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章 替池真慧顶雷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86章 替池真慧顶雷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看着拿出枪指着自己的周胖子还是吃惊不小。

    “周部长,请你冷静一点。用枪指着别人可不是开玩笑的,想清楚了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打死我;还是你落实不了那个真正指使你并且害了你的人?”

    “呵呵,指使我的人我还不知道吗。她们的势力太大,我斗不过他们。可是最后我确实是毁在你的手里,我有家不能回,让我的亲人跟着生活窘迫。告诉我到底最后绑了我的那个女人是谁,念你也是受害者我就放过你。你要是不说,不说我就不客气了。反正是死路一条,索性拉着你作个垫背的。”

    “周部长,你听我说,我们想想有办法……”

    “想什么办法?不说你就死吧。”

    周胖子话音未落,只见池真慧向侧方跨了一步,拎起了沙发前面茶几上的大型订书器,在林若丹和金宬明喊的‘不要’声中向周胖子的头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不要啊!不要……”金宬明的声音未歇,而林若丹却不假思索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周胖子应声倒地。

    池真慧扔下了染血的订书器,接着她也被自己的举动吓着了,瘫软地跌坐在地上。

    “天哪,怎么办?”林若丹看着金宬明脑子飞也似的旋转:“这可怎么好?”

    嘴上嘟囔着手却没停,她冲过去摸了摸周胖子的鼻息,值得庆幸的是周胖子还活着哪。

    她转过身抱住了池真慧,后者吓的禁不住哭泣起来。

    金宬明看着杂乱的茶几真是悔不当初啊。早上池真慧的秘书就来过,还喊着办公室跑腿的办事员给金宬明收拾一下茶几,可金宬明说让放哪吧,文件签完了还要订起来。秘书就听话的走了。

    这回坏了,订书器成凶器了。

    林若丹还算镇静的,她对金宬明说:“社长,过来吧,先带她洗洗去。这里先交给我吧。”

    金宬明脸色变了:“林若丹你又要干什么?还不叫救护车!”

    “社长,你相信我,周部长没事的。有事的……”她转身看了一眼池真慧:“有事的是你们!”这个声音颇具威慑力,金宬明一下子就被惊醒了,他走向了周胖子确认了一下他的情况。

    然后他把池真慧抚起来,并轻轻说:“真慧,没事的。先冷静一下。”

    金宬明几乎是把池真慧拖进了洗漱室里,强行她去洗脸。

    林若丹脑子一边想着应对的策略,一边找出了湿巾和新的毛巾,给周胖子简单地处理着伤口。

    池真慧这一砸就算周胖子醒过来最少也是个轻微脑震荡。

    林若丹包扎好了周部长,金宬明抚着池真慧也从洗漱室内走了出来,两个人一同坐在了沙发里。

    看着金宬明紧紧地握着池真慧的手,林若丹觉得自己似乎也恨的咬牙。但是我们的中国女孩儿永远的智慧加冷静。

    她不再啰嗦和客气直接说:“你们俩个听着,据现实情况看这事必须是我作的。”

    金宬明一时的气急:“若丹啊!这绝对……”

    “社长以后你再好好想想,现在我们没时间了。听我说……”这样的林若丹也让金宬明一时的无语而沉默了。

    池真慧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林若丹:“若丹,我不同意你……”

    林若丹恨恨地说:“你不同意有用吗?你不同意就去进警局,然后看着吉凯建设死掉吧。看着你的儿子活活的被她们夺走,你却无能为力?”

    这个结果刚刚池真慧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了,林若丹说的没错。

    “现在只有我来承担这个责任是最佳的选择,以后你们慢慢考虑。”林若丹向办公桌走了两步说道:“金社长,当时你是站在这里跟周部长撕打的,而我是从后面攻击的周部长。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撕打。”

    林若丹看着金宬明的眼神似乎在问:你懂不懂?

    金宬明此刻恨不能抽自己一个耳光,他无奈地说:“知道了!”

    林若丹又转向池真慧:“池社长,你是听见我和周部长的喊声才过来的,你在我的后面。并且事情发生的原因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看见我手里拎着那个带血的订书器。池社长,我现在不是开玩笑的,要想以后的日子一切都还正常,你必须照我说的作,好吗?”

    池真慧依然颤抖着,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只是她也无奈地点了点头。

    “好了,金社长现在由你报警。池社长……你来叫救护车吧。快点!”

    两个人就像训练有素一样掏出了各自的手机……

    林若丹则快步地拎起了订书器用湿巾擦拭了一遍刚刚出现过池真慧指纹的手柄,然后几乎用仇恨的力量使劲儿地握住了它,并由它自由地落在了地上。

    然后她捡起地上周胖子的枪,递给金宬明说:“社长,找个稳妥的地方吧。”

    金宬明的心像是刀割的一样接过枪锁在了保险柜里。

    “若丹!”池真慧似乎恢复了心智,哆嗦地开口了:“若丹,按照法律错并不在我们。我也算是防卫……”

    林若丹有一丝鄙夷却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当金宬明把枪接过去的一瞬间,她对金宬明的钦佩又多了一分,所以才对池真慧产生那么一丝的鄙夷。她极其地不想对她说:人在处事时是不是也替别人想想?

    “池社长,周部长是假释期间,如果这支枪出现在警方的视线里,你想过后果吗?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林若丹的话一出口便使得池真慧哑口无言了。

    林若丹平静了一下心绪,对池真慧说:“池社长,到门口尖叫一声吧,然后挡住那些好奇的人们。”

    池真慧听话的站起来,从沙发到门口这段距离对她来说无比的漫长。可是她照作了。

    “啊……”池真慧从心底里发出了一声喊,然后开始无助地哭起来。

    金宬明和林若丹都明白这一声喊意味着什么。

    这声喊也招来了吉凯建设要下班的员工们,他们都被池社长堵在了门口。

    有人开始悄声地议论,最可笑的是居然出现了‘凶案现场’的字眼。

    林若丹缩在了墙角,她垂着头心境悲凉。这种事为什么发生?为什么自己这么的苦不堪言?

    金宬明麻木地站在那里,他的胸中充满了恨意,却不知道到底恨谁更合适。而他心中的歉意此时此刻却不容他去表达。

    金宬明故作镇定地让在场的人拍下了现场照片,他的眼睛不曾离开的是林若丹。

    救护车先到了,急救医生给躺在地上的周部长做了检察。

    金宬明问:“医生,这个人怎么样?”

    “哦,怎么回事啊?”

    金宬明说:“是订书器砸的!”

    “谁砸的呀?”

    金宬明有些愤怒了:“谁砸的、为什么砸是警察的事。做为医生你现在回答我,这位患者的情况怎么样?”

    “哟,我说先生,砸人的时候没想后果吗?事后着急有什么用啊。要是死了就等着坐牢吧。”

    金宬明被这个娘娘腔的医生气疯了,他一把抓住医生的领子:“你还是不是个医者?”

    另一名医生过来把金宬明拉开,他说:“是金律师吧,我听说过您的事。嗯……现在看来情况没那么糟,估计脑震荡是免不了的,生命不会有危险的。你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金宬明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周部长被救护车拉走了,警察紧接着就来了。

    池真慧站在林若丹的身边麻木地流眼泪。林若丹抓着她的手腕轻轻说:“池社长,你放心吧,按我说的做就什么事都没有。”

    警察赶走了围观的人们,然后仔细地勘察了现场。

    最后是开始问话。

    “怎么回事?”

    林若丹没开口说话就先泣不成声了:“呜……呜……,阿Sir,是我,是我杀人了。我不是故意的。”

    警察还是比较客观的,他不卑不亢地说:“姑娘,事情发生了,你也别哭,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林若丹擦了擦眼泪和鼻涕断断续续地表达着:自己是来给李部长送财务报告的,走过这扇门的时候听见了吵闹声。因为这间是金社长的办公室就想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打开门的时候正看见周胖子把金社长压在桌子上打,我上去了也拉不开。周胖子疯了,他一边喊着要打死哥哥,还一边手脚并用地打。我……我不能看着坏人把哥打死吧?就随手拿起了订书器……我没想要打死他,我真没想过!

    警察说一边记录,一边安慰着林若丹:“你也不用害怕,事情我们会搞清楚的。不会放坏人,也不会冤枉好人。”

    林若丹说:“我真不是坏人。”

    “好的,一会儿你回去跟我录个口供。”然后这位警察向后边的人挥了一下手:“先带她回局里。”

    望着被带走的林若丹,金宬明的心里像是被一只铁爪子揪着一样,他觉得这一刻对他来说真的是过不去了。可是他的职业是律师,他明白这里面的程序。

    警察是当着金宬明的面儿询问的池真慧,池真慧虽然按林若丹的吩咐提供了证词,可每每看到金宬明的眼神时她还是羞愧难当。

    金宬明也提供了证词,当然也是按林若丹的吩咐说的。

    他还不停地告诫自己,还有后面的事要处理,还要在第一时间里把林若丹保出来。还要去盯着周胖子,祈祷着他能醒过来,担起照顾他的责任,嘱咐他理智地渡过难关。

    而安慰池真慧就只在晚上打个电话吧,她比我们俩个都要年长,似乎也应该比我们更有担当。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