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章 你的爱人是个流浪者她四海为家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1章 你的爱人是个流浪者她四海为家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直到第二天林若丹也没动静。金宬明蓦然地心烦意乱了,他开出了车子,一路向西来到工地上。他又开始漫无目的的四处看着,有监理和项目部的人和他打招呼,他应过了却不在意是谁。

    一帮工人走过去,可能是中午要去食堂吃饭吧。有一个工人叫着他:“金部长,好几天没过来了。有事儿吗?”

    “没有,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你们辛苦了。”

    “不辛苦,凭力气吃口饭罢了。丹姑娘说我这样过踏实,她可是少有的好人哪。前两天我见到她时……”由于林若丹对工人们都很亲切,平时也颇亲近,所以‘丹姑娘’是工人们赠予她特有的昵称。

    听到工人前两天见到过林若丹,金宬明一时间没控制住上前抓过工人的衣领问:“你说前两天见过她?在哪里见的?”

    工人吓了一跳:“金部长,你……你要干什么?”

    金宬明知道自己失态了,他放开工人尴尬地抚平着被自己抓皱的衣领:“对不起,我正在找林若丹,有点着急了。你说见过她?什么时候在哪里见的?”

    工人听了似乎有点崩溃:“唉!我当什么大事儿呢。就是前两天去海村搞鱼嘛,看见丹姑娘在海村的那家超市里哪。当时我还跟她打了招呼。”

    “哦?快告诉我在哪儿?”金宬明急了快速地问。

    工人们相互看了一眼,一个人过来一指:“金部长,你从这条路下去吧,穿过国道,有一处临海的渔村,村头就是那家超市。我们是在……”

    没等工人说完金宬明转头奔向自己的车子,大力踩下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工人们看的头都晕了:“这个金部长,怎么这会儿像个毛小子。”

    “本来他也是毛小子嘛,人家还没结婚哪。”

    “哈哈哈,是啊。不过他跟丹姑娘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这你也看出来了……”工人们嘻嘻哈哈地去食堂了。

    吉凯建设到工地来的领导们,工人们特别敬重的就是金宬明。

    金宬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小渔村,村口确实有一家超市。虽然不算太大,东西还算齐全。

    一位阿妈尼在整理着货架,高处的东西她要踩着小凳子才能放好。

    金宬明拿起那箱东西举起双臂帮她放了上去。

    阿妈尼回过头笑的慈祥:“啊哟,那有麻烦客人的道理呀。谢谢小伙子!你要买些什么?”

    “阿妈尼,买东西一会儿再说。我来找个人。”金宬明凝视着阿妈尼。

    “找人啊?你要找谁呀?”阿妈尼有些奇怪地打量着金宬明。因为地方小,所以找人的除了警察以外还真的少见,也难怪阿妈尼警惕了。

    “呵,阿妈尼您别紧张,我是找一个叫林若丹的姑娘。前两天工地的工人说在这里见过她。”

    “若丹尼?……你是谁?找她有什么事?”阿妈尼知道林若丹是中国人,没什么朋友,所以对找她的人还是想问个清楚。

    金宬明拿出了身份证:“阿妈尼,我是吉凯建设的律师,也是若丹的男朋友。你看……前两天定好的一起去旅行,可我有点事耽搁了,她就跟我闹别扭自己一个人跑了。我工地里的工人说前两天在这里看见过她。”

    “哦,你是若丹的男朋友。”阿妈尼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金宬明,一脸兴奋地说:“听若丹说过的。”

    金宬明一见有门儿,就一边选货架上的东西一边问:“说过?呵呵,说我什么。”

    “她说小时候最喜欢韩国的电视剧,没想到来到韩国还会喜欢韩国小伙子。”

    “就这些呀?”金宬明做失望状。

    “这些就不少了。我们若丹就只有我一个老太婆,都没有一个朋友的,更别说男朋友了。要是找她就快去吧,别再磨蹭了还拿什么东西呀?”

    阿妈尼把金宬明送出门外,向山上一指:“好找,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山上走看到了没有,有一颗最高大的花楹树的院子。若丹就住在那里,快去吧。”

    金宬明听到阿妈尼转身时说:多好的小姑娘啊,我们志秀来晚一步可惜啦!

    金宬明没时间理会阿妈尼的意思,他快步地向山上走去,远远地他就看到了那个中国女孩在院子里费力地鼓捣着什么。

    很认真哦,根本没看到我来。“姑娘,问个路行吗?”

    林若丹没抬头,她正把一颗移来的树苗运到挖好的坑里,似乎很吃力。

    “问路?这儿就一条路,哪儿还用问!你想去哪儿一条道儿跑到黑就行了。”

    金宬明越走越近,他看着林若丹拍了拍手,直起腰来拎过铁锹。抬起头的时她对上了金宬明的眼睛……

    “可是我想问的是:这里是我的爱人林若丹的家吗,如果不是我的爱人林若丹的家怎么走?”

    林若丹感觉金宬明如从天降,她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铁锹被她握的更紧了。

    金宬明越过栅栏,接过她手里的铁锹扔在了一边。张开臂膀把她紧紧地圈在怀里。

    林若丹在他胸前流泪,泪水打湿了他的衬衫。

    “你的爱人是个流浪者,她四海为家。你恐怕找不到了。”

    “没关系,她说了,只要我在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家。现在……我在这里。”

    金宬明不由得亲吻着她的泪眼,那个吻无法止息,最后漫上她湿润的唇……

    两个人在窒息中分开,林若丹纂紧了双拳,双腮落霞、站立不稳;

    金宬明则觉得仿佛世界都变幻了模样,自己也曾是那月白风清的少年。而今似乎早就经历了整个世纪的那些碎碎念念的相思有了着落;

    想要彼此凝视的双眸却又羞涩地躲藏着。他们都未曾经历过爱欲和情潮,尽管金宬明已经是大龄,却也还是青年。所以甜蜜的吻迹过后两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尴尬地等待中垂着头的金宬明不自觉地先笑了。

    “笑什么呀?”林若丹小声嘟囔着走向院子里的藤制的茶桌前,倒了一杯茶端起来往嘴里送时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吻,复又把茶杯放下了。

    跟在她身后的金宬明直接坐进了藤椅中,端起了茶杯一饮而尽。

    林若丹也坐了下来。她坚持着就是不说话。

    金宬明故作轻松地问:“这院子是谁的?”

    “我的呀,我买的。刚刚还完钱。”

    金宬明轻轻点头:“嗯,很有眼光,挺好的。”

    “你……怎么找这儿来了。”

    金宬明一听就火了:“你还问?告诉你林若丹我现在很火大。”

    “那就喝点水灭……灭灭呗。”她又给金宬明倒了一杯茶。

    “就是说你去什么江原道、仁川地都是骗我的?这一个月你不会一直都在这儿吧?”

    “一直在这啊,我把这里装修了一下。罗马可不是一天造成的,况且我哪儿来那么多钱旅行啊。就游个行还差不多。呵呵呵!”

    金宬明盯着她眯起了眼:“林若丹,我先不追究你,看在你刚才那么甜蜜……”金宬明闭上了嘴,说这个还真有点不妥呢。他把头转向了栅栏外看着通往山上的那条路,夏日的山路繁花开放美不胜收。

    林若丹一听则立刻咬住了卷起的下唇。

    沉默了一会儿金宬明率先站起来:“来都来了,先参观一下吧。林地主?行不行啊?”他硬撑着脸皮用了戏弄的口气说。

    “好啊,来吧!”

    金宬明得意地笑了笑,小丫头这会儿真像只小绵羊呢。

    林若丹买的是民房,面积不大,被她装修的简洁而精致。金宬明知道:林若丹是不睡地下的,所以房子里都是中式风格。他心中叹息:就算走到哪里她都忘不了根。

    “嗯,还行。不过东西都是怎么来的?”

    “哦,大宗的东西都是人家送来的。小件是网上来的。”

    “这里又没有门牌号。”

    “你是真笨呢还是真笨,我的地址都写山下的那家超市。然后自己去取的。”

    金宬明点头:“嗯,真够聪明的!林若丹,你有饭吃吗?”

    “还没吃饭啊?”

    “光顾着找你了,饿了一个多月!”

    “呵呵,你是为了节省粮食。好吧,给你做饭。”

    林若丹在厨房里忙开了,金宬明抱着双臂在旁边看着,忽然间感触良多。

    “若丹,我们以后也会这样过日子吗?你表弟说我们韩国男人油瓶子倒了都不带扶的,我告诉他我一定会扶的。”

    “哈哈,你可真笨。那句话是我们中国人用来调侃韩国男人大男子主义的。”

    终于看到了林若丹灿烂的笑脸,金宬明看的痴了,他忍不住再一次抱住了她轻声说:“文化差异而已,不过我不是大男子主义。我会在乎你的感受。”

    “韩国人,先放开、放开!你不是还饿着吗?”

    在林若丹的关注下金宬明总算是吃饱了。他接过林若丹递过来的纸巾擦着嘴说:“你还有什么活儿,我帮你干吧。”

    “行啊,最后的几棵树没栽完……”

    “唉呦,体力活嘛!”

    “呵呵,免得你白吃!”林若丹扬了扬下巴。

    在金宬明的加入下,树很快就栽完了。浇好水后,林若丹开始冲刷院子里的过道。金宬明则坐在茶桌里喝茶。看着林若丹,他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是那么的恬静怡然,马克思说的猪栏理想是不是这样的呢?可是我又不是共/产国际主义者,我不在乎就这么跟这个女孩儿在这里地老天荒。

    于是他有了一种想要留下来的冲动,有一种想要求婚的冲动……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