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 赌约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89章 赌约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生气了,怎么听她这么说自己就跟个第三者似的。

    池真慧抺了抺眼泪,那感觉就像是奔赴刑场一样豁出去了。她拿出了一张存折展开页面小心地伸到林若丹的眼前。

    “我们就算是个交易,不欠你的才算公平。如果你不同意那我真心希望金宬明离开吉凯建设,由你来说。”怎么看此刻的池真慧都不像是喝醉了的样子,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让她展示了隐蔽的灵魂。

    见林若丹没动她接着说:“如果你不拿,我在你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只能让金宬明离开吉凯建设。你拿了我才安心。”

    呆看着这些,林若丹一时失措,她木然地问:“为什么要砸周胖子?你可以不干这样的事。”

    “因为心里有各种的害怕,总要在他开枪之前解决掉的。”

    “解决掉?你是想让他死啊?想没想过这样作对你意味着什么?”

    “没想!我算什么,我的命不抵宬明的。”

    林若丹心底还是挺震撼的,她再次木然地问:“告诉我,你有多爱他?”

    “爱?”池真慧放肆地笑:“我还配说这个字眼吗?不要再亵渎‘爱’字了。宬明对我来说就是家人,是我永不放弃的家人。”

    林若丹有一滴泪从眼角渗出,她拿过那张存折在手里翻了翻:“那好吧,我就让所有的事情回到原点。”

    看到她的样子池真慧酒意醒了大半,她抓住了林若丹的手:“若丹!你想干什么?”

    她看到了林若丹惨淡的笑容里有一种无限的向往:“那些日子都已经过去了,生活再也不会一如我刚来的时候。”

    她停下来对池真慧温柔地笑:“池社长,我能听懂你心里的话。人生如(赌)注!我们也开一注吧。我离开明律师事务所,直到宬明决定了,无论对我们任何一个人说爱。”

    “若丹!你……你别胡来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若丹甩开了池真慧的手:“怎么?你怕了,怕金宬明怪你?放心吧,不会的。对他来说……你也是家人。”

    “若丹……”

    林若丹几乎是从池真慧的家里‘逃出’来的,她踉跄着来到街口不由地打开那个存折。

    钱还真是不少,看来自己三年不工作也有吃有喝外加旅行了。

    呵呵,富人区的通病,以为用钱什么都能打发。她一边嘟囔着一边叫了出租车。

    在家门口下车的时候,她看见金宬明等在楼前。

    “宬明君?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来?”延续着刚才跟池真慧谈话的习惯她没有称呼社长。

    “若丹,你……你还好吗?”

    林若丹挥了挥手里的存折,突然又觉得不妥,连忙把存折塞进了包里。她故作轻松地走上前拍了拍金宬明的臂膀:“别这个样子,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我挺好的。上来吧!”

    进了阁楼金宬明坐在沙发里,看着林若丹奇奇怪怪地给他倒水,他指了指床:“你还是像在中国的生活习惯,用床的!”

    “对,这年头只有你们韩国人还睡在地下哪。”林若丹把水递到金宬明手里很不屑地说。

    “你看见的那是睡地下吗?还有席地而居也是中国人的传统好嘛!”金宬明学着林若丹的口气说,他又看了看手里的茶杯:“不过,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是我发明的乌龙茶,能享受到是你的福气好不好。你尝尝就知道了。”

    金宬明品了品茶:“嗯,还不错!不过,你那叫茶道吗?”

    “喂,茶用之前洗过不就行了吗?你故意找事是不是。”

    “呵呵!”金宬明开始喝茶,他只是想放松一下气氛,希望接下来的谈话用不着那么尴尬。

    “周部长现在怎么样了?”

    “他没事了,脑震荡须要静养一下。对了,本来是应该去警局接你的,可是澜检察官说想要查一下周部长的案子,我也跟他们去了。若丹,总之这次的事真的对不起你了,我知道你受的委屈。对不起!”

    “社长,你也不用过度紧张好吧。说到底我上次把周部长搞进监狱也忒狠了点,可是不狠你就出不来。对了,周部长的那支枪哪?”

    “枪暂时不能给任何人,先放在我这里,以后再做处理吧。”

    “哦!唉,他家里现在挺困难的。老婆有病、女儿上学,他进局子不是雪上加霜嘛!我也想还他一个人情,所以准备了一些钱,明天给他送去。”

    “不用吧若丹,吉凯建设会安排的。”金宬明的语气有点急了。

    林若丹淡淡地说:“要的!我这是表达我个人的。”

    金宬明走过去坐在了林若丹身旁,拉起了她的手:“若丹,我已经不能被感动很久了。但是你能,你总是在不经意间感动着我。”他低下头看着林若丹的手,有些粗糙,但那一丝凉凉的触感却细致入微。

    金宬明用自己的大手包裹着她的手,用刚刚端过茶杯的热度温暖着她。

    金宬明近距离地看着林若丹的眼睛:“若丹,不怪我吗?”

    哎哟,真是受不了了,不带这么蛊惑人滴!这手都出汗了,难道你忘了这是夏天了吗?林若丹抽出了自己的手,向床头蹭了蹭,拉开了和金宬明的距离。

    “社长,别再纠结了,我没什么人可怪的。只是,我要请一段时间假。”

    “请假?干嘛去?去哪里?”

    “摊上进局子这么倒霉的事儿,难道不出门散散心吗?所以我得出去转转。”

    “也是,那我……跟你一起去,你等我一、两天的时间。”

    晕,一起旅行?不太好吧。她差点随口就说:现在还不行!

    “社长,我还没定下来哪。以后、以后再说。”

    “那……好吧。若丹,能不能别叫‘社长’了?宬明君不是挺好嘛!”金宬明的眼睛没敢看林若丹,却等着她的回答。

    “呵呵,我只是习惯、习惯啦!”

    金宬明一阵泄气:“那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是啊,太晚了哈!”

    送金宬明到楼下,看着他的车子启动,然后又在不远处停下来。金宬明下了车子,站在原地举起手机敲了敲。他的意思是让林若丹开机看看。可林若丹回到屋子里发现手机没电了,她只有给手机充上电,然后踏踏实实睡觉了。

    那封金宬明写来的情书依然没有读到。

    第二天她急着去银行取钱,她准备把池真慧给自己的钱分出三分之二给周部长,也算表达一下对他的歉意,还希望他尽量地配合检方调查,尽快把一直躲在幕后的那只‘黑手’揪出来。

    剩下的自己要装修一下保宁那边村子里的房子。

    然后再四处转转,放松一下心情。也是因为前不久父亲的去世自己心情一直不好的原因。

    她没有见周部长,只是给他写了封信并附上了钱。周部长拿着钱感动的涕泪横流。

    这些事做完了以后,林若丹搭上公车去保宁了。

    她计划着开始装修房子和改造车子,又每天出现在小超市帮阿妈尼的忙。

    超市的阿妈尼高兴的合不拢嘴,有人问起她就说自己的女儿回来了。其实阿妈尼只有一个在首尔读大学的儿子。

    林若丹走的那天只给崔、安律师留了张条子,崔律师看过条子后一个电话就把金宬明喊回来了。

    “社长,林若丹请假了?”

    金宬明接过条子心里有气嘴上又不能说:“是的,她说要去四处走走。遇上事儿了心情不好嘛!”

    崔律师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瞪着他问:“社长,有个问题这两天一直找不到机会问。为什么砸周胖子的是若丹而不是池社长?”

    金宬明的眼皮跳了一下:“为什么要是池社长?”

    “呵,社长是比我还出色的律师,所以对某些案件中的过程是很敏感的。若丹和你还有池社长、周胖子的口供看起来大致上还算一致,可是里面有那么一个环节有点混乱。社长,你是不识庐山真面目还是装作眼拙了?”

    “崔,你什么意思?”金宬明站了起来。

    “你急什么?我只在乎真相,就这个意思。”崔继续平静地说。

    “崔律师,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林若丹该承担的已经承担了,你也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社长,律师的责任就是挖掘真相,然后公之与众。这也是你教我的。”

    金宬明一时无语了。还原真相!本来就是律师的责任,在崔进入明律师事务所的第一天自己就曾对他这么说过。可是作律师这么多年来自己又对多少真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呢!

    “崔,你到底想说什么?”金宬明沮丧地问。

    “根据你们各自的说词我不能明白,真的是林若丹砸的周部长,还是她在保护某个人?”

    被崔律师这么一问,金宬明痛苦万分:“崔律师,我真的无法回答你。”

    “好吧社长,周胖子当时面对的不是你便是池真慧,林若丹要保护的不是你就是她!对不对?”

    金宬明依旧无言以对,此时的沉默令人窒息。

    崔律师的眼神变得更加复杂了,是对金宬明的失望还是对林若丹受委屈的愤愤不平,或者这些都有。

    时间几乎停顿了,良久崔律师缓缓地说:“社长,我曾对林若丹说过,让她给警方一个非砸周胖子的理由。你能猜到她说什么吧?若丹她……她说因为她爱你。因为爱你,情急之下才砸了周胖子的头。不管是你们之间的任何一个有没有人想过:如果周胖子不再醒来呢?他不再醒来怎么办?”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