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章 失智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82章 失智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按照公司的工作日程,尊凯瑞和吉凯建设合作预案的谈判正式进行了。

    关于以资抵股的条款金宬明作为法务部长坚决反对,吉凯建设提出:如果合作也只能从土地租赁的方面着手。

    谈判陷入了僵局。而金宬明只等着对方让步。

    突然有一天吉凯集团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董事长生病了。

    池真慧作为遗孀儿媳自然必须回去探望。

    她到首尔的时候发现儿子也回来了,见到儿子喜悦之余却无比的心酸。一个作母亲的,却连自己儿子的行踪都不能知道,自己的人生怎会如此的不堪……告别儿子时的依依不舍,在场的人都悄悄为池真慧难过。池真慧以为儿子回来不过是因为祖母生病了,她并没有把事情想的过于复杂。

    而吉凯集团内部的行动已经悄悄地开始了。

    和尊凯瑞的合作预案搁浅后有些日子了,突然秘书向池真慧汇报了一个情况:吉凯建设的员工股正在流失。具体情况秘书已经开始统计了,可结果却是另人吃惊的,员工股大约有五成的人有意向出售,其他人尚在观望。

    “为什么会有人出售手中内部的股票?为什么?”池真慧也感觉到事情不妙了。

    “听说可以兑换到吉凯集团的内部股票,并且还按市价给付现金。条件太优惠了,要是我也会心动的。”

    池真慧听秘书这么说急切地问:“不会是你也出售了?”

    “社长,我是您的秘书,绝对不会有这种事发生。再说他们也不敢来动员我。”

    “你估计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发生?”

    “最有可能的就是集团内部所为。嗯……我总觉得您儿子回来的事儿,没那么简单吧。我的感觉很是不妙。”

    池真慧猛然间像是被人醍醐灌顶,她有些哆嗦地说:“难道是冲着儿子手里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怎么会哪?儿子并没有跟我提起?”

    秘书说:“最有可能的是:孩子被吉凯集团的董事长利诱?或者是他不明真相被骗?另外股份的监护权并不在您手中。从员工股开始,如果再到二级市场收购,再有这百分之二十……社长,吉凯集团可以弹劾经营者的经营权了。”

    池真慧身子晃了晃:“那前面的努力不是白费了?说说你的想法吧。”她伸手抚着桌子,拉过椅子坐下来。

    “现在只有先稳定员工股,另外出资在二级市抢购。说实话,社长,我不知道是否来得急。”

    “找法务部长来我这里。”

    秘书转身去找金宬明,过一会儿回来说:“法务部长不在,要不要我打电话给他。”

    “好吧。”池真慧脑子里有种‘不妙’的感觉一闪而过:“等一等……”

    池真慧紧皱了眉头,最近怎么觉得很少见金宬明了?有时甚至早晨一上班就不见人影,只有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会整齐地放着她须要的文件。

    池真慧木然地对秘书说:“跟我走一趟吧。”

    秘书问:“去哪儿?”池真慧的样子让可以肯定是又有事发生了。

    “明律师事务所!”

    来到事务所时两个人上楼来并没有找到人。

    秘书问:“社长,要不要我给金律师打个电话?”

    “不要!给工地打电话吧。”

    秘书打过电话之后告诉池社长:金律师今天根本没去工地。

    “知道了,回车子里等着吧!”

    两个人沉默地坐在车子里,秘书明显感到气氛有一丝紧张。

    天快黑了,她们看见街角走过来的金宬明和林若丹,两个人手里拎着大大的购物袋,看样子是去了超市又去了菜市场。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事务所。

    秘书无心地说了句不该说的话:“原来金律师还有这么温和的一面啊!平时都板着脸严肃的要命。”秘书说完这句话便后悔了,她没敢看池社长的脸色,直接缩身到车子的暗影里。

    池真慧没有理会秘书的说词,她现在整个思绪都在那两个人身上,直到那两个人在楼道口消失,她也没理会秘书,自己一个人跳下车去。秘书一见慌了,也跟着跳下去:“社长……”

    池真慧举手制止了她:“等在这里!”

    秘书停下脚步弱弱地唤了声:“社长尼!”

    池真慧苦笑了一声:“你担心我失智吗?放心吧!”

    明律师事务所的门轻掩着,池真慧停在门前。屋子里有愉快的笑声传出来,她听的一清二楚。

    “林财务,我说了今天给你们做好吃的嘛,你还不信,我平时是忙的没时间,只要我出手肯定是五星级水准。”

    “呵呵呵!”

    “你儍笑个什么劲儿?不信是不是?要不是崔和安律师把这个官司赢的那么漂亮,给明律师争得了声誉,我还不会给你们这帮人做饭呢!七……”

    “呵呵!”

    “你舌头受风啦?就会呵呵!”

    “呵呵……咳!社长的厨艺也是不错的哈。”

    “那是!”金宬明似乎还用勺子敲了敲锅盖子:“像我这么拉风的男人,就是日月也挡不住我的光芒!”

    “啊?呵呵,对!”

    池真慧再也听不下去了。够了!她如梦游般来到楼下的车子里。

    秘书给她开了车门,看她脸色不好轻轻唤了声社长。

    “没事!”池真慧声音沉郁:“明天去查一下林若丹的真实背景。”

    “我们……没有吉凯集团的信息网络呀!”

    “那就动动脑子,去找私家侦探!”

    秘书很惊讶地看着她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看来问题出现在林若丹的身上。

    “另外马上约见朴敬贤。”

    “什么?约朴敬贤吗?社长……”

    为什么要约朴敬贤这是秘书怎么也想不通的。

    “是的,难道没有金宬明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尊凯瑞万一别有用心产生的后果会很严重的,社长不可不防啊!”秘书也认为风投公司的目的并不善良,她怕有一天公司的控制权旁落他人,此次事情都还没有过去,怎么能这样随便地搭上朴敬贤?

    “如果还认我这个社长,就按我说的作吧!”

    并非秘书担心,池真慧真的失智了。

    虽然她并不知道朴敬贤在与吉凯集团相互勾结,吉凯集团的董事长答应朴敬贤:帮助尊凯瑞达成与吉凯建设的合作方案。

    池真慧和秘书两人分析的并没错,但是这一切都是表象。只是为协助朴敬贤达到目的,如若吉凯建设坚持已见,吉凯集团才会按照向她们担心的那样弹劾池真慧的经营权。

    而朴敬贤答应吉凯集团的董事长:如果尊凯瑞拿到吉凯建设的股份时,按市价出售给吉凯集团,这样吉凯集团又将成为建设分公司的最大股东,董事长又将开始掌握对池真慧的‘生杀’大权。

    这些不过是那个董事长要跟池真慧玩的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

    而朴敬贤的最终目的也达到了:将无限期的租赁吉凯建设买下来的那块地。

    他们的合作不过是在演绎无良商人之间见利忘义的狼性而已。只是朴敬贤的阴谋更大、更险恶。

    池真慧的秘书按要求把朴敬贤约到了金尊咖啡馆。

    这里的环境优雅舒适,是夜晚那些又喝高咖又谈合作的人们喜爱的地方,因它不同与酒吧夜店。

    朴敬贤以为能看见金宬明,只看见池真慧独坐茶桌前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池社长,您好!找我来定是有要事相商吧。”朴敬贤落座后一双色眯眯的园眼后面闪着狡黠的贼光。

    “我与朴社长当然是谈合作。这是你给我们的方案。”池真慧把文件放到了桌子上。

    朴敬贤伸出手作出了一个‘请讲’的姿势。

    “我今天就可以和你签约,只是有些条款必须修改。以资抵股份,我们无论如何不会同意。朴社长,你看能不能这样,吉凯建设可以在时限之内追加利息。时限过后再抵股份。”

    朴敬贤并不满意这个结果,可还没等他表态,池真慧又说:“当然了,您今天可以不同意,若明天法务部知道的话,是完全不会答应我的提案的。那么我们的合作真的就成了泡影了,我也会马上去寻找下一个合作伙伴。因为有些事情并不等人。”

    朴敬贤明白:他和吉凯集团的联手,对池真慧产生了影响。不过是效果稍有偏差:他将不能兑现对吉凯集团董事长的承诺了。

    朴敬贤狠了狠心,那个承诺算什么?董事长那个老女人成不了他的绊脚石。他问:“池社长,但愿你有诚意。请问你说的时限是多久?”

    “一半年的财务周期。”池真慧是想建筑公司的财务循环在一年内是可以盘活的,债务在一年半之内还不了的基本上公司就快破产了,如果真是那样她池真慧还经营什么呢?

    “一年半?”朴敬贤思索着,他用手指敲击着桌子。这在池真慧听来是一种让人厌恶的折磨。

    “好吧,就一年半。可是池社长今日签约我们尊凯瑞方面是没有问题的,你们没有法务部门在场的话,行吗?”

    池真慧不冷不热地回答说:“我们公司没人任何其它的内部规定,我签字后法务部必然会认可的。朴社长您还有问题吗?”

    朴敬贤哈哈一笑:“没问题了。”

    池真慧拿出了修改过条款的合同书,两个人签了字。

    这次合约签字两个人对各自的处境都心知肚明。朴敬贤招手叫了红酒,而池真慧借口时候不早了,居然一口红酒也没有喝就离开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