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 那个会跟真慧说的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85章 那个会跟真慧说的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池社长和秘书从工地先‘撤退’了。

    今天两个人还是被林若丹的那番话触动了,如果人能换位思考会不会找到有利自己的方式方法?

    池真慧依旧心事重重,似乎林若丹能打动金宬明的不仅是青春年少,恐怕还有一些其它特质。

    “调查林若丹的工作开始进行了吗?”

    “今天早上我联系过调查的人了,具体事宜还没谈哪。”

    “就快一点吧。”池真慧真恨不得马上就知道林若丹的身世背景,似乎可以确认宬明喜欢林若丹了。

    宬明啊,怎么和她就有那么多话的说?怎么总是不打算露出笑脸的你那么爱笑了?

    而这会儿金宬明确实笑着,他拉着林若丹回青阳。

    “若丹啊!你有着一颗悲悯的心。这个主意解决了很多问题!”

    “其实主意你们都能想到,只是事情不是这么紧急吉凯也不会同意这么做,就是工作量也会大的烦死人了。”

    “所以你就不要介入了。”

    一时间车内沉默下来,金宬明想着怎么表达一直想表达的意思,他觉得浑身的肌肉都绷的硬梆梆的。憋了半天他开始支唔:“林若丹啊……唔!那个会跟真慧说,你耐心的等几天!”

    林若丹正想着刚才那些人的事儿,心里算计着用工合同的条款,于是马马虎虎地问:“说什么?还用我等?”

    余宬明转头看了他一眼:哎呦,难道这是没听懂吗?

    “我们……不得跟真慧讲一下嘛!”

    “我们怎么了,有啥可讲的。”

    金宬明崩溃了:“笨蛋!”

    “笨……”林若丹似乎反应过来了。难道自己是在被表白?这样也算?靠!这也算那猪都笑了!

    “哎呀!韩国的夏天真美呀,要我说金宬明你们开发什么呀!哪儿有人哪倒霉。”

    “喂,林若丹你别打岔行不行,我是说我们的事儿,会跟真慧说的!”

    “我们毛事啊?”

    “我们……都这样了还没事?哎哟,反正你等着吧!真是给你气死了。”

    林若丹趴在车窗上,她笑的很幸福。只要能等到,她不在乎多久!

    第二天吉凯建设就着手准备用工的问题了,各个部门都忙的不可开交,金宬明也忙起来!虽然对池真慧独自签合同的事儿不太满意,但木已成舟他也没办法挽回了。

    有几次他都想跟池真慧说他喜欢着林若丹的事,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比和林若丹开口还费劲儿。

    晚上他睡不着,打电话给林若丹他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怎么说?就说自己腼腆、胆小的张不开嘴?哎呦,真是要疯了!当两个人都听着彼此的鼻息时,金宬明才说:我这两天有点忙,你要吃好、睡好!行吧!

    林若丹回答的就干脆了:行!

    “那……挂了?”

    “挂呗!”挂了电话林若丹一阵发呆,她很希望就算是在电话里金宬明告诉她:我们的事儿跟真慧说过了……

    大约一个星期,池真慧的秘书把托人调查林若丹的背景资料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

    池真慧问:“这是什么?”

    秘书回答说:“林若丹是中国江苏人,父亲曾经任省级领导。几年前被刑拘,因为其父贪腐案数额巨大,影响极坏,媒体报导的信息量也很大。”

    “这么说林若丹在中国也很出名了?”池真慧的兴趣一下子高涨了起来。

    “不,私探说林若丹被保护的很好。出事前她就退学出国了。而她父亲出事时,她也没有回来过,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林若丹的事。”

    “难怪呢!是这样啊。”

    池真慧心中异动秘书是非常明了的,她说:“就算这样若丹的父亲去世时金律师还是一直守在她身边的。不管父亲是谁都无法阻止已经在路上的人。”

    “在相爱的路上吗?”池真慧淡淡地说。

    “是的。”秘书也淡淡地回答。

    池真慧自言自语:“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秘书无法再回答问话,她悄悄地离开了。

    吉凯建设的施工队总算建成了,林若丹曾经私下里找了那些工人们好几次,指点他们签合同要注意的条款。

    现在各部的文件都转到了法务部,金宬明须要挨个地审核签约的工人资料。好几天没见到林若丹了,他不免有点想念。那个丫头应该是还没在悲伤中走出来,孤独的时候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电话还真的来了。“社长,您能不能回事务所一趟?”

    “不能,得忙过明天才行。你什么事儿?”

    “这个季度的业务量须要你确认,我得报税啊。”

    “哦,就只有报税吗?没有别的呀?”金宬明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脸上满是笑意。他的右手并没有从文件上停下来。

    “没别的呀!”

    “就是说,你也不想我是不是?”

    “啥子?算了,我下午晚一点拿上文件去吉凯建设,你给签个字。顺便把凭证送给财务李。就这样,挂了!”林若丹心里一阵狂跳,想你那种话能说吗?那能说吗?

    金宬明放下电话又不由自主地笑了。

    这时候池真慧来到了金宬明的办公室。

    “宬明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正好有事跟你说一下。”

    金宬明抬起头,但手还是没停下来。“社长,有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嘛?”

    “怎么你没时间吗?”

    “若丹她……”金宬明看到了池真慧的脸色,于是他马上停住了嘴。

    池真慧的心颤抖着,她似乎很不应该地爆发了。

    “若丹、若丹,你脑子里就只剩下她了。她的存在能对你有什么帮助?”

    金宬明抬起头:“池社长,你这是什么话?”

    “我说的话你真的不懂吗?林若丹只不过是个中国贪官的女儿,她之所以到韩国来不过就是流浪,你娶了她对你来说能算是什么好事?对你的工作、事业有帮助吗?”

    “池社长,这事儿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派人调查过?”金宬明一脸疑惑。

    “是的,我调查过。林若丹出身虽是官宦家庭,可是她那个家已经破落了,而且父亲背着的是一个贪官的罪名……”

    “够了池社长!她的家庭是否破落你不必在这里说,也不要想着跟其他人说,因为她的存在没有妨碍任何人。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

    “可是她妨碍了我!”

    在金宬明的冷呵声中,池真慧悲从中来竟然说了那样一句话。宬明曾是一个多么看重自己的人哪,现在因为林若丹都变了。林若丹是年轻,能因为年轻就什么也不在乎了吗?

    池真慧愤愤地离开了金宬明的办公室。

    整个下午金宬明都心神不宁的,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去安慰一下池真慧。是不是已经是时候让池真慧明白自己喜欢林若丹的心了?

    唉!要不等下班了再说,下班了就会去给池真慧道个歉吧。

    没等到下班,金宬明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缝隙,有人来了。来人窥视了一下屋内发现屋子里只有金宬明一个人,那个人一闪身进了办公室。

    金宬明以为是吉凯建设的办公人员,他没抬头问:“找我什么事?送文件的就放在桌子上吧。”

    而对面声音则像是来自地狱:“我可不是送文件的,我来是为了送你命的!”

    送我命?金宬明抬起头来:“是你?”

    “是我,没想到?你没想到的事儿太多了。金宬明,你把我害惨了,今天我就是找你算这个账的。”

    来人是以前吉凯建设财务部周部长,只见他头发有些过长,浑身脏脏的。只有眼睛的光闪闪发亮,那里却满是仇恨。

    “周部长,你是被假释了?”

    “金律师,你是希望我越狱还是死掉了?”

    金宬明盯着周胖子没说话。

    周胖子倒是‘义愤填膺’:“金宬明,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被弃者,你还死赖在吉凯不走。吉凯也没有一个好人,是她们让我诬陷你的,可是所有的后果全由我一个人承担了。吉凯的首席律师替她们辩护时说:这些是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的目的就是为了钱。可是最悲惨的是我在这里没拿到一分钱好处,还落个锒铛入狱。这次要不是我老婆病危他们能让我出来吗?我老婆要是死了,我那个在国外的女儿就没人管了。”周胖子说到这伤心之处禁不住哭起来。

    这会儿正好是快下班的时间,池真慧推门进来了。

    整个下午她一直心神不宁的,她认为自己对金宬明说的话确实有些过份了,是不是她应该向人家道歉呢?

    于是她来到了金宬明的办公室。她本来就是个柔和的人,行动时声音又不大,正巧周胖子又在歇斯底里,他没有听见池真慧进来了。而由于紧张池真慧也没听见后面林若丹的脚步声。

    金宬明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两个人,他不由得抬起一只手,示意两个人谁也不要动。

    两个女人都呆在了原地……

    周胖子那样一个男人的哭声和他的处境一样都挺可悲的。金宬明试图安抚着他:“周部长,你冷静点。如果你是被冤枉的可以提出诉讼,我会找最好的律师帮你洗脱罪名。”

    “你说的轻巧,洗脱罪名?能洗的得脱吗?你让一个女人找那么个视频都发到网上了,你告诉我她是谁?否则……否则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这时的周胖子几乎疯狂了,他居然掏出一把枪来……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