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章 身份卑微,灵魂也同样卑微吗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9章 身份卑微,灵魂也同样卑微吗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走进房子里的林若丹呆呆地望着这里的一切,杨远迪站在她的身后轻声说:“若丹,明天我拿你这个钱去双楼集团,他们有现房。然后这里的东西我会尽快帮你收拾好搬过去,你放心我亲自帮你安置。”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林若丹情绪低落:“你对我的帮助已经够多了。”

    杨远迪没理会她,总是说些客套话有什么意义呢?他选择没听见。

    “伯父生前嘱咐我有些东西必需帮你打理好。”

    “刚才不是说要去吃饭吗?”林若丹小心地说,她知道自己对杨远迪的态度有些理亏。

    “不是说不吃吗?”头顶传来杨远迪呆板的声调,他越过林若丹向地下的储物间走去。吃饭的时间还有些早,索性不去也罢。

    杨远迪从储物间扛出一只梯子。

    “你要干嘛?”

    “去书房,跟我来吧。”

    “那拿梯子干嘛?我跟你抬着吧。”林若丹边跟着边说:“你听见没有啊,梯子挺沉的。”

    “抬什么抬?你以为中国的男人是吃干饭的吗?你是韩国呆久了……”后面的话不太好听,杨远迪适时地打住了。

    林若丹知道他想说什么,也只能在他身后鼓嘴瞪眼的。

    两人来到书房的书柜前,林若丹发现原来父亲那些精装本成套的书箱有好多都不见了,还有一些值点钱的工艺品。不用说一定是婶婶搬走了。

    杨远迪爬上梯子,书柜的最上端有一层暗格。林若丹很惊奇,她不知道这些暗格的存在。

    杨远迪拿出了一只纸制的盒子:“接着,小心点。”

    “什么东西呀?”

    “先接着!”

    盒子并不重,林若丹接过来放在了父亲生前用过的书桌上。

    杨远迪从梯子上下来,把梯子折好放在了一边。

    他走过来的时候犹疑了一下,没有坐进那只原本属于逝者的皮制高背椅中。则是抱起了盒子来到墙边会客用的沙发里,把盒子放在茶几上。林若丹也跟了过来。

    杨远迪没有打开盒子,他说:“林伯父生前说过,你可能最终会出售这所宅子。他说虽然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但是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当时我还安慰他说也许你不会卖这房子,今天看来还是他了解你。伯父给你留下一点东西,他让我千万小心地转交给你。东西有些价值可作传世之用。”

    林若丹抚着盒子一阵阵的难过,这是爸爸留给自己的?是最后的纪念吧。

    杨远迪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一种古意盎然的气息跃入眼帘。

    一幅卷轴静静地躺在盒子里、一只古典的手饰漆盒、还有……

    “哇!小瓷盏?”林若丹伸手拿出了其中一只蓝色的小瓷碗:“好漂亮啊,古人喝酒用的?”她随手向自己的嘴边一扬。

    杨远迪连忙抢了过来:“毛手毛脚的你,别给摔碎了。你说的没错,这个东西是叫瓷盏,乾隆天蓝釉。器型没有宋瓷盏那么阔,口做了收敛,更为实用。官窑制品。”

    “这得多少钱?哪来的?”林若丹的表情不再兴奋了。

    “看看你俗了吧,这东西无价。关键的问题在这儿,你看:这个盏边处摔坏了,这梅花是后锔上去的。”

    “你怎么知道?哪来的?”

    “你爸告诉我的呀,是他买的。”

    “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好了?他什么都告诉你。”

    “我毕业回来以后常来的。你又不在怎么知道呢!林若丹,你别想歪了啊,这东西是你爸在河北省任职的时候淘来的,他买的时候很便宜,就因为这对瓷盏都有残。你爸捡回来以后特意到上海找全国最有名的锔匠锔了两朵梅花上去。”杨远迪拿出了另一只说:“你看,一只是白银的,一只是黄金的。你看……多美啊。这锔活加上去,传于后世得值个上百万不在话下。”

    林若丹看着他手里两只瓷盏:“是啊,老祖宗的东西多美啊。给你吧!”

    最后的那句话石破天惊。

    “额?”杨远迪定定地看着林若丹足足有半分钟时间,哎哟,他闭上眼睛手指向外挥了挥胳膊。

    “看下一件!”

    “我说的是真的……”林若丹声音不大心意却诚恳。

    “去你!看下一件。”杨远迪拿出那只卷轴,站起来展开:“名人字画!有字有画。不过这个人没死哪,他死了这画一定值钱。”

    林若丹扬着脸看向杨远迪:“你厚道点行吗?听你的话好像是盼着人家死啊!是谁的?怎么来的?”

    屋子里的光线暗淡了,夕阳将窗棂斜斜地映在对面的墙壁上。扬着脸的角度使林若丹的眼睛看上去更大了,忽闪着一片精灵的光。

    杨远迪恍惚间忘记身外的一切,面前坐着的原本就是自己的公主。他举着字画思绪游离,他想找谁、找什么人做个商量:让时间就停在此刻吧或者世界原本太平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喂,这画……”

    杨远迪不情愿的闪回:“哦,这画是作者送你爸的。合法的,留着吧。”他卷好了字画,又拿出了那只手饰盒:“这些东西都是你爸精心为你准备的,他的心意我了解。来,看看这个。这个吊坠是哥伦比亚的绿宝石;这个是一只民国的象牙雕,现在市面上已经禁止买卖了。”

    林若丹不想再听他说下去,她接过杨远迪手里的东西放回盒子里转身拿到了书桌上。此时她背对着杨远迪声音低沉:“这些我都用不上,我这爹爹虽然爱我却不知道我喜欢什么。”

    此时他们俩个人并不知道金宬明和导游已经回来了,金宬明不让导游出声,他就在门外眼睛死死地盯着导游看……

    这时屋子里传来了杨远迪的声音:“若丹,就站在那儿别动,别动……”

    林若丹僵在那里,她知道那结了荚的伤疤还是会被揭开,杨远迪有话要说却不能直视自己。

    他的声音似乎是那么遥远:“若丹啊,我的作文在你们班读的时候你多大?初三吧,是从那以后邓稼先的照片出现在你的桌面上的?是的,邓稼先能让我感动,科技强国本来是他那样老一辈科学巨人的理想,也是我的理想。后来我和同学们一起去罗布泊徒步,当然了我们只是旅游者。那里的生态已经被破坏的非常严重,想必当年的邓老也很纠结吧。所以我才想是不是应该作一名医生更适合当今的社会,可我连一名医生都作不成。不说这些了,这些都不太现实了。我知道我们俩的父亲希望我们在一起,可是我也害怕,就害怕今天这种局面。若丹,你别怪我,那时候我正在钻着牛角尖,每每想起就恨意难平。上大学以后偶然的一次旅程我开始喜爱佛教,多少次深夜里我常想:人只要躲过战争、瘟疫和饥荒,就是幸福的。所以我们也是幸福的。身外事又算什么,那我是不是应该放弃那些心中执念,念而不执。当我有勇气和决心的时候你却走了。这个结果折磨了我很久。不能作医生那年我去一处寺院,有个出家人看着我微笑,他说:施主因何愁眉紧锁?莫非心中执念无法放下!和他谈话我才恍然悟出:原来我的爱也是执念。丹丹,若我爱你,只愿看到你过的更好。并不是非要跟在你左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随你离开,我懂些医学可以作一个普通的医者,丹丹你还……”

    林若丹悄然中热泪滂沱了,她不能让这样一个男子因自己而为难,她何德何能、凭什么?

    “杨远迪,别说了。”她抓住袖口擦去泪水转身直面着说话的人:“别再说下去了。我承认我爱过你,小时候就爱。可是那些事真的都过去了,就算我爸为我准备比这些更多的东西作为嫁妆,我也不能嫁给你,所以你为我作什么都不值得。现实一点吧,你的命运背负着更多的责任,你不能放弃的是中国远大,远大人的命运在你手里。而我什么都帮不上你,还会成为你事业上的累赘。想想吧,想想你的家族最后会怎么看我?”

    “呵呵,林若丹绕来绕去你回到了我的起点上!不过那时候所有的事件还没有爆发,而今天我们见到了结局。”

    “你明白就行了。”

    “可是那些外因条件和我们的爱有关系吗?我找的不过是一个爱人而已。”

    “有关系的。远大集团只有一个,算是现代民族企业中的精英。要想远大平稳的发展,国人的口碑你还是要认真考虑的,所以你找爱人形像、背景、学识都很重要。”

    “哈哈哈。”杨远迪放肆地笑声令人‘毛骨悚然’:“林若丹你就像董事会在给我下达任务要求。好啊,你不就是说你不配嘛!是,你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了,你觉得你现在的身份很卑微,你的灵魂也同样卑微吗?是不是只有那个韩国人才配?可是我怎么看他也不是等闲之辈。”

    伤害,赤/裸/裸的伤害。杨远迪也意识到了,于是他陷入了沉默。

    林若丹也沉默了良久才低声说道:“那个韩国人只是我的老板,他喜欢的恐怕另有其人。”这么说是因为她不想伤害杨远迪,不想在伤口上撒盐。

    “若丹,对不起,我……”

    “不是,不是的。”林若丹急切地接着他的话,她不允许眼前的男子为自己道歉。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