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章 朴社长 您喝多了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81章 朴社长 您喝多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失踪’的当天,池真慧就急疯了。

    上上下下的问了个遍谁也不知道金宬明的去向。

    而朴敬贤要求双方的和作方案立即拍板,池真慧不同意。

    在找不到金宬明的情况下,她最大限度地拖了一天。第二天朴敬贤到访池真慧只能说合同正在审核中。

    朴敬贤走后秘书进来了,她告诉池真慧朴敬贤接到过一通电话被她‘无意’中听到了:另一家地产公司想要与其合作。

    “有没有派人去找金律师?”

    “正在找,可是没找到。”

    池真慧手肘支在办公桌上,手托着头,声音急切有些沙哑:“知不知道失去朴敬贤的合作我们面临的后果是什么?资金链的断缺!我们的情况想要再找一家合作的风投是很难的,就算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找到了投资,到时候也可能是江河日下了。”

    秘书看着池真慧焦头烂额模样吓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猛然地池真慧抬起头认真而严肃地说:“有没有找过林若丹?”

    “去过明律师事务所,可是金律师是不在的。去的人没有说林若丹在还是不在。”

    “那还不去找?”池真慧第一次发出这样的吼声。

    “是。”秘书答应一声跑了出去。其实她也不用亲自前往,只是看到现在池真慧的样有点吓人吧,所以躲了。

    秘书跑出去以后,池真慧一掌扫掉了桌上的文件,纸张散落了一地。

    为什么金宬明总是说在尊凯瑞风投公司的项目上要慎重哪?

    她按了一下秘书室的对讲:“有没有人去明律师事务所?”

    “社长,已经安排人去了。”

    “好的,到那里后马上给我电话。”

    “是。”

    “到我办公室来!”

    “是。”听得出秘书的声音有些颤抖。

    秘书进门后,池真慧作了一个深呼吸,她尽量平缓了声调:“地上是朴社长的意向书,捡起来吧。”然后她闭了闭眼睛说了声:对不起。

    秘书有些不知所措:“社长我……”

    “别紧张,是我不好。捡起来吧,看来我们要去找其他的律师事务所了。”

    秘书没说话继续捡着地上的合同。整理的时候电话打过来了,秘书接了电话:“什么?哦,知道了。”

    放下电话秘书小心地说:“社长,不在。金律师和林若丹都不在。”

    池真慧的心像是用什么硬物杵了一下。

    “嗯,知道了。备上车子,我们走。”

    “是。”

    今天池真慧的秘书总算是领教了池社长的‘威风’,秘书很快就调整了心情:这样的事儿谁遇到了都不会淡定如初的。

    她们找到了另外一家事务所,面对吉凯建设这样的客户事务所组了个三人律师团代为审核吉凯和尊凯瑞的意向书。

    事务所的领导说这三个人会连夜审核,明天早上会亲自前往吉凯建设送达结果。

    池真慧和她的秘书告别了三位律师出来后又来到了明律师事务所,办公室根本没人,一个人都没有。

    池真慧就去问门前卖泡菜和卖烧烤的小摊贩有没有看见明律师事务所的人,人家说有两天没见人了,只说见过崔和安律师进出了两次。

    站在街上的池真慧怎么也不死心,就又跑到上次她们曾经住过的小宾馆问那里的老板,老板也说两天都没见着人了。

    池真慧能确定:那两个人是一起‘失踪’了。

    他们是不是一起走的?去了哪里了?去干什么了?这些问题困扰着池真慧,让她产生了一种惶惑不安的感觉。

    金宬明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她还真没这个准备。

    关于尊凯瑞的合约案子,明天听听这家律师事务所的人怎么说吧。

    晚上回到吉凯建设的办公公寓里,池真慧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律师事务所派来了两位律师,就尊凯瑞的合约案作出解释。

    “池社长,据我们分析尊凯瑞的重点还是利益。投入资金后,如若吉凯建设在双方均须追加投资时拿不出资金来的话,就会出让相应的股份。这一条请池社长务必考虑清楚。还有,现在吉凯建设的项目中保宁地标以北,合同中也提出吉凯建设向政府继续买断。如果买地的话吉凯建设的资金短缺,尊凯瑞可以提供贷款,但利息高出银行利率七个百分点。从商业贷款的角度讲七个点应该不算贵的,可是有一点须要注意:那块地的使用权要交给尊凯瑞,租金每年递增。一次性付清的话价格还有商议!”

    池真慧听完以后问道:“依贵事务所看,我们合作是否合适?”

    “池社长,商业之道就是实力,尤其是大型企业之间的吞并不可不防。尊凯瑞提出以资抵公司股份之事有待商榷。至于租地,无非尊凯瑞是要依托吉凯建设的开发进行一些商业活动,他们又付租金。这项是可以考虑的。”

    “嗯,我知道了。”

    送走了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池真慧一筹莫展。自己要怎么做呢?

    谈判是必要的,可是谈判是要业务部和法务部联合才能搞起来,现在法务部长‘失踪’了,难道公司的业务也要停顿?

    “社长,您看这怎么办?”

    “先把文件拿给业务部,按律师事务所说的研究一下以资抵股的问题。研究完再说吧。”

    池真慧的判断失误了,尊凯并不意在吉凯建设的股份,而是那块地的租赁!致使日后池真慧追悔莫及……

    秘书拿着文件走了,可过一会又回来了:“社长刚才有电话您没接吧,朴敬贤打来电话问合约的事?我说看看你在不在,然后再给他回话。”

    “说我不在。”

    “好吧。”

    虽然和金宬明失去了联系,但是池真慧的理智一丝尚存,对朴敬贤的警惕还在。

    在业务部的会议上池真慧充分地听取了部门分析人员的意见:暂时不与尊凯瑞签约。

    这让朴敬贤的希望落空,恨意难平的朴敬贤开始加快了他暗中的动作。使池真慧的吉凯建设很快进入了风雨飘摇的境况。

    金宬明在‘失踪’后的第四天下午回到了青阳。

    他在第一时间里见了池真慧,当池真慧听说他去了中国时,不悦的神情跃然脸上。她甚至不愿意再听金宬明往下说的任何一个字。

    “好了,你不在的这几天也堆积了很多的工作。还有我们和尊凯瑞的合作预案请法务部长给出具体意见。财务部的情况我让秘书把数据拿给你,审核预案时请考虑财务现状。但愿尊凯瑞不会抛弃我们而进入谈判阶段。”

    金宬明感觉到了池真慧的不悦,但是他无法再做出任何解释。在感情上若要强行的解释效果只能适得其反。

    拿着一堆文件金宬明回到明律师事务所,当晚就把自己埋在了一堆工作中。

    他认为:只有努力的工作才是对池真慧最好的解释与交待。

    可是在尊凯瑞的问题上金宬明也犯下了错误……

    两个星期以后林若丹也回到韩国,金宬明派崔律师和安律师去接机。崔和安不停地埋怨着林若丹:家里有事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这种时候当哥哥的不在场也太不像话了。

    林若丹没什么可说的,只能客气地说事发的太突然,没来得及。

    中国之行后金宬明和林若丹多了很多默契、多了很多只有两人能懂的肢体语言。但‘爱’的表达一直横亘心中,不能明朗。因为外界的条件总是让两个人无法水到渠成。

    尽管如此林若丹也能读懂金宬明那更加温柔的眼神,和看到她时而跃然脸上那心中的喜悦。

    有这些就够了!林若丹如是地想着,生活也就一如既往。

    在近一段时间里,无论是吉凯建设还是明律师事务所的人们都忽略了一个人:朴敬贤。此时心有旁骛的那些人对朴敬贤失去了关注。

    朴敬贤由于金宬明的谨慎一直未与吉凯建设达成合作,当金宬明离开的几天内迫使池真慧就范未果,朴敬贤是恼恨的。

    于是他加紧了自己的阴谋,暂时放弃了和吉凯建设的谈判。

    他开始频繁地会见吉凯集团的董事长,开始利用董事长对池真慧的恨意,而为董事长出谋划策。

    他先是鼓动董事长想办法收购吉凯建设的职工股,朴敬贤知道这个工作耗时很长,且要潜移默化的,所以这段时间里朴敬贤进入了等待阶段,作为经济专家的他正在估算着什么时候吉凯建设会遇到资金的瓶颈?

    朴敬贤这个阴谋家暂时躲在了阴影里,他须要等待时机,然后伺机而动。那时候池真慧和金宬明就走上了死路。

    金宬明为了感谢朴敬贤请他在青阳大酒店吃饭,席间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两人谁也不提合作的事项。这多少让金宬明有些诧异,他不明白一直以来急于贴近吉凯建设朴敬贤为什么居然不再提那件事了。

    两人只是悠闲地喝酒,聊着无关紧要的事。聊着中国、聊着中国的孩子林若丹。

    “宬明君,你的员工林若丹这个女孩很是难得的。不仅仅漂亮、善解人意,而且很有修养。平常行事中能看出来的。”

    “呵呵,是的!”

    “宬明君,她是那种让男人看一眼就不想放手的女孩儿。若我冒昧,就恕我不敬之罪,她是那种就算不与之发生肢体接触,也想要和其单独在一起的女人。我说这话对不起了,宬明君我自罚一杯。”

    朴敬贤端起酒杯向金宬明伸过来,金宬明并没有与他碰杯,而他照样一饮而尽。

    金宬明坐正了身子,不卑不亢地说了句:朴社长,您喝多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