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8章 一封她没看到的情书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88章 一封她没看到的情书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周部长真的醒过来了,金宬明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他马上给警局打电话让警察转告林若丹,挂上电话以后他必须跟周部长好好谈谈。

    “周部长,你感觉怎么样?”

    周胖子闭着眼不吭声。

    金宬明拿起了床头桌上的水杯说:“来,喝口水吧。”

    周部长折腾了一个下午也真是渴了,他喝光了杯子里的水。

    “我们谈谈吧。”金宬明柔声说:“我知道你作的那些事本来就是有人指使的,只是找不到证据而已。我希望能帮到你。”

    “你帮不了我,吉凯集团的董事长当初让我来就是想要制约池真慧,赶走你的。可是我办不到,抓不到你任何把柄,把事情搞砸了。就算我再回吉凯集团也没好果子吃,这个我都明白。可我没想到的是在吉凯建设作完最后一件事后,董事长竟然抛弃了我。”

    “周部长,其实你和我都是无意中陷入了吉凯政治的漩涡。所以只要揭露他们才能摆脱自己。”

    “我没办法揭露她们。”

    “当然有,最后一次到底是谁指使你给国土司官员汇款的?只要抓住那个人就可以洗脱你的罪名了。你不过是渎职,量刑并不严重。”

    “可是……可是我并不知道那个是谁。他只给我打过电话而已,现在那个电话也追踪不到了。想查也查不到。”

    金宬明沉默了,这种事要想查起来确实很难。他说了一句自己都觉得很苍白的话:“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

    “金律师啊,对不起!我为做过的事道歉。反正就这样了……”周部长为了这种结果泄气了。

    “周部长,听我说啊!我们……不准备把你携带枪支的事说给警方,因为那样你会面临更加严厉的法律制裁。嗯,这点你肯定知道的。”

    “金律师?你……说的是真的?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这样的结果对周部长来说很意外:“谢谢,谢谢你们!不过是谁打的我呀?头现在还痛哪。”

    “啊……那个呀,那是我的助理打的。是谁打的有关系吗?”

    周部长苦苦地笑了一下:“是啊,是谁打的又有什么关系。”

    “周部长,那你记着你我只是撕打,你并没有拿过枪。然后你的头部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你就那样失去知觉了。明白吗?”

    周部长无奈地说:“好吧,我明白了。”

    “还有,吉凯建设会处理你的家务事的。你老婆的事和你女儿的事,你都放心吧,我来亲自处理。只是如果有什么真相须要告诉警方就尽情地说出来,好不好?”

    “嗯,我会的。金律师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周部长感动地哭了。

    “别谢我,谢我的助理吧。这些都是她安排的。那现在我去叫医生,然后我们都好好休息吧。”

    终于躺在沙发上的时候金宬明却无眠了,他开始想起了林若丹。

    若丹啊,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黑暗中金宬明眼角流出了泪水,下午的事像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着。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他不停地这样想着,最后他拿出了手机,缓慢地向屏幕上敲着字,缓慢地敲着那些藏于心底里的话。

    若丹,今晚不好过吧。真的对不起,虽然发生这样的事不是我有意的,可却是因为我。因为我你才受这样的苦……真正让我难过的是:面对警方我甚至不能说是我犯的错。

    对于你和我,生活中有多少事就像日与月的交替一样让我们无能为力。有那么一刻你知道我是多么的不堪和卑微,你离开那间屋子的一瞬间,我都不知道如何再一次面对你。

    不说这些了吧,没能保护好你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我算了算手里的工作,大约两个月以后,我便可以放弃吉凯建设这边的工作了,不会按照在吉凯集团的承诺‘作到二期工程结束’。就让我好好的收个尾,然后回到明律师事务所。

    你相信我最终会成为你所说的‘皇家律师’吗?希望我们的女神林若丹,给我这个机会,实现你对我的愿望吧,为了你我要努力地作这件事。

    那时候我们可以相爱,我知道你心里有个阴影,但是我们中间再也没有羁绊。

    由于年龄的关系,我总是无法表达心中的情感,我从来不曾说过‘我爱你’吧?虽然在心中说过无数次了,却每次面对你的时候都失去勇气。那个我一定会说!

    调查明天就可能结束了,因为周部长已经醒来了。好想再说一次感谢你,可是那样太丢人了。若丹,这两天别想太多了,我等着你!

    金宬明按了发送键,虽然他知道林若丹走出警局之前是看不到的。但是他知道相爱的人心有灵犀,这种话他要第一时间说出来,或许可以慰藉那颗微凉的心。

    警方对林若丹的调查由于周部长醒来的证词而停止了。当事人不追究,警方也懒得管那么多,因为他们要作的工作比调查用订书器砸人更为重要。

    第二天的晚上警方就把林若丹放了出来。

    去警局接她的是池真慧,林若丹出来时没看到金宬明,失望之余她觉得自己伸长脖子的样子不免难看,所以她乖乖地上了池真慧的车子。

    她们在一处酒店前停车,包间里等待的有崔和安两位律师,还有吉凯建设的秘书和两位部长。

    “若丹啊,别多心,只想给你压压惊。”

    林若丹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崔律师身边。

    崔律师说:“社长被澜检叫走了,还有那个周胖子,说是要对那个最后给他打电话人进行调查。”

    “哦,那周胖子怎么样?”

    “脑震荡嘛,不过一点儿都不影响吃!”

    林若丹笑了笑,崔接着又说:“林,吃过饭我送你回家,有点事想问问你。”

    “现在问。”

    “人多。”崔律师向林若丹瞪起了眼睛。

    “哎呦呦,怕你哈,怕你!”

    这时候菜开始上了,池真慧号招大家吃饭:“若丹尼,这顿饭是给你压惊的,我敬你一杯,中国人说先干为敬!我先喝了。不过晚上我们一起走,我有话要说。”

    “哦,谢谢池总。”林若丹也一饮而尽。

    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不知不觉的林若丹就喝高了。

    散席的时候林若丹和大伙挨着个的拥抱,然后晕乎乎的跟池真慧上了车子。

    崔律师追着车子不停地拍车门:“喂,不是说好跟我走的,怎么上错车?啊……七。”

    安律师拽住了崔:“你发什么疯啊?大晚上的林会跟你走?还是我们俩走吧,出租车!”

    两个人上了出租车崔甩开安律师发火:“哥,你干嘛你。我有事要问林若丹。”

    “你问什么问哪,人家喜欢的是社长,看出来了就别捣乱。”

    “什么?”崔律师瞪着眼睛说:“哥你想歪了,这么久了还不了解我?要是我想说不早就说了吗?还会等今天?”

    “那你想干嘛?”

    “我就是想问问她,怎么她和社长陈述的不一样呢!有问题呀!”

    因为酒精的作用,安律师并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只是在一边打哈哈:“小崔呀,就明天再问,明天问,啊!”

    池真慧把林若丹拉到自已的公寓里,两个人席地而坐,接着喝!

    “若丹啊,我这辈子要是总说谢你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我该怎么作才行啊!”

    “客气啥!我从小就仗义好吧!再说你呀就一个见光死,死了才冤呢!别放在心上了,好好活着。”

    “对啊,我是见光死,只要谁在媒体上数落我两句,就够我应付个把月的。可是你仗义没关系,我失去宬明才冤呢。”

    也是酒精的作用,林若丹的神经也开起小差来。

    “池总,什么叫失去呀,宬明君最在意的就是你啦,所以有些话不可说、不可说哦。呵呵,来为了宬明君干一杯吧。”

    “那就干吧,我比你大,所以你不可以蒙大婶哦。”

    “怎么会哪,我都喝了。”林若丹举着空空的杯子晃动着:“你看,没蒙你吧。”

    “若丹尼,别装傻了。我说的是酒吗?我说的是你,你和宬明君的爱情。”

    林若丹一听打了酒嗝,金宬明什么时候说他们之间有爱情了?她隐约地想起了金宬明是说过‘那个……会跟真慧说’,不是到现在了还没说吗?

    “呵呵。”林若丹恨恨地自语:“在她面前都不敢承认,还指望什么呀?算了……”当她迷蒙地抬起双眼时,正看见池真慧在哭。

    “哎哟,池总你怎么又哭了。人家丈夫死了也没像你这样以泪洗面。”林若丹抓起了抽纸往池真慧脸上抺着。

    “若丹,我、我在你眼里并不是个好人吧?可你并不知道我要不是好人当年宬明说带我走的时候我就跟他走了,早就离开了吉凯这个人间地狱。要是我真的跟他走了,怎么会有你乘虚而入?你……替我进了警局,我必须谢谢你。不谢你就不像话了。可因为这个宬明君会离开我的,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

    “什么?”林若丹一听这话气的差点上不来气儿。

    两个人当时都有些醉了,所有的带心智的思维都被酒精搞的纷乱。

    “池大婶?你以为我和宬明君就是这样的?我……那好吧,那你说怎么才算公平。你是不是还认为年龄也成了你们俩之间的沟壑?那要不要先把池大婶你冷冻起来,等我的年龄撵上你了,再给你解冻,然后才能显示我们之间的公平?”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