说:“原来的你很善良!”说完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吉凯建设,看来他对这里再无留恋了。

    看着他的离去池真慧也很难过,她右手攥拳捶打着胸口,她觉得此刻都快憋死了。

    那天金宬明直接来到林若丹所住的山上。

    打开门的时候林若丹很惊诧:“怎么这么晚了还来呀?有事吧!”

    金宬明则不由分说地将她拥进怀里轻声说:“想你了!”

    这个声音实在让人心动,林若丹安静了。她安静地听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心跳,她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所以才让他发出了这么孤独而忧伤的声音。

    良久,林若丹说:“进去吧,外面有蚊子的。”

    她给金宬明做了韩国人喜欢的汤饭,看着他吃完以后问:“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金宬明低下头:“没事!”

    林若丹把纸巾塞到他手里:“别绷着了,什么事啊?”

    金宬明勉强地笑了笑:“若丹啊,怎么就是个急脾气呢……咳!如果这里不能住了,那我们结婚好不好?”

    “啊?”这是求婚的意思啊?林若丹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

    “呵呵,怎么了?兴奋的咬舌头了?”

    “咬什么舌头啊!这个节奏有点快……”林若丹羞怯地低下头,攥紧了双手。

    “那你倒是答应不答应嘛?”金宬明急了。

    林若丹端起碗:“我先去涮碗。”她迅速地逃向了厨房,没去理会身后大叫的金宬明。

    “喂,林若丹……”什么嘛?求婚失败吗?哦,是不是没准备婚戒呀?来之前也没打算求婚,唉,失误了。

    金宬明跟到了厨房,小心地说:“若丹,这个村子可能会……”

    林若丹回转身等着他往下说:“可能什么,你快点说。”

    “唉!”金宬明鼓起勇气:“会被开发商征用。”

    “啊?征用,那个……”林若丹眨了眨眼:“不会是吉凯建设?”

    “是的。”金宬明直视着她。

    林若丹紧紧地握着洗碗巾,脑子里一片的空白,她缓缓地走出厨房,金宬明拿过了还滴着水的洗碗巾。

    坐下后林若丹木然地问:“这是池真慧的意思吧?不是不征这个村子吗?”

    “看起来不光是她的意思吧,还有尊凯瑞一直想要这块地。”

    林若丹委屈地想哭:“可是,我刚刚装修完的。”

    金宬明从侧面抱住了她的肩:“对不起!”

    “你对不起有什么用,是你错吗?”林若丹忍不住对他吼了一声,想甩开他的时候金宬明固执地抱紧了她。

    “我怎么这么倒霉呀!这回好,连个家也没了。”

    “不是还有我吗?还有我呢。”

    “就是池真慧的意思,是她要我付出的代价。”

    “不是你说的那样。尊凯瑞一直都想要这块地,只是日程提前了。”

    “开始的时候明明不包括这里的,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什么时候啊?唉呀,那时候是没有这儿。林若丹啊,计划没有变化快嘛。我们还能在这里生活一年多,就算是拆,也要一年以后的。所有的工作才开始作,拿地要政府批文,所以最快也要一年以后。”

    “好啊,就算是我抢人家男朋友,活该吧!”林若丹推开了他:“不过,什么我们呀?是我自己。”

    “呵呵,小丫头!”金宬明紧紧地拥抱着她:“若丹啊,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记住你还有我,哥永远都会在你身边的。记住啦。”

    “昂……”

    金宬明拥抱着自己心念的爱人,慢慢的激情满溢,不肯放手。林若丹察觉到他的热情脸颊红红地推开了他。

    “天晚了,你要说晚安!”

    “晚安?”

    “昂……今天太晚了,没办法走了,你睡这里!我去山下。”

    金宬明定定地看着给自己铺床的女孩子,轻声问:“你要去山下?”

    “当然啦,难道要跟你一起……”林若丹真的恨自己没咬着舌头了。

    金宬明把林若丹送到了山下的超市,阿妈尼非常高兴地收留了她。而看金宬明的眼神也是那么高兴的让人温暖。

    离开超市,金宬明联系了私家侦探。

    “在那里有进展吗?”

    “有,正在做最后的确认。这回的调查应该会全都搞清楚了。”

    “希望是这样的,因为尊凯瑞已经开始敦促吉凯建设买地皮了。”

    “好的,我回去之前先联系你。”

    那天晚上金宬明躺在林若丹的床上,那种特有的淡淡的香味陪伴着他入睡。他作了一个梦:春天里当落樱缤纷的时候,他和林若丹在院子里那棵高大的花楹树下拥吻。

    他愿自己堕入深深梦境不再醒来……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