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章 谁呀 谁呀这么煽情?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0章 谁呀 谁呀这么煽情?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崔律师盯着金宬明的目光几乎让他无处遁形。

    他不能承认也不能否认。

    崔律师问:“社长你知道林若丹去哪里了?”

    金宬明机械地回答:“不知道!”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她没说,很快吧。”金宬明的回答即心虚又没有底气。

    崔律师愣愣地盯了他半天,胸中有些嗔怒升起又落下。

    “好吧……”最后他无可奈何地拎起自己的公事包,转身离开了事务所。走到大门处正和安律师撞个满怀。

    “小崔,干嘛去?午饭时间快到了。喂……”

    “我不吃,也没饭吃。”崔律师头也没回地扔下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安律师接着向里面走,看到社长室的金宬明安律师说:“社长在啊!崔怎么了?”

    “没什么,今天明律师们都自己找吃的吧。”他边回答边把林若丹留下的条子递给了安,自己也离开了。

    安律师拿着字条看了看,然后自言自语地说:“这个丫头休假了?还真是没饭吃了。”他又看了看前面两个人走出去的门:“七……那也不用都这样呀。哎哟,丫头不在啊,那我也得走了。”

    金宬明来到大街上脑子里都是崔律师埋怨他的神态,可见崔律师对林若丹的在乎也超出了他的想像,这令他有了一丝的压迫感,论家世当然崔律师要比自己好得多。

    金宬明脑子里的思绪就像此刻自己的双腿一般漫无目:如果久而久之林若丹会不会对崔律师产生……哎哟,这是想哪去了!可是我都给她发了短信了,她没拒绝也没说接受啊,那天见到她什么表示也没有。

    他一路的胡思乱想,竟然走到林若丹的出租屋了。

    金宬明作为当局者只是不识庐山真面目而已。所以纠结、幽闭加那么一点恐惧让他觉得应该必须立刻联系到林若丹。

    电话铃响的时候林若丹正在保宁的村房里收拾卫生,已经好几天她没有在意手机的存在了。

    看到是金宬明的电话心头漫上了一阵欣喜。

    “喂……”金宬明的声音憔悴中透着温暖:“在哪里?”

    “……在路上。”

    “去哪儿啊?多久回来?”

    “去江原道,狠狠地转一大圈儿再回去。少则半个月吧,多则……两个月吧。”

    “为什么要那么久?”

    “你问题还真多。不说了,该吃饭去了。”

    “噯,林若丹先别挂电话,要不……我现在找你去?”

    “我是闲人,可是你老人家日理万机哪儿来的时间出游啊,忙你的好吧。我散散心就回去。”

    “唉!好吧。你要注意安全注意饮食。还有,林若丹你都不看手机吗?不看手机的年轻人再见!我等你回来。”

    “呵呵,再见哦,真够啰嗦的!”林若丹挂上电话自语:“什么江原道还北海道地,姐有那么多钱吗!”但她还是听话地看了看手机,有崔律师打来的未接电话。这个家伙能有什么事啊,不就是中午又没饭吃了嘛,不理他。

    再看看这两条简讯,要不是广告就是业务费催缴吧。

    当林若丹看到金宬明那条短信时惊呆了。

    “……生活中有多少事就像日与月的交替一样让我们无能为力……那时候我们可以相爱……我们中间再也没有羁绊。由于年龄的关系,我总是无法表达心中的情感,我从来不曾说过‘我爱你’吧?虽然在心中说过无数次了……”

    哇哦!这是谁呀,谁呀这么会煽情?看看、看看是哪天发滴?

    林若丹的心因这则短信狂跳起来。靠!老子蹲监狱那天,七……金宬明难道你是可怜我不成?

    可是无论如何被表白唻!林若丹现出了一脸的鬼笑,她有些兴奋和激动。都被表白了这么多天,自己不知道?干什么了呢?她觉得自己比那个猪仔还笨。

    她在兴奋中自言自语,当她想到和池真慧喝酒的片段时,她发飙了。啊……她气的使劲儿地跺着两只脚,脚下的灰尘呛的她直咳嗽。

    哎呀,气死我了!她举起手机,四下看了看,摔哪儿也不合适啊!还是摔沙发的棉垫上吧,手机打了个滚儿停在角落里。林若丹也无力地陷落在沙发里。

    我怎么这么倒霉呀!

    她一下子想起了电视剧《家有儿女》中的老二:刘星!自己现在的样子恐怕就和那个刘星一样像是一个倒霉蛋子。

    要是一出警局的大门就开机看看,可能也就没有今天的事儿了。但是那天手机没电了呀!

    要是回去就充电开机,或许她也会给金宬明一个答案。就算不是答案,也是一份期待!自己这也太大条了。

    自己就那样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金宬明会不会误会?会不会难过?

    林若丹捞回手机打算给金宬明回个短信,可是写什么嘛?不能把她和池真慧的赌约跟金宬明实话实说吧。

    于是林若丹回了三个字:收到了!

    金宬明的短信也马上就到了:怎么说?

    林若丹直眼了,这怎么说还真是个问题。于是她简单地回道:回去说!

    哈哈,我聪明吧。她得意地想着。继续打扫卫生。

    可金宬明那边却难受了,回来说?那是要半个月或两个月以后?金宬明一边想着一边后悔着,要是当天晚上就和她讲清楚不就没这事儿了吗!是不是想念就要从今天开始蔓延?

    林若丹哪也不打算去,她开始装修自己在乡下的房子。

    能自己动手的她尽量亲力亲为。每当她累的躺在外面的凉床上不想起来的时候她会对自己说:我信奉,罗马肯定不是一天造成的。

    她还开始改装车子,她信奉:一部车子驱动和制动都有着优秀的品质,那就是一部豪华车。她在网上订购了德系车子的发动机,把车子开进维修站组装。

    改装好车子后,她带着超市的阿妈尼去首尔看她的儿子志秀。志秀和她年龄相仿,眉清目秀的样子很惹人,对林若丹笑起来的样子也非常可爱。人家同样也长了一双韩明星的长腿。

    她在这里忙的不亦乐乎,大有乐不思蜀的感觉了。

    金宬明虽然也忙于工作却也三天两头的给她打电话。林若丹编着编着也感觉有些累了,只是她还不想回去,因为她知道金宬明似乎在等待池真慧放弃,而她在等待着金宬明。

    池真慧是哀怨的,在于金宬明的关系上由于自己年龄大了必须矜持,再加上工作压力又大,事务繁多,所以在现状上停滞不前也让她一筹莫展。

    每每看到金宬明时她也不能多说有意义的话,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金宬明又直接把心思全扑到工作上,本就在两性关系上略显迟钝的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池真慧那些隐晦的意思。

    就算是半个多月都过去了,她和金宬明的关系仍然和林若丹走的时候一样。

    崔律师似乎和金宬明恢复了往日的关系,对于那件事金宬明知道崔依旧有意见有想法。但是没办法。

    崔也无数次地联系林若丹,问东问西的。

    有一次居然被金宬明听到了,金宬明无法控制自己,他走上前来抢过崔律师的电话就开始嚷嚷:“我说林若丹,你还打算回事务所吗?如果不想回来,就回来辞职算了。”

    林若丹在电话那边愣住了:“社长,你发什么疯啊?你先搞好自己的事,然后再来管我。我就是不想回去,所以职都辞不了。”喊完了她一气之下挂了电话。

    金宬明看着被挂掉的电话也有些气急败坏了,他马上又拨了回去:“林若丹,什么叫我先搞好自己的事?”

    “你有完没完啦?……好吧,那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想一想你答应过我什么?想不起来就别再打电话给我。”林若丹又挂掉了电话。

    金宬明完全的懵了:这丫头怎么对自己这么横呢?可是我答应她什么了?他正神游着,崔律师不干了,他抢过了自己的手机:“社长,以后你们俩个吵架不要用我的手机。”

    金宬明的思维依然沉寂在刚才那个问题上,他下意识地‘哦’了一声。却听到了崔律师的一阵嘲弄,他回过神儿来对崔恨恨地说:“以后?……以后不许你联系林若丹。”说完他扬长而去。

    崔律师看着他的背影气疯了:“啊七……联系怎么了?就算你是社长也管不着,我还就联系了我。”说完他再次拨打林若丹的电话,对方关机了……

    那天晚上金宬明确实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他想着林若丹生气时的话,可是我到底答应她什么了呀?又不是小孩子非要满足个物质要求,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嘛。那是什么?离开吉凯建设吗?还没到日子呢!

    莫非?莫非是……金宬明总算是拨开了迷雾,对了,一定是的。一定是自己答应她要跟池真慧讲清楚,可这么久了自己也没给人家一个答复。呵呵,好啊林若丹,你着急了?

    金宬明忍不住拿起了手机,可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另一头关机了,估计是给自己气的?

    他于是开始发短讯:丫头,开机!是我的错,只要你回来。问题我来解决!开机!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