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章 相思成灰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6章 相思成灰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十七岁的林若丹还不能完全而透澈地洞察世界。

    无论是她的忧患意识还是辨析能力都远在杨远迪之下。她还纯洁,还不谙世事,还不能正视那些事物发展的规律。

    而杨远迪却能,因为他已经开始具备了一个睿智男人的思维。

    他懂得:神即道、道法自然……

    自然的洪流无以阻挡,万事万物总有最终的一刻,虽然看上去还很遥远,却总归会来临。

    他也爱林若丹,爱她有着良好的教育,爱她的安静、不张扬,爱她美丽的青春。

    不是他想逃避,而是心中忧怨难平。他想的太多了,又无力改变。

    后来是表弟告诉她杨远迪想当医生的理想破灭了,就算他努力地想留在广州,家庭的境况他也不能视而不见,他只能回到江苏,一步步接管着家族的事业。

    有一次他和表弟偶遇,当时他说了一句话惊的表弟给林若丹发邮件:姐他问你在哪?他说:这个世界让他的相思成灰。

    林若丹回问他:谁呀?

    表弟说:中国远大的太子爷,现在子承父业了。

    杨远迪?

    林若丹沉默了。

    直到现在林若丹方才充分地理解了杨远迪,他的预见没错。世界能给‘侥幸’多少机会?父亲的的结局是必然的。

    这种结局使她再也无缘杨远迪了,虽然自己早已经不再怪他。

    父亲离世金宬明的到来是林若丹意想不到的。

    而不管是否是恋爱关系,他们俩个人共有的那个世界使杨远迪的心里颇不舒服,他也很无奈。

    林若丹带着金宬明回到家里的时候,表弟和另两个同学还在。

    “你们怎么没走?”

    表弟看了一眼金宬明说:“我妈说了,怕你一个人害怕才让我留下的。那不是还有外人嘛。”

    “舅妈对我真好。好啊,你们自己找房间,早点休息。”

    “那当然,还是我妈好吧。”表弟拉住金宬明:“韩哥哥,我跟你一起睡吧。今天没那么多人,我们睡楼下大房啊?”

    当着林若丹的面金宬明笑笑地说:“好的。”他看着林若丹上楼,很想跟她再多呆一会儿。可是他没敢动。跟着表弟进入大卧室的时候就有趣了,金宬明对表弟说:“你去沙发,我从不跟别人睡一张床。”

    “啥?你刚才咋不说?”

    “因为你姐在。”

    表弟差点喷了:“我说韩国人都像你这么实在吗?行,让着你,谁让你是国际友人哪。”表弟用着东拼西凑的英语也不知道韩国人能不能听懂。

    金宬明也不理他,睡觉睡的舒服才是目的。

    第二天早晨,林若丹来敲门。她做好了早餐在餐厅等他们,看着金宬明和几个小孩子吃东西,林若丹忽然一阵阵的失落,原来家里长辈都在,阿姨总是对她笑咪咪的。那时候自己是孩子,可现在自己是顶梁柱了。

    吃过早餐林若丹在收拾餐厅,几个人听见门外有停车的声音。表弟窜到窗前看:“奥!姐,杨少怎么来了?”

    林若丹淡淡地应了一声,心里有些乱。

    杨远迪进屋扫了一眼大伙,直奔餐厅的林若丹。

    “你今天不工作吗?怎么又来了?”

    杨远迪听到这个话很不满地用鼻子‘哼’了一声:“今天有很多事要处理,我来可以帮你节省时间。”

    “那……谢谢!”

    “你有几个同学本来想来送林伯父的,被我挡下了,来的人都是伯父的朋友。你不会怪我吧?”

    “你做的对。”林若丹想说:我没脸见人家。可是这话她不会说给杨远迪听。

    “今天主要是把户口注消,还有财产公证。”

    “这些我自己能搞的……”

    “我知道你能办,可我必须跟着你。”杨远迪有些急了:“你按这个单子拿好证件,我出去等你。有事儿车上说吧。”说完他谁也没理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表弟一干人等不明所以地都看着林若丹。

    “看什么呀!都该干嘛干嘛去……你们几个上学去。你!”看到金宬明的时候林若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应该说她不知道怎么安排这个韩国人。

    金宬明望着她不肯说话,他想看看林若丹到底怎么安排自己。‘中国远大’都来了,自己定然是什么忙也帮不上,没必要跟着了。

    “要不你也一起去吧?”

    “呵呵,何必那么勉强?我没关系,一会儿导游会来找我的。若丹,你放心去。”金宬明面色无波,这种情况虽然有些不情愿,只能是理解万岁嘛。

    “对不起啊。”林若丹觉得抱歉,人家好容易来一趟中国自己不能做陪,她也只能吩咐导游好好带着他到处走走。

    杨远迪今天是一个人来的,他的那些小跟班儿们都被他打发走了。他也有话要跟林若丹讲。

    “伯父在的时候吩咐过我,如果他走了让我帮你把事情办完。他怕你……”

    “他怕我遭人白眼、没有特权不好办事!”

    “丹丹你变得刻薄了。”

    林若丹低下头硬梆梆地说:“原来也这样。”

    “伯父说这辈子最感谢你能来作一回他的女儿。”讲着这个话杨远迪的眼圈红了,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他说你从没抱怨过他,就算是这些都是你所痛恨的。”

    “我也感谢他,你不知道。他从来不曾说过: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其实最怕的就是这句话。‘长宜子孙’不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吗?他是为了我,却从未说过。”

    “不是的,他为你作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若丹抬头转身盯着杨远迪:“不是这样?那是哪样啊?那么多的钱都干什么使?我用得着吗?一个人一顿只吃一碗饭、只住一间房子、一张床、怎么穿都是这一身衣服。我有手有脚的,这些我自己轻轻松松就搞到了。他用不着为了我!就算是为了我和我妈,他也不想想历史会说什么?”林若丹说着说着就哭了,她总算可以张开嘴面对着某个人埋怨自己的父亲。

    杨远迪把车就那么往路边一停,伸过手臂抱住了林若丹:“丹丹,别想那么多了。这些都过去了。”

    “如何能过得去?我不敢回来,害怕碰见熟人。最怕听见的是:我也是纳税人,可是我纳的钱都谁拿了。”

    “这些不关你的事,不是你的错。”

    “说的好轻巧。”林若丹挣脱了杨远迪的怀抱,抽出车上放着的抽纸擦着眼泪。这时候后边有人按喇叭,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儿堵车了……

    杨远迪只能启动车子。他说:“其实你被迫离开警官大学……是伯父安排的。”

    林若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儿?”

    “那次十。一放假正好我回来,偷听过我爸和你爸的谈话。伯父说他的情况有些不妙,本来他给你找了个国外的大学,你说什么也不肯去上。”

    杨远迪沉吟着停下来,他想起当时自己的父亲说:那远迪正好回来了,让他劝劝。实在不行就说让他们俩一块出去?

    林伯父无奈地对父亲说:让丹丹无故的退学?你也不想想她怎么肯哪。还有你那个儿子,他不喜欢丹丹,你没看出来?

    父亲当时还对林伯父瞪了眼睛:你别乱讲好不好,远迪说是你们丹丹根本没那个意思。说那孩子还太小不开窍。

    林伯父一听就陷进沙发里一筹莫展:哎呀,现在的孩子你都搞不清她在想些什么。上那个警官大学就是她舅舅蛊惑的,从小就知道跟她舅舅混,一到星期天就带她到靶场去,真当是儿子教。高考成绩刚刚过线,要不是看她急的不吃饭,我能去找人家校长吗?现在是上去容易退出来倒难了。

    父亲问: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林伯父说:只有最后一招了。让人家开除她吧!

    父亲一听许久了都没言语。

    所以后来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出乎杨远迪的意料。

    “你怎么不说话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杨远迪被林若丹从回忆中唤回来。他觉得这事应该告诉林若丹,所以他说:“你还记得你是为什么被学校开除的吗?”

    林若丹脸红了,她不愿意提起这件不太光彩的事。见她不说话,杨远迪又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说说当时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帮你解开的。”

    “那天是……艺校的一个帅哥过生日,正好他和我们同室的室友是男女朋友,她约我一同过去参加那个聚会。我不想去,可她非拉我去,说是让我给她撑撑场子。反正那个帅哥我们在电视上也见过,多才多艺挺有偶像范儿的。我就答应了。那天他们包了酒吧三楼的一个大厅,来的人还挺多,有的也是铁杆儿的粉丝。孩子们在一起不就是吃吃喝喝、蹦蹦跳跳嘛,我那天也没喝多,就喝了一杯红酒,就晕了,当时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醒了以后发现警察来了,说是我们嗑药,吃了什么摇头丸儿。我就说我根本没吃,人家不信。结果那个帅哥我也没见着,就被带局子里了。我舅那会不是副局长嘛,我就说找他。可那警察丫的直接就让我们学校来领人了。学校把我领回去以后说是什么影响极坏,让回家等着处理。没两天我爸就给我写了退学的申请。就这么简单,我就退学了连老师和校领导都没见着,根本就没给我辩解申诉的机会。我爸说这是校长给的面子,不然就开除。”

    杨远迪目视前方仔细地听着……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