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章 第三者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2章 第三者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知道自己离这样的生活还很遥远。

    但是路虽远行则必至!他会像今天这样一直看着林若丹而一起走向那一天的。此刻他忘记了有一个词叫:事与愿违!

    “林若丹,你能不能先别干了,歇歇!我有话跟你说。”

    “不行!干完说。”林若丹用花洒冲着石砖过道,干的不亦乐乎。

    “啊!总算干完了。”林若丹收好水管,走过来坐到金宬明对面:“社长……”

    “若丹,说实话让你进警局是不是怪我?”

    看到金宬明有些自责和忧郁的表情林若丹说:“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别再纠结了。再说又不是你让我进去的。”

    “那为什么还叫‘社长’,就不能叫宬明君吗?”

    “宬明君?……大叔,我怕咬了舌头!再说了,谁天天把皇上挂嘴边啊,搞得自己跟丫环似的。”

    “丫头,你连那个都知道?”

    “我可是国学达人。连‘宬’字的意思都不懂那还了得。”

    看着金宬明略显犯愁的脸,林若丹不再逗他了:“说正经的吧,我其实挺同情池真慧的。也理解你的难处。我们都等池社长能放下吧。”

    金宬明严肃起来:“若丹,我知道自己欠着真慧的情,所以我一直把她当成家人看待。但是你没欠她的,不要勉强自己而在乎她的感受。”

    听了这话林若丹气不打一处来:“那不是勉强自己,你不知道在她眼里我就是个第三者嘛?”

    “第……第三者?”金宬明总算明白了,原来两个女人都认为这场追逐的始作俑者是他,在她们眼里自己就快成为始乱终弃的坏蛋了。

    “若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当年我确实要求她跟我走,那是因为她在吉凯集团活的很屈辱,真慧就像是我的母亲、姐姐一样。那时候还小,还没来得及分清楚感情的类型。幸好遇见你……”金宬明紧紧地握住了林若丹的手:“这件事让我来吧。现在这种状态,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回去上班,那就先在这里等我吧。”

    林若丹消沉地低下头:“池社长的命运也挺可怜的,并且人家对你又那么好。是吧!就算跟她说也得找个合适的时间,是吧!”

    金宬明默默无语的时候电话来了:“喂?我……在工地附近……嗯,马上回去。”

    他转向林若丹:“是池社长的电话。二期要动工了,朴敬贤作为投资人开始介入。我得回去开会。”

    林若丹将他送到栅栏外,金宬明回身毫不犹豫地抱住了她,这个举动也出乎他自己的预料。

    “丹,不要笑话我。真的……好舍不得走啊!”

    林若丹在他怀时仰起头:“社长……”

    金宬明没等她再说话直接吻上去,时空似乎静止了很久。

    林若丹垂着头,那是一种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欣喜着的感觉。

    “丹……”金宬明轻轻地唤着。

    “快走吧!”林若丹不敢看他。

    “呵呵,好的。有时间我就会过来的、没事我会打电话给你,丫头你记得开机,要开机!”金宬明走了,他一边招手一边嘱咐着。

    “昂……”林若丹也向他挥着手,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她一直看着金宬明消失在山坡下的村子里……

    池真慧正在组织召开工程进度会。由于涉及到二期的投资,朴敬贤也参加了。

    朴敬贤的态度非常之明朗:“二期工程的工期不能像一期这么慢。从某种角度来讲:工程的进度也代表着投资方的实力。”

    池真慧也表示了自己的意见,她也希望保宁段的工程进度能再快些。

    于会的金宬明却一直沉默着。

    会后池真慧把金宬明叫到了办公室。

    “宬明啊,你没事吧?怎么感觉很不高兴哪,会上一句话也不说。”

    “社长……我没有不高兴,只是这二期工程一开,须要的投资会源源不断。我认为当下的首要任务是一期的广告力度要加大直到开盘,现在就广告资金这一块吉凯建设是没问题的。我只盼着一期的预售开始后,资金流动起来。只要资金转起来……”

    “你的意思是现在投入二期过早,是不是?”

    “也许我的感觉不对。但是你想过没有,就这么投入资金,吉凯建设是很被动的。一但追加资金开始,吉凯建设恐怕就成了尊凯瑞的舞台了。我不知道二期以后,他们的条件又是什么?”

    “商人的条件不过就是利益。我只是希望吉凯建设的局面快点打开而已。”

    “真慧啊,你……”你是想向谁证明什么?金宬明是想这么问,可是他不忍心问出口。

    “我只是不想再受那个婆婆的鄙视,独立经营应该早点有成绩才行。”

    “你又不是为她活着的,现在已经不用在乎她的看法。”

    池真慧无意识地笑了笑,我当然知道,而且你以为我真的在乎那个老怪物的看法吗?我在乎的是林若丹,因为不能跟一个孩子一般见识,无法光彩照人地出现在她面前。从来不曾要强的我也只能这样了。

    “好了宬明,我们不说那么多了。投资的具体事项在秘书那里,你去看看吧,有异议的话通知我。”

    金宬明无奈地说了声:“好吧!”

    从秘书那里得到文件后,金宬明工作了好几个小时。尊凯瑞的合约基本没什么问题,这让他觉得可能是对朴敬贤这个人有些过度的敏感吧。

    他把文件拿到了池真慧的办公室:“池社长,合约都审过了,没什么问题。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好的!”池真慧答应的爽快,心里知道宬明有话要说了。也许是自己放弃时候了。

    当两个人坐到一起的时候都有些不自然了。池真慧有那么一点恐惧,金宬明有那么一些歉意。

    “宬明啊,是不是有话说?”

    金宬明神情一滞:“先吃!”

    “若丹……什么时候回来工作。你说的请假是不是太久了?”

    “那个……”没等金宬明回答,他的电话响了,是私探。金宬明说说了声‘对不起’就去角落里接了电话。

    “喂……好的,我一会过过。”

    池真慧问:“是若丹吗?”

    金宬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池真慧:“不是她。真慧啊……我有点事得先走一步了。对不起。”

    “没关系。我吃好了自己会走。”

    金宬明来到私探约好的地方,还没坐稳他就开口问道:“有什么新的发现?”

    “按照你的吩咐,都查了一遍,尊凯瑞的经营似乎是没问题的。”

    “‘似乎’是怎么回事?”

    “金律师,你也知道我不是什么财经专家,所以在财务方面看问题也不那么深入。但是总觉得有个疑点,一个公司就算经营的再好,尽量的把利润作到最大化,那他们的利润也真的很大。”

    “经营中隐匿资产的事是常有的。还有其它的吧!”

    “嗯。”私探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金宬明,他指着这个亚洲人的照片说:“这个人以前从属于一个亚洲集团,那是一家国际公司。想不想知道那家公司是干什么的?”

    金宬明看着私探的眼底那一片闪亮的精光说:“别卖关子啦,快说。”

    “武器!虽然这个人在那家公司里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可是能这么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也够让我惊讶的了。”

    “什么?你没搞错吧?”

    “不会错的。因为以前曾经帮别人做个调查,那时候这个人就进入过我的视线了。呲……也没有几年的时间嘛!这家伙倒是很活跃啊。”

    金宬明的神经绷了起来:“说说那次调查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主角,但是他有着多重身份。似乎扮演着跑腿之类的角色。”

    “嗯……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啦?”

    私探皱着眉想了想:“好像是伊朗……内贾德时代!对,就是那个时候。”

    金宬明的预感更加的不妙了,这个信息似乎自己应该重视。他对私探说:“我知道了。”

    “金律师,那接下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接着查。这种事又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查得明白的。调查的费用明天入帐。”

    晚上回到寓所,金宬明有些心事重重的。他想给林若丹打个电话,又觉得太晚了。所以他整晚都沉浸在私探说的那件事里。

    第二天他去找池真慧,希望她能依次缩减投资。

    池真慧很不高兴,一来是因为他一惯的反对态度、二来是她对成功的迫切,她拒绝了金宬明的提议。

    搞的金宬明非常之郁闷。他出了吉凯建设的大楼给事务所打电话:“喂,林若丹一会往这个帐号上打钱……”

    只听崔律师在电话那头调侃地说:“是社长啊,林若丹一会儿就回来,社长你等一会儿吧。”

    金宬明恍悟着狠狠地挂了电话。哎哟该死的,若丹不在怎么连这事儿都忘了。他只能急急地去了工地。

    到了工地处理事务时的心境一直也不能开朗起来,于是他开着车来到山上,把车子停在超市门前,他看见林若丹在那里收银,就走了进去。

    看到金宬明时阿妈尼很高兴地说:“这不是若丹的对象嘛!快别干了,走吧走吧。”

    两个人在超市买了些吃的,一起往山上走。

    谁也不知道这时候池真慧也去了工地,从工人那里听说了金宬明的行踪。她居然跟到山上来了。看着金宬明和林若丹的背影,她忽然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